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十五章 战神崛起

第十五章 战神崛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进!”

    “进!”

    ……

    明军的阵型内,军官的吼声接连不断响起。

    盾,矛,铳,弓四层的步兵在鼓声中迈开脚步,前排刀牌手持大型盾牌,后面多排长矛手持长矛,再后面多排鸟铳手,再后面多排步兵弓箭手抛射,其间一个个将领和旗手维持着秩序,传递着命令,阵型最中间车载战鼓前,鼓手拼命挥动着鼓槌,中军的帅旗代表着最高指挥权,一个庞大的战阵在空旷的平原上缓慢推进,很快前锋开始进入宁远河。

    而就在同时,对面清军骑兵开始抛射,行进中的明军步兵中不断有人中箭倒下。

    但对面还有正在血战中的皇帝。

    所有明军步兵看着就像传说中那些绝世猛将般,带着身上多支插进甲胄的箭杆,抡着狼牙棒不断将清军砸得血肉横飞的皇帝,原本的恐惧也都逐渐消失,皇帝尚且如此当兵的又何惧之有?更何况抛射的箭并不是致命的,他们的头盔和棉甲对这东西都能阻挡,而最具威胁的直射则被前方盾牌阻挡,所以尽管不断有人倒下,明军的阵型却没有乱,所有人都在保持着秩序向前。

    很快前锋踏入河水。

    而这时候,宁远河桥上激烈的战斗已经开始。

    “杀!”

    那个被王承恩臭骂的将领吼道。

    而现在他旁边就是王承恩。

    他们前方是全部重甲的刀牌手,密密麻麻就仿佛糖块上的蚂蚁般拥挤在狭窄的桥面,以盾牌护身,手中雁翎刀疯狂地劈砍着清军骑兵的马腿,而后者手中长矛和柳叶刀也不断刺穿或砍入明军步兵的身体,死尸不断从桥面跌落河水,但在后面密集的士兵拥挤下,前面依然向前,而在他们战死的同时,清军的战马也在悲鸣着不断掉下桥,这里是真正的血战,桥面完全变成了血肉堆积。

    “拿老子的兵器来!”

    那将领看了看老王吼道。

    此时的老王和大批鸟铳手正站在桥头两侧,不断向对面清军开火,同样对面清军射出的箭也不断落下,穿了棉甲的老王身上甚至还扎了一支,不过他仍然在举着他那支转轮打火的鸟铳向对面射击。

    “玛的,太监也上阵!”

    那将领啐了口唾沫说道。

    紧接着他接过了亲兵递过来的一把板斧,吼叫着挤进了桥上的士兵中。

    此时第一批明军已经趟过了并不太深的河水,开始踏上右岸松软的泥滩,岸边清军骑兵依然没有起冲击,那泥滩对战马的威胁太大,这也是他们始终没敢主动渡河进攻的原因,一旦马蹄陷入淤泥他们就成靶子了。而且此时明军上岸的数量还不多,他们还在等待,等待明军火铳手进入那齐胸深的河中心时候,那时候抵肩射击会打湿火绳的。实际上对他们威胁最大的就是鸟铳,箭只要不是要害挨几支没多大事情,盔甲对这东西有很好的防护,但被那鸟铳的子弹近距离击中可是要命的。

    很快越来越多的明军上岸。

    这时候因为渡河的影响,阵型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混乱。

    北岸负责指挥的清军将领举起了手,他两旁所有清军骑兵全部端起了长矛,控制着躁动的战马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还在匆忙整队的明军,而就在这同时,明军阵型里的鸟铳手们终于进入了河水最深处,他们不得不双手高举起点燃了火绳的鸟铳,那清军将领露出一丝笑容,他那举起手向下一挥。

    “嗖!”得一声。

    骤然间一支利箭没入了他的后脑勺。

    就在他像木头一样跌落马下的时候,正要向前冲击的清军纷纷愕然回过头,而浑身上下几乎完全变成血色的杨丰,正扔掉手中弓拎起两支狼牙棒看着他们露出狞笑,而在他身后,过一五十名清军骑兵的死尸在新绿色的原野上绵延,那一个个血肉模糊的背影,衬托着身上还扎了至少十支箭的他越狰狞。

    下一刻,他像魔神般咆哮着向清军起了冲锋。

    “放!”

    就在皇帝陛下挥舞狼牙棒砍瓜切菜般狂砸清军时候,明军鸟铳手开始登岸,紧接着随着军官的吼声,第一批登岸的鸟铳手瞄准被皇帝陛下搅乱的清军骑兵扣动扳机,枪声密密麻麻响起,一道道黑火药喷射的炽烈火焰中子弹呼啸飞出,在不过二三十米距离内纷纷击中目标,正在与皇帝陛下混战的清军纷纷坠落马下,紧接着他们开始重新装填弹药,而他们前面的刀牌手和长矛手已经完成整队,长矛和盾牌组合的墙壁向前推进。
玄门封神最新章节


    突破口就这样打开了。

    而这时候,那名明军将领也带领着他的步兵,就像一群浴血的恶鬼般硬生生砍过了桥面。

    第二个突破口打开了。

    杨丰抡开他的狼牙棒,沿着河岸凶悍地向前砸着,就像砸碎瓷器般不停一节节砸碎清军的防线,而他的狼牙棒砸到哪里明军的突破口就延伸到了哪里,那些被皇上这股气势感染的明军步兵们,以一种同样的气势凶悍地撞向清军,鸟铳手和弓箭手压制,刀牌手和长矛手组合硬撞清军骑兵,他们不断被清军的长矛钉死同时,也不断用他们的长矛把清军从战马上捅下来。

    “玛的,老子居然也能打胜仗了!”

    战鼓旁边的唐钰,抹了一把脸自嘲地说道。

    是的,胜局已定。

    虽然他不是什么名将,但好歹也是当过多年总兵的,这点眼力还是有的,士兵的气势已经打出来了,这种情况下别说是装备齐全训练有素的正规军,就是一群老百姓的乌合之众,照样也能压着敌人打,更别说他还有过清军三倍的兵力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的艾度礼终于忍不住了。

    随着他帅旗下命令出,正在攻城的清军骤然退却,那队骑兵先调头南下。

    他们必须先得增援河岸的骑兵,否则这支骑兵会溃败的,而这支骑兵一旦溃败,明军步兵继续向前挤压的话,他的中军恐怕也得后撤,那也就意味着这场战斗彻底失败了,这会成为清军的一个耻辱性记录,话说他们还从没有过这样的失败,不仅仅是那些骑兵,后撤的清军步兵同样开始调头南下。

    然而他们却忽略了城内守军。

    就在清军放弃攻城,并且转向南下增援的时候,城内的五百明军骑兵也集结起来,永宁门悄然打开,大队的骑兵涌出。

    正在向南的清军步兵迅停下并且开始结阵。

    “你下来吧!”

    正在避开一支铁骨朵的杨丰看着这一幕,猛然将手中狼牙棒向上一捣,与他交战的清军军官惨叫着向另一边倒下,与此同时杨丰抓住缰绳,翻身跳上了这匹红色战马,至于他自己那匹黑马早累趴下了,他已经步战很久了,而他也早盯上了这匹差不多同样强壮的战马,上马之后他狠狠一夹,原本还想反抗的战马被夹得惨叫一声立刻就老实了。

    “告诉唐钰,继续向鞑子中军进攻!”

    他转头说道。

    一队正用长矛把两名清军骑兵捅下马的明军步兵中,一名军官赶紧答应一声。

    杨丰随即一催战马,向永宁门方向疾驰而去。

    而此时明军步兵绝大多数都已经过河,包括唐钰的中军在打开桥上通道后也已经过河,整个战场这时候都完全杀红了眼,无论明军步兵还是清军骑兵都在疯狂的厮杀着,宁远河北岸绵延近两里的范围内遍地死尸,鲜血都染红了河水,喊杀声响彻原野。

    在接到了杨丰的这个命令后,唐钰也没再犹豫,此时的确是一鼓作气的好机会,要是中途停止,士兵们泄了这股气反而坐失一场大捷的良机。

    他的中军立刻出了命令。

    正在广袤战场上同清军混战的明军各部中,那些将领也同样向部下出了向清军中军进攻的命令。

    明军的战阵向北推进。

    不过增援而来的清军骑兵也开始向其侧翼进攻,这支骑兵只有不到七百人,而且绝大多数像样的军官都被杨丰的巨箭给钉死了,所以攻击力并不强,也无法改变战局,真正被艾度礼寄予希望的是步兵,虽然攻城中损失惨重,但这支步兵仍旧得有两千多人,明军在渡河过程中损失也得过千人,所以加上这支步兵后清军兵力几乎和明军相近,一支数量相近的清军要是还不能击败明军那就是笑话了。

    但此时这支步兵的侧翼,明军的五百骑兵也已经结阵并且准备起进攻,更重要的是……

    他们的灵魂到了。

    “朕的好东西带来了吗?”

    冲过来和骑兵会和的杨丰,看着不远处结阵的清军步兵,对率领这支骑兵的军官说道。

    “陛下,带来了。”

    那军官说着一招手。

    后面一名骑兵立刻上前,在他牵着的一匹战马上,驮着一个就像捆起的棉被一样的东西,看那战马走路的样子,恐怕重量得不下百斤,而且在这东西上还拴着一个半丈长的铁链子,另外还有一根引信在旁边垂着。

    好吧,这是一包火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