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十章 宁远城里有怪兽

第十章 宁远城里有怪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陛下,前面就是中右所城。”

    陈副将指着前方说道。

    他们虽然是强行军,但到达这里时候也已经天黑。

    借着最后的那点微光,隐约看到临近海岸处,一道黑沉沉的城墙,这座城堡很小,毕竟这只是一个千户所,而著名的宁远城就在北边三十里外,不过即便如此这座小城也并不容易攻取。辽东的这些卫所,都是真正需要直面战火的,所以城墙都很高,去年济尔哈朗南下就是绕过宁远和这里,直接攻破中后所和前屯卫劫掠之后再退回,可见这两座城堡并不好对付。而且杨丰带来的总共只有一千骑兵,不但兵力只是清军两倍,还缺少攻城的装备,一旦久攻不下,宁远的清军可就到了。

    “传旨,继续前进!”

    杨丰突然说道。

    “陛下?”

    陈副将愕然说道。

    他们周围其他军官和士兵也都一片愕然,要知道进攻中右所已经是冒险了,再进攻宁远那纯粹就是疯,他们只有一千人去进攻一千清军据守的坚城,那真就跟自杀一样。更何况他们一天时间狂奔过一百五十里,这时候无论人还是马都已经可以说筋疲力尽了,而宁远还得在北边三十多里外,别说攻城,就是跑到那里这些战马也得趴下。

    “传旨,绕过中右所,直接进攻宁远城,今日所有与朕并肩作战的,以后就都是朕的兄弟,所有人都赐锦衣卫世职,朕在此对天盟誓,今后富贵与汝等共之!”

    杨丰说道。

    人的能量嘛,就像女人的沟一样,挤一挤总会有的。

    他之所以改换目标,是因为他那强视力已经看到中右所北门正冲出几名报信的骑兵,很显然这时候宁远城还不知道他们北上,那么紧跟在后面,正好可以打宁远的清军一个措手不及,否则他们一旦做好充足准备,想攻下这座让野猪皮折戟的城堡可不容易。

    “陛下……”

    陈副将还想劝谏。

    但却被杨丰抬手止住了。

    “不必多说,你们相信朕就跟朕过来,朕可以保证今晚与你们在宁远城同饮庆功酒,如果不相信朕就自便。”

    杨丰说完一催战马径直向前走了。

    陈副将和那些军官们面面相觑,紧接着他一咬牙,催马跟在杨丰后面,那些军官和士兵也纷纷催马向前,他们这时候也豁出去了,皇上都不怕,他们还有什么可怕的,再说这皇上最近越来越像玄幻系展,让他们也都有了一种盲目的信任感。

    毕竟昨天那一幕太有震撼力了。

    一千骑兵就这样在夜色掩护下悄然越过中右所,向北直奔宁远,虽然没有走大路,但这一带都是地形平坦,队伍中有不少家就是这一带,道路也比较熟悉,尽管战马已经筋疲力尽,甚至中途还倒下了几十匹,掉队了上百人,但一个小时后,他们终于还是赶到了宁远。

    “所有人全部下马休息。”

    宁远河畔的一处树林中,凭借着强视力,杨丰看着对岸的宁远城说道。

    “陛下,等天亮正好进攻。”

    陈副将说道。

    “不,现在就进攻!”

    杨丰在他崩溃般的目光中,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说道:“但不是你们,而是朕一个人去进攻!”

    宁远。

    “你说什么?”

    梅勒章京伊尔德难以置信地说。

    他是杨古利的族侄,正黄旗满州,原本历史上入关后随多铎一起屠扬州的,后来被封一等侯,当然现在他只是一个梅勒章京,作为固山额真镇国公艾度礼的副将原本驻防锦州,吴三桂弃宁远南下后他率领一个牛录的正黄旗满州兵,另外还有四个牛录的正黄旗汉军前出驻防宁远和中右所,实际上也就是个警戒,谁都明白明军是肯定不会回来了。

    然而现在面前报信的人却告诉他明军杀回来了。

    这,这完全不科学。

    “爷,是真的,明军大队骑兵到了中后所,巡逻的福海大人全军覆没,只有一骑回来,因为受伤累倒在中右所,据他所说明军中还有一员猛将,那就恍如许褚在世般,使一把狼牙棒有万夫不当之勇。”

    汉军旗信差趴在地上说道。

    “还万夫不当之勇?就你们汉人?”

    伊尔德直接被逗乐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突然间外面惊天动地的炮声炸响,紧接着就听轰得一声,无数瓦砾从他头顶落下,那信差吓得猛然蹿起来,但就在同时瓦砾中一个不大的黑影砸下,正好把那信
我是霸王笔趣阁
差砸在下面,后者就像被锤子砸了的蛤蟆般,瞬间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团。

    “敌袭!”

    伊尔德毫不犹豫地跳起来直接冲了出去,而就在这同时,距离他这里不远的城墙上,一连串的惊叫声传来,借着满天星光,他可以看见就在春和门的黑色城墙上,一个同样黑色的身影正站在那里,手里拎着一个黑沉沉的东西,紧接着就在头顶转起来,然后那东西骤然脱手,在夜幕的背景上划过,以优雅的弧线落下,正好落在一队冲向城墙的清军士兵中。

    那是一个狼牙拍。

    也就是一个带着无数三棱钉的圆木段,用绳子吊在城墙顶的绞盘上,敌人登城的时候就可以放下去砸了,砸完之后还可以用绞盘拉上来,这东西高砸在人群的结果可想而知,那完全就是惨不忍睹啊!

    “快,敌袭!”

    伊尔德急切地怒吼着。

    当然,不用他吼,宁远城里一千驻军全被惊醒了,城墙上执勤的守军正拿着各种武器蜂拥着杀向这个恐怖的敌人。

    来的当然是杨丰。

    他自己一个人连马都没骑步行走到宁远,这个季节护城河也没多少水,直接趟过去走到墙根然后扔根绳索就爬上来了,他听觉和视觉都非常达,足够避开城墙上巡逻的清军,登城过程轻松而又简单,接着从城墙上把一门大炮转了过来点着引信,以这种特殊方式跟清军打了个特殊召呼,至于为什么差点轰伊尔德头上……

    呃,他在督师府那么醒目不轰他轰谁?

    “开火!”

    就在杨丰拎起第二个狼牙拍的时候,城墙下一队赶到的清军中军官吼道。

    十几支鸟铳同时喷出火焰。

    三颗子弹几乎同时打在杨丰的胸前,他的身子猛然间晃了一下,那狼牙拍脱手而出,就像头面目狰狞的怪兽般,带着数以百计三棱钉凶残地撞进清军中,然后又是一片血肉横飞。但城墙上的杨丰却仿佛没受任何伤害,实际上他也的确没受任何伤害,这家伙身上套着一层棉甲另外还有两层锁子甲,前后还各绑了一片山纹甲,就鸟铳那点威力还真就打不透这样的防护。

    ”来呀,互相伤害!”

    穿得就像铁坨子一样的他背对着满天星光,高踞在春和门的城墙上,拎着两个他最爱的狼牙棒嚣张地嚎叫着。

    紧接着一队清军士兵就到了跟前。

    他咆哮一声抡开狼牙棒就像头怪兽般撞了过去,转眼间带起一片血雨。

    那两把特制的狼牙棒完全就像两台绞肉机般,在清军中间挂着风声肆虐,巨大的力量加上那一堆三棱钉沾到哪里都是血肉纷飞,尤其是这时候的他一身重甲,别说那些刀矛之类的冷兵器,就是鸟铳都打不穿,甚至脸上还带了一副铁面,根本不用担心再像上次一样被开了口子,那一身狂化般的怪力得到了尽情挥,狭窄的城墙上光看见那些清兵带着鲜血往下飞了,几乎不到一分钟功夫,第一批赶到的二十几名清兵一个没剩。

    “来呀!狗鞑子们,爷给你们捅捅他带着一身的鲜血,拎着同样滴血的狼牙棒,对着下面吼叫着。

    “跳!”

    骤然间脑子里小倩的声音响起。

    他没有丝毫犹豫地跳了下去,几乎同时,不远处一门大炮喷出烈焰,一枚炮弹带着怪异的呼啸在他背后掠过,而他则重重地砸在清军中。

    落地是瞬间他没有丝毫的迟疑,那对狼牙棒凶猛地向外横扫出去,就在同时他以最快的度一侧身,两支长矛几乎同时一前一后紧贴着他的身体掠过,另外一支长矛则刺在他脖子上,但却被两层锁子甲和再里面的棉甲挡住,而他的狼牙棒,在这瞬间将所有攻击者全部砸飞了。

    “妖怪,这是妖怪,快,快上,杀了他!”

    伊尔德脸色苍白地不停催促着身旁士兵上前。

    而整个宁远城内所有清军全都从各处涌来,因为从高处的射界问题,城墙上的大炮已经无法射击站在墙根的杨丰,就连其他方向城墙上的大炮因为城内建筑物阻隔同样没法射击他,只有火枪弓箭和刀矛之类,但这些东西很难攻击到杨丰,就算能够攻击到他也无法穿透那一身重甲,就算能够穿透也最多是皮肉伤,他那金刚狼一样的快愈合能力可以轻松解决。

    唯一的问题是时间久了他会被耗死。

    然而不会时间久了的。

    因为就在清军全部被吸引到城东春和门的时候,城西永宁门的城墙上,悄然间多了数十个抓钩,而永宁门外一片水流般的盔甲银光正在漫过空旷的原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