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七章 小朝廷

第七章 小朝廷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山海关西罗城拱宸门。

    “圣驾至!”

    前驱的陈副将带领数十名手持各种旗帜的前导疾驰而入,在城门两旁守军惊愕的目光中,黄曲柄盖下一身龙袍的杨丰端坐在敞篷马车上……

    象辂是来不及了,只能随便找辆马车改装一下。

    而他两旁则是护驾的锦衣卫。

    “圣驾至,跪接圣驾!”

    身穿巡抚官服的宋权和身穿总兵官服的唐钰一边一个,护着中间的马车同时大声喊道。

    这时候守军才反应过来,习惯使然地立刻跪倒两旁,杨丰一行没有丝毫停顿,在城内街道上纵马疾驰,很快穿过西罗城到达关城迎恩门前,和在拱宸门一样,前导的陈副将叫开城门,杨丰的车驾直接冲进关城,沿着鸡飞狗跳的街道直奔总兵衙门,他们到达总兵衙门时候高第才刚刚得到消息,这位山海关总兵和一名中年文官一脸慌乱地跑出来,紧接着跪倒在马车前。

    “臣辽东巡抚黎玉田叩见陛下。”

    “臣关门总兵高第叩见陛下!”

    在他们的叩拜声中,杨丰穿着满是口子和窟窿的龙袍,一脸威严地下了马车。

    “二位爱卿平身!”

    他淡淡的说道。

    “陛下,您这是?”

    黎玉田惊悚地看着他身上问道。

    “陛下与贼人浴血奋战,毙敌数百才杀出京城,在蓟州又与贼军大战一场,这都是贼人兵器所伤,然陛下真龙天子,自有诸神庇佑,那贼人虽损坏龙袍,但却不能伤及御体。”

    王承恩得意洋洋地说。

    “吾皇万岁万万岁!”

    黎玉田和高第赶紧趴在那里山呼万岁,当然,这种鬼话他们是肯定不信的,不过杨丰这一身也的确很有冲击力,尤其是高第这样的,一眼就看出这绝大多数都是箭伤,肋下那一道子更是长矛捅的,可看皇上这样子也的确不像受伤的。

    杨丰也没多说,在他们簇拥下进了总兵衙门,然后直接在正堂中间坐下,包括宋权在内众人重新参拜。

    “圣上有旨,如今国家危难之际,不可拘泥旧制,今特设非常内阁,以蓟辽总督王永吉为内阁辅,以顺天巡抚宋权为次辅兼吏部尚书,以辽东巡抚黎玉田为次辅兼户部尚书,以关门总兵高第为兵部尚书,以辽东总兵吴三桂为五军都督府大都督,以山海关副将高中选为关门总兵,以唐钰为辽东总兵,以上各人无爵者封伯爵,平西伯吴三桂进爵平西侯。”

    王承恩站在杨丰身旁喊道。

    这是路上跟宋权一起研究出来的东西,现在也没几个当官的了当然也就不需要那套复杂的官僚机构,王永吉是总督,宋权和黎玉田是巡抚,正好一个内阁辅俩次辅然后各兼一个尚书,高第改兵部尚书,和他一家子的原山海关副将高中选变总兵,相信他们也能接受,吴三桂直接变五军都督府大都督,这时候也不需要五个都督,直接恢复明初的大都督就行,而原本赋闲的唐钰接他的辽东总兵。

    辽东总兵是驻宁远的,吴三桂肯定也不想这时候去宁远,所以他也不会对这个任命有意见。

    要守山海关就必须守宁远,接下来他们不仅仅是需要面对李自成的大军,同样也需要面对多尔衮的大军,杨丰当然没指望他那些勤王大军赶到,事实上他根本不认为自己会有增援,就江北四镇这种货色能打开李自成的防线那完全是扯淡,他预备的就是以辽东和山海关两总兵所部这几万大军,另外还有内迁的十几万百姓在这里玩孤军。

    这样他必须有足够养活这些人的土地,宁远与山海关之间的这片平原走廊就是最好选择。

    他必须死守这两个点。

    杨丰并不担心手下这些家伙投降李自成,因为很快李自成在北京打土豪的消息就会传来,但他却必须解决他们借兵甚至降清这个问题。

    这才是他最大的麻烦。

    杨丰端坐在椅子上,满脸深沉地看着面前谢恩的文臣武将,想着自己该怎么坑他们。

    “陛下,蓟辽总督王永吉候见。”

    梁诚突然进来禀报。

    “宣。”

    杨丰说道。

    王永吉风尘仆仆,一进门立刻趴在那里哭着请罪,他是得到蓟州兵备道杨裕楫的报告之后才知道杨丰奔山海关了,他从玉田到这里距离还略近,虽然晚走了一些时间但仍旧及时赶到。

    “爱卿平身,疾风知劲草,国难显忠臣,你能来朕心甚慰,说起来若没有逆贼这一闹,朕还不知道身旁居然这么多白眼狼,不过也让朕知道了谁才是真正的忠臣,你是忠臣,你们都是朕的忠臣,你们都是咱大明的忠臣,以后朕就全赖诸位爱卿,朕在此对天盟誓,待
稽古之眼无弹窗
得朕还宫之日,富贵与汝等共之!”

    杨丰站起身很激动地说。

    连王永吉在内一帮大臣们赶紧再次谢恩,然后又宣布了老王的新官,老王又忙谢恩,当然都这时候了辅不辅也就是那么回事了,别说封他伯爵,就是封他王也一样没什么卵用。

    “平西侯呢?”

    杨丰问道。

    “启奏陛下,平西侯正在率领大军返回,只是数万大军行动不同于臣轻装而来,估计明天才能到达。”

    王永吉说道。

    杨丰点了点头。

    “宋卿之前提出借兵剿寇,王卿以为如何?”

    紧接着他问道。

    “臣惟陛下圣裁。”

    老王说道。

    “陛下,若建奴趁机入寇呢?”

    黎玉田说道。

    “可限定其只能走遵化出关。”

    宋权说道。

    “元平兄觉得多尔衮会这么听话吗?若其率军越宁远直接兵临城下呢?我们不开门他就坐视闯逆攻城,恐怕到我们势穷力尽之时还得去求着他入关,若我们开门放其入关,那么能保证他不先夺山海关?那时候我们还能干什么?诸公太小看那多尔衮了吧?”

    黎玉田说道。

    “以卿之意呢?”

    杨丰饶有兴趣地问道。

    他没想到这居然还出了一个异类,实际上宋权等人当然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也知道出现这种情况该如何应对,无非就是凑合着混呗,反正就算多尔衮这么干他们大不了顺势降清,到时候给自己这个皇帝争取一个好一点的待遇,他们良心上过得去就行了,然后过几天就算多尔衮把皇上烧烤了他们也无非掉几滴眼泪,而黎玉田不会不明白,但他仍旧反对也就是说他不想降清。

    “兵可借,但必须做好死守宁远的准备。”

    黎玉田说道。

    “山海关兵马就这些,闯逆大举而来尚且不敢保万全,哪里来的兵马去守宁远,更何况宁远此时必然已入清军之手,若再想守必须先夺回,既然是向其借兵反又先挑战端又如何再借兵?”

    王永吉说道。

    “据臣所知清军虽然已经控制宁远,但守军数量很少,而且也不会想到我军会折返,夺回宁远估计问题不会太大,至于先挑起战端的问题不需要在意。”

    黎玉田说道。

    “那多尔衮也算得上枭雄,他同样有志于天下,然而若李自成夺得天下他将再无入关可能,一旦李自成稳定关内,甚至他还得面对后者的威胁,这种时候我们的存在对他有利,我们与李自成继续打下去对他有利,所以帮助我们是他最好的选择。但是帮助我们不是为了陛下还宫,而是为了玩卞庄刺虎,等我们将李自成实力消耗掉以后,他再大举入关夺取天下,他大举入关夺取天下的前提是先控制山海关,只有这条路放开才行。如果我们将他放到关外,那么就等于把山海关给了他,所以我们必须夺回宁远,让他知道这条路是我们的底线,然后他才会真正按我们的路子走。”

    紧接着他又说道。

    “但就算这样结果还是两线作战。”

    高第说道。

    “是的,我们别无选择,想要让他们听我们的,那就只有两线作战。”

    黎玉田说道。

    所有人都默然了。

    “唉,事已至此,朕也只能忍一时之辱了,黎卿,你们有没有办法与那多尔衮联系上?朕亲自与他谈一谈,不过你们先挑选一万精锐,把这山海关的防御交给平西侯,朕亲自率军去夺回宁远,你们再联系上多尔衮,就说朕与他在宁远城下相会,朕看看能不能晓之以情吧!”

    杨丰颓然地说。

    “陛下,陛下至尊岂能受那建奴之辱,臣等罪该万死啊!”

    老王趴在那里喊道。

    “都现在这样了,说这个还有什么用?为了众卿,为了这山海关数十万军民,朕受一些屈辱就受一些屈辱吧!现在朕只求那多尔衮还能有几分人性。”

    杨丰忧伤地说。

    说着还眼圈一红,忍不住低下头擦拭泪水。

    “陛下万万不可啊!”

    老王又喊道。

    然后其他大臣也都全趴在那里喊了起来,至于他们是不是真被皇帝陛下的伟大所感动,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不过这一次皇上的确很伟大,毕竟一个皇帝亲自陪着笑脸去向敌人求救,这可以说莫大的耻辱了,更别说这个皇帝还是以性情刚愎著称了,这一刻估计他们都看到了圣主明君的光芒在他背后闪耀。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皇帝陛下在低头擦眼泪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xie恶的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