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四十七章 坐山观虎斗

第四十七章 坐山观虎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对于杨丰来说,李自成兵败没什么大不了。

    但不能败得太惨。

    不能像原本历史上那样可以说一败涂地,毕竟他还肩负着打土豪的历史使命,杨丰希望的是顺军像蝗虫一样不停地向前扫荡下去,把大明帝国积攒几百年的那些陈污宿垢通通扫荡,然后伟大的圣主明君再带着五彩霞光拯民于水火,顺便看看还有没有残留的再清扫一下。

    李自成要是再一溃千里败死九宫山,那……

    那这游戏还怎么玩?

    多尔衮是肯定不会扛起这个伟大历史使命的,他只会抢在杨丰前面吊民伐罪,事实上他已经开始这么干了,看看那古北口和密云的失守就知道了,然后那些士绅们就会八荒咸歌圣帝,四海同庆盛世了,然后,然后杨皇帝就很尴尬了!

    所以李自成必须保住。

    “唉!”

    杨丰无奈地叹了口气。

    “走吧!”

    他带着一丝惆怅说道。

    五个小时后。

    “这才是千军万马啊!”

    他端坐在折叠椅上,看着山下感慨道。

    说话间他翘起二郎腿,从旁边小茶几上抓起瓜子,悠闲地嗑着,而在他两旁的郑成功等人也都如同坐在戏台前看戏般,说笑着紧盯同一方向,也就是那些锦衣卫依然坚守在自己岗位上,以一道环形防线忠诚地拱卫着自己的主人。

    这里是密云城南的黍山。

    而山下就是李自成和多尔衮决战的战场。

    二十万顺军背靠牛栏山列阵,那面闯字大旗,就竖立在这座现代已经被挖没了的小山上,很是醒目地迎风招展着。

    山前六里处以杯河为分割线,右侧至黍山间是步兵,无数偏厢车,巨型盾牌,鹿角之类组成一线,密集的长矛手组成二线,鸟铳手组成三线,弓箭手组成四线,再后面是督战队和预备队,阵型前方甚至摆放着数十门大炮,步兵后方还有一支数量不多的骑兵,以防止清军绕黍山的山谷从侧翼偷袭。

    而杯河以西是结阵的骑兵,这些应该是李自成的最精锐部队了,至少三万骑兵北依怀柔城列阵,连同依然在顺军手中的怀柔城共同组成一道铜墙铁壁。

    而他们的敌人……

    十万异族的铁骑!

    “多少年了,天天都有人在朕耳边说那女真不满万,满万不可敌,又或者闯贼凶猛,其势不可挡,今天朕就看看,是这女真厉害还是闯贼厉害!”

    杨丰说道。

    “陛下面前都是土鸡瓦狗尔!”

    原本历史上扬州之战战死的刘肇基说道。

    “说的好!”

    杨丰得意地说。

    “鞑子进攻了!”

    张名振说道。

    山下清军中军的旌纛旁令旗挥动,一支数量众多的附庸蒙古轻骑兵立刻向前冲出,紧接着直冲向顺军的步兵,很快进入到顺军阵前一里处,就在这时候,后者阵前摆着的数十门大炮开火,实心炮弹呼啸着打在蒙古骑兵中,威力巨大的炮弹瞬间打得一片支离破碎。但这并没有能阻止蒙古骑兵的前进,而顺军的炮兵也以最快度为大炮装填散弹,就在蒙古骑兵即将开始射箭时候,那些大炮再次出怒吼,这一次杀伤效果明显,不到两百米外的蒙古骑兵成片跌落,紧接着被狂奔的战马踏成肉泥。

    蒙古骑兵依旧没有退缩,继续向前狂奔。

    很快他们就进入到步兵弓箭抛射的射程,顺军步兵弓箭手射出的利箭密集落下,狂奔的蒙古骑兵不断有人或者战马中箭,也不断有人或战马倒下,但也就是在同时,他们的攻击开始了。这些曾经征服了几乎整个亚欧大陆的游牧民们,在马背上抬起身子拉开手中硬弓,以极快度不停向对面顺军射出利箭,那些结阵的顺军步兵尽管有简陋的盔甲和盾牌保护,但仍旧开始大量地倒下,甚至开始出现混乱,一些胆小的纷纷掉头逃跑。

    这时候督战队上前。

    这些手持长柄朴刀的关西壮汉毫不留情地砍翻一个个试图逃跑的士兵。

    剩下的不得不继续冒着箭雨战斗。

    好在他们有大炮有鸟铳,就在蒙古骑兵攻击的同时,顺军步兵阵前的大炮,长矛手后面的鸟铳枪炮齐鸣,子弹和散弹密集地飞向敌人,后面的弓箭手同样瞄准目标直射,蒙古骑兵的伤亡陡然增加。

    但也就是在这时候,试探出顺军战斗力的八旗出动了,随着清军中军的令旗再次挥动,蒙古骑兵后方全身重甲的八旗重步兵开始向前,这些推着盾车的步兵借助前方蒙古骑兵的掩护,迅拉近着和顺军
花都杀手特种兵最新章节
之间的距离。很快随着他们的接近,清军中旗号再次挥动,驰射的蒙古兵向外一分后面的重步兵开始了狂奔,而分向两翼的骑兵则继续为他们提供掩护。

    在铁皮,牛皮,厚木板的盾车保护下,八旗的重步兵快接近着顺军步兵的阵型,在这过程中,他们也同样留下了一地的死尸。

    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前进。

    这些凶悍的通古斯蛮族,很清楚这一战对他们的意义,是进中原享受花花世界,还是继续留在苦寒的关外忍受冰天雪地,那就看这一战了,所有八旗重步兵都在推着盾车,冒着不断飞来的羽箭和子弹向前狂奔。而此时在他们对面,越来越多的顺军开始丢下武器向南逃,这些由投降明军和强拉壮丁组成的士兵,对八旗有着天然的畏惧,能支撑这么久已经很难得了。

    而他们后面督战队也在疯狂砍杀着阻挡逃兵,但却越来越不堪重负。

    这时候八旗重步兵的盾车,已经到了顺军的阵前十几米内,紧接着后面的弓箭手,鸟铳手开始疯狂地向着顺军射击。

    然后顺军立刻就开始崩溃了。

    这并不奇怪,他们要是能在这种情况下硬顶八旗,那么也就不至于让后者横行数十年了,尤其是盾车后的弓箭手,十几米距离内硬弓重箭专射面门,几乎可以说箭箭夺命,这东西那些杂牌顺军根本受不了,甚至一些顺军的主力也顶不住。从一处壮丁较多的地方开始,这道看似铜墙铁壁的战线如沙子般开始垮塌,后面实际上全部由顺军精锐组成的预备队不得不向前顶上,但很快越来越多的地方跟着垮塌,原本警戒侧翼的骑兵也不得不上前,一些勇敢的顺军甚至硬冲清军车阵。

    混战就这样展开。

    这时候牛栏山上的李自成终于忍不住了,随着那里的令旗挥动,杯河西岸的顺军骑兵出击了,三万铁骑开始缓慢加,越过浅浅的杯河向清军侧翼进攻。

    而同样,八旗铁骑也动了。

    不少于三万八旗铁骑,就像一片阴云般缓慢向前,然后开始逐渐加,所有骑兵在狂奔的战马上右手挟矛左手持盾,呐喊着向前冲锋,他们度越来越快,万马奔腾中带着磅礴的气势撞向同样在加的顺军。后者几乎以和他们相同的姿态在前进,唯一的区别在于,顺军的阵型看上去比清军要乱得多,哪怕是远距离观看,杨丰也明显感觉出了两者间的差异。

    牛栏山上数十面大鼓疯狂地敲击着,闷雷般的声音在天空中滚动,在这响彻整个战场的鼓声中,冲锋的清军和顺军骑兵如同钱塘江撞击的海潮般,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凶狠地撞击在一起。纵然相距十几里,杨丰和他手下的将领们依然能感受到那种骑兵对冲时震撼的力量,在那里长矛在折断,刀枪在碰撞,无数的血肉之躯在撞击的瞬间血肉飞溅,盔甲的破碎盾牌的断裂战马的嘶鸣声中,无数勇士坠落黄沙,鲜血染红了战场,死尸堆积成丘。

    但战斗只是开始。

    在最初的撞击之后,绵延十几里的广袤战场上,两军所有士兵都展开了浴血的厮杀。

    “闯逆出来了!”

    拿着望远镜的郑成功说道。

    牛栏山上那面闯字大旗正在迅移动,身穿金色盔甲的李自成带着浑身反射出的光芒,在大队骑兵的护卫中冲下了这座不足百米的小山,然后直冲向骑兵交战的战场。眼看就要全线崩溃的步兵中,受到这一幕的刺激,陡然间响起一片吼叫,那些顺军老营的主力,在闯字大旗的鼓舞下士气一振,原本濒临崩溃的战线竟然开始稳定。

    尤其是此时在后方又一支援军赶到,堵住了已经突破的清军开始向回压。

    “鞑子就算赢也是惨胜了!”

    张名振说道。

    杨丰很满意地点了点头。

    的确,不论最终战局如何,他要的东西已经得到,到目前为止八旗和附庸的蒙古骑兵加起来死伤不会小于五千,尤其是顺军骑兵的表现很抢眼,尽管实力存在差距,但这些出身卑微的士兵依然在血战中,并没有像明军通常做的那样溃败,这样的混战哪怕实力存在差距,只要能做到死战不退,那么再强的对手也得被咬掉一块肉!

    “顺军的骑兵增援!”

    郑成功突然喊道。

    杨丰抬起头向南望去,在昌平方向一支庞大的骑兵集群正汹涌而来,这个方向上只能是李自成的援军。

    “玛的,他居然能赢了!”

    杨丰意外地说。

    感谢书友竹篮心特明,狂暴之歌,greama9o,书友13o4o223464o649,文成11o5,夏日de凉风的打赏,恢复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