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三章 狂化的崇祯

第三章 狂化的崇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杨丰扛着路灯杆子,带着抱火枪做警惕状的老王,穿着他那身醒目的龙袍,大摇大摆地下了景山。

    此时北中门大开,向前一眼就能望见五百米外的北安门,这座皇城的北大门紧闭,但却看不到一个守军,两旁都是红色的宫墙,中间两道相对的侧门间不时有太监惊慌地走过,凭借强化了的听觉,杨丰可以清晰地听到两道宫墙后那些太监们惊恐地喊叫声,不过外面的喊杀声还相距比较远一些。

    杨丰拖着路灯杆子,低头默然地走着,红墙间五百米甬道是如此悠长,一个王朝末日的背景中仿佛只有身后那钢铁摩擦石板的声音。

    骤然间一声巨响。

    北安门被撞开了。

    一声战马的嘶鸣同时传来。

    一名身穿盔甲的大将,骑着一匹黑色骏马,一手提着缰绳一手拎着狼牙棒,在这古老的城门中跃马而立。

    杨丰大吼一声,拖着他的路灯杆子开始了奔跑。

    那将军一催战马,同时开始了冲锋,转眼间就带着那铁蹄践踏石板的响声到了跟前,紧接着那狼牙棒高高举起,就在和杨丰错身而过的瞬间,带着恐怖的风声砸落。

    杨丰诡异地一转身。

    狼牙棒从他头顶掠过,而就在这同时,他右手突然伸出,闪电般抓住了马尾,那战马悲鸣一声,拖着他向前滑出两米,紧接着就像被一头大象拖住般猛然向后倒下,马背上的将军一下子被抛起,就在同时杨丰左手的路灯杆子向上一抬,上百斤的钢铁正撞在他脑袋上,那将军落地的同时直接晕了过去。

    四周一片寂静。

    “这感觉……”

    杨丰就像个邪恶oss般活动一下肩膀,很有些陶醉地说:“很好!”

    “杀呀!”

    他对面的顺军士兵们终于清醒过来了,最前面一个立刻举起刀大吼着冲过来,紧接着后面数十名士兵也起了冲锋。

    杨丰手中路灯杆子骤然间甩了过去,这东西带着一种低沉的鸣叫径直撞上了最前面的士兵,上百斤重量和甩出的度赋予了它近乎炮弹的动能,最前面的士兵一下子被撞飞出去,那路灯杆子余势未衰,在石板的地面上继续撞击着向前,后面所有士兵都惊叫着忙不迭躲避。而就在这时候杨丰抓起了那将军的狼牙棒,就像一头猛兽般冲了过去,以一种看似笨拙,但却有着无比诡异成功率的招式,不断地将一个个顺军士兵砸得血肉横飞,仅仅几分钟时间,整个甬道内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对手了。

    “走!”

    杨丰随手扔掉已经折断了的狼牙棒,在一片鲜血中拿起那根路灯杆子说道。

    “陛,陛下,您请上马!”

    老王哆哆嗦嗦地说道。

    “这马能驮得动朕吗?”

    杨丰无语地说。

    老王一看忧郁了一下,这确实驮不动,他加上这棍子都得两百多斤了,就这小蒙古马还真有点不堪重负。

    “牵着吧!”

    杨丰说道。

    就在这时候,突然间一声女人的尖叫,紧接着北安门里跑进来一个少女,仅仅几秒钟后两名顺军骑兵就大笑着冲了进来,不过也就是在同时,他们三个全都愣住了,目瞪口呆地看着满地的死尸,那少女尖叫一声,很聪明地往墙上一趴,后面两名骑兵同时大吼一声,毫不犹豫地催马冲了过来。

    杨丰横举路灯杆子,同样大吼着撞了过去,就在撞击前那一瞬间,他突然将路灯杆子向上横推出去。

    两名倒霉的士兵直接被撞飞。

    与此同时杨丰双臂同时闪电般伸出,各抓住了一匹狂奔的战马缰绳,紧接着大吼一声,向中间同时一拉,两匹战马悲鸣着拖着他向前跑了几步,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屈服,杨丰翻身跳上了其中一匹,然后将他的路灯杆子担在另一匹马背上。

    老王见状也赶紧上马。

    杨丰催马向前,在经过那少女身旁时,看着她惊恐的目光伸出了手。

    那少女傻乎乎地看着他。

    此时一缕阳光在杨丰背后挤出云隙,他一身龙袍的形象看着是那么的威严,那少女茫然地伸出手,杨丰一探身单臂抱住她,稍一用力提到了自己马上,让她坐在自己身后,然后转头看着她那张只能说清秀的面孔,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不要怕,我带你出城!”

    紧接着他一催战马,两匹战马同时迈步,迎着明净的阳光直奔北安门,然后……

    “你还是先下去等等吧!”

    杨丰忧郁地说到。

    他对面直通鼓楼的近一公里长街上,一支数千人的大军正在涌入,为的一个中年将领正端坐在一匹战马上,在数百名精锐骑兵的护卫下,用阴冷的目光盯着他。

    “向右拐!”

    那少女突然低声说道。

    杨丰立刻
大地的愤怒txt下载
清醒过来,急忙催马出北安门向右拐,就在同时对面骑兵呐喊着冲了过来,他和老王一前一后沿着皇城根向东全狂奔,但很快就被一支迎面而来的顺军堵住。

    “左拐!”

    那少女喊道。

    杨丰急忙一拨马转进旁边的小巷里。

    两个怀抱着金银从旁边一户人家冲出的顺军士兵愕然地看着他们,紧接着就被狂奔的战马撞倒然后踩了过去,但也就是在这时候,小巷的另一端,数十名顺军士兵出现了,不等那少女说杨丰转头钻进右侧巷口,一直冲到正对安定门的大街上,但此时这条大街上同样有一队顺军正在向南而行。

    “抱紧了!”

    杨丰喊道。

    那少女急忙抱紧了他。

    杨丰骤然间抓起他的路灯杆子向前砸过去,他胯下那匹战马被这个动作压得差点坐地上,不过也就是在同时,那上百斤重的路灯杆子带着怪异的鸣叫声砸在正行进的顺军中,后者一片血肉横飞,在惊叫声中那些士兵慌忙躲避,紧接着杨丰狠狠薅了一把身旁那匹战马的尾巴,剧痛让这匹战马悲鸣一声直冲向前,刚一冲出一连串利箭甚至子弹就打在它身上,而就在它带着惯性跌倒在街道上的时候,杨丰凶猛地冲了出来。

    两旁顺军士兵慌乱地冲上前阻挡,但连同老王在内,杨丰三人瞬间就穿过并不太宽的街道,直接冲进了对面巷口,等他们涌上前的时候,两匹马又钻进了一条向南的小巷。

    “再往哪儿?”

    杨丰缅怀了一下他那根路灯杆子然后喊道。

    “直东,奔居贤坊!”

    老王在后面喊道。

    两匹马在狭窄的小巷中撒蹄狂奔,杨丰背后少女不断告诉他该怎么走,很快就冲到了一条大街上,这里没有顺军,却正看见一群仓惶而逃的明军,他们是识货的,知道杨丰身上是皇帝穿的龙袍而不是宗室,紧接着为一名军官就喊道:“快,是圣上!”

    “你们快,我操,你们的节操呢!”

    杨丰悲愤惊叫。

    “快,拿下他献给闯王!”

    那军官高喊道。

    两名士兵立刻上前,手中长矛直刺过来,就在同时杨丰背后一声枪响,一名士兵被王承恩开枪打到,而杨丰的手也抓住了另一支长矛,然后略一用力直接夺过来,倒持着狠狠抽在那士兵的脸上,胯下战马径直从他身上撞了过来。杨丰随后将长矛向上一掷,接住尾部然后就像鞭子般向前一顿乱抽,他力气现在大得惊人,那柔韧的白蜡杆抡开真就和皮鞭一样,挂着风声呜呜做响,抽得那些士兵一片惨叫。

    就在他们慌乱躲避时候,杨丰也直接冲进对面小巷。

    这里是居贤坊,向北是囤积粮食的太仓,附近都是普通的民居,顺军进城主要是沿着南北两条路,而且主要目标是皇宫和各处官衙之类,这边都算是大兴县了,再加上他背后那少女明显非常熟悉地形,在一条条胡同里钻来钻去除了些溃兵乱民倒没怎么碰上顺军。至于那些溃兵乱民这时候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了谁还管他呀,虽然身上龙袍挺醒目的,但这时候又不只是皇帝穿这东西,他就一身青色常服,只要不数他身上几个龙,谁知道皇帝还是亲王甚至郡王。

    这时候谁有空数他身上的龙玩儿!

    然而这并没什么卵用。

    因为他们终究还是要面对城门的,按照此时他们跑的方向去安定门已经不可能,最近的只能去东直门,再向南也可以去朝阳门,而无论走哪个门,顺军也都已经控制了,李自成是包围了北京所有城门后,在外城破门,然后刘宗敏从南进城,而北路军在德胜和安定二门入城,东边虽然不是主攻方向但也不是随便他进出的。

    “要不,你还是下来吧!”

    杨丰忧郁地说道。

    “奴,奴婢家里人都在瘟疫中死光了,无处可去,纵然一死也愿伺候陛下。”

    那少女低声说道。

    “这,这你跟着朕也是九死一生啊!”

    杨丰说道。

    “咱们可以从水关出城。”

    那少女说道。

    “对,陛下,走城门肯定出不去了,不如出东直门水关,虽然水关有铁栅门,但以陛下神力,说不定还能托起来。”

    老王在后面说道。

    这的确倒是一个选择。

    这时候顺军刚入城,对水关肯定不可能有什么防御,而且这时候是开春,水关那边基本没多少水了,虽然那里通常都是三道铁栅栏挡着,但对于那些生铁棍子杨丰还是有几分自信,此时他说力举千斤还不算夸张,只要这些铁栅栏没中华门千斤闸的吨位估计还是能弄开的,就是钻下水道丢人了点。

    但现在这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走,去水关!”

    杨丰毅然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