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四十五章 开门迎睿王爷

第四十五章 开门迎睿王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既然是潜越,那么两天后杨丰突然出现在蓟州城南,并把蓟州守将田见秀惊出一头冷汗,这也就算不上什么奇怪了。

    “这狗皇帝从哪儿钻出来的?”

    他惊悚地高喊道。

    此时他正率领一千顺军骑兵向北京,他刚刚接到李自成的命令回去开会,因为李自成也知道杨丰是准备坐山观虎斗,他和多尔衮不分出胜负,那么明军是肯定不会动手的,所以把侧翼全扔给白广恩然后就不管了。毕竟明军在他眼中已经不是主要威胁,哪怕有崇祯这样的特殊存在,那明军想要反攻北京也完全是笑话,那狗皇帝一个人再厉害,也照顾不了十万头猪啊,而现在多尔衮的八旗铁骑才是他最大的威胁。他把田见秀等比较顾全大局的亲信将领分别部署在蓟州,遵化,密云这一系列长城要塞上,其中田见秀在蓟州,刘芳亮在密云,刘体纯在遵化,堵死清军这两个最有可能的出口。他在北京率领着刘宗敏这些骄横跋扈的悍将和五万老营精锐,再加上五万投降的明军严阵以待,随时准备一旦清军突破长城,那么就在野战中决一胜负,另外镇守宣化的降将姜瓖也率两万人马南下出居庸关增援。

    可以说如今的北京也是大军云集。

    这还得多亏了杨丰。

    要不然李自成最多知道多尔衮从宁远撤军了,但撤回锦州的多尔衮去哪儿,他的侦察范围还是够不到的,毕竟他和清军之间还隔着明军,而多尔衮撤回后也封锁了北上的道路,他很难知道连山以北生了什么,是杨丰的通风报信让他有了足够的准备时间。现在北京一带连顺军主力,投降的前官军,各地强拉的壮丁,总计三十万大军正在逐渐集结起来,等着和多尔衮决一死战,虽然他们成分比较混乱,但好在有着绝对的数量优势,毕竟入侵清军是无论如何不会过他们三分之一的。

    而这种时候,杨丰的乱入那就显得很突兀了。

    “列阵!”

    在田见秀的吼声中,他部下一千骑兵迅列阵。

    这些最精锐的西北汉子们一个个单手夹起长矛,另一只手臂套上了盾牌,不断控制住胯下躁动的战马,在一片开满野花的绿色田野上,用警惕的目光注视前方,随时准备起全冲锋。

    他们前方是同样列阵的明军。

    五百精锐铁骑分三列在绿色中排开,所有骑兵以和顺军相同姿态严阵以待,然后就看见十二面龙旗左右分开,龙旗正中杨丰控制着战马,慢悠悠地走出来,在他身后是手持各自武器的郑成功众将,就连堵胤锡都拎着把宝剑,那场面颇有点三国演义的味道。

    紧接着杨丰向身后一伸手,专属装逼助理梁诚赶紧将一把巨弓递给他,这是一把特制的榆木弓,弓体和成年人胳膊一样粗,哪怕杨丰都一把握不过来,长度更是过两米,弓弦很干脆的用了一根救生绳。这样的巨弓杨丰做了十几把,甚至他还在寻找优质紫衫木,准备做一堆大号英格兰长弓来学罗宾汉,反正他对复合弓是没指望了,除非能用现代复合材料在现代找人订做,否则在这个时代,他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足够大的牛角的。

    另外一名锦衣卫紧接着双手捧巨箭上前,皇帝陛下一脸傲然地拉弓搭箭稳稳瞄准近两百米外。

    “朕为诸卿射那掌旗者!”

    杨丰说完右手一松,那一米半长的巨箭骤然飞出,带着红色尾羽瞬间划破空气。

    还没等田见秀反应过来,眼前红影一闪,紧接着身旁一声惨叫,那掌旗的亲兵带着小号长矛一样的巨箭,从马上直接倒飞出去,在地上挣扎着眼见不活了。

    他倒吸一口冷气。

    他身后的顺军精锐下意识地后退了一下。

    而明军则是一片欢呼。

    “朕为诸卿再射那持狼牙棒的贼将!”

    杨丰紧接着说道。

    第二支巨箭骤然飞出,顺军中一名膀大腰圆,自恃力气大或者评书听多了,特意使一支狼牙棒彰显身份的将领,惨叫着被巨箭钉在了地上,明军的欢呼声更大了,可不要小看这种装逼的表演,对于一支临战前的军队,这种装逼的是提升士气的最好手段,这就是薛仁贵三箭定天山的效果。

    “朕再为诸卿射那贼军大将!”

    然后杨丰的下一个目标对准了田见秀。

    仿佛心有灵犀般后者也知道自己是第三个目标,就在杨丰的箭飞出瞬间,田见秀一头扑到了地上,射空了的巨箭掠过他原本位置,径直钻进了后面一名士兵的身体
重生之武神道无弹窗
,就在这名士兵惨叫着坠落马下的时候,田见秀一头钻进了阵型里面,在被一名士兵拽上马的同时,他毫不犹豫地下达了跑路命令。

    “真扫兴,朕还想好好厮杀一场呢!”

    杨丰无语地说。

    “陛下,贼军是去北京的,那闯逆得知陛下驾临,恐怕会对陛下不利呀!”

    堵胤锡说道。

    “闯逆?”

    杨丰冷笑着说:“他恐怕没这工夫了。”

    的确,李自成没工夫管他了。

    古北口,密云后卫城。

    这里是京北长城上最重要的大门之一,李自成在这里单独设立了一个总兵,不过主要守军仍旧是前明军,毕竟他手中老营精锐就那么点,有这些不值钱的炮灰为什么不用?长城沿线上都是以前明军为主,但配有李自成亲信担任的主将,或者说监军,而前明军将领作为副将。

    这里同样如此。

    “快,点烽火!”

    密云后卫总兵惊慌地吼叫着。

    在他前方的山路上,仿佛绵延无尽的骑兵出现了,如同夏季爆的山洪般,沿着潮河的河岸,向着长城以极快的度奔涌而来,那马蹄践踏山路的响声,如闷雷般滚动,在这些全身包裹在白色棉甲中的骑兵脑袋后面,隐约可见那一个个标志性的猪尾巴,代表着他们那凶名满天下的身份。

    八旗铁骑。

    在半个多月的等待后,这支异族的入侵者,终于出现在了长城脚下。

    甚至在这些骑兵中间,还可以看见一顶醒目的黄曲柄盖,在黄曲柄盖后面,代表着最高指挥权的旌纛猎猎舞动。

    军官身旁的士兵以最快度冲向不远处的烽火台,但就在他手中火把即将点燃那些浇了油的柴草时候,一把雁翎刀突然捅进了他的后背,那士兵愕然地转过头用愤怒的目光看着身后,看着那熟悉的面孔,后者面无表情地将那把雁翎刀搅动几下,那士兵带着死不瞑目的双眼倒下了,身穿盔甲的偷袭者淡然地拔出刀将那火把踢到了烽火台下。

    “刘贵,你们想干什么?”

    看到这一幕的总兵大人惊叫道。

    “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杀死点烽火士兵的军官,拎着手中带血的雁翎刀冷笑道。

    “刘贵,你这个狗贼,闯王是如何待你的?若不是闯王,这时候你早被刘宗敏打死了,你就是这样回报闯王吗!”

    那总兵愤怒地喊道。

    与此同时他拔出刀,他手下百余名亲信也纷纷拔出刀,紧靠在一起用愤怒的目光看着他们周围,在他们周围是无数手持武器,却穿着相同衣服包围他们的士兵。

    “杀!”

    后者连理都没理他,一挥手毫不客气地说。

    然后那些士兵瞬间淹没了总兵大人和他部下亲信,紧接着乱刀砍了下去,就在不断响起的惨叫声中,前明军参将,现在的大顺军驻密云后卫副将刘贵啐了口唾沫,一脸不屑地说:“一群贼骨头,抢了老子家一万两银子你们以为白抢了?”

    “快,开门迎接睿王爷,那睿王爷是咱们朝廷邀请来剿匪的!”

    下一刻他换上一脸笑容说道。

    “这是不是的都是吧!”

    紧接着他低声自言自语着。

    那些刚把总兵大人砍成肉酱的士兵们,当然不会管这个消息到底是真是假,他们只知道自己用不着迎战恐怖的八旗了,他们只知道将军大人说了等会儿人人有赏,他们立刻乱哄哄冲下城墙,打开了向北的城门,然后向两旁一分,下一刻庞大的骑兵洪流瞬间涌进了长城。古北口的天险就这样告破,同样李自成的长城防线就这样告破,那异族的铁骑在汉奸的迎接下,一刻不停地汹涌着冲过这道中原大地的屏障,带着杀戮与奴役冲向了那些善良的人们,将死亡与战火烧向那古老的土地。

    一小时后,潮河所城守军不战而降。

    两小时后轻骑突袭的多铎抵达密云中卫城,刘芳亮率军仓促迎战,清军迅包围了密云,就在当天午夜密云士绅偷偷打开了城门,紧接着多铎的大军蜂拥而入,无力回天的刘芳亮率领两千残兵仓皇南逃。北京的北大门就这样轻易地洞开了,三道防线一天时间全部告破,清军战斗伤亡不足两位数,第二天早晨多尔衮便在守军和士绅的欢迎中到达密云,而这时候他所率领的十万满蒙骑兵正在不断地涌入长城。

    而北京就在他们一百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