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三十三章 愤怒的小鸟1644

第三十三章 愤怒的小鸟1644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锦州。

    正黄旗满州固山额真谭泰阴沉脸,看着面前那一堆大炮的碎片,仿佛看到了多尔衮的怒火。

    他真得很倒霉。

    可他也没想到那狗皇帝居然会游荡到锦州啊,而且很阴险地选择了一个位于锦州和连山中间的地点动手,他得到金维城的求救,然后再调齐兵马赶去的时候那狗皇帝早就不见了,只留下三百一十具清军士兵的尸体,另外还有一群精神受到严重创伤,呆傻如行尸走肉的残兵,当然还有就是四十门大炮的碎片。

    一个牛录的正白旗满州。

    一个牛录的正白旗蒙古。

    一个牛录的正白旗汉军。

    被一个人打败了。

    而且是惨败,统兵的一个梅勒,三个牛录,另外再加三百一十名士兵战死,死得可以说惨不忍睹,不像是被兵刃杀死,倒像是被什么恐怖的猛兽直接撕碎,金维城的脑袋被硬生生撕开,一个牛录居然连人带马一块儿被砸成一堆看不出形状的烂肉,虽然他也听说过那狗皇帝之凶猛,就连英王阿济格都被活活撕了,可如此的凶猛仍旧让他瞠目结舌。

    这哪是人啊!

    这明明就是一头狂暴的恶龙!

    当然,这并不重要,他跟金维城也没什么交情,死的都是正白旗也不是正黄旗,重要的是那四十门至关重要的大炮全都废了,全都被砸成碎片了,多尔衮给他的命令,是必须以最快度修好,十天之内要送到宁远前线的。

    可这还怎么修?

    他看着脚下那堆生铁碎片欲哭无泪。

    “送去回炉吧!”

    他忍不住出一声苍凉地叹息。

    然后就听见头顶嗡得一声,他下意识地抬起头,漆黑的夜空中一道拖着火红色尾巴的流星蓦然划过,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径直撞在了旁边的屋顶,带着无数飞溅起的火花,把那屋顶一下子撞塌了,紧接着就从窗口蹿出了火光和浓烟,一名他最心爱的小包衣带着满身火,惨叫着推开门跑出来,没跑几步就趴在地上翻滚起来。

    “敌袭!”

    谭泰骤然清醒过来,出了撕心裂肺地尖叫。

    几乎就在同时,第二道流星划破夜空,很快又制造了一处火点,然后是第三道,第四道……

    整个锦州城一片混乱。

    “一,二,三……”

    锦州城西,小凌河北岸的一片树林中,杨丰拽着一根缆绳不断地后退着,随着他的后退拴着缆绳另一端的一棵水曲柳树干逐渐弯曲,当他退到后面一棵折断的树干旁时,那棵比大腿还粗的水曲柳上端都已经快弯成九十度了。

    他旁边一个身上穿着破抹布一样衣服的少女,拎着一根绳子很麻利地爬了上去,然后又把绳子提上去,那绳子的下面坠着一节上面还带着某种液体的圆木段。她熟练地把木头放在水曲柳的树杈上,然后掏出杨丰给她的打火机打着火,点燃一根小树枝往那圆木段上一凑,熊熊烈火瞬间窜起,她扔下绳子双手抓住树干直接跳了下来。

    就在她向一边跑开的同时,杨丰骤然向后一跳同时松开了手。

    韧性十足的水曲柳瞬间反弹回去,就像投石机般把那截燃烧的圆木段抛起来,转眼间飞进了两百米外的锦州城。

    “我是一只愤怒的小鸟。”

    杨丰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少女很是茫然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以极快的度抱起一个塑料桶,把桶里的煤油倒在一个圆木段上,而杨丰在那缆绳的甩动缓下来后,一把抓住它接着再次往回拉,那少女把绳子拴在圆木段上,当杨丰拉到极限后,她立刻再次爬上水曲柳,然后为这架天然投石机装填新一枚原始版燃烧弹。

    她是杨丰在山里捡的。

    逃奴。

    像她这样的在附近山里时常能遇着,实际上这些年满清的逃奴问题一直很严重,毕竟无论他们抓的汉人还是朝鲜人,但凡还有点血性的,都不会愿意给他们当奴隶。

    这些逃奴不可能在人口聚居的平原生活,要知道他们被抓住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只能逃进深山苟延残喘,时间久了甚至还有自己的小村落,毕竟清军占领锦州也没几年,这一带始终就是明清双方的战略缓冲区,清军也没兴趣跑山里搞大搜捕。但这些人也没胆量跟他出来杀鞑子,这少女是个例外,据说她家人都在死在了清军手中,只有她一个人逃出来,凭借猎户家庭从小锻炼出来的山里生存能力,一直过着半野人的生活,现在连话都已经说不很利索了。

    不过干活绝对利索。

    尤其是树爬得就跟只猴子一样
三国之超级续命系统笔趣阁
,完全堪比女版泰山,俩小时前甚至还光着脚撵趴下了一只野鹿,然后给杨丰补了一肚子鹿血,补得他现在还得靠玩真人版愤怒的小鸟来释放精力。

    他的真人版愤怒小鸟玩得很开心。

    可锦州城里的清军和居民倒霉了,这里是前线清军的最主要后方支撑点,也是满清控制区最南端的真正城市,不仅囤积着大量的粮草弹药,甚至还有最主要的火炮工场,清军的大炮绝大多数都是在这里铸造,这要是烧起来乐子可就大了。这个时代城市消防系统本来就落后,房屋又都是木制结构,火势一蔓延开那就是火烧连营的节奏,满锦州的清军和居民都跑到那几处着火点去灭火,另外大批骑兵也涌出城门杀向杨丰,甚至就连城墙上的大炮也都瞄准了他。

    杨丰倒是不怕清军骑兵,但大炮这东西他也不敢招惹,一看城墙上炮口喷出的火光,他毫不犹豫地打出了最后一根圆木段。

    “走!”

    紧接着他朝那个叫李秀的少女喊道。

    后者一脚将煤油桶踢翻在一棵大树旁,拿打火机点燃了一根枯枝就扔在上面,那烈火轰得就着了起来,她迅转身跟在杨丰后面向远处的山林跑去,在他们后面那片以松树为主的老林子立刻变成了火海,然后借着风势迅向外蔓延开,追出城的清军骑兵在火海后面无可奈何地看着他们消失在黑暗中。

    而这时候,锦州城内的大火同样在蔓延开。

    “走!”

    远处的黑暗中,杨丰搂着李秀的肩膀,看着被火光映红的锦州城得意地说道:“烧完这锦州城咱们再去烧广宁府。”

    这就是他的阴险计划。

    没有大炮的多尔衮,几乎不可能攻下宁远,他的攻城器械在大炮攒射中根本推不到城下,最后只能还像上次一样玩蚁附攻城用人命填,而用人命去堆一座坚固的要塞和上面几十门大炮,几千支火枪,将近一万士气正旺的守军……

    这可真得不容易。

    就算他最终能攻下,恐怕损失也得异常惨重。

    八旗的总兵力也才不过十二三万军队,到现在已经在他手中损失整整一万了,再损失下去他们承受不了,他们周围也是一圈的敌人,李自成在攻山海关,谁知道他攻下山海关会不会接着向北夺回辽东?西边蒙古人刚刚被他们打得屈服了,但仅仅是屈服了,谁也不敢保证八旗损失惨重后,那些蒙古王爷们不会捅刀子。东边还有朝鲜人,后者可是明朝的铁粉,和八旗有血海深仇,只是八旗太强他们不敢动,但如果八旗损失惨重呢?李家会不会再次倒向明朝在他们后院放火?

    多尔衮在宁远城下损失少了还好点,他要是再损失一两万别说外敌,内部那些旗主第一个搞他,这段时间两白旗死伤可是不少。

    那么既然如此,索性就给他们添一把火,依靠他那堪称变tai的战斗力,在满清的控制区内玩一场限战,不停地烧,不停地杀,不停地制造破坏,今天烧这锦州城,明天他就向北越医巫闾山去烧广宁府,沿途有小的村落干脆屠了,逼迫多尔衮向他屈服从宁远撤军,就算多尔衮不干那些旗主也会逼迫他干,至于他满辽东烧杀期间多尔衮南下山海关然后吴三桂投降的问题……

    “那就继续烧!”

    他恶狠狠地说。

    就在这时候,突然间他感觉手上一阵剧痛。

    “我擦,你属狗的!”

    他低头看着咬他的李秀赶紧缩回正按在她胸前的手说道。

    后者示威般向他露出满口森森利齿,就像被激怒的小京巴一样,不过紧接着就换成一副惊骇的表情,看着他手背上那牙印子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然后很是好奇地抓在手中,拿脏兮兮的手指头不停抹来抹去,就像得了件新奇的玩具一样。

    “玛的,老子当了一个多月皇上还没见过侍寝的,搂个野丫头居然还被咬了!”

    杨丰无语地说道。

    话说皇帝陛下至今的确也没见着个侍寝的,黄英倒是摆出了任君采拮的姿态,可逃难途中没顾得上,到山海关之后没那份心情,第二天他就远征宁远了,大家都没带女人,他虽然是皇上但为了显示与士卒同甘共苦,也没有带着黄英一起,结果就这么一直素着了。

    说话间他看了看这野丫头。

    还没等仔细欣赏出的她模样呢,那半野生的凶猛味道立刻直冲鼻子。

    “呕。”

    经常死尸堆里泡着的杨丰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感谢书友狂暴之歌,蹲着啃小说,最后的驴骑兵,シ斷le啲誸,鹫鹰争金,斯大林重锤,紫竹15o等人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