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六章 乘舆播越

第六章 乘舆播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臣蓟州知州李永昌叩见陛下。”

    “臣蓟州兵备道杨裕楫叩见陛下。”

    ……

    浑身是血的杨丰,阴沉脸看着跪了一地的墙头草们,很显然让皇帝战死门前这种事情还是太夸张了,这些好歹也都是读过圣贤书的家伙,很清楚如果真这样他们会遗臭万年的,再者说无论谁当他们新主子,也都不会再用这样的臣子了。

    这一点很重要。

    所以蓟州的城门最终还是打开了。

    “诸位爱卿平身,蓟州此时还有多少兵马可用?”

    他深吸一口气问道。

    “启奏陛下,就只有这些了。”

    杨裕楫小心翼翼地说。

    “就这些?”

    杨丰无语地看着两旁,总共也就是四五百人,里面不到一百名骑兵,而且都是些老弱,至少跟精兵强将这一点是不沾边的,要不是大炮撑场子,估计还吓不走那几百顺军,话说这蓟州好歹也是京北数一数二的军事要塞,当年戚继光镇守的地方,虽然被潜越这么惊悚夸张的事情也生过,但只有这点兵马还是有点过于夸张了。

    “启奏陛下,蓟州的兵马都在唐通那里。”

    杨裕楫说道。

    “唐通,这逆贼枉费了朕的恩典。”

    杨丰冷笑着说。

    他这才想起来,唐通就是蓟镇总兵,很显然这时候杨裕楫也知道唐通在居庸关投降了,不过他真要有时间,在蓟州附近搜罗一下还是能搜罗到几千人的,这一带是一个完善而且庞大的防御体系,又不只是蓟州一个地方有驻军。

    但现在他没时间了。

    “立刻准备饭食,调齐蓟州所有骑兵,护送朕去山海关!”

    紧接着他说道。

    “臣尊旨!”

    杨裕楫两人赶紧说道。

    这俩巴不得他快走呢,谁都明白他在这里会有很多麻烦的。

    “大人,外面又有兵马过来!”

    就在这时候,城墙上瞭望的士兵突然喊道。

    杨丰急忙转身冲上城墙,外面的确有兵马过来,不过数量仍旧不算太多,只有几百骑兵,很快这些人就到了城下,为一个文官催马上前,站在杨丰身旁的王承恩看着他立刻惊喜地喊道:“陛下,是宋巡抚。”

    “开门!”

    杨丰立刻喊道。

    宋巡抚肯定是宋权,最后一任顺天巡抚,他的驻地在密云,唐通投降李自成进居庸关后,宋权所部逃散,他带领一批人在这附近躲藏,清军入关他降清,而且很受重用,他儿子宋荦是康麻子朝名臣,当然,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杨丰知道这个人不会向李自成投降。

    这就足够了。

    “陛下,陛下,臣无能,臣罪该万死啊!”

    宋权一进城,就趴在了杨丰脚下哭喊着,他是顺天巡抚,京北仅次于王永吉的责任人,让李自成从北路入关,这的确是他的直接责任。

    “起来吧,朕识人不明,错用了一帮乱臣贼子,与卿何干!”

    杨丰扶起他说道。

    宋权有些意外地看着他,很显然觉得这皇上有点不太一样,他可不是这些知州兵备道之类一辈子难得见几次皇帝的,他很清楚以崇祯性格,能说出这种话可是不容易,难不成在北京城受得刺激太狠了。

    一旁王承恩向他使了个眼色。

    “陛下,您准备幸何处?”

    宋权忙问道。

    “你来得正好,先吃饭,吃过饭之后立刻随朕去山海关,估计此时关宁军已到,接下来先守山海关,朕已遣使南下,用不了多久勤王大军就会到达,那时候再反攻还都。”

    杨丰说道。

    “臣尊旨。”

    宋权忙说道。

    杨丰等人在州衙吃过饭,加上宋权带来的三百骑兵,蓟州凑出来的一百五十骑,还有锦衣卫剩下的三十人,另外二十刚刚战死了,这样总计不到五百骑兵,再加上一个顺天巡抚,统兵的一个陈参将,一行离开蓟州向东北直奔遵化。他们很清楚那队追捕的顺军跑回去之后,李自城的大军很快就会到达,实际上宋权就是撞上那队败退的顺军,才知道皇帝已经跑出来的,不过他本来也是想去遵化的。

    他们一行都是骑兵度快,天黑时候就到达遵化。

    此时王永吉已经去丰润了,同样老奸巨猾的宋权,也很清楚这时候谁都不敢信任,包括自己的这个顶头上司兼老朋友在内,所以他同样支持杨丰去山海关夺军。在遵化停留一晚之后,第二天他们连同在遵化划拉的前宣化总兵唐钰,另外还有一个副将和三百
巫天鉴最新章节
名骑兵,又按照宋权的张罗,凑了点临时制作的天子仪仗后直奔山海关。包括杨丰的龙袍也洗了洗,原本宋权还想给他缝补一下,虽然做新的来不及了,但那龙袍上除了窟窿就是口子也不像样。

    不过被杨丰拒绝了。

    “朕就是要让他们看看,朕尚且能浴血沙场,难道他们就不能?”

    杨丰说道。

    此时他已经坐在一辆马车里面了,旁边跪着黄英,宋权骑马跟在外面,前后左右都有大批骑兵护卫,也算是有点乘舆播越的样子了,实际上这时候当兵的还是很淳朴的,至少在敌军没有到达前他们对于皇帝还是能够表现出足够忠诚的,包括那些官员和将领也是如此,尤其是这也算是护驾有功,在种种传奇戏曲熏陶下的士兵们都满腔热血着呢!

    “陛下圣明。”

    宋权忙说道。

    他当然不是那些士兵,老奸巨猾的他可是很清楚,此行完全没有那么简单,一个亡国之君有个屁威严,此去山海关若高第真得忠心还好说,如果不是的话绑了他们向李自成输诚也是完全可能的,那时候他可不认为这八百骑兵会为护驾而战,皇上这个样子也算是晓之以情了。

    “陛下,臣有一计想奏明,只是须陛下赦臣无罪。”

    他小心翼翼地说。

    “借兵剿寇?”

    杨丰似笑非笑地说。

    “呃,陛下圣明,目前南方诸军离京最近的也无非刘泽清,距山海关更是远隔千里,闯逆之军距山海关却不过四百里,再加上消息传递时间,恐怕就算吴三桂等人忠心耿耿,也需要坚守山海关至少一个多月。更何况刘泽清部也很难击败贼军,以臣所料半年之内援军恐无希望,以吴高两军能否守山海关半年尚且难料,且吴部尚有十余万内迁之民,数十万人挤在山海关,别的不说光粮食也断然不够。

    以此看来山海关恐难保万全。

    而为今之计最好莫过于仿唐肃宗故事借兵剿寇,借清兵南下许以厚利,使其与闯贼为敌,无论成败都可拖延至勤王大军云集。”

    宋权说道。

    “若建奴盘踞不走呢?”

    杨丰说道。

    “陛下,此时顾不得这些了,况且若其盘踞不走,我勤王大军云集,无非再将其驱逐,只要不允许其走山海关入境,而是走遵化蓟州一路,我军严守山海关,就算建奴有异心,最多也不过是劫掠一番,算不得什么大事。”

    宋权说道。

    “若那建奴与闯逆同党呢?”

    杨丰说道。

    “陛下,若其与闯逆同党,就算不借兵他们也一样会南下,不过以臣推断他们不至如此,闯逆已据关中山西,再得到直隶则半个天下为其所有,那时候闯逆断不会止步于此,说不定下一个目标就是辽东,那建奴若助闯逆不但是与他人做嫁衣裳,而且为自己树起强敌,相反若我们掌握山海关,那闯逆就不可能北上,这样算起来我们存对建奴有利。”

    宋权说道。

    他就没好意思说现在都这样了干脆就破罐子破摔吧,反正伸脖子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索性豁出去赌一把。

    由此可见他还是很清醒的,他知道勤王大军没什么戏,如果江北各军有用,就不会让李自成从关中一直打到北京了,也就是说坚守山海关待援是坐以待毙,当然南下逃命同样是自杀,这时候估计天津一带也已经落入李自成之手了,也就是说左右都是死路一条了,想活命唯一的办法就是借清军剿寇,至于借清军剿完寇以后怎么办那……

    那就以后再说吧!

    他的这套理论和王永吉不谋而合,由此可见这是那些还有点节操的文臣心声了。

    而同样站在崇祯立场上,这也是目前唯一的选择,理论上也有一定可行性,虽然多尔衮的大军已经启程,准备好了和李自成合伙攻北京,但那是在李自城没有夺取北京的情况下,而李自成夺取了北京,也就意味着他成了新的中原之主,这样一来他就成了清军最大的威胁,而且他也不会允许清军入关,哪怕是打着帮他的旗号。

    这样残明反而变成了清的盟友。

    然而杨丰不是崇祯,他跟李自成没有不共戴天之仇,这天下可以给李自成可以给张献忠,但绝对不能给鞑子。

    “此事需从长计议。”

    他一脸深沉地说。

    “陛下圣明。”

    宋权松了一口气说道。

    他知道这就代表着皇上动心了,毕竟现在真没有别的选择了,不借兵剿寇指望援军完全是镜花水月,根本就不现实,而死守山海关是坐以待毙,只不过是早死一天晚死一天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