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三十六章 皇上在进军

第三十六章 皇上在进军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镶蓝旗满州牛录吴喇济悠闲地端坐在战马上,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

    当然,不仅仅是他。

    镶蓝旗上下这些天其实都很愉快的。

    他们的旗主可是济尔哈朗,与多尔衮并列的另一个摄政王,哪怕他们的主子胆小怕事,可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对多尔衮专权都难免有些不忿。

    自从阿济格被那南蛮皇帝给活撕了起,不到一个月时间里那真是喜讯一个接一个,阿济格被弄死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可以欢呼了,没想到紧接着又是沈志祥被大炮轰没了脑袋,虽说他只不过是一个汉军,但他可是正白旗汉军,而且还是正经的公爵。然后值得狂欢的就是多尔衮在宁远惨败了,惨败啊,八万大军围攻人家一万,不但没打下宁远还死伤了五千,搞得现在沈阳城里一片哭声,而更加令人开心的是,因为害怕被镶蓝旗抢了功劳,多尔衮南下并没有带着镶蓝旗一起,结果以两白旗为主的南征大军损失惨重,可镶蓝旗到现在一个人没死呢!

    大前天又有喜讯传来。

    金维城又死了。

    还死了几乎一个整牛录的正白旗满州。

    “一群废物啊!”

    他开心地自言自语着。

    “干什么的?”

    突然间前面响起一名士兵的喊声,他急忙抬起头,就看见前面的官道正中,摆放着一张太师椅,上面端坐着一个人,此人浑身重甲,头上戴着一顶银盔,银盔上还罩着锁子甲的兜帽,低着头看不见面容,就仿佛是一坨黑沉沉的钢铁,而在他脚下横着一个巨大的兵器,看着像是一柄仪仗用的斧钺,但更大,而且更加粗糙,只能说有点斧钺的形状而已。

    这个人正堵在路中间。

    吴喇济旁边一辆马车上的车夫看了看他。

    “撞过去。”

    吴喇济冷笑道。

    他是奉命运粮到锦州的,锦州大火烧掉了大批军粮,多尔衮的大军每天消耗粮食都是一个恐怖的数字,这东西是一天也不能断了的,所以必须尽快为锦州的基地补充足够的粮食。而他身旁就是三百辆满载粮食的马车,这些粮食从沈阳走浑河水路到到牛庄附近的码头,然后上岸走6路到锦州,虽然直接走海路从小凌河过去更简单,但问题是明军水师控制海上,数十艘大型战船一直在辽东湾游荡。

    而他们没有水师。

    至少没有具备海上作战能力的水师,甚至他们那些小型内河船也不具备抵御海上风浪的能力。

    这样就只能走6路了。

    那车夫答应一声,立刻甩动鞭子,拉车的马嘶鸣一声奔跑起来,带着车上一千多斤粮食径直撞向那人,与此同时吴喇济和另外四名部下也端起长矛催动了战马,一旦那家伙躲向旁边,就立刻把他钉死在地上,

    然而那人一动不动。

    他就像尊铁的塑像般静静地坐在那里,低着头仿佛睡着了。

    狂奔的马车以极快度接近着,但他却始终没抬头,双方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转眼间那拉车的马就到了他身前,几乎就在同时他突然抬起了头,然后出现在清军面前的,是一双从银色面罩上露出的眼睛,紧接着他大吼一声,双手闪电般伸出抓住了地上的那把斧钺。就在他站起瞬间,那斧钺带着恐怖的风声向右横扫,那辆眼看就要撞上他的马车,就像被大炮的炮弹击中般瞬间化为了无数碎片,连同车上的粮食包一起横飞出去,将三名从在那边准备攻击的骑兵砸落马下,同样横飞出去的还有那匹即将和他擦身而过的挽马。

    然后此人再次大吼一声,横持着那把恐怖的斧钺,如同扑击的棕熊般撞向车队,还没等吴喇济调转马头,那车队就已经开始向后粉碎。

    “杀!”

    吴喇济吼道。

    紧接着他的长矛撞向那人后背。

    那人看都没看,在长矛即将刺中自己的瞬间,向旁边横移一步避开,就在吴喇济的战马因为惯性从他旁边过去的瞬间,他手中斧钺顺便向外扫了一下,然后在清军中素来以悍勇著称的牛录大人,就连人带马一起飙着鲜血侧飞出去。

    “南蛮皇帝!”

    一名清军军官后知后觉地尖叫着。

    但下一刻一包正向外喷撒着的大米就砸在他头上,近百斤大米的高飞行动能,让他的脑袋瞬间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歪了,甚至连颈椎的断茬都刺破了皮肉露了出来。

    好在这时候清军终于从最初的混乱中清醒过来,那些镶蓝旗满州的骑兵和驾车的汉军,一起呐喊着向杨丰合围过来。

    但可
长生处处开宝箱笔趣阁
惜他们并不知道,面对这家伙合围是最不明智的选择,那块斧钺状的废钢被他抡开了,周围别说是这些清军了,就是换头大象来都不一定能撑住,那些倒霉的骑兵和汉军步兵几乎在进入攻击范围的瞬间,就变成支离破碎的血肉倒飞出去,更可怕的是那些被杨丰整个砸碎的马车,碎木和飞起的粮食包同样也是武器,它们加上杨丰的斧钺转眼间就让官道两侧变成了屠宰场。

    惊恐的清军骤然散开。

    第一次遭遇杨皇帝的他们,完全无法理解这样的战斗,恐惧在瞬间推倒了他们的斗志。

    杨丰也懒得管这些家伙,他就像头狂化的霸王龙般,抡着他的废钢斧钺不停向前砸着,一辆辆马车就这样被砸得粉身碎骨。

    这就是他的绞索。

    套在多尔衮头上的绞索。

    宁远又不是关内,整个辽西走廊的明军控制区,现在除了宁远城之外其他地方就根本没人,也更不可能抢掠到一粒粮食,多尔衮的粮食只能从后方运输,七万多大军每天消耗得一百多吨,更别说那些战马还得要饲料,恐怕每天没有个三四百吨粮食是撑不住的,他只要堵住这条运输线就能逼得多尔衮屈服。

    而这工作并不难,这时候这一带都是无人区,他就两个人想藏住那就跟玩一样,然后不断袭击这条运输线,而这里无论到牛庄还是锦州都得一百多里,清军就算救援也不可能及时赶到。

    除非他们能在这条线上全部驻军。

    可驻军少了没用。

    千人以下他根本不怕,再多的话清军哪有那么多,从牛庄到宁远四百里6路,四十里驻一千还得一万呢,而四十里驻一千也没用,报信,士兵集结,再加上赶路时间,至少可以给他半小时窗口时间,而半小时他都能够杀光一个牛录了。派遣大军护卫同样也没戏,这样的队伍又不是说都在一起,他都砸好几分钟了,队伍最后面的清军还没赶到呢,就算派一千大军护送,这也挡不住他砸完就跑啊。

    而此时那些清军骑兵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

    如果这些粮食在他们手中出事,哪怕他们是镶蓝旗的人,多尔衮也会毫不犹豫以军法名义砍他们头的,甚至多尔衮会更乐于砍他们的头。

    随着后面更多的骑兵赶到增援,他们立刻又起了进攻,但结果并没有什么区别,在没有大炮的情况下,想靠弓箭和长矛杀死杨丰根本就不现实。

    更何况也没人能靠近他。

    那八百多斤的斧钺挥动起来就是一片禁区,这东西哪怕稍微蹭一下也是去掉一大块肉,几百名清军舍生忘死的进攻换来的,只是让两旁的地上多了一滩滩烂肉,不过他们也没敢躲开,只是采取了一种更保险的方法,用弓箭,用投枪,甚至一些步兵还干脆拿出鸟铳,在杨丰的攻击范围之外不断向他射击着。

    然而这同样毫无意义。

    这种方式要能杀死杨丰那多尔衮也就不会变成他们笑柄了。

    更何况这家伙的防御早已经进行了升级。

    鉴于他的盔甲都容易损伤然后导致他自己受伤,所以他很干脆地找小倩传送过来一堆两毫米的不锈钢板,然后传送来充电的手钻角磨机和铆钉之类东西,自己依靠过去在工厂练就的钣金手艺,做了一套胸甲和美国大兵式护裆,就在最外层的锁子甲底下。另外还有他头顶的头盔实际上也是不锈钢板,脖子上的屁帘里面同样钉着不锈钢板,脸上的面罩也是,后者实际上是一整块弧形不锈钢板连在头盔上,放下之后就只剩下一小块留给双眼。这东西在这个年代除了大炮就没有东西能打穿,而那些锁子甲和棉甲还会提供额外保护,只有四肢相对容易受伤,但他的伤口又能在极短时间内愈合,子弹和箭伤根本不值一提,除非有人斩断他肢体,或者用严重的割裂伤给他造成大量失血。

    但前提是能攻入他防御范围。

    而这是不可能的。

    全方位开动的视觉和听觉系统再加一台级电脑,为他提供了无死角的监控,高处理系统为他提供了最合理的攻击模式,开了双重外挂的他,实际上就是一台人形绞肉机,在他的能量耗尽之前他就是无敌的,至于能量……

    “你们继续,我补充一下能量!”

    杨丰坐在一辆破碎的马车上,看着三十米外那些正在用弓箭和鸟铳攻击他的清军士兵,就像招呼做客的朋友般笑着说道。

    然后他在后者茫然的目光中,从脚下破碎的木箱里掏出了一块奶酪。

    感谢书友前尘旧事怎么,帅得惊神,啊哟韦,本农民,angyong121等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