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三十五章 霸道皇帝与柔弱少女

第三十五章 霸道皇帝与柔弱少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黎公,这样合适吗?”

    唐钰看着门前小心翼翼地说。

    梁诚带着他的手下正在那里亲自伺候范文程。

    倒霉的范文程仰面朝天躺在泥地上,就像待宰的猪一样嚎叫着拼命挣扎,但可惜手脚都被锦衣卫牢牢按住了,就连胸口都被梁诚用腿压着,他根本无法做出任何反抗,只能眼看着梁诚手中一把尖刀望自己脑袋旁招呼,周围大批明军士兵都聚集着叫好,很显然老范为他们枯燥的生活难得增添了一点乐趣。

    “合适,当然合适!”

    黎玉田笑着说道。

    “但那多尔衮不会恼羞成怒吗?”

    曹友义说道。

    他们的任务是坚守待援,撑到皇上回来或者撑到南方援军赶来,多尔衮暂时停止进攻对他们有利,这种情况下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做出模棱两可的姿态忽悠多尔衮,让他继续保持围而不攻局面。哪怕是为了让多尔衮死心明确拒绝投降,迫使他主动撤军离开,也不应该以这种方式,万一刺激得后者恼羞成怒重新起进攻的话,那宁远的麻烦就大了。

    “恼羞成怒?要的就是他恼羞成怒!要的就是他来攻宁远,否则他撤军回师那咱们圣上不就危险了?咱们在这里拖住他,让圣上在辽东好好顺顺心!”

    黎玉田说道。

    旁边不做声的王承恩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唐钰两人也闭嘴了。

    这个理由很高大上,虽然有些不是很正常,但为了皇上的安全,的确他们也没什么可说的。

    很快梁诚便处理完范文程,没了俩耳朵和鼻子的老范,血呼呼地被拖进来,躺在地上撕心裂肺地嚎着,外面两个随行的家奴战战兢兢等待。

    但黎玉田却仿佛没看见一样,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摆开笔墨纸砚就跟他考进士时候一样,词如泉涌地写了一份正气凛然的回文,痛斥多尔衮丧心病狂背信弃义,说好了双方坦诚相会却又对对圣上欲行不轨的大逆不道行为。然后又申明自己作为大明臣子对圣上赤胆忠心,又岂会投降他们这些鞑虏,接着告诉多尔衮,有胆量就来攻城,我大明健儿在此等着取他狗命。

    “黎大人真是文采风流啊!”

    王承恩赞不绝口。

    “哪里,哪里,王公公过誉了!”

    黎玉田谦虚道。

    趴地上的范文程虚弱地挣扎着,伸出手提醒他们自己的存在,但鼻子位置流出的鲜血瞬间就灌进他的嘴里,呛得他猛一阵咳嗽。

    “把这狗东西扔出去!”

    王承恩厌恶地说道。

    说话间他把那封回文折起来塞进范文程怀里,几名士兵立刻上前,把范文程拖了出去。

    “不知道圣上现在如何了!”

    看着被拖走的范文程,老王感慨地说道。

    一旁黎玉田笑得有些深邃。

    他的目的达到了。

    原本还在撤与不撤之间纠结的多尔衮,在看到脑袋就像个劁猪割出来的卵蛋一样的范文程后,便毫不犹豫地向宁远起了进攻。

    当然,多尔衮还不至于为范文程的凄惨遭遇气成这样,他是气黎玉田居然敢直接打他脸,他诚心诚意地劝降,结果后者居然这样回报他,这摆明了是在拿沾了臭狗屎的鞋底往他脸上抽。虽说他也算是一代枭雄很能克制情绪,但这时候也必须得做出一点表示了,否则的话他就成了军中笑料,那样的话他还怎么保持自己的威信?无论如何他都必须给黎玉田个教训。

    第二天清军就在没有大炮的情况下,围住宁远开始了疯狂地进攻。

    同样早有准备的黎玉田,也以拖住清军,保证皇上的安全为口号,鼓舞起宁远的守军,在没有皇上坐镇的情况下,依靠着坚固的城墙和那数量众多的大炮,毫不退缩地迎战这强敌。

    一场血战再次展开。

    当然,杨丰并不知道这些,他此时……

    “想跑?”

    他狞笑着说道。

    “啊!”

    李秀惊恐的尖叫着。

    她拼命挥动着自己的双手,试图推开杨丰的身体,但可惜这无济于事,赤1uo着上身的杨丰就像一头抓着羊羔的棕熊般,夹着她那柔韧而又纤细的腰肢,不顾她的挣扎猛一用力……

    扔河里了。

    呃,他其实只是要她洗澡而已。

    要不然这丫头身上的味道实在太冲了,她在山里躲了整整两年,就住在一个山洞里,依靠打猎采野果子,甚至有时候还得啃树皮为生,完全过着贝爷都叹为观止的生活。因为就一个少女也怕人
极灵混沌决最新章节
不敢和外界接触,孤独久了智力也稍微有点退化,还有就是害怕生病,要知道她这种情况哪怕感冒也就只有等死了,估计这两年也没怎么洗过澡,头上虱子都能看见到处爬了,不把她洗干净杨丰还担心自己身上爬几只呢。

    掉进开春季节河水里的李秀尖叫一声立刻往外跑,但还没等她跑出去呢,杨丰的大手就像抱脸怪一样按在她脸上,紧接着又把她按了回去。

    “你,你,欺负人!”

    李秀愤怒地喊道。

    她看上去就像一只试图挠人刚出窝小猫一样,然后下一刻那颗小脑袋被杨丰按在水里了。

    “乖,听话,听话就不灌你!”

    在李秀的挣扎中,杨丰拉起她温柔地说。

    灌了几口水的李秀剧烈咳嗽着,毫不犹豫地亮出满口利齿照着他胳膊就要咬,但还没等咬上又被按水里了,然后杨丰又把她拉出来,就像个幼儿园阿姨般继续温柔地说:“乖,好孩子要听话,咬人是不对的。”

    李秀继续咬。

    然后她再被按水里。

    李秀再咬。

    杨丰再灌。

    ……

    十分钟后。

    李秀终于筋疲力尽了,躺在河水里喘着粗气,用仇恨而且畏惧的目光看着杨丰。

    “非逼我使用bao力。”

    杨丰站起身说道:“一定要洗干净啊,洗得白白的,等会儿我过来你要是还没洗干净,那我可就要亲自动手了,话说朕乃大明天子四海至尊,能亲自伺候你洗澡,那也算你祖坟冒青烟了。”

    说完他拍拍手走了。

    在他前面是近百具猪尾巴的死尸,和他们的兵器一起支离破碎地散落在一小片建筑当中,流淌的鲜血染红了大片的土地,就像屠宰场一样看上去是相当的惊悚。

    这里是盘蛇驿,也就是现代的盘山。

    和杨丰想像中完全不同,这时候曾经作为明朝辽东军政核心的广宁一带几乎可以算无人区了,原本明朝在这一带建立的一系列城堡,绝大多数都被满清毁掉,残余的老百姓都被抓走当奴隶,就算没被抓走的也逃亡一空。而旗人的屯垦点因为时间太短,却并没有延伸到这一带,锦州只是因为军事价值,但真正的人口这里少得可怜,比如说盘蛇驿这一带现在就是清军的马场,专门用来放牧马匹的,对于这种地方杨丰当然不介意屠了。

    “你们度快点!”

    杨丰指着一圈几个女人说道。

    其中一个女人吓得立刻就趴在地上哭了,一边哭着一边还不停磕头求饶,其他几个赶紧把她拉起来,一起战战兢兢地跪在那里翻烤一只肥羊,这些都是在杨丰屠刀下幸存的,毕竟杨丰没有杀女人的习惯,哪怕是旗人的女人,所以她们都幸存下来,现在她们的任务是伺候皇上用膳。

    杨丰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坐在一张太师椅上,悠闲地看着天边落日,远处是散落在草原上的马匹和羊群,附近是几片耕耘了一半的农田,身后是烤羊的女人,再远处还有一个正在洗白白的少女,这样的画面简直充满了田园风情,当然,千万别往脚底下看,脚下支离破碎的死尸就立刻让画面变恐怖片了。

    他就这样安静地坐在那里,在夕阳的余晖中闭目养神。

    这段时间他也的确很难得有这样的悠闲时光,除了打仗就是在为打仗做准备,他也是有点心力交瘁啊,为了这大明江山他都快操碎心了,好在一切都还算是在他计划中,至少到现在为止,满清入关席卷天下的可能还没出现。这已经是五月初了,原本历史上这时候李自成已经战败,正在向北京溃逃,但现在李自成还在围攻山海关呢,而多尔衮却被他折腾伤亡惨重,进退维谷,接下来他再给这家伙把脖子掐住,就不信清军还能继续撑下去。

    “我,我洗,完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弱弱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杨丰睁开眼。

    然后……

    呃,他那颗饱经沧桑的小心肝并没有狠狠跳一下,站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面黄肌瘦一看就营养不良的黄毛丫头,而且身材也没什么可取之处,前平后板没什么凹凸感,唯一的优点也就那小腰很是纤细,当然,这也主要是饿出来的,倒是脸上那种稚气少女的羞涩,还能让人感觉到一点点冲动,但也仅仅是一点点而已。

    “乖,去屋里待着,爷要杀人了!”

    杨丰淡淡的说道。

    是的,他要杀人了,因为就在这时候,凭借着达的听觉他已经听到了大批马车正在行驶的声音。

    他等待的目标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