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三十四章 范文程的悲剧

第三十四章 范文程的悲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废物,一群废物。”

    宁远的大营内,多尔衮愤怒地咆哮着。

    四十门大炮全部被毁,而且是彻底的被毁,除了回炉之外没有任何用处,再造一批新的大炮估计得几个月,就算从别处调也折腾来也得大半个月,这还让他接下来怎么攻宁远?

    推着冲车云梯吗?

    那东西在大炮攒射面前就是自杀用的。

    让士兵蚁附攻城吗?

    当年一个金国凤带着三千人以区区松山城,就让他爹无可奈何最后狼狈而退,那时候他爹还有大炮呢,现在他连大炮都没有,怎么去攻一万士气正旺的守军以数十门大炮,数千支鸟铳守卫的宁远?就算用人命能堆下来,那他又准备用多少八旗健儿的命来堆?上次死伤五千,连同之前几次交战,整整一万八旗健儿没了,他还准备再死伤多少?

    这还不算。

    锦州大火还烧了他大批储备在那里的军粮,要不是谭泰拼命扑救,差点连火药库也烧了,还有两百多人死于大火。

    那狗皇帝是真狠呀!

    话说他现在都有了一种抓狂的感觉,他真不知道该怎么办,理智告诉他不能再打了,可他亲哥哥的仇不能不报,盛京那些旗主们都在盯着他,他要是铩羽而归会动摇他的地位,可要打下去的话就得准备付出惨重代价,而伤亡太多的话那些旗主肯定也不会放过他。而且就算他血战一番夺取宁远也没用,因为南边还有一个山海关,他还是进不了中原,如果绕宁远南下直驱山海关的话,吴三桂向他投降当然是好了,若吴三桂不肯向他投降的话他怎么办?和李自成一块攻山海关吗?那他得多么贱,李自成又不可能把山海关给他,更何况他也到不了山海关,李自成已经四面包围了那里,他就算想联系吴三桂也不可能,除非他能从背后先主动攻击顺军给吴三桂解围……

    呃,那他更贱!

    这时候明军才是他的敌人好不好!

    甚至若吴三桂倒头和李自成联合,那他的大军都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王爷,不可意气用事啊。”

    范文程小心翼翼地说。

    “咱们最重要的是入关,那李闯倒行逆施,关内士绅早已经跟他如仇敌,正盼着我大清王师去解救他们呢!只要王爷踏过长城去,他们定然会壶浆箪食喜迎王师的。而李闯此时正被吴三桂拖在山海关,北京防守空虚,若我军日夜兼程出古北口,走密云直扑北京,抢在他回师前定能轻松夺取北京城,那时候断了李自成后路他自然崩溃,整个黄河以北王爷指麾可定。”

    紧接着他说道。

    “狗奴才,我阿浑的仇不报了?”

    多铎毫不犹豫地一拳打在他脸上,范文程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然后吐出两颗带血的门牙,多铎上前还想再揍,却被多尔衮狠狠一脚踹翻,然后多尔衮快步上前亲手扶起范文程,一边给他擦脸上的血一边指着多铎吼道:“把他拉出去打十军棍!”

    “王爷息怒!”

    范文程擦了把脸上的血,带着感恩的泪水趴在地上说道:“王爷息怒,豫王也是和英王兄弟情深一时冲动而已,王爷若是为奴才责罚豫王,那奴才真得只有去死了。”

    “哼,先饶你这一次,还不快出去叫医官!”

    多尔衮朝多铎喝道。

    多铎悻悻地走了。

    “王爷请三思啊,这是我大清问鼎中原的最好机会,切不可因英王之仇而丧失掉,奴才敢保证只要大军入关,那关内士绅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归顺大清,那狗皇帝无非几万残兵,孤悬在宁榆这弹丸之地,只不过是等南方的接应而已,我们就算置之不理他又能如何?”

    范文程一边擦着血一边说道。

    说话间又吐出一颗牙来。

    多尔衮看着宁远在犹豫。

    范文程立刻明白了。

    “王爷,不如由奴才去劝劝黎玉田等人,他们都是北方人,肯定不愿意跟那狗皇帝去南方,只要咱们许以厚利,无非就是封他们高官厚禄,再由王爷向其承诺不会因为之前的事追究,想来他们会认清形势的。”

    他毅然说道。

    “此事不可,岂有让先生犯险之理。”

    多尔衮说道。

    “王爷,奴才既以身许国,纵使为大清肝脑涂地亦在所不惜,又岂惧此些许危险!”

    范文程说道。

    “先生……”

    多尔衮激动地抓着他肩膀说。

    当然,他也就是说说而已,他巴不得范文程能劝降黎玉田呢,这样他至少可以算凯旋,然后立刻回师走西路出关,趁
总裁在上txt下载
李自成被吴三桂拖在山海关,以最快度抄后路攻下北京,全是骑兵的他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别说李自成不可能知道他的行动,哪怕就是知道了,凭借双方度上的差距,他也能保证抢在前面赶到北京。说到底他早想这样干了,只不过他损失惨重却无功而返太丢人了而已,能够劝降宁远至少算收获,于是大清忠诚的好奴才范文程,就这样告别他敬爱的睿亲王,然后前往宁远去干他最拿手的工作了。

    他到达宁远城下说明自己的意图之后,黎玉田倒是很爽快地把他放了进去。

    “投降?”

    黎玉田饶有兴趣地说:“你是怎么觉得我们有投降可能?”

    “黎公,明室无道,天下以至土崩瓦解,大清主圣臣贤,实乃天命所归,黎公与诸位将军弃无道而归天命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范文程笑着说。

    “你的脸怎么回事?”

    黎玉田问道。

    “呃,从马上掉下来摔的。”

    范文程说道。

    “哈哈,我还以为被你们主子给打的呢,听说你连老婆都被多铎给奸了,你还能说出这种话,你这脸皮也算是厚的了,怪不得圣上说你这种人是贱骨头,为奴上瘾一天不挨主子的皮鞭就感觉浑身难受。”

    黎玉田说道。

    “呃,谣传而已。”

    范文程尴尬地说。

    “谣传也罢真得也罢,你总不会觉得就凭你刚才那话我们就会投降吧?玩弄唇舌的东西就不要拿出来了,本官虽然不才,那也是进士及第的,你一个生员还是不要贻笑大方了,拿出点实实在在的东西来。”

    黎玉田说道。

    范文程又尴尬了一下,这可是他一辈子的痛啊,他在心中忧伤了一下说道:“睿亲王承诺若黎公归顺我大清,那么一切依照三顺王例,封黎公为义顺王,封唐曹二位将军忠顺公和仁顺公,以三位所部单独设一旗,由三位世代掌管,并赐将士银五万两,其他军官可由三位单独列出,各封以世袭职位,当然,三位若另有其他要求,睿亲王宽仁大度肯定也会允诺的。”

    应该说这条件很可以了。

    毕竟这种时候和当初尚可喜等人投降时候不一样,那时候大明才是正统,满清只能算北方一个小蛮夷部落,但现在明朝连北京城都丢了,北方几乎全都已经落入李自成之手,多尔衮还能开出这样的条件,的确足够称得上慷慨了。

    黎玉田在那里用手指头敲着桌子,范文程则小心翼翼地看着他。

    “我们圣上是不是在你们境内玩得很开心?”

    黎玉田突然说道。

    “没有,贵君自从逃离宁远后便隐匿山林,至今我们也没能找到他。”

    范文程说道。

    “哈哈,我就说嘛,以圣上的脾气出去肯定不会让你们过安生日子的,你就不用嘴硬了,说说是烧了锦州还是烧了连山,以他的度估计还烧不到广宁,你们死多少人了,几百还是上千?你们运回锦州的大炮不会又中途被陛下给砸了吧?你们有多少村子被陛下给屠了?多尔衮的粮食被烧了没有?是不是沈阳的那些旗主们受不了了?话说换成我也受不了,为一个毫无价值的宁远死了快上万人了,明明南边有一片花花世界可以探手拿来,却非要在这里和我们死磕下去,你们八旗健儿的命真是太贱了。”

    黎玉田说道。

    他一听多尔衮的开价,立刻就猜到清军后院起火了,就皇上那战斗力要是在满清控制区放开手烧杀,那无异于一头猛虎放进了羊圈里面,那是堪称一场灾难的。

    “黎公说笑了,怎么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范文程说道。

    他知道要麻烦了,他没想到这个前辽东巡抚如此狡猾,居然立刻推断出他们后院起火了。

    “说笑?”

    黎玉田冷笑一声说道:“那咱们就继续耗着吧,我倒是很想看看圣上在沈阳放把火的场景,顺便提醒你们一句,圣上可是能直接找太祖要赐物的,说不定他哪天让太祖赐几百斤火药,再做个火药包给你们扔进沈阳城里,那时候你们估计就不会认为这是说笑了。来人,送客,不对,得让范先生留下点什么,要不然圣上回来会骂咱们的,就把范先生的鼻子和耳朵留下吧。”

    然后唐钰一挥手,两名如狼似虎的士兵立刻上前,抓起范文程的胳膊就往外拖。

    “两国交兵不战来使啊!”

    范文程惊恐地尖叫着。

    “你算什么使者,我大明的一个逃犯而已!”

    黎玉田冷笑道。

    从今天开始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