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历史粉碎机 > 第一七零章 卸磨杀驴

第一七零章 卸磨杀驴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杨丰的改变粗一看确实不错。

    比如解除种种限制。

    这是所有宗室梦寐以求,要知道过去他们连出城都是要受到严格管制的,对他们那是真得就当猪一样在养着,当年唐王因为形势危急,没等崇祯下旨就带着部属北上勤王,结果还是被以擅离封地的罪名下狱。要知道他可真得只是为了勤王,那时候清军都打到北京了,就他那千把人过去就是送死,真有别的想法但凡有点脑子都不会做这种蠢事,可见对他们看管之严,可以说除了日子过得舒服,其他都跟囚犯无异。

    而现在杨丰解除限制,他们可以经商,可以做官,尤其是可以进入军队,这简直就是做梦一样,而二十万亩封地也很多,要知道过去亲王的俸禄是一万石,二十万亩地的产出绝对不只一万石,甚至十万石都可以达到

    但是……

    他们需要一大家子分啊!

    想当年庆王朱钟镒生了九十四个儿女,按照之前制度,一个儿女给他带来一份收入,他每增加一个儿子,就会增加两千石到几百石不等的收入,每增加一个女儿同样也是如此,九十四个儿女加起来,那就已经不是一万石那么简单了,而他的儿子比他还能生,嗣庆王生了一百多。就这样子子孙孙继续加,加到最后以周王为例,开封城里足有五千多宗室,而这五千多绝大多数可都是有俸禄的,哪怕最低得一个奉国中尉那也是两百石,这个俸禄甚至比大学士还略微高一点点,这些子子孙孙都加起来,一个亲王家族每年可以得到的俸禄就是一个恐怖数字了。

    而现在就是二十万亩地。

    真要说二十万亩地咬咬牙日子也能过下去,可问题是谁来给他们种这二十万亩地?

    佃户?

    皇田都一成地租了,他们准备以什么样的地租来招佃户?

    超过一成恐怕不会有人干!

    那么一亩地顶了天给他们出半石粮食,也就是说二十万亩一年出十万石,这还得不算天灾影响,甚至全种仙种,全都风调雨顺亩产千斤,那么极限他们也就是收二十万石地租,这些出产要养活他们几百上千口子宗族,还想过以前那种好日子?

    开玩笑嘛!

    这是周王死了,周王不死也得哭死!

    “陛下……”

    福王泪光闪闪地看着他堂兄卖萌。

    “不要再多说了,这是太祖爷旨意,咱们做子孙的必须听,再说朕觉得这样也不错,看看各地那些葬身贼手的宗室,实在也太令人失望了,太祖扫平天下打得群雄授首开创大明万世江山,作为太祖子孙面对一群流寇居然就跟猪羊般任人宰割,这太祖爷的武勇血脉都哪儿去了?朕不说指望他们像太祖一样,可是连一个普通士兵都不如,这也未免太不堪了点,楚王全家几百口子被赶进长江,居然除了哀求不见一个反抗,这简直就是耻辱,一个个锦衣玉食把身子骨都泡软了泡成废物了!这一次朕仰太祖威灵扫平了贼寇,若下一次再有变乱就宗室如今这情况,怕是要被人给杀个干净了。

    所以宗室们必须得好好地磨砺一番才行。

    都是太祖血脉,朕相信宗室们的能力,以前朝廷对他们有各种限制,他们的才能无法得到发挥,但如今限制没有了,以他们的才华,相信不论在什么岗位都会脱颖而出的,你们回去告诉他们,朕等着他们为国立功的好消息。

    到时候朕会亲自给他们封爵授勋的!”

    杨丰慷慨激昂地说。

    呃,他就这样彻底把宗室这个包袱抛开了。

    反正是同意也罢,不同意也罢,他都说了这是太祖旨意,你们要是不同意的话,咱们就一起去找太祖当面对峙,可话又说回来,太祖要是发怒,直接一个天火把你砸屎那就别怨我没有提前警告了。如果不想就靠这二十万亩地养活你们各自一大家子,那就自己出来找事做,真有本事脱颖而出那我也为你们高兴,没有本事的话真要守着那些土地当个小地主那也随便。

    反正就这样了。

    事实上唐王等人也没敢跟他再纠缠什么。

    实际上他们压力都不大。

    这里面福王和桂王都没封多少代,福王才二代,桂王也是二代,唐王和鲁王虽然很多代,但这俩的亲族绝大多数都要么死在乱军中,要么因为滞留在贼境没反抗被皇上废了爵,所以他们要养活的族人并不多,淮益二王情况和他们也差不多,在这样的乱世中,作为最招仇恨的人,宗室死亡
纵天神帝全文阅读
比例也是相当高的。

    当然,也不光是这六王,其他那些逃到南方,而且没有被杨丰抓住把柄的次一级宗室,也以同样方式解决。

    但他们并不是单独封地。

    这些宗室根据其出身源头同样是二十万亩里面分。

    比如一个镇国将军的爷爷是亲王,而他父亲兄弟十个,那么就根据嫡庶不同标准分十份,他父亲是郡王,那么就根据郡王标准分得自己的一份,而他兄弟十个,那么他爹这份他们兄弟十个再继续分,哪怕他爹的兄弟们都被李自成杀光了,他们也只分属于他爹那一份,总之就是一个亲王封地二十万亩,朝廷是不会再多给一亩地的,但是绝嗣的分支土地还是朝廷的,这样的话就像庆王后裔如果有活着的也该哭了!

    只分几百亩也是有可能啊!

    但这就不关杨丰什么事了,他是不会再多给一亩地的。

    宗室问题就这样解决。

    在赐宴和亲人们喝顿酒叙叙离别之情后,皇上就把四王打发走各自回封地了,倒是唐王因为加了个太师,所以他可以先去北京,虽说太师这官也是虚的,但那也是群臣之首,他还是应该到北京去居住的,可怜唐王就这样被他卸磨杀驴了。其他那些王要是愿意随便住哪儿都行,自从经历变乱后皇上对亲情是格外重视的,绝对不会再像防贼一样防着这些亲人们了,当然,亲人们对皇上也是充满了敬爱之情,同样也是不可能有什么别的想法。

    话说他们可不想侥幸没死在李自成手里,正准备享福呢却被皇上召唤个火球砸屎了。

    “对了,这次还有倭人被抓?”

    送走自己的亲人们,杨丰才想起自己之前还漏了一件事,忙问刚刚把钱谦益和吴伟业挂城墙上回来的梁诚。

    “回陛下,钱逆等人乘坐的是一艘倭国商船,从宁波载货返回长崎,之前索尼就已经跟他们约定好了在嵊泗会和,由他们带回到长崎,在长崎雇荷兰人的船去徒门河口,现在徒门河沿岸都在建奴控制下,之前他们和朝鲜多次交战,后者虽然不堪一击,被建奴占据了不少地方,但建奴人口少担心咱们攻打,所以也不敢太过于深入。

    另外还有一件事,据说豪格在朝鲜搞剃发,逼着被他们占领的朝鲜各地百姓剃发易服然后八旗化。”

    梁诚说道。

    “还有这样的事情?他如今打到哪儿了?”

    杨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梁都指挥使感觉皇上似乎很是惊喜啊!

    “建奴目前主要在北线,他们已经打到了这里,这个叫咸州的地方,另外鸭绿江沿岸都已经被他们占领,不过因为咱们的东江水师在侧翼威胁,他们倒是没有敢从义州继续南下,朝鲜军都顶在安州一线,依靠清川江和建奴对峙,双方已经不打了,建奴不敢南下太远,朝鲜人没有能力从他们手中夺回城市,双方最近一直就这样僵持着。”

    梁都指挥使说道。

    “那就让他们继续吧!”

    杨丰满意地说。

    这种祸水东引的游戏不防多玩几年,反正李家也没来向他求救,而且根据情报,李家之所以没来向他求救,好像是不少大儒跑到汉城诉说他的残暴,甚至其中还有一个孔家的漏网之鱼,这些人在朝鲜很受尊重,他们都已经把他描绘成桀纣不换了,那么一直肩扛儒家大旗的李家当然不屑于向他称臣,既然这样那就让豪格继续杀下去吧,等收拾完张献忠等人,回头连豪格带朝鲜一了。

    至于豪格和倭国人有点小勾搭这很正常,他想重新发展起来就离不开对外贸易,尤其是在失去了钢铁来源之后,他的钢铁也需要从外部购买,而高丽和他是死对头,这周围也就还剩下倭国人和荷兰人能给他提供。倭国目前唯一开放的港口只有长崎,索尼乘坐倭国商船到那里很正常,但要说倭国官方和他们有什么交往这个就不太可能了,这时候倭国人早就被明军揍老实了,正一门心思闭关锁国的德川家也不可能有胆量再挑衅大明。

    最多也就是在出岛有一些商业上的往来。

    不过……

    “倭国船主抓住了吗?”

    杨丰忽然问道。

    “抓到了,此人并没受伤,和十名受伤被俘的船员都关着。”

    梁诚说道。

    “去,告诉他,等会儿朕要派人审问他,他如果想活命,那么就得供述一些朕需要他供述的东西!”

    杨丰阴险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