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十四章 皇上,你走吧!

第二十四章 皇上,你走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话说杨丰现在是如愿以偿了。

    他终于把明军和清军弄到势不两立的地步了。

    加上这一战,整整五千颗清军的脑袋挂宁远城墙上了,而且更丧心病狂的是还把多尔衮亲哥哥给活劈了,就双方目前这种血海深仇,哪怕清军主动招降,不说别人,先宁远的唐钰这帮人恐怕是没这胆量了。大家都是明白人,就算多尔衮不计较,这五千多清军的亲戚朋友恐怕也不可能不计较,八旗那可是一个亲戚窝子,自己一个降将,以后谁知道哪个死在宁远的清军亲属,背后找机会就捅自己一刀子,让自己满门上法场?

    吴三桂一伙倒没事。

    可问题是杨丰和这帮不敢投降清军的还堵在宁远呢!

    他们在南边怎么办?

    抓了皇上投降?

    和清军前后夹击灭了皇上?

    这,这会遗臭万年的,尤其是皇上还对他们这么好,又是封官又是赐爵,还许了吴三桂以后封王,他们不是那些土匪出身没有什么文化的,他们还得考虑一些名节问题,更重要的是这时候大明还没到亡国时候,这时候大明还有黄河以南大半江山呢,谁知道以后会怎样?他们很多人的家族,可还在大明统治下,比如王永吉就是高邮人,而弑君这种事情无论怎么算都是要诛九族的,可以说绝对不能干。

    如果皇上离开了还好说!

    可问题是他还要和军民们同生共死呢!

    天哪!

    你走吧!

    我们不想和你同生共死!

    这时候估计山海关上无数忠臣良将们都在心里呐喊,甚至他们也是这么干的,从王永吉到民间士绅,紧接着无数对皇上怀着赤胆忠心的臣民,为了皇上安全就开始上奏折的上奏折,上万民书的上万民书,还有颤巍巍老人不辞辛苦跑宁远伏阙,或者说趴威远门城墙下面磕头请皇上以社稷为重,赶紧上船南下幸南京主持大局去吧!

    我们死了就死了,这大明不能没有皇上啊!

    或者说你不走我们没法投降啊!

    当然,一切都是徒劳的。

    皇上实在太爱惜百姓了,无论如何他是不会舍弃百姓的。

    “朕无能,使天下至此,社稷蒙尘,宗庙罹难,已愧对黎民百姓,愧对列祖列宗,若再于此鞑虏压境之时,弃臣民而逃,又有何面目见太祖于九泉之下,我大明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此时唯有与百姓同生共死,纵然血洒沙场,亦无愧此生,再有以幸南京相劝者,即是陷朕于不仁不义!”

    杨丰站在威远门城楼上慷慨激昂地喊道。

    下面跪着的一帮文武官员和士绅耆老全傻了,倒是那些士兵们被感动得不轻,有不少都眼里泪光盈盈了,毕竟这时候皇上的确可以轻松脱身了,黄蜚的数十艘大型战船就在海上等着,无论清军还是李自cd没有水上拦截的能力,从这里启程到登州不过几天时间而已,而皇上仍旧不肯走,宁愿和他们一块留在宁远迎击清军,这真是已经可以用伟大来形容了。

    “陛下!”

    王永吉跪在那里哭喊着。

    同时他给站在杨丰身旁的吴三桂等人使眼色,估计是让吴三桂采取点非常手段,干脆把皇上强行塞黄蜚的船上,反正他们这么做也算是出于忠心了。

    吴三桂装什么都没看见。

    他倒是想,可问题是他没这能力呀,就皇上那战斗力,都把几百斤重东西扔出去几十丈,又有谁能控制住他?

    “陛下!”

    一看吴三桂没反应,王永吉彻底绝望了,悲怆地再次趴在地上嚎了一嗓子,他知道这一次只能硬着头皮血战了。

    而且不仅仅是血战宁远,还得同时血战山海关,因为这时候李自成的大军已经出北京了,实际上在这之前原唐通部下一支前明军,就在山海关西和守军打了一仗,只是规模很小而已,但这也就意味着真正的大战已经不远了,也就是说接下来宁榆两地这总计连突击强拉的壮丁在内,一共九万明军需要面对两个方向不少于三十万敌人。

    而且包括八万八旗精锐。

    而且李自成手中至少有六七万同样是身经百战的精锐。

    王永吉趴在那里忍不住老泪纵横,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弄不好是真要死节了,而且还不能自己跑路,那就身败名裂了,他们这个体系的确有时候很没下限,但同样也有些东西是禁忌,是哪怕死也不能越过的线,而这一次他的所有路都已经被堵死,剩下的只有被皇上绑架在这台战车上一起走向毁灭。

    他深吸一口气。

    “臣当与圣上共存亡!”

    他一脸庄严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黄蜚的水兵战船护送着宋权和冯元飏
海贼王之极恶世代sodu
南下传旨,这两人都是世家出身,冯元飏的弟弟冯元飙是东林党核心人物,前兵部尚书而且是史可法至交。宋权更不用说了,他俩一北一南都是世家外加士林名流,带着圣旨南下有足够能力保证南京的各部大臣接受这个结果,而崇祯的儿子都在李自成手中,他自己又准备在宁远血战到底了,那么就必须从宗室之中选一个入继。

    选隆武虽然不太合规矩,毕竟他辈分比崇祯还要高两辈,但这时候明朝宗室之中也就只有他还勉强能符合杨丰的要求了。

    至于那些大臣……

    他们不在乎谁是皇上,只要朝政还是他们控制,谁是皇上对他们来说都一样,有杨丰的圣旨再加宋权和冯元飏的人脉,估计把隆武推上监国的位置问题不会太大,至于剩下的,那就看隆武自己的本事了。反正杨丰是准备好了,他就算在宁远山海关最终失败跑路,也不会去南京跟那些混蛋纠缠,他自己单独跑去拉一支武装单干多舒心,哪还需要像现在这样跟一帮忠臣良将们耍心计玩阴谋,坑蒙拐骗着才把他们推进火坑里!

    看着冯元飏等人乘坐的战船消失在渤海的浪涛中,杨丰也是微微叹了口气。

    “王卿,朕是否该跟那闯逆联系一下?”

    紧接着他说道。

    正恋恋不舍地看着那队战船的王永吉一愣,随即清醒过来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杨丰,然后低声说道:“陛下圣明,此时的确不妨跟他们虚与委蛇一下。”

    “此事交给你了!”

    杨丰说道。

    “臣尊旨!”

    王永吉说道。

    如果接下来和清军大举开战,那么他们和李自成之间的关系就很微妙了,山海关这块地方在明军手中,对李自成来说不过是一个小麻烦而已,但在清军手中就是真要命了,他不可能为多尔衮做嫁衣,倒是看着杨丰和多尔衮两败俱伤对他才是开心的,那时候他说不定还能一起干掉这两个都得算敌人的家伙。

    当然也没这么简单。

    因为李自成还有一个选项就是他自己控制在手,也就是说清军攻宁远同时,他以最快度夺取山海关,然后在山海关上再舒舒服服看热闹,但他绝对不会蠢到和清军一起进攻宁远,这一点可以说是绝对,也就是说双方还是得打,而且得狠狠打一场真正血战,说不定李自成会把他能调动的兵力全压上。

    但是……

    不会持久。

    李自成不会傻到和明军在山海关死磕下去,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他有多少地盘等着去接收有多少土豪等着去搜刮,怎么可能在得不到一两银子的山海关死磕,他愿意他手下那些将领和士兵还不干呢!所以他的进攻的确会很猛烈,但恐怕也就是一波攻势,一旦在山海关下损失太大他会迅缩回去,然后着看多尔衮和杨丰死磕。

    不过无论怎么样,打是必须得打的,一切的前提都是必须得打出一场让敌人畏惧的血战。

    “陛下,不仅仅是闯逆,鞑子那里也是一个道理。”

    王永吉小心翼翼地说道。

    “王卿言之有理!”

    杨丰笑着说。

    的确,多尔衮也是同理。

    这个局里他和李自成的处境是一样的。

    如果多尔衮在宁远城下损失惨重,甚至死伤过了他心理承受能力,那么多尔衮也不会跟他死磕下去,毕竟杨丰的后面后面还有李自成,如果多尔衮和他打得两败俱伤的话,那么李自成也绝对不介意顺手把多尔衮干掉。

    所以这样看来,这山海关未必是绝境。

    虽然他要面临两个敌人,但只要他展现出能打断其中任何一个腿的能力,那么两个敌人就都不会跟他死磕到底,他们其实都没工夫和他玩,李自成要向南不断地打土豪扩大地盘,杨丰虽然情况特殊,但要说他能反攻北京那就是笑话了,他要有那本事也就不至于被赶出北京了。而多尔衮要南下趁机抢江山,他要不是挡在人家路上,谁有功夫和他在这里耗下去,可这南下也不是只有这一条路,只是这条最近而已,而他的实力也不足以威胁到任何人的安全,清军就算不管他也没什么大不了,他还能打过锦州打到沈阳是怎么着?

    “这好像也不是一局死棋呀!”

    杨丰笑了笑说。

    “陛下圣明,不过这打还是要打的。”

    王永吉也陪着笑脸说。

    “朕守宁远,卿等守山海关,咱们君臣同心共渡难关。”

    杨丰说道。

    “然后从南方海运调兵,南北夹击夺回北京!”

    王永吉说道。

    “卿等同上云台阁!”

    杨丰说道。

    然后君臣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