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十二章 中流砥柱

第二十二章 中流砥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在洪承畴惊恐的目光中,杨丰手中的火药包脱手飞出。

    下一刻如同海啸怒涛般,眼看就要淹没了他的清军铁骑头顶,仿佛撕裂空间般,一团恐怖的火焰骤然膨胀开,几乎刹那间就变成了火红色的怒涛,带着一种狂暴的力量,凶猛地吞噬了下面的数十名清军。然后爆炸的冲击带着火焰硝烟尘埃甚至人和战马的碎块,疯狂地向着四周不停扩散,那些正在冲锋中的清军骑兵如同玩具般被抛起被撞飞,被这恐怖的力量撕碎。

    但而那冲击的力量还在继续,四周更多的骑兵被撞倒,被后面狂奔的战马踏在蹄下,方圆近百米范围内,完全是一片血肉地狱。

    而杨丰得意地站在那里。

    距离他最近的清军骑兵就在不足十米外,然后几乎肉眼可见的冲击波瞬间而至,那几名骑兵就像被汽车撞了般飞起来。

    就在他们飞起瞬间杨丰扑倒在地,然后仿佛狂风从他头顶刮过,在尘埃和草屑的浪涌中,身旁两匹战马悲鸣着被直接撞翻在地,与此同时那巨大的爆炸声和大地的颤抖也传来,尽管杨丰已经堵了耳朵,但仍旧被震得一阵耳鸣。

    他尚且如此那些没有任何防备的清军就可想而知了。

    那真如天崩地裂般。

    以爆炸点为中心,所有那些原本狂奔的战马,在爆炸声传到的瞬间都惊恐地嘶鸣着立起来,然后毫不犹豫地掉头向着远离这声音的方向逃跑。

    这是任何动物都有的本能。

    这些从没有经过此类训练的战马,面对着这出它们承受能力的巨响,唯一能做的反应就是向相反的方向狂奔。

    但这对一支正在冲锋的骑兵来说就是灾难了,那些没头苍蝇一样狂奔的战马,瞬间就搅乱了有序的阵型,所有清军骑兵都在混乱地碰撞躲闪着,甚至还有不少被撞倒,被自己的同伴踏在蹄下,而这种混乱同样以爆炸点为中心向外扩散,就像推倒的骨牌般将更多清军骑兵卷入混乱中,气势如虹的冲锋戛然而止,战场上最可怕的事情生了。

    当然,倒霉的不只是清军。

    爆炸点的另一边,那些正在厮杀中的明军和清军战马同样被惊了。

    它们不顾背上主人竭尽全力地控制,全部掉头向同样远离那声音的方向狂奔,整个战场就这样变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块,以最中间抖着满身尘土爬起来的杨丰为分界线,从连山而来的清军骑兵一片混乱地向北,正在南边原本混战中的明军和清军骑兵,同样被失控的战马带着向南。倒是中间的杨丰没人管了,他站在那里一边掏着耳朵一边无语地看着这一幕,很显然这场战斗又结束了,就像在宁远城下一样,又让他用一百斤火药给炸崩了。

    “玛的!”

    他无语地骂了一句,然后走到他那匹战马旁,一用力把它拉起来,好在它只是被气浪冲倒并没受伤,被他的力量约束住之后,这匹抢了伊尔德的战马终于平静了下来。杨丰翻身上马,两腿一夹立刻向前跑去,他不知道此时在身后两里外一处高坡上,一个穿白色甲胄的中年男子正阴沉脸看着他的背影,因为愤怒到极点,脸上的肌肉很不自然地抖动着。

    “摄政王……”

    一名清军将领小心翼翼地想说什么。

    那男子抬手止住了他。

    此时杨丰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从地上拎起一个人来,那清军将领急忙举起望远镜,紧接着说道:“是洪承畴!”

    “哼!”

    那中年男子冷笑一声,紧接着把手中马鞭折断了,往地上一扔掉头向连山而去。

    好吧,洪承畴很不幸地落入了杨丰手中。

    这家伙为了提醒清军,不顾一切地往前跑,爆炸时候就在杨丰身后不远处,杨丰早有准备,趴地上躲过了爆炸的冲击波,他却没这觉悟,直接被掀落了马下,落地时候角度不合适把右腿摔折了。杨丰起来上马往回走的时候,他还在地上抱着断腿嚎呢,杨丰自然也就不跟他客气了,直接从地上拎起来横在自己前面一阵疾驰,追上了实际都快跑散的陈副将等人,然后继续向南很快就和唐钰率领的步兵相遇。

    不过这时候,清军骑兵也追了过来。

    当然,不是和明军一样在南边跑散的那些,而是安抚住战马之后又重新追过来的,杨丰的一包火药炸死也就百多人,冲锋的骑兵又不是步兵方阵,密度并不算大,只是制造的混乱严重,但这种混乱不会持久,那些距离爆炸点远受影响轻的清军骑兵很快就安抚住战马,并重新集结然后追了过来,而且数量依然有至少三千之众。

    
燕云志之九子夺嫡吧
“带这家伙回城!”

    杨丰把洪承畴扔给陈副将说道。

    “陛下,您呢?”

    老陈问道。

    “朕和他们再玩玩!”

    杨丰冷笑着说。

    紧接着他一催战马向步兵方阵跑去,正以偏厢车盾牌长矛鸟铳弓箭之类组成墙壁的步兵立刻分开,将他让了进去,外围的陈副将把洪承畴扔给一名手下送回城,也迅在步兵方阵后面集结自己的骑兵准备迎战。明军此前在战斗中也损失近两百人,这时候还有八百多骑兵,和他们交战的那一千骑兵损失要大得多,只剩下了不足六百骑,这时候正冲向他们的主力与之会合,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实力对比是清军近四千骑兵对明军五千步兵和八百骑兵。

    明军明显弱得多。

    不过他们还有皇上!

    “拿朕的弓箭来!”

    步兵方阵正中,杨丰站在一辆马车上很豪迈地说。

    一名随行的锦衣卫赶紧把他那把巨弓奉上,实际上这名锦衣卫还背了一把备用的,这东西用次数多了弓弦也磨损,而另外两名锦衣卫则从自己的马上卸下了四大捆特制的箭,这种皇上专用的箭足有一米半长,前面的箭簇就跟个小孩儿拳头一样大,别说是棉甲和锁子甲了,就是步兵专用的大型橹盾都能射穿。

    “擂鼓,给朕助威!”

    杨丰对鼓手说道。

    那鼓手带着满脸激动,拼命挥动鼓槌,敲击着面前那巨大的牛皮战鼓。

    在雄壮的鼓声中,杨丰接过锦衣卫递过的箭,紧接着拉开了那把巨弓,稳稳地瞄准了近三百米外清军。

    就在同时,他脚下的马车缓慢移动起来,而明军的整个步兵方阵,也开始缓慢地向后移动,在步兵方阵后面,老陈的骑兵也完成列阵准备护步兵两翼向宁远撤退,在他的后面远处宁远城下,天津总兵曹友义率领的一千骑兵也在列阵准备赶来增援,他手下包括了五百他自己的最精锐亲兵,这时候也是他表现的机会了。

    杨丰没有管这些,他只是在全神贯注地瞄准。

    对面清军正在分开。

    骑兵对结阵步兵,只要后者阵型不乱他们就没真正压倒性优势,那如林的长矛对骑兵也是致命的威胁,所以他们的方法就是不停在外围射箭,直到结阵的步兵开始承受不了有些混乱了,那时候重甲骑兵硬冲,只要冲开那就是胜利了。

    但这一次,不好办了!

    就在清军骑兵分开的瞬间杨丰手中弓弦骤然松开,那支一米半长的巨箭在至少五六百斤的拉力驱动下,如同闪电般离弦而出,仅仅不到四秒钟后,就准确地撞碎了近百米外一名清军军官身上的棉甲和锁子甲,就像斧头般砍断了他的肋骨,然后穿透他的身体,用未尽的力量把他带得向后直接跌落马下。

    明军中欢呼声响起。

    就在欢呼声中第二支巨箭飞出,第二名清军军官落马,然后是第三支,第四支,第五支……

    杨丰手中巨弓就如同一支现代的狙击步枪般,以不足五秒的间隔,一刻不停地射出一支支恐怖的巨箭,正在准备从外围驰射攻击明军步兵的清军骑兵中,那些看似将领模样的,几乎同样在一刻不停落马,带着那小号长矛一样的箭杆,向清军士兵诉说着他们的对手是如何凶残。而明军士兵则不断狂热地欢呼着,和那响彻战场的鼓声,共同组成了他们皇帝辉煌的背景,甚至就连清军骑兵射来的弓箭都被无视了,甚至那些中箭的步兵,只要不是致命的,都依然在欢呼着。

    虽然杨丰其实没有射死多少清军,但他给明军士气带来的提升却是巨大的。

    在对皇帝陛下狂热的崇拜中,那些步兵弓箭手和鸟铳手也在不断向外围的清军骑兵倾泄子弹和利箭,他们中间同伴不断中箭倒下的同时,清军骑兵也不断倒在他们的箭和子弹下。很快陈副将的骑兵也加入战斗,而清军后面更多骑兵也在6续赶到,紧接着曹友义的一千骑兵也加入到了战斗中,以杨丰和他的步兵为核心,这场战斗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杀红眼的士兵们疯狂而又血腥地厮杀着,逐渐向着宁远城下移动。

    但很快杨丰就遇上麻烦了。

    “玛的,箭带少了!”

    他拎着空荡荡的巨弓恨恨地说。

    他就带了两百支箭,就他那喷射一样的度,不用十分钟也全射完了,甚至就连弓都换了一次,一共射死至少一百五十名清军,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军官,但可惜现在没得玩了。

    “备马,出去杀个痛快!”

    杨丰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