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十三章 安排后事吧!

第二十三章 安排后事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陛下快看!”

    还没等杨丰上马呢,梁诚突然指着前面惊叫道。

    杨丰急忙抬起头。

    然后就看见山北面,一支数千人的骑兵如同洪流般撞进了清军的侧后方,这支骑兵装备精良,几乎全都是棉锁双层甲,甚至还有局部马甲,一些军官更是全身昂贵的山文甲明晃晃看着相当霸气,他们挥舞着手中各种武器,以一种丝毫不输于八旗满州骑兵的凶悍,瞬间就将正在源源不断赶来的清军拦腰撞断。

    “玛的,吴三桂的家奴!”

    唐钰长出一口气说道。

    与此同时杨丰也在这支骑兵中看到了吴三桂,老吴一身山文甲,骑着一匹白色战马,背后还披着骚包的红色披风,手中拿着雁翎刀在亲信护卫中一副指挥若定的姿态,看着也的确很有几分大将风度,怪不得最后把康麻子折腾得欲xian欲死。

    他的出现事实上结束了战斗。

    虽然即便是加上他的这三千家奴,战场上明军的数量也仅仅是略多于清军,但他这三千家奴可是真正的精锐,那可以说是这时候明军系统里面战斗力最强悍的了,本来就已经被杨丰搞得心里虚的清军,突然遭遇这些知根知底的老对手,立刻就有些慌了,而且这时候在宁远城东码头上,黄蜚的五千人也已经登陆并且结阵向前……

    当然,清军并不怕他们。

    毕竟在清军的经验中,再多的明军他们也战胜过。

    可他们也知道,自己的确没有取胜的希望了,再向前就该进入宁远的火炮射程了,他们可不想一边挨红衣大炮的炮弹,一边还得和一群实力并不弱于自己的敌人血战。

    负责指挥的清军将领在五百米外,看了看杨丰所在的方向,恨恨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战场上所有清军骑兵如同潮水般退却了,吴三桂当然不敢拦截,他的三千家奴装模作样地打了几下,然后匆忙让出通道来,很快整个战场上就只剩下了漫山遍野的死尸。

    “把所有鞑子无论死活脑袋都砍了,继续往咱们城墙上挂!”

    杨丰对唐钰说道。

    “臣尊旨!”

    后者赶紧说道。

    这都快成惯例了,那宁远城墙上已经挂了快四千颗,再加上这些可够挤得,不过这一招却彻底消除了士兵对清军的恐惧,毕竟脚下是清军脑袋,头顶是旗杆一样穿着的清军将领,他们很难再对这些鞑子恐惧起来。

    紧接着步兵方阵分开,杨丰走出去,刚刚赶到的吴三桂立刻率领部下下马。

    “臣吴三桂救驾来迟,伏请陛下降罪!”

    吴三桂说道。

    “长伯快起来,无需多礼,你我就如兄弟一般,传旨,加封平西侯吴三桂太子太保!”

    杨丰扶起他说道。

    “臣谢主隆恩!”

    吴三桂趴地上说道。

    就在同时他眼睛瞟了一下不远处一具清军死尸,后者胸前插着一支大拇指粗的箭杆,一个小孩拳头大的三棱箭头带着鲜血从后背穿出来,那场面看上去极其残暴,一名锦衣卫走过去,踩着那死尸双手一用力,将那支巨箭拔了出来递给同伴,后者怀里已经抱着十几支同样的箭了。

    这时候杨丰也把他扶了起来。

    “长伯,你怎么来了?”

    杨丰问道。

    “回陛下,臣实在担心陛下与多尔衮的相会,在山海关始终不能心安,故此前来以备万一,不想鞑虏竟无耻至此,居然敢趁机对陛下不利。”

    吴三桂忙说道。

    “别提了,那多尔衮自恃咱们有求于他,不但要朕割黄河以北相酬,而且要朕效那宋金故事向其纳贡称臣,简直是无礼至极,单要说这些朕也就忍了,谈判无非讨价还价,他们狮子大开口,咱们也不是说就真照着他们,谁曾想他居然在言语中辱及太祖,朕实在忍无可忍一时没控制住情绪把他给劈了!”

    杨丰一脸无辜地说。

    他说的就好像真的一样,可怜多尔衮泉下有知,这时候该仰天悲号做人不能这么无耻了。

    “劈,劈了?”

    吴三桂茫然道。

    “对,劈了,就是把他两条腿这样一劈!”

    杨丰做了个劈人的动作,同时很认真地解释。

    “噗!”

    吴三桂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朕没想到劈人这么简单,那多尔衮也算身材魁梧,比朕还高一大截呢,就那么让朕踩着脖子和一条腿,然后这么往上一用力就给劈开了,可惜鞑子过来救他时候,朕把他死尸扔了过去,估计也得被马踩成肉泥了,要不然把他挂城墙上也挺不错!”

    杨丰还继续在那里炫耀。

    吴三桂突然一愣。

    “陛下,您刚才说多尔衮比您还高?”

    他紧接着问道。

    “对,高大概这么一块!”

    杨丰比划着说道。


最强特种兵之龙神最新章节
    “不对,多尔衮和陛下身材相差无几,甚至说不定还得略矮,而且绝对称不上魁梧!”

    吴三桂立刻说道。

    “王承恩!”

    杨丰立刻回头喊道。

    老王赶紧跑来。

    “你确定今天的人是多尔衮?”

    杨丰问道。

    “陛下,奴婢跟他见了两回,肯定认不错的。”

    老王说道。

    “你把他样子给长伯描述一下。”

    杨丰说道。

    老王赶紧把多尔衮的模样描述了一下。

    “第一次见时候他穿什么颜色的盔甲?”

    吴三桂问道。

    “白的。”

    老王说。

    “有没有镶边?”

    吴三桂问。

    “有,镶红边。”

    老王说道。

    “王公公,那是镶白旗,多尔衮是正白旗旗主,不会穿镶白旗的盔甲,而且以他的摄政王身份也不会亲自去抓艾度礼,从一开始那人就是骗你的,后来多尔衮干脆将错就错。这样看来他们和陛下相会,从一开始也就是一个阴谋,骗陛下过去,纵然他们一千人无法抓住陛下,后面连山的一万骑兵也能快赶到增援,而一旦抓住陛下,那他们就能为所欲为了,只是没想到陛下太祖庇佑神威无敌,结果反而自取其辱。”

    吴三桂说道。

    他看上去倒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那朕劈得是谁?”

    杨丰郁闷地说。

    “不是多尔衮,但也是鞑子的重要大将,否则没有这胆量临时起意冒充多尔衮。”

    吴三桂说道。

    “这个好办,把洪承畴叫来问一下就行。”

    杨丰突然说道。

    “洪承畴?”

    老吴愕然了一下。

    “不用惊讶,朕把洪承畴抓来了,他肯定不会也是假的,朕原本想着剐了他的,你过去跟他聊聊,要是他愿意把多尔衮的阴谋都交待出来,那朕就给他一根白绫自己了断。”

    杨丰说道。

    好吧,很快他就知道了自己劈的是谁。

    “阿济格?”

    回到威远门城楼上的杨丰,愕然地听着这个名字。

    “对,陛下,根据洪逆供述,从一开始就是此人,他是多尔衮一母同胞的兄长,也是鞑子的武英郡王,艾度礼此前皇太极死后支持豪格继位,和多尔衮早已经结下了深仇,上次他惨败回锦州之后多尔衮当然不会放过杀他的机会。因为担心他反抗,所以命令阿济格去捉拿,没想到艾度礼自杀而且遇上王公公,阿济格就临时起意冒充了多尔衮,后来多尔衮也干脆将错就错,由他来负责与陛下会面,此人勇冠三军,是鞑子中的猛将。他们准备的就是抓住陛下要挟我军与其联合,并放清军南下入山海关,而且这一次多尔衮就在连山指挥,他们已经调集了近十万大军准备南下,此时正在军队的集结中,最多不过十天之后就能兵临宁远。”

    吴三桂神情凝重地说。

    所有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

    “陛下,老臣恳请陛下登船幸南京!”

    冯元飏又趴下嚎了。

    “陛下,臣亦请陛下幸南京,臣当与宁榆两地军民死守此地,纵战至一兵一卒亦不会放那鞑虏入关,但陛下至尊不宜涉险。”

    吴三桂同样跪下说道。

    然后其他所有人,包括老王都跪下了,这局没法破,十万清军啊,宁榆两地明军加起来都还没十万人呢,更何况南边还有李自成的大军还没北上,原本大家在这里的支撑,就是幻想着借兵成功能让清军来救命,可现在都把多尔衮的哥哥活劈了,那还借个屁兵,接下来肯定是多尔衮和李自成南北夹击了,可以说是一点希望也都没有了。

    “这是干什么?”

    杨丰脸色一沉喝道:“你们都想让朕临阵脱逃吗?朕能一走了之,这宁榆两地数十万军民能跟着一走了之吗?难道朕走了任他们被鞑子屠戮吗?八万鞑虏又如何?朕上有太祖庇佑,下有将士用命,别说八万,就是八十万又何惧之有?淝水那谢玄不照样打得苻坚惨败吗?难道朕还不如那谢玄?告诉你们,朕就算战死在这里,也绝对不会抛下那跟随朕的将士们做逃兵!

    王承恩!”

    “奴婢在!”

    老王赶紧说道。

    “拟旨,太子不能死节,且陷入贼人之手生死难料,已不配再继承大统,今废除其太子之位,且如今天下大乱,非贤能者无以托付天下,宗室之中唯前唐王朱聿键可堪大任,今赦其罪,嗣封唐王,监国南京,朕若战死在这宁远,且朕之子无人逃脱贼手,则以唐王继位,长伯,你立刻返回山海关,冯卿,你和宋卿一道南下宣旨,黄卿,你以水军战船护送他们,再传旨宁榆两地军民,”

    杨丰顿了一下说道:“朕与他们生死与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