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三十七章 历史的岔道

第三十七章 历史的岔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个妖孽!”

    多尔衮虚弱无力地说道。

    他当然不是被杨丰毁掉他这一批军粮就打击成这样,虽然锦州的存粮烧掉不少,但继续支撑他一个月的作战还是没问题。

    这还是在运输彻底断绝情况下。

    但杨丰肯定做不到让他们的运输彻底断绝,他能做的只是袭扰,最大限度减少运到锦州的粮食,而这对于清军来说并不致命,真正让多尔衮害怕的,是这个妖孽现在的位置,一开始他在连山北边,接着到了锦州,现在又出现在了盘蛇驿,再往前可就是牛庄了,再往前可就是辽阳了,再往前那可就是沈阳了。

    他正一步步向满州腹地。

    他只有一个人,他可以很轻易地避开任何搜捕,哪怕把留守的四万八旗全撒出去,他也照样能无声无息地向前,一座小山一片树林甚至一处草丛,都能让几万人搜捕的努力化为乌有,而那是方圆几百里的广袤土地,有无数的小山树林草丛可以给他提供隐藏之处。

    更何况兵力不够的话,就算找到了他还不一样是送死?

    而他一旦到达沈阳……

    多尔衮不寒而栗。

    那会是一场灾难,盘蛇驿死了一百二十口,都是旗人,辽河西边人口少,可过了辽河就到处都是旗人的庄子了,他要是继续这么放开手杀下去……

    多尔衮狠狠地捶了一下桌子。

    他现在已经后悔惹上这个妖孽了。

    “阿浑怎么办?”

    多铎小心翼翼地问。

    “停止攻城,派人进城跟他们联络,就说咱们可以撤军,但他们必须把那狗皇帝叫回来,还有咱们可以借兵,也可以按照他们指定的路线入关,但他们也必须保证履行承诺。”

    多尔衮阴沉着脸说。

    他现在攻宁远毫无意义,那狗皇帝摆明不管宁远了,只要那狗皇帝在满州不停地杀下去,他纵然能进山海关又有什么用?老窝都被人家抄了,他难道就带着几万打一个少一个的八旗健儿去实现问鼎中原的理想?那就纯属玩笑了,想要南下,山海关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让那狗皇帝回来恢复满州的稳定才是最重要。他出去溜达十几天而已,八旗就已经上千男丁死他手里了,他要是继续溜达下去,就八旗那几十万男人能够他祸害几年呀?

    这才是真正捅心窝子。

    “那阿浑的仇……”

    多铎说道。

    但紧接着他也知道这没什么意义了,他恨恨地跺了跺脚,满腔悲愤地走出去安排人求和了。

    然而现在求和也很麻烦。

    “皇上不在,我们没法做主啊!”

    黎玉田端着茶杯说道。

    他现在是真有恃无恐,之前多尔衮连续进攻两天,都被他和宁远守军挡了回去,两天的战斗明军损失不足五百,清军损失至少得两千,明白了就算没有皇上自己其实也可以挡住敌人的明军士气高涨,哪怕多尔衮继续进攻他也不怕,至少在粮食和弹药耗尽之前他没什么可害怕的,所以他有端着茶杯慢慢讨论这个问题的从容。

    但代表多尔衮而来的何洛会却没有这么好的心态。

    这个上次截击杨丰失败的家伙可是很清楚那是个多么恐怖的怪物,同样也很清楚这个怪物在他们的老巢里折腾下去,会造成多么大的灾难,现在他还没进旗人的真正聚居区,就已经杀得一路血流成河了,这要是过了辽河那还不得尸山血海呀!现在八旗青壮年多数都在宁远,就剩下那些老弱病残在这头怪物面前还不就跟那小羊羔一样?他可是见过那狗皇帝是怎么杀人的,一想起那些被撕碎的尸体,他现在就感觉一阵浑身冷。实际上这时候辽河东岸的那些旗人庄子就已经开始逃亡,躲进了最近的各处城堡,这可是春播的重要季节,让他这一搅和还播个屁。

    “那么就请叫回贵君!”

    他放低姿态说。

    “谁知道皇上如今在哪儿?你们都找不到他,那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找到他?”

    黎玉田说道。

    “这个容易,贵君目前就在辽河西岸活动,贵方可以派出人乘坐你们的水师战船,进入辽河逆流而上,在辽河上竖着贵军的旗号巡弋呼喊,贵君若是听到看到不就可以现身相会了吗?”

    何洛会说道。

    “水师?”

    黎玉田沉吟一下。

    “那好吧,我们试一下,但你们可别再搞什么阴谋诡计,否则的话陛下再次震怒那可就不好说他会干什么了。”

    他说道。

  
重生之金牌庶女帖吧
  “黎公,你觉得就贵君那本事我们还能做什么?”

    何洛会苦笑着说。

    剩下事情就简单了,清军解除对宁远的封锁,黎玉田迅派人前往觉华岛的水师基地,其实他也不知道那里居然还有明军的水师,原本的登莱水师都随黄蜚南下了,他们当初也没想过派遣战舰封锁辽东湾,信使到了觉华岛才知道,这其实是山海关的龙武营。他们从宁海城逃出后,就在一个都司带领下,乘坐战船北上到了觉华岛,出于邀功的心理干脆以觉华岛为基地,北上袭扰辽河口一带,反正清军水师几乎等于没有,这支三千人的水师和近百艘大小战船,居然彻底封锁了这片海域。

    “山海关如何?”

    黎玉田问那都司。

    “回阁老,形势万分危急,那闯逆近二十万大军围攻,南北翼城,宁海城,威远城都已经失陷了,平西侯的大军被困在关城之内死守而已,卑职四天前刚回去过一次,倒是还在坚守中。”

    那都司说道。

    “看来这圣上是得非接回来不可了,王公公,这还得您去走一趟,无论圣上想干什么,务必要请他社稷为重。”

    黎玉田对王承恩说道。

    看得出他对皇上也是很知心的。

    王承恩也没多说什么,紧接着答应一声,略作准备之后便离开宁远登上龙武营的战船,然后向北直奔梁房口,进入辽河逆流而上,同样接到多尔衮命令的牛庄守军也没有阻拦,任由他们通过北上,在牛庄以上河段巡弋甚至派遣步兵登岸喊话寻找。

    至于宁远的多尔衮,这时候干脆主动开始撤军北上,他现在急于走西线入关突袭北京,也没兴趣再继续纠缠了,事实上他已经追悔莫及。

    这场就像脑残一样的战争完全打得莫名其妙,如果不是当初明军提出来借兵,这时候他的大军早就出密云直捣北京了,而正好李自成的大军被明军拖在山海关,他可以趁虚而入抢在李自成回师前攻破北京,是明军的借兵让他看到夺取山海关希望。结果山海关没夺取,倒变成血战宁远了,原本准备合作的,倒杀成尸山血海,他现在真不明白那狗皇帝为什么放着抢了自己都城,有着可以说血海深仇的李自成不管,非要跟他死磕下去,这完全是让人无语的,要不是没时间,他真想自己去找那狗皇帝问一句:

    你他玛这是为什么?

    我和李自成到底谁才是你的敌人?

    然而他现在没工夫了,现在最重要的的就是回到原来的路线上,七万多八旗以最快度撤回锦州,紧接着向西直插现代的朝阳方向然后转向南,连同部分附庸的蒙古骑兵,总计十万大军消失在后世热河的崇山峻岭。下一次他们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大半个月之后的密云了,历史的轨迹就这样被杨丰硬生生掰到了一条岔路上,至于最终走向何方,那就得看他接下来怎么折腾了。

    而王承恩也不负众望,在辽河上巡弋了五天之后,终于找到了他们的皇帝陛下,后者正扛着大斧扎了个木筏准备过辽河,然后去辽阳之类大城市逛一逛呢,老王在一番苦口婆心地劝说之后,终于劝得皇上收了神通。

    “朕还想着去沈阳会会黄台吉那个小崽子呢!”

    皇帝陛下不满地说。

    “陛下,社稷为重,山海关危在旦夕,恐怕得陛下亲自去主持才行,至于黄台吉那小崽子就不妨先让他多活几年,等山海关之围解了,咱们南下反攻夺回北京再收拾他也不迟。”

    老王陪着笑脸说道。

    当然,他并不知道皇上这么爽快回心转意,只是因为急着要去告诉李自成这个不幸的消息,然后自己坐在山海关城楼上,看李自成和多尔衮的终极对决。

    “既然如此,就让他多活两年吧!”

    杨丰说道。

    说完之后他扛着那柄巨型斧钺就要上船。

    “陛下,奴婢以为陛下不妨向南到海边再登船,回去咱们还得过牛庄城,若那鞑子心怀不轨恐有危险。”

    老王忙说道。

    他这是实话,他们总共十艘战船进入辽河,就这点实力,真要清军在牛仔一堵就只有死路一条,皇上没找到之前,当然清军不会攻击他们,但现在皇上已经找到,尤其是登上了船之后,那就不敢保证清军会如何了,毕竟双方也算有着血海深仇了。

    “怕什么?”

    杨丰说道:“亮出朕的旗号,看他们敢怎么样?”

    “呃,奴婢尊旨。”

    老王赶紧说道。

    感谢书友シ斷le啲誸,豆子,北方保健等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