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三十章 麻烦来了

第三十章 麻烦来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山海关。

    “圣上天佑神护,我大明江山永固,诸君封侯就在今日,杀,杀出个封妻荫子,杀,杀出个公侯万代!”

    吴三桂吼叫着。

    此时的他就站在山海关城迎恩门上,他脚下巨大的方砖包裹的城墙向两旁绵延,青灰色的女墙后面,无数的士兵正在不断向着城外开火,大炮,鸟铳喷射的硝烟在天空弥漫,在这硝烟中无数的利箭划着弧线落下,城外射来的炮弹呼啸而过,甚至城墙上已经开始出现顺军士兵,守城的明军和他们凶悍地厮杀着。

    而在城墙外侧,是无数如海啸怒涛般撞击而来的顺军,他们推着云梯,抬着飞梯,就像蚂蚁般密密麻麻地攀附在城墙上,不断向上涌动。

    这里是同样的血战。

    就像当初杨丰和王永吉所预料的,李自成到达后再次招降失败,紧接着便以全力疯狂进攻,实际上是十五万的顺军,前赴后继地杀向山海关,北面的白广恩以两万前明军攻威远城和东罗城,李自成亲自指挥主力猛攻北翼城和山海关主城,刘宗敏率领另一部顺军攻南翼城和宁海城,这时候南北翼城都已经被攻陷,龙武营的水军弃宁海城逃到海上,剩下的实际上只有威远城和山海关城。

    吴三桂也别无选择,现在唯有血战了。

    “长伯!”

    就在这时候,他身后传来喊声。

    “王公,您怎么来了?”

    吴三桂回过头朝王永吉说道。

    “都到这时候了,我还能在下面坐得住吗?”

    王永吉苦笑着说。

    就在这时候,他身旁一名家奴突然举起盾牌,紧接着一支箭扎在了盾牌上,与此同时一枚炮弹呼啸而至,正打在迎恩门的城楼上,崩起的砖头打得他身后一片惊叫,吴三桂这才现王永吉后面还有一大帮地方士绅,这些地主老财们被吓得赶紧拿盾牌顶在头顶上。

    “开炮!”

    吴三桂回头吼道。

    城墙上四门刚刚完成装填的大炮瞬间出怒吼,一具刚刚推到城外,正在掀起的云梯上半截连同三名趴在上面的顺军,一下子被散弹轰得血肉模糊直接飞了出去,但也就是在这时候,一架架飞梯被搭在了城墙上,吴三桂顾不上管王永吉,一挥手大批家奴立刻上前,那些壮丁们刚想跑就被家奴剁翻好几个,剩下的赶紧挺着长矛回头,而顺军士兵已经冒头,被那些长矛一下子又捅了下去。

    当然这只是开始。

    越来越多的云梯和飞梯被架在了城墙上,然后越来越多的顺军出现在城头,双方血腥的厮杀越来越激烈。

    “杀,随本官杀贼!”

    王永吉拔出宝剑吼道。

    他身后那些士绅也催促着自己身旁的家奴,紧接着也投入了战斗。

    双方在迎恩门上展开了血腥厮杀。

    这时候只有血战了,双方已经打出了仇恨,城外那遍地的顺军死尸意味着一旦城破,弄不好是要被屠了的,李自成这种事情也没少干,就算不屠城那也是要打土豪的,因为皇上的号召,冀东的土豪劣绅们可是多数都跑到了山海关来避难,为了他们带着的那些金银财宝,也是要拼上一把的,甚至很多士绅自己都拿着长矛上去凑数了。

    好在紧接着一队增援的士兵,尤其是一队吴三桂家奴也相继赶到,一番血战之后终于把顺军又压了回去。

    实际上这样的战斗在山海关城墙上随处可见,因为西罗城只修了个拱宸门,其他城墙根本没修,所以吴三桂放弃了西罗城,所有明军全部收缩在关城和东罗城上,他在迎恩门负责,东罗城上是高第,向北的威远门上是高中选,向南的望洋门上是冷允登,城内目前还剩七万的乱七八糟守军就是依靠这片城墙防守。

    但这七万里面,真正能称精锐的也就吴三桂那些家奴,其他关宁军的确好几万,然而关宁军又不是说都是吴三桂家奴,里面绝大多数都是些卫所军,高第的山海关守军也是卫所军,剩下还有就是强拉的壮丁,这些人能有什么战斗力?

    李自成的手下可是有五六万真正精锐老兵。

    所以山海关也是相当危险。

    好在这座要塞本身足够强,皇上又是神迹又是一连串大捷,再加上援军有望,那些士绅惧怕李自成打土豪,这些加起来让城内还算齐心协力,倒是也堪堪顶住了李自成的进攻。

    说到底李自成的军队也不是八旗一个级别的。

    “这闯逆也不过如此!”

    王永吉站在一片血泊中,拎着带血的宝剑,看着暂时退却的顺军强作豪迈地说。

    只是他的腿也在哆嗦。

    
释放天赋小说5200
“不知道圣上那里如何?”

    吴三桂望着远处幽幽说道。

    在那里是顺军的大营,大营前方列阵的顺军中,一面闯字的大旗格外醒目,隐约间他似乎也能看到那大旗下的身影,那个横行天下,甚至把皇上打出北京城的强悍传奇。当然,这只是他的一种幻觉,实际上他根本看不见那旗帜下的李自成,但后者却正在用望远镜看着他,这对在原本历史上很有传奇色彩的对手,就这样隔着过两里的距离相对而视着。

    而就在同时,另外一组对手也在以同样的方式互相看着。

    “真他玛阴险。”

    杨丰站在宁远城西的永宁门上,看着远处的宁远河畔,一脸忧郁地说道。

    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生了,在那里,黄曲柄盖下一身白甲的多尔衮控马而立,在多尔衮身后,是整整一万骑兵组成的庞大战阵,而在这些最精锐的八旗满州骑兵后面,是大批忙碌的奴隶,他们正在砍伐木头然后在宁远河上修筑浮桥,虽然进入春天后,河水已经上涨了不少,但那宁远河依然不过几十米宽,估计这座小浮桥用不了两天就能修起来。

    然后……

    “陛下,咱们无须管他们,就算鞑子绕宁远南下,恐怕也不会去攻山海关,此时闯逆已经在那里,就算攻下山海关也只能是便宜那闯逆,多尔衮不会做这种蠢事的。”

    唐钰说道。

    多尔衮此举就是逼守军出城野战,他自知进攻没希望,大炮全报废,攻城器械也冲不过明军大炮的拦截,更没人能挡住杨丰扔火药包,八旗总共就那么十几万人,真要为了打这宁远再死个几万人那可就麻烦了,既然这样那就索性把杨丰逼出来,野外作战可就是八旗的主场了,杨丰就算再厉害,几万骑兵也足够把他淹死了。

    但要说进攻山海关,恐怕多尔衮还没那么贱。

    这一点杨丰也明白。

    可他不敢赌吴三桂那帮家伙的忠心啊。

    多尔衮不用攻山海关,他只要把几万八旗开过去,摆出架势来要和李自成联手,那么吴三桂就只能选择一方投降,为了大明在腹背受敌情况下继续死守山海关这种事情,恐怕他是绝对不会干的。如果他投降李自成,那么杨丰倒也不算太难受,可他要投降多尔衮,那么就山海关外的白广恩在八旗大军面前肯定毫不犹豫地跑路,然后接下来妥妥地就是一片石了,而在杨丰感觉中,恐怕吴三桂还是选后一种的可能性最大,毕竟那些士绅更喜欢清军。

    “陛下,您的安危为重。”

    黎玉田说道。

    他在隐晦地提醒杨丰,必要时吴三桂可以牺牲掉,反正只要宁远在手就行,现在最重要的是保证拖到援军赶来,只要缩起来固守,目前这局面清军就绝对攻不破宁远,那时候就算没了山海关,也大不了弃辽东南下,吴三桂等人身为大臣应该为保皇上而牺牲,而不是皇上为保他们而冒险。

    “如果此时山海关上的是你们呢?朕向长伯承诺过,朕不会放一个鞑子到他背后的,朕也说过和宁榆军民同生共死的,难道你们要朕食言?”

    杨丰淡淡的说。

    “陛下,陛下至尊,您的安危乃天下所系,自古只有臣为君死未闻君为臣亡的。”

    黎玉田跪下说道。

    “亡?你们太小看朕了吧?”

    杨丰说道。

    和黎玉田一起跪下的唐钰及曹友义茫然地看着他,这些天他们也知道皇上战斗力的上限,虽说跟那些古代传说中战神级人物也不遑多让,但明显还做不到以一敌近八万,哪怕加上城里不到两千骑兵也做不到。不用多了,一万八旗就能堆死他们,这样出去不是死路一条是什么?哪怕再加上剩下的步兵也没用,人家又不只有一万骑兵,人家那里还有六万五千大军呢,一人扔块石头哪怕霸王在世也砸死了。

    “传旨,朕要出城迎战!”

    杨丰说道。

    “陛下,陛下三思啊!”

    黎玉田说道。

    “你们想抗旨吗?”

    杨丰恶狠狠地说。

    “陛下,陛下乱命,臣等不能奉诏,纵然是盖玉玺的圣旨,臣为内阁次辅也有权封还,陛下乃社稷所系,岂能一意孤行,陛下不弃山海关之臣民,难道可以弃天下臣民吗?”

    黎玉田说道。

    “呃,算你有种!”

    杨丰无语地说道。

    说完他一转身从城墙上直接跳了下去。

    感谢书友狂暴之歌,青云弟子无极,布穿紫装,飒飒立刻了,哎啊呦可可,走私航空母舰,minisi等人的打赏,太多了,我就不全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