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十六章 太祖又显灵了

第十六章 太祖又显灵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放箭!”

    野猪皮的前主人,大名鼎鼎的李成梁侄孙,现在的正黄旗汉军三等梅勒章京李思忠,看着如潮水般在自己正面骤然分开的明军骑兵吼道。

    由盾车组成的阵型正中,清军步兵弓箭手立刻向着天空射出一支支利箭,紧接着到达顶点的羽箭以抛物线纷纷落下,当然这样的箭对明军没什么真正伤害,就像明军骑兵以同样方式射出的箭对清军步兵也没什么用处一样,双方这种战斗方式就像儿戏。

    但李思忠的心脏依然在剧烈跳动。

    因为就在分开的明军后面,一匹红色战马出现了。

    马背上一个同样红色的将军。

    被鲜血染成的红色。

    他就像神灵般带着傲睨一切的冷笑,单手提着一个巨大的盾牌,控制着座下战马缓缓向前,此时整个战场上一切仿佛都消失了,李思忠的视野里只有他的身影,那带着强烈压迫感,仿佛就要令人窒息的身影。

    “准备!”

    他深吸一口气说道。

    正面的盾车上,一名名鸟铳手在大盾后端起了鸟铳,而那些长矛手则握紧了手中长矛,虽然他们面前的敌人只有一个,但带来的压力却过了两翼驰射的数百骑兵,此时所有清军士兵的脑海中,浮现出的都是那抱着一张手臂粗的巨弓,用投枪一样的利箭百百中射杀他们的身影。

    然而那身影却在距离他们三十丈外突然停下了。

    他在一片茫然的目光中跳下了那匹红色战马,接着从后面的副马上取下一个仿佛大团棉被般的东西,那东西上还带着一根挺粗的铁链,被他随意地抛在地上出沉闷的响声。然后他就像拖着一个巨大流星锤般,拖着它慢悠悠地继续向前走着,继而慢跑,紧接着就变成了狂奔,包裹在那东西上的铁链摩擦着地面,带着怪异的声响越来越清晰,甚至连那东西外面包裹的牛皮都能看清。

    “开火!”

    李思忠毫不犹豫地吼道。

    盾牌组成的墙壁外层,一道道黑火药的硝烟骤然喷射而出,铅制弹丸瞬间飞过短短的距离,几百支鸟枪的攒射中,那低头举着盾牌狂奔的身影不停抖动,显示着子弹冲击力量造成的影响。

    但他却依然在飞靠近。

    “放!”

    李思忠紧接着吼道。

    数百支利箭在瞬间离弦而出,仿佛阴影般急掠过,几乎瞬间那身影手中盾牌就成了刺猬,甚至还有几支扎在他被锁子甲和棉甲护住的腿上。

    但他依然在奔跑。

    李思忠的冷汗冒出来了。

    这不是人,这简直就是妖怪,人不可能无视这样的伤害。

    就在这时候,那身影突然间手臂一扬,紧接着后面的东西被甩到了半空,在他头顶带着怪异的呼啸,以他的右手为中心旋转起来,但也就是在这一刻,李思忠蓦然现那铁链上一点火光正在舞动中变成了环形。

    “快,拦住他,是火药。”

    他蓦然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

    然而一切都晚了。

    “放!”

    狂奔中的杨丰大脑中小倩的声音响起,他的右手蓦然松开,那铁链带着即将燃尽的引信,在巨大的离心力量下脱手飞出,同样飞出的还有前端那用多床棉被,棉甲,牛皮,铁链层层包裹的一百斤火药,就在这间恐怖的武器飞出后,他举着手中盾牌,猛得向后一仰倒下,而在他倒下的瞬间,五十米外清军阵型的正中间,一团恐怖的烈焰仿佛撕裂空间般炸开。

    那是一百斤火药。

    哪怕黑火药威力不足,那也差不多赶上一枚现代的一五五榴弹了。

    而且这还是空爆的。

    在清军头顶不足二十米炸开的烈焰,就仿佛火红色的怒涛般,刹那间撞了下去,李思忠和他的帅旗还有帅旗周围数以百计的清军几乎一下子被这片熔岩色吞噬,紧接着爆炸的冲击波凶猛地向四周扩散,本身就必须最密集排列的清军士兵们就像玩具般,被这狂暴的力量吹了起来,然后在半空中直接化为碎片,这爆炸的力量还没结束,它又带着硝烟和泥土继续撞向四周,没有被炸飞的清军也在这巨大而力量冲击下,如同被狂奔的战马撞击般扑倒在地

    整个清军阵型,几乎无一幸免。

    步兵战阵就是越密集越好,两千多步兵的方阵,占地不会过一个足球场,这一下子中军整个炸没了,中军外围弓箭手得死了一多半,再向外几乎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带点伤,被气浪震碎内脏,被震裂耳膜,被炸飞的兵器盔甲碎片打伤,被落下的尸体砸晕,可以说在这一瞬间,两千多步兵就死伤了过
生械狂暴笔趣阁
一半。

    就算还能站着的,也都全被震懵了。

    这时候别说他们,整个战场所有人全被震懵了。

    远处的艾度礼,清军外围的明军骑兵,宁远河上正血战的两军,宁远城墙上留守警戒的老陈和部下,所有人全傻了一样看着那仿佛凭空出现的恐怖火团,看着那仿佛被神灵巨手一下子几乎拍没的清军方阵,然后听着那天崩地裂一样的巨响,感受着脚下那大地的颤抖,在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凝固了。

    杨丰却若无其事地爬起来,扔掉糊满血肉的盾牌,然后站在那里看着一片狼藉的场景掏耳朵里的棉花。

    实际上不仅仅是他,所有明军骑兵和他们的战马,也都早就用棉花把耳朵堵了起来,要不然就这一下子在炸没了清军同时,明军骑兵的战马也肯定得惊了,这样的爆炸哪怕隔着上百米,也不是那些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的战马所能够承受。

    别说马了,人都受不了。

    看看那些吓尿的清军就知道了。

    “太祖,太祖又显灵啦!”

    还是习惯了皇上神迹的王承恩最先清醒过来,此时相距杨丰还有半里路的他,就像疯一样尖叫着。

    “太祖显灵啦!”

    骤然间仿佛决堤洪水般,战场上所有明军士兵都疯一样高喊着。

    下一刻,清军崩溃了。

    那些正在血战中的清军骑兵们,他们根本不知道那里到底生了什么,只知道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之后,那带着他们全部希望的两千多步兵骤然间死伤了一大半,中军位置甚至变成了一个恐怖的大坑,大坑四周全是支离破碎的死尸,甚至头顶还有血雨在落下,血雨下面残余的步兵就像行尸走肉般木然地呆立着。

    而在这些残余的清军前方,那个刚刚如怪兽般纵横沙场的猛将,却若无其事地掏耳朵。

    这一幕实在太诡异了。

    然后当明军一喊太祖显灵之后,对那自然力量的畏惧,瞬间就压垮了他们已经很脆弱的神经。

    于是崩溃就成了必然。

    所有清军无论残余步兵还是骑兵,都疯一样掉头向着北方中军位置狂奔,而他们背后在太祖显灵的神迹支撑下的明军,同样也在疯狂的追杀着,而这又加剧了清军的恐慌,这样狂奔就开始向着炸营展了。原本还想收拢军队的艾度礼在乱军冲击下,也彻底失去了对局势的控制,他和他的中军不得不被裹着溃败下去,实际上他就算收拢了军队,这时候也没有打下的意义了,失败已经是必然的结局。

    而他们的溃败也意味着这场大战的落幕。

    明军以总计七千对清军总计六千,最后以歼敌过半取得了一场可以说真正的完胜。

    或者也可以说是一场从来未曾有过的大捷。

    这一战明军的死伤加起来还不足两千,而歼敌的数量却过了三千,数十年来双方之间大小无数次战斗,明军又何曾有过如此辉煌的胜利?

    站在宁远城下,望着溃败的清军和追杀的明军,所有明军将领都有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但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带给他们这场胜利的人,那个端坐在战马上,带着满身敌人的鲜血和羽箭,拎着一根狼牙棒,就像神灵般站在夕阳背景中的人,那个不久前一个人主宰整个战场的猛人……

    “臣叩见陛下!”

    所有明军将领和士兵全部叩拜在地。

    这是心悦诚服地叩拜。

    他们叩拜的不是一个皇帝的称号,不是一个王朝的标志,不是一个君权的符号,而是一个强者的威严,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皇帝并不值得尊敬,自从两千年前人们喊出将相王侯宁有种呼的时候,在这片土地上君权就已经没有了威严,皇帝轮流坐今年到我家,一个失去强者光环的君王和蝼蚁没有区别。

    而眼前就是一个强者。

    这一战他自己一个人杀死的敌人就几乎和七千大军差不多,这样的人不算强者,那还有谁能算强者?

    更何况他还是一个头上带着皇冠的强者。

    “都起来吧,你们做得不错!”

    杨丰端坐在战马上说道。

    “陛下,接下来该如何?”

    唐钰趴在地上说道。

    “接下来,接下来先把这战场上所有鞑子的脑袋砍了,不论死活统统都砍了,然后把他们的脑袋挂在宁远城墙上,朕突然现他们这个辫子倒也是好东西,挂脑袋的时候省事了许多,看看这些脑袋能不能在宁远城墙上每一个箭垛都挂上一颗!”

    杨丰笑着说。

    那些将领们也跟着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