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四十八章 好男儿热血洗沙场

第四十八章 好男儿热血洗沙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然而杨丰这话说早了。

    仅仅几分钟后,他就惨遭现实的打脸。

    因为那支骑兵突然展开阵型极其凶狠地撞向顺军后背,在万马奔腾中,近万支长矛带着冲击的力量,不断刺进那些毫无防备的顺军骑兵身体,在这些偷袭者中间,一面带着姜字的大旗在风中舞动着。突遭偷袭陷入前后夹击中的顺军骑兵们,毫无悬念地开始向南溃败了,而骑兵的溃败摧毁了正在苦苦支撑的步兵最后的那点斗志,不论那些杂牌还是李自成的老营精锐,统统放弃了战斗向南仓皇而逃,整个防线如洪水面前的沙坝般瞬间崩塌。

    “这就是命啊!”

    杨丰无语地叹息着。

    他让吴三桂变成了大明的国之柱石,让山海关之战这个华夏文明史上惨痛的标志消失,但却没能阻挡住李自成以另一种方式再重演这场悲剧,没有了做汉奸的吴三桂,却有了做汉奸的姜瓖,没有了山海关的惨败,却有了这场怀柔的惨败,这就像是一个宿命,一个悲剧的宿命。现在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原本按照命令前来增援李自成的姜瓖,却倒戈变成了多尔衮的帮凶,并且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至于他得到了什么,杨丰没有兴趣关心了,他甚至已经失去了继续观看的兴趣。

    最后看一眼全线崩溃的顺军和那面仓皇掉头的闯字大旗,杨丰露出一丝复杂的笑容。

    “走吧,不看了,没意思!”

    他站起身说道。

    “陛下,鞑子,我们被包围了!”

    梁诚看着后方山下一脸凝重地说。

    的确,他们被包围了,话说就杨丰这种玩法,不出这种事情那才是天方夜谭呢,他那十二面龙旗简直就是在召唤敌人,多尔衮早就盯上了他,这样的好机会当然不能错过,和李自成相比杨丰更需要弄死,就在山下大战的时候一支清军绕过黍山,但却没有袭击顺军侧翼,而是堵在了下山的道路上,然后……

    “鞑子在放火!”

    黄斌卿惊叫道。

    的确,现在是春天,正是刮东南风的季节,而黍山西北两个方向都是清军的千军万马,围了黍山的清军正在山南开始点火,大批清军士兵分散在密林中,拿着火把不断点燃一处处火点,然后这些火点很快连接成线,接着风势向前不断推进。

    这样杨丰唯一的选择是向东,然后通过一条狭长的山谷出山。

    而清军就堵在这条山谷出口,至少五千镶黄旗满州骑兵,在山下列成数十层厚度的方阵,等着杨丰和这五百锦衣卫送上门,依靠着强的视力,杨丰甚至可以看到率领这支清军的镶黄旗将领脸上笑容,而且不仅仅如此,甚至在他们阵前还架起了十门弗朗机,准备着用炮弹来招呼他。

    “多尔衮,你这是给自己找麻烦啊!”

    杨丰多少有些无奈地说道。

    “陛下,向南,臣等在前面从火中冲开通道,这种山火看着吓人,但火势并不大,现在不是秋天天干物燥,这些树木都很难烧起来,也就是下面枯枝败叶在烧,骑兵硬闯不难踏灭。”

    梁诚说道。

    此时他们南边的山脚下已经开始冒出滚滚浓烟,很显然清军点火时候预先浇了油,甚至可以看到火焰冲天而起,不断舔卷着那些高大的树木,浓烟都开始随风飘过来。

    “不,咱们向西!”

    杨丰一脸霸气地说道:“朕要让多尔衮知道打扰朕的代价。”

    “向西?”

    所有人全傻了眼。

    向西是战场,清军步骑兵的洪流正在席卷向南,追杀着已经崩溃的顺军,那是过二十万大军混战的战场,五百骑兵在里面也就是个小水花,说不定眨眼就被吞噬了。

    这也太夸张了吧!

    “走,下去教训一下多尔衮!”

    杨丰说完直接上了红马,紧接着催马向山下而去。

    郑成功等人无奈地互相看着,和那五百铁骑一起簇拥着皇帝陛下,沿着下山的道路直奔前方千军万马厮杀辽阔的战场,甚至就连那十二面龙旗都没收起来,在队伍前方迎风猎猎。那黍山也不过就是一片不高的小山头而已,当清军现他们的时候,这支队伍已经快到山下了,杨丰一马当先,手中巨弓不断重复着射箭动作,远处正在掉头准备堵截的清军不停坠落马下。这支距离他们最近的正红旗满州骑兵也顾不上追杀南逃的顺军了,随着那些军官的命令在山下仓促
湘信有鬼帖吧
列阵准备迎战。

    杨丰几乎箭无虚地射光了所有近两百支巨箭,在他的掩护下五百铁骑在山坡的一片农田中完成列阵。

    “杀!”

    皇帝陛下吼叫着把巨弓一扔纵身跳上黑马,然后抄起了自己的那对铁挝径直冲向清军,在他身后郑成功诸将及五百铁骑紧紧跟随。

    “杀,为英王报仇!”

    他对面正红旗满州梅勒章京硕詹同样吼道。

    仓促集结起来的至少三千八旗满州以十几层的方阵向前,所有骑兵全部尽量密集,这狗皇帝冲击的能力势不可挡,过去常规的骑兵作战方式对他不适用,必须最大限度的密集方阵,以此阻挡住他的冲击,然后用人命不停地堆,直到把他堆死,这是多尔衮制定的对付杨丰战术,硕詹这也是第一次使用,三千正红旗满州精锐就像移动的墙壁般迎上前。

    但就在这时候,杨丰右手铁挝突然向前一指。

    “太祖显灵!”

    他蓦然间大吼一声。

    就在同时一道流星划过,清军方阵上方数十米处,一个诡异的光团瞬间出现,还没等清军和后面的明军反应过来,这光团中仿佛水一样的激流倾泻而下,直接砸在清军中,下一刻无数不似人类的惨叫骤然响起。

    杨丰以极快度调头,在清军阵型前方掠过向南而去。

    在他右侧那从天而降的水流依然在倾泻而下,水流的迸溅中清军恍如坠入地狱,所有被水流浇上的人无不出不似人类的恐怖惨叫,如同被丢在烧开的沸水中煮着一样,扑到马下疯般挣扎着。眼看着他们的身上就冒起了白烟,仿佛滴在烙铁的水滴般,可怕的气泡不断从他们脸上冒起,他们的战马,他们的兵器,他们的盔甲统统都在冒烟。当其冲的硕詹甚至整个都烧蚀成了怪物,他张开烧蚀变形的嘴,惨叫着举起双手,瞪着已经被烧蚀的眼睛仰望天空,那双手居然都露出了焦黑的骨头。

    尽管此时是晴天白日,但看着这一幕的郑成功等人依旧感觉阴风阵阵。

    不仅仅是那光团下,那激流落地后紧接着向四周飞溅,所有被激流溅到的,无论清军士兵还是战马,无不出撕心裂肺的惨叫着,哪怕仅仅有一滴溅在脸上也都同样如此,甚至那些没有被溅到,仅仅是吸入烟雾或者置身烟雾中的都无不出惨叫,那些踏着地上流淌的水流的战马,都悲鸣着不顾一切地狂奔逃离。

    仿佛那不是水,而是……

    硫酸。

    小倩用一罐烟硫酸给杨丰解决了第一场战斗,二十方烟硫酸杀了正红旗满州一个梅勒,一个甲喇和三个牛录,另外还有近四百八旗满州精锐的死伤,还有近三千八旗满州精锐的崩溃。

    就在那些正红旗满州骑兵被这一幕吓得疯般逃离的时候,杨丰率领的五百铁骑一头撞进了正在追杀顺军的清军后背。

    就像姜瓖的背后突袭打了李自成一个措手不及一样,杨丰的背后突袭同样打了这片战场上的清军一个措手不及,那些正在追杀顺军的八旗精锐们,丝毫没想到会有人从背后攻击。挥舞着两把铁挝如镰刀龙挥舞那恐怖利爪般,杨丰从清军背后不断撕碎一个个八旗满州的精锐,此刻的他恍如魔神,带着死亡的嚎叫在千军万马中纵横驰骋,所过之处无论人和战马无不支离破碎,一片血红色随着他不断贯穿清军。

    而他背后拉长三角阵型的五百铁骑,随着他破开的缺口,同样摧枯拉朽般从背后将一个个清军挑落马下踏成肉泥,他们催动那些带着马甲的战马全狂奔,在因为追击已经变得混乱的清军中一往无前,跟随着那十二面龙旗,势如破竹般杀戮着。

    杀红眼的他们无不出畅快淋漓的吼叫。

    “杀,杀鞑子,好男儿热血洗沙场!”

    杨丰身后的刘肇基吼叫着,就像原本历史上扬州城破之日,他带着四百亲兵所做的那样,用手中雁翎刀疯狂地劈砍着,为他们的皇帝阻挡来自侧翼的攻击。

    “杀,杀鞑子!”

    他身后所有人都在嘶吼着。

    旗帜猎猎,铁骑铮铮,无敌的统帅带着无敌的军团,就这样纵横驰骋着,用异族的鲜血书写他们的神话。

    然而多尔衮却傻了眼!

    后方中军的他,木然地看着那十二面正在自己的大军中以极快度穿行的龙旗,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该干什么。

    “这算什么,自取其辱吗?”

    他苦笑着喃喃自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