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十九章 我大清经不起祸害了!

第二十九章 我大清经不起祸害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才是真正的血战啊!”

    杨丰站在战车上,看着前方清军的突破口感慨地说道。

    那里已经完全可以说是尸山血海,城墙下堆积的死尸甚至都快接近了城墙高度的一半,就像滑坡的山体般斜向外一直延伸过护城河,那些踩着死尸依然在汹涌向前的清军,让他想起生化危机电影里的丧尸。而城墙已经变成了血红色,这不仅仅是清军的血,也有城墙上明军的血,双方甚至已经开始了短兵相接,蒙着盾牌的清军重步兵手中柳叶刀和城墙上明军的长矛不断撞击,互相杀戮的鲜血肆意流淌。最危险处的清军甚至已经冲上了城墙,正在和明军凶悍地厮杀着,他们的死尸不断跌落下城墙,而在那道用死尸填出的通道后面,无数清军密密麻麻拥挤着向前。

    不得不说八旗的确悍勇。

    即便是如此重的伤亡,在没有得到撤退命令的情况下,他们依然在悍不畏死地向前,也无怪乎他们横行几十年。

    但可惜……

    “该结束了!”

    杨丰说着突然间换上了一副狰狞的笑容,然后他纵身跳下了战车,一伸手从城墙后面拎起一个他最爱的巨型火药包。

    “点火!”

    皇帝陛下说道。

    一名扈从的锦衣卫立刻把火折子杵到了引信上,就在火星迸射的瞬间,他毫不犹豫地一头趴下了,几乎同时皇帝陛下将这个实际重量接近两百斤的大杀器向上一甩,紧接着就如同流星锤般在自己头顶舞动起来。

    城外那些清军后面,一名正在指挥作战的将领下意识地尖叫一声,然后疯般掉头撞开后面的部下向后狂奔,然后所有正在进攻的清军全看到了这一幕,看到了城墙上那个穿着龙袍的杀神,当然还有他头顶那个舞成残影,甩出火星的巨大火药包,于是这些原本洪水般撞击城墙的清军,又疯一样混乱地掉头往回逃。

    “射击,开火,阻挡他!”

    在他们中间一个没跑的将领拼命吼叫着,同时抬手砍翻了一名试图逃跑的士兵。

    紧接着他身旁鸟铳手就瞄准杨丰扣动扳机,尤其是杨丰头顶那个高转动的火药包,更是要攻击目标,在黑火药的硝烟中子弹呼啸飞出,但却像泥牛入海般消失在杨丰身上,无论是三层重甲的他还是被多层棉被棉甲生牛皮和铁链捆绑的火药,都不是这些子弹能够攻击到的,杨丰也不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

    “妖,妖怪啊!”

    这下子清军更混乱了。

    尤其是再联想他的种种恐怖传说,那些已经对他积攒了太多恐惧的清军在这一刻总爆,在那倒霉的将领暴怒吼叫声中,逃跑的清军瞬间将其撞倒然后直接淹没了,几个包衣刚想上前救主子,紧接着也同样被溃兵撞倒踩在了脚下,此时所有在杨丰前方的清军都在不顾一切地逃离。

    但可惜已经晚了。

    就在他们乱成一团时候,杨丰大吼一声松开了手。

    那火药包挂着风声飞出,瞬间就到了三十米外,恐怖的火团仿佛撕裂空间般炸开,熔岩色的怒涛狂暴地拍向下面。

    下面是无数拥挤在一起的清军。

    早有准备的明军,包括他们的皇帝在内,连看都没顾上看那壮观场面,所有人齐刷刷抱头趴在了女墙后面,然后狂暴的气浪伴着天崩地裂的巨响,夹着无数人体碎块,就像飓风般从他们头顶撞了过去,甚至连最近处一门弗朗机都差点被这恐怖的力量掀翻了,那些残肢断臂组成的血雨紧接着如同冰雹般砸下来,甚至就连落在城墙内的都不少。

    “太凶残了!”

    爆炸过后杨丰顶着一头血淋淋的碎肉爬起来,趴在女墙后面惊悚地望着城外说道。

    原本护城河对面正在涌入突破口的清军位置,现在已经看不到一个活人了,那条用炮灰死尸填出来的通道,实际上也就不足五十米宽,因为急于突破城墙上的防御,周围的清军全都在汹涌着冲进这个突破口,所以那密度是相当大的,几乎就跟糖块上的蚂蚁一样,他这个火药包的威力那是一点没浪费。连城墙下正在往上冲的,再加上后面增援的,基本上以爆炸点为中心,半径三十米内无一幸免非死即伤,估计论数量的话一千人都不只。尤其是为了能最大限度捆扎结实,他那火药包外面是缠满了铁链子的,这些铁链子基本充当了装填铁钉子碎玻璃的角色,十米高度空爆的结果,是让那些炸碎的铁块天女散花般,最远甚至打到了近四十米外,无数清军正在地上挣扎着哀嚎。

    整个战场的两军被他这一下子又给震懵了,爆炸范围之外那些清军全傻了一样看着突然被拍没了的突破口处。

    “再来一个!”
重生最强盾战小说5200


    蓦然间杨丰大吼一声。

    哄得一下子,所有清军毫不犹豫地掉头就跑,哪怕已经开始爬城墙的,也都疯一样跳下去狂奔着逃离。

    在他们身后是一片哄笑。

    杨丰是吓他们的。

    这东西那也不是他想有就能有的,宁远城里现在总共也就三万来斤火药,这还多亏黄蜚那些战船上的都留下了,全都给他也不过能做三百多个,这东西只有特殊时候,比如说清军密集在一起的时候才能挥效果,否则的话炸不了几个人。他第一次是因为炸步兵方阵,对付骑兵的步兵方阵都必须是最大限度密集,而这一次同样是因为战场环境让清军不得不最大限度密集,但炸骑兵那一次如果不算惊了清军战马,实际炸死炸伤也就百十个清军。

    而且这些火药还得供应那些大炮和过三千支鸟铳,实际上他还得节约使用,要知道光这些鸟铳齐射一次就得上百斤。

    他这里可没有火药工场。

    当然,不管如何这一轮进攻算是撑过去了,威远门的清军溃败之后,其他各门的清军也全部撤退了,他们损失同样巨大,虽然没挨大爆炸,但光杨丰那把巨弓就射杀数百,再加上明军炮火轰击,光这一轮进攻清军损失就不下五千。这个数字已经相当恐怖了,尤其是对于一支几乎所向无敌的军队来说,这样的伤亡带来的不仅仅是单纯兵力损失,还有更重要的士气遭到重挫,看看他们溃败下去的那狼狈模样就知道他们已经害怕了。

    “咱们死伤多少兄弟?”

    杨丰问唐钰。

    “启奏陛下,没多少,总共才死了两百,伤了不到三百,多亏陛下的神炮,其实鞑子攻城最狠的就是那红衣大炮,过去咱们被攻下的城池绝大多数都是被他们用大炮轰塌城墙,然后他们再从缺口冲进城,如今他们的大炮在陛下面前根本连上战场的机会都没有了,光是爬城墙强攻就没什么大不了了。”

    唐钰笑着说道。

    这点伤亡和清军的伤亡比起来的确不值一提,尤其是明军伤亡绝大多数都能治好,但清军受伤可就等于去掉半条命了,所以双方最终的真正死亡比还会更加扩大,这对明军来说,简直已经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毕竟绝大多数情况下,明军在战斗中伤亡都会远远过清军,哪怕是守城战也是如此。

    “朕去看看受伤的兄弟,你继续盯着点鞑子。”

    杨丰拍了拍他肩膀说道。

    “陛下放心,只要有陛下在这宁远城,那鞑子就是一百年也别指望打下这里。”

    唐钰说道。

    “他们要真打一百年,朕也早就该老死了!”

    杨丰无语地说道。

    就在他走下城墙的时候,远处山上多尔衮面无表情地收起了望远镜。

    “阿浑,咱们明天再攻一次。”

    多铎恨恨地说。

    “蠢货,一次就死伤数千,你还再攻一次,我八旗总共有几个数千可供你挥霍,我大清还经得起这样祸害吗?”

    多尔衮骂道。

    “反正多数都是些汉军。”

    多铎低声说道。

    “汉军也是八旗,我满人总共有多少?不靠着他们,就咱们满人那点人口如何去夺中原的花花世界?以后记着点,他们的八旗汉军,而不是汉军,他们是旗人而不是汉人!”

    多尔衮骂道。

    “那,那咱们该如何?”

    多铎弱弱地说。

    “该如何?”

    多尔衮冷笑着说:“传旨,各军围城扎营,在宁远河上选址造浮桥,别离城太远了,避开他们大炮的射程就行。”

    “咱们去和李自成一起攻山海关吗?”

    多铎问道。

    “攻下山海关归谁?李自成会蠢到把山海关给咱们吗?他既然不会把山海关给咱们,那咱们八旗健儿的命那么贱吗?”

    多尔衮说道。

    “呃?”

    多铎茫然。

    “我看那狗皇帝能不能忍住!”

    多尔衮看着宁远城,自顾自地冷笑着说道。

    “摄政王,范先生到了。”

    这时候一名侍卫报告。

    “你,去接!”

    多尔衮对多铎说道。

    “为何……”

    多铎刚说了一半,在多尔衮严厉的目光下闭了嘴,然后老老实实地朝远处堆着满脸谦恭笑容候见的范文程走去,便走还边在嘴里叨叨着:“不就是个女人嘛,还不依不饶的,那主子享用奴才的女人不是天经地义吗?”

    已经签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