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四十四章 这皇上的画风不对呀

第四十四章 这皇上的画风不对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朕欲以行在诸军整编合为禁军,以平西伯为禁军大都督,分设水6两军,张名振是朕选定的水师右总兵。”

    杨丰说道。

    说话间他另一支铁挝也递了给郑成功。

    他下一步就是整编各军,然后合编为禁军,他手下的这些乱七八糟军队系统混乱,不整编肯定不行的,之前是没时间,现在有时间了,在他计划中保留一支两万人的水师就行,剩下的都撵回去省得浪费粮食。这支水军由两个总兵指挥,理论上这个职位应该有黄蜚一个,但老黄忠心可以,打仗嘛,他真得实在不是很放心,所以干脆把这一次也在迎驾军中的张名振提拔起来。

    实际上不光张名振,好几个抗清名将都在这一次迎驾的大军之中。

    这支大军是史可法以兵部命令从闽浙及南直隶各地征调,都是各地驻军拼凑起来,而原本东南抗清的主力也都是这些人。

    比如这支大军的水军指挥官是苏松镇总兵王之仁,他随鲁王抗清兵败后,把自己全家锁一艘战船上凿沉,然后自己打着全套仪仗乘坐最后一艘战船去见洪承畴,舒舒服服地破口大骂一顿之后被洪承畴杀了的。还有因为内部斗争被张名振杀了的黄斌卿,他是现在的舟山参将,而这支迎驾军的步兵将领也有不少知名的,比如说战死扬州的刘肇基,比如后期在湖南抗清的堵胤锡,前者是率军的总兵,后者是按规矩配备的文官监军。

    这也算是人才济济。

    而现在,他们都在这支骑兵队伍里。

    他们要陪皇上打猎。

    去……

    “去北京打猎!”

    杨丰手中马鞭一指说道。

    一帮人全傻了。

    “父,父皇,那北京还在闯逆手中吧?”

    郑成功战战兢兢地说。

    “怎么,害怕了?”

    杨丰似笑非笑地说。

    “儿臣不怕,跟着父皇就是刀山火海也不怕,只是父皇至尊,不宜以身犯险啊!”

    郑成功说道。

    其他人也纷纷劝说,这样搞的确很疯狂啊,那北京可是李自成的地盘,去那儿挑衅岂不是自投罗网。

    “告诉他们,朕之前是怎么干的。”

    杨丰说道。

    “诸位将军不必担心,别说是北京城,就是那辽东,陛下也是来去自如的,上次若不是多尔衮识相早早认输,估计陛下自己一个人就打到沈阳了,王公公请回圣上的时候,圣上都已经准备渡辽河了,圣上神护天佑那可不是随便说说的。”

    梁诚笑着说。

    “走,有胆量的就跟着朕!”

    杨丰说道。

    说完他一催战马,第一个向迎恩门方向冲去。

    一看这样郑成功和张名振等人相视苦笑一下也只好跟着,堵胤锡头脑清醒迅向郑芝龙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反应过来,急忙向东出城去找在城外指挥种田的王永吉。当然他俩完全多此一举,王永吉和吴三桂都知道皇上要去北京,他俩根本没有任何担心,就皇上那本事要说一个人夺回北京夸张了,但要说在敌占区来去自如那是没有任何夸张成分。

    而且他此行还有特殊任务。

    等郑芝龙找到王永吉时候,杨丰一行已经过汤河了,除了那些随行的将领们,他带的五百骑兵都是一人双马,都是当初跟着他在宁远多次和清军血战的精锐老兵,这些人连同陈副将一起都被编入锦衣卫。梁诚是锦衣卫指挥使,而陈副将是指挥同知,只不过现在因为没几个人所以其他职能都没恢复,只是一支纯粹的皇上亲兵卫队。这支可以说此时明军最精锐的骑兵,再加上原本历史上的南明那一帮也算是烈士了,过汤河后向西直奔抚宁,刚跑出不到二十里,就开始进入了顺军控制区。

    “陛下,前面是榆关驿。”

    梁诚说道。

    这时候的榆关驿在深河,后撤的顺军在这里留下几百士兵充当前沿哨所,在一个不大的小城堡里。

    “打出朕的龙旗!”

    杨丰说道。

    他是天子,出行的全套旗帜得上百,不过前导的是十二面龙旗,所以像这种简化版出巡直接亮出十二面龙旗就行,紧接着十二名锦衣卫立刻打开了原本卷着的龙旗,在前方高举着直接冲向榆关驿。而此时这座小城堡上报警的钟声已经响起,那些留守的顺军士兵正匆忙冲上城墙,一片混乱地看着冲向自己的这五百铁骑和那十二面龙旗,当然最重要的是还有龙旗后面端坐在马上外罩龙袍的杨丰。

    然后就看见五百锦衣卫瞬间向两旁分开,中间杨丰一催战马直接上前,冲到距离榆关
天命为凰txt下载
驿不足百米处停下,紧接着皇帝陛下一提战马,那匹黑色骏马嘶鸣一声人立起来,然后他手中铁挝向城头一指。

    “滚!”

    仿佛晴天霹雳般,他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

    城墙上守军一哄而散。

    他们没有丝毫犹豫跑下城墙打开西门,没命地向着抚宁方向狂奔。

    谁敢和他打?

    这是真龙天子,没看见当初连大炮都打不死吗?他们这座小哨所还没大炮呢,就这点小土围子和百多号人,估计都不够他一个人杀的,上次他进山海关时候南翼城上死了两百多,那可全都是闯王老营的精锐,像他们这样的杂牌就别扯淡了,人家说了让咱滚那咱就赶紧滚吧!

    杨丰身后众将瞠目结舌。

    很显然皇上的风格,还是让他们很有些不适应,毕竟在他们理解中那皇上都是端坐在金殿上慢吞吞出口成章的,这狂暴版无敌猛将是什么画风?

    然而更让他们瞠目结舌的事情还在后面呢,在榆关驿略做休息之后,他们紧接着向西直奔抚宁,到达时候刚刚傍晚,这一次皇上倒没直接上前,而是在城南过洋河,然后从洋河西岸绕抚宁北上。说是绕,实际上就在抚宁城外不到两里的地方,隔着一带浅浅的洋河,站在抚宁城头可以清楚看见那十二面招摇的龙旗,还有龙旗下面一身银色盔甲光闪闪的皇帝陛下。

    但驻扎抚宁的一万多顺军就像什么都没看见一样,任由这支特殊的队伍从自己眼皮底下通过。

    张名振和郑成功在皇上身后很是匪夷所思地互相看了看,然后不约而同地加快度。

    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远离抚宁城的时候,城头的白广恩也擦了把冷汗,他同样也不是傻子,他要是能弄死杨丰还好,要是弄不死杨丰,那自己就是死定了。连多尔衮的八旗铁骑都被打得没脾气,连战场上杀神一样的阿济格都被活撕了,就他这种一辈子除了打败仗就没有过别的记录的还是省省吧。再说如今这局势也很复杂,多尔衮虽然至今还没露面,但那八旗大军在南下是没有任何悬念的。李自成撇下大军日夜兼程,已经在四天前返回北京,正在调动包括姜瓖在内的所有能调动兵力加强长城沿线防御,但最终结果谁也不知道。

    那清军又不是没打开过长城。

    实际上他更倾向于相信清军会赢,毕竟他在清军手下败得次数太多了,李自成的大军都是些什么货色他更清楚。

    也就是说这天下,还说不准是谁的。

    清军胜了,北京城肯定再次易主,那他在这里算什么?顺军胜了也是惨胜,然后实力几乎无损的明军一样会动手,而他又是当其冲,那么该如何自处?给李自成效忠那就是笑话,他只给自己效忠,那么重新回到明军这边的话有没有危险?他可是算逆臣了,那崇祯会不会跟他秋后算账呢?话说他现在也难啊!

    明清顺三家。

    他得在三个鸡蛋上跳舞。

    对于他这种投降惯了的,这种时候最重要的是保存实力,有兵斯有财的道理他懂的,可现在激怒杨丰的话,山海关近十万大军压过来,就他这四万人马还不是死路一条?他可不认为自己这点人马能挡住连八旗铁骑都无可奈何的皇帝陛下,别说是皇帝陛下了,就是吴三桂他都打不过,一旦兵败就算能逃回去,没了兵马的他狗都不如。

    所以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装什么都没看见。

    “大帅,这闯王那里怎么办?”

    他旁边亲信小心翼翼地说。

    “潜越呗,那鞑子的几万大军都能从那铁桶一样的蓟州潜越过去,他们这点人,从咱们这抚宁城潜越过去有什么奇怪的?”

    白大帅毫不在乎地说。

    他才不怕呢,这时候李自成得哄着他才行,清军马上就要杀出来了,李自成得全力以赴迎战多尔衮的大军,侧翼的明军就靠他来阻挡,若是他转头再重新回到大明怀抱,然后和山海关上十万明军合兵向西,那李自成除了收拾收拾跑路还有别的选择吗?

    “玛的,老子如今也是很有价值啊!”

    他恍然大悟般说道。

    就在这时候,他那个亲信忽然转身离开。

    “你干什么去?”

    白广恩问道。

    “小的给闯王上奏,那狗皇帝潜越啊?”

    那亲信茫然道。

    白广恩抬脚把他踹倒在地。

    “玛的,你傻呀?他都潜越了咱们能知道吗?”

    白大帅骂道。

    感谢书友北方保健,minisi,爱新觉罗.呵呵,本农民,竹篮心特明,尤文图斯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