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二章 破罐子破摔

第二章 破罐子破摔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个人的确是王承恩。

    而被他吞噬了灵魂的,也的确是崇祯。

    一六四四年三月十九日,大顺军攻破北京城之后,他来到这个时空,然后吞噬了上吊自杀后崇祯的灵魂,并且借用了后者的肉身,在将这具肉身复活后,被原准备接着上吊的王承恩从绳子上救下来,然后他需要建一座过一百四十米高,过两百万块巨石垒砌,总重量过七百万吨的巨型金字塔。

    啊,他还有二十年的时间限制。

    “坑爹哪!”

    他悲愤地仰天长啸。

    当然,金字塔先以后再说,现在先研究研究怎么活着出这北京城吧。

    “杀出去!”

    杨丰恶狠狠地说。

    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以最快度杀出北京城,至于什么隐藏起来,然后找机会混出去之类就别扯了,他可是顶着崇祯这张皮的,所有顺军上下连那些投降的墙头草们,十几万人都盯着他呢,更何况那些投降的锦衣卫和官员哪个不认识他,留在北京不用三天就得被掏出来,然后是白绫是毒酒还是烧烤那就看李自成心情了。

    所以必须出城。

    “你知道我是谁吗?”

    杨丰面无表情地看着王承恩说道。

    “陛下,您应该说朕,您是当今圣上,咱大明皇帝,您是这天下之主四海至尊,奴婢伺候了您一辈子,奴婢当然知道这些了。”

    王承恩趴地上说道。

    “起来吧!”

    杨丰满意地说。

    老王这种人是最懂事的,他所有一切都是和崇祯绑在一起的,那么只要崇祯活着,其他东西都不需要在意。

    “陛下,您刚才说杀出去,您不去见太祖皇帝了?”

    王承恩问道。

    “朕已经见过了,太祖皇帝责朕不肖,轻弃天下,故命朕返回重整旗鼓,再与那逆贼血战到底,纵然血洒沙场,亦不负宗庙社稷,你愿意与朕一道杀出这北京城吗?”

    杨丰说道。

    “奴婢誓死追随陛下!”

    王承恩再次跪倒说道。

    “好,先看看咱们的武器。”

    杨丰说完看了看周围,忍不住又忧郁了一下,他的武器是一把剑,估计是崇祯的佩剑,再就是一把刀,应该是王承恩的,居然还有一件高科技产品,一支雕琢精美的古老燧枪,很显然这也是王承恩的,崇祯肯定不会亲自扛着火枪扣扳机,而这三样加起来就是他的全部武器,他需要依靠这些,另外还有一个肯定不可能有东方菇凉实力的王公公杀出北京城,而他的敌人是十几万大军。

    “坑爹哪!”

    杨丰在心中再一次出悲愤地呐喊。

    坑爹也罢,不坑爹也罢,反正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不想被永远困在这个时空,那就干脆豁出去拼死一搏,想到这里他拿起那把剑,恶狠狠地砍向那棵足有腰粗的老槐树,迎刃而断的奇迹并没有出现,就听见一声诡异的金属断裂声,那剑身在砍入树干近五公分深之后,被他的力量和树干阻力直接扭断,他手中只剩下了一个带断茬的剑柄。

    旁边王承恩倒吸一口冷气。

    “玛的!”

    杨丰无语地把剑扔在地上。

    “走!”

    他背着手向煤山下走去,不过没走几步就停住了。

    走?

    往哪儿走呢?

    “你有两个选择,第一向东奔天津转而南下,离你最近的是刘泽清所部,他在临清,然后继续南逃去南京以皇帝身份对抗入关清军,但这条路有危险,因为无法保证这时候顺军是否控制了南下道路。第二是向北奔山海关,这时候吴三桂正南下救援北京,你可以和他在中途遭遇,好处是沿途基本没有危险,但以后就只能被困在山海关了。”

    那女性声音说道。

    “你叫什么?”

    杨丰问道。

    “你想怎么称呼都行。”

    女性声音说道。

    “叫小倩吧!”

    “你是说我像鬼吗?”

    “难道不像?你真不能给我送一把加特林机枪来吗,你看连六十年代的美国电视剧都能,难道你还赶不上六十年代美国人的脑洞?”

    “很难,先我必须给你找到加特林机枪,第二我还必须耗费巨大的能量先建立起临时的虫洞,第三两个宇宙的时间并不同步,也就是说哪怕我花一天时间给你找到,估计那时候你也已经不再需要了,总之这种东西可遇而不可求,至少在目前可能性不大。”

    “我很想弄死你!”

    “先你得回来,所以你现在最好考虑眼前,那么眼前你准备做何选择?”

    “这还用选,当然是去找吴三桂了,你
丐世神医sodu
是觉得刘泽清靠谱还是吴三桂的关宁铁骑靠谱?”

    “那么吴三桂若降清呢?”

    “降清?”

    杨丰忧郁了一下说道:“到时候再说吧!”

    他可不想去跟南明那帮货混在一块儿,说不定没等清军杀到他就先被气死了,再说就他跟王承恩有没有能力活着走到临清还难说呢,这时候北京周围已经完全落入李自成之手,谁知道沿途多少围追堵截,虽然投吴三桂要冒后者降清的危险,但奔山海关的路上还没顺军,而且吴三桂是在唐山得知北京城破,这样半路上就能遭遇,而刘泽清却在临清,唐山和临清哪个更近这就不用说了。

    而且说实话,吴三桂怎么也比刘泽清靠谱,关宁铁骑至少打仗是没得说,至于刘泽清那都是些什么烂货啊!

    他投吴三桂的确要冒老吴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危险,但他投刘泽清,难道就没有被后者拿来当见面礼献给李自成或者是清军的危险了?就算没有这危险还有被老刘当汉献帝的危险呢,总之这时候投谁都不安全,江北四镇除了一个给李自成带了绿帽子别无选择的高杰,剩下哪一个都他玛是墙头草。

    但高杰此时在泽州。

    那个方向是他无论如何也投奔不过去的。

    至于以后……

    以后再说吧!

    老吴那也不是一开始就想降清的,他手下无论军民都是和清军仇恨颇深的,他那位置夹在李自成和清军中间,肯定得选择一个投靠,相比起李自成,很显然和他打了多年仗的清军,让他感觉更靠谱一些,但如果这时候崇祯逃到他的军中,那么老吴是否降清就两说了,如果崇祯坚决不降清的话,那么老吴再要降清就必须冒做反贼的风险。

    这年头的人对这一点还是很忌讳的。

    所以投吴三桂反而最合理。

    当然,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杨丰破罐子破摔了,反正他都已经是地狱模式了,也就是说这射塔希望渺茫,既然这样干脆去山海关,然后看看能否挡住清军,他能不能收拾旧河山先放一边,最重要的是不能放清军入关,这天下可以给李自成,可以给张献忠,可以给南明那帮混蛋,但是绝对不能落到鞑子手中。

    这是一个原则问题。

    “陛下,咱们是否先换身衣服?”

    王承恩小心翼翼地说。

    “不,朕就穿这身!”

    杨丰看了看身上的龙袍说道。

    王承恩没敢再多说。

    与此同时杨丰忽然看了看他身旁的小亭子,还没等王承恩反应过来,皇帝陛下突然抬脚,狠狠一脚踹在一根柱子上,然后就看那柱子毫不犹豫地歪倒整个亭子轰然塌落。

    “这东西比剑好!”

    皇帝陛下在王承恩瞠目结舌的目光中,抱起一根比大腿还粗近三米高的木柱子说道。

    王公公汗了一下。

    “你需要武器吗?”

    这时候小倩问道。

    正抱着柱子做挥舞状的杨丰骤然停下。

    “你能给我弄来加特林了?”

    他毫不犹豫地扔开柱子,然后满怀期待地问。

    “不能,但我可以给你这个!”

    小倩说道。

    就在同时天空中一道流星划落,落点处蓦然间一个诡异的光团出现,下一刻那光团一闪而逝,一根银白色的金属管状物凭空出现,当啷一声坠落在了地上。

    在王承恩傻了一样的目光中,杨丰上前双手抱起来。

    “这,这,这,这他玛是路灯杆子啊!”

    杨丰无语问苍天。

    “是的,我附近只有这个,但总比你的那根柱子好用。”

    小倩回答。

    的确,这东西上口七十正好勉强握过来,壁厚六毫米,四米一段的重量在这个时候绝对堪称重型武器,比李元霸是不行,但却也是现实版李存孝级别的,可问题是……

    杨丰忧郁了一下,最终还是接受了现实,就像猴哥般扛着他的路灯杆子走了。

    王承恩有些恍惚地跟在后面。

    两人没走几步,杨丰又停下了。

    “那个,去唐山,不对去丰润该怎么走?”

    杨丰问道。

    “陛下,咱们可以直着向北出北安门,然后再奔安定门,也可以向东出东直门,然后再奔通州的大路,过运河北上,不过以奴婢愚见,陛下最好出安定门,若走东直门固然是大路,但需经通州城和张家湾,贼兵此时定然已据此二城,向北出安定门是奔顺义的路,若去丰润的话需折一段路程,却可以避开贼兵。”

    王承恩清醒过来,赶紧说道。

    “头前带路!”

    杨丰扛着路灯杆子的右手向前一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