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穿越小说> 诛明 > 第五十二章 了如指掌 原来如此

第五十二章 了如指掌 原来如此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几位在秦家门前客气,来来往往的行人多有停步观看的,都被闲汉们赶走。

    向伯的回答不贪功不施恩,显得很是大方坦荡,那边秦秀才的表情中带了些赞许,他扫视了朱达和周青云一眼,笑着说道:“本以为这不省心的丫头遭难了,今日真是惊喜莫名,秦某有些失态,倒是慢待了各位,请去寒舍一坐。”

    “寒舍是什么?怎么这秀才说话我好多听不懂的。”周青云在朱达耳边嘀咕,读书人说话用词讲究,时不时蹦出个典故成语,朱达还好,周青云就麻烦些。

    朱达还没回答,就看到秦秀才吩咐说道:“石六,你去福安老店那边叫一桌上好的酒席送过来,小王,你去里面把门开了,喊着程姐过来泡茶待客,等下你们收拾好客房。”

    被他点到名字的人都是围着的那几位闲汉,听到后都是点头答应,快步跑去忙碌,那为首的精悍汉子脸上有些为难,凑上前说道:“秦先生,老爷那边有吩咐的,现在事情都没了结,这几个又是生人,还是小心些的好,不如先安排去客栈那边好好招待着,等......”

    秦秀才脸色顿时沉下,肃声说道:“这位仁兄年过五十,这两位少年十二三岁年纪,他们辛苦把秦琴送回来,是我秦家的恩人,若是连我秦家家门都进不得,那岂不是笑话,出什么事我来担待着,你不要管了。”

    被他这么一训斥,那看着不简单的精悍汉子不敢言语了,只是躬身示意,这时候院门被那小王从里面打开,秦琴欢呼着跑了进去,秦秀才看着女儿背影,溺爱的摇摇头,又笑着对向伯三人说道:“真是怠慢诸位,请!”

    穷人家的秀才是穷措大,没什么底气又得了身份总要端起来,富贵人家的秀才只能看到身上的富贵气,那不是他读书得的,而是家里有的,这两种总归是能判断出来的,可秦秀才举手投足间却带着威势,没有穷酸气和富贵气,细究的话,这威势里面带着些肃杀。

    这种感觉,朱达能勉强描述,向伯能感觉到却说不明白,大家都是感觉不太对劲,事先以为是家境平常的秀才,后来看到秦琴古怪精灵的表现后又觉得这秀才或许洒脱不羁,带着几分名士性格,可今日见到又是不然,这种威势倒是和官威类似,可这等威严那些年接触极少,这些年更是没接触过,朱达也说不太准,可言谈举止中那不容置疑的自信,周围人等发自心底的恭敬服从,都证明这种不太对劲并不是错觉。

    当然,围着的那几位江湖汉子和闲人怎么也和斯文扯不上,那秦秀才从盐栈出来,对这些人理所当然的颐指气使,这怎么也不是书生所为,这些不对劲就不必说了。

    折腾一通进了秦家后,已经是晚霞映天,进了秦家宅院,朱达观察的很仔细,这是个两进的宅院,规制齐整,借着不亮的天光能看出来,没什么破损之处,门窗墙壁台阶步道都被维护的不错,花池子里有几株腊梅,其余花草也有,可看不到什么枯枝败叶,院子里还有一口大缸,路过的时候朱达探头看了看,里面水装了七成满,这是为了万一有火灾救火用的水源。

    如果秦琴没说漏什么的话,秦家应该只有父女二人,一个成年人一个孩童想要把这两进的院子打理的如此干净整齐,几乎不太可能,想要这般,恐怕要有几个专门料理伺候的仆役才能做到,这可不是个家境平常的读书人能做到的了。

    进了屋子之后,尽管秦秀才笑着说“这几日为女儿操心,屋子有些乱,见笑......”,可实际上,屋子里没有丝毫凌乱处,几盏灯都已经点燃,将不小的堂屋照的很明亮,家具陈设都不怎么新,看着却没有任何廉价穷酸的感觉。

    从外到里,这秦家父女穿着带补丁的半旧衣服,但除了这一点之外,其他各处只显出一件事来,那就是颇有底蕴,这可是几代传下来才会体现出来。

    秦秀才不是寻常读书人,秦家不是寻常百姓,只怕也不是本份人家,朱达得出了这个结论,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对方为了感谢请大家进来,热情待客,自然不必担心危险。

    实际上朱达现在觉得新鲜有趣,另有无比的好奇,这一刻他突然觉得重来的这次人生不仅仅要自强,不仅仅要活下去,也要感受着人生中的趣味和精彩,比如说眼前这位和预判不同的秦
异世虫灾帖吧
秀才。

    从进了郑家集然后来到秦家宅院,朱达终于确实的感觉到自己在明代了,这里的房屋规制,穿着打扮,谈吐举止,都是“古色古香”,而白堡村太贫苦太单薄,让他始终形不成明确的认识,现在有了。

    才刚落座,那位“程姐”就是来到,是位三十多岁的中年妇人,穿着打扮整齐利落,进退谨慎规矩,没多久就奉茶上来,才沏好了茶,方才一位门外的闲人就送过来了点心,这点心却是送给朱达和周青云还有秦琴吃的。

    点心是桃酥和油果,无非是油盐糖的混合,这等简单点心,周青云却好像无上美味,朱达也觉得极为好吃,现在肚子里实在缺东西,勉强解决了营养,可甜食实在稀罕,能吃的次数太少了。

    秦琴对回家无比兴奋,本来赶路疲惫,在筐里睡了一次,此时精力却是十足,屋内院外的跑进跑出,还要拽着朱达和周青云一起疯玩,但向伯制止了,秦秀才也不去管,只是笑嘻嘻的看着。

    “秦某前些年贫苦,身边人熬不下去改嫁,家母身体不好,都是秦某一人带着她到大,我一个读书人,杂事又多,不懂的带孩子,娇惯成这个样子,也惹下了这场祸事,要不是向兄你古道热肠,还不知道会有何等凄惨境地,秦某再次谢过了。”说完这话,秦秀才再次起身作揖。

    数次施礼让向伯有些不耐烦,可还是摆手说道:“人送回来了就好,天色已经黑了,老汉和两个侄子还要去寻个住处,还是先告辞的好。”

    “这么做岂不是让人笑话秦某,向兄且安坐......”说到这里,秦秀才拍了下额头,又是说道:“从见面到现在忙碌慌张,却忘了请问向兄姓名,在下秦川,字默生。”

    秦川这名字倒是耳熟,朱达咳嗽了声,互通姓名已经是很郑重的礼节,向伯压下性子抱拳回答说道:“老汉姓向,名岳,岳是岳爷爷那个岳。”

    从进屋到现在,朱达多少能感觉到秦川并不是一味感恩,这个秀才似乎在控制节奏,先让大家放松,然后在适当的时候再做什么,应该是抛出问题,朱达倒不是如何敏锐才发现,而是那些年入职后经过培训,交流的经验技巧多少掌握,眼前这情景正是符合。

    不过听到“向岳”这个名字后,秦秀才却愣了下,从见面到现在的镇定从容都不见了,似乎这个回答让他乱了分寸,但这失态的时间很短,接下来的表现就不像先前那么彬彬有礼,很直接的打量向伯,带着玩味的笑意越来越浓。

    刚才还礼貌客气,现在这样的态度则有些无礼了,向伯虽然不在乎,可眉头也皱起来。

    “向岳,五十三岁,白堡村人士,无妻无子,你在弘治年间从军,正德十三年回乡,然后操持盐业至今,是不是?”秦秀才突然说出这么一段来。

    听到这几句,向伯动作一停,猛地站起,满脸惊愕的看着秦秀才,这个动作太突然,周青云手里小半块桃酥险些掉落,朱达倒是没什么所谓,秦秀才突然说出向伯的履历必然有些大家没料到的原因,但看对方的态度肯定没什么危险。

    不过“弘治年从军,正德十三年回乡”这个经历细节,朱达和周青云都不知道,向伯也从来不提,这秦秀才从何得知?

    看到向伯的反应,秦秀才脸上笑意更浓,悠然说道:“五日前你在夏米河边杀了一名贼兵,从他嘴里问出贼窝所在,是不是?”

    这可是只有私盐组织内部才能知道的机密事,却没想到被一个萍水相逢的秀才说破了。

    “这等事你如何知道?”向伯惊问,他现在完全被震住了,坐在一边的周青云手忙脚乱的吞下点心,却想要去摸兵器,可此时弓箭放在外面,刚要起身就被朱达按住,摇头示意不用慌,眼前这场面找不出什么要谎的理由。

    秦秀才笑出声来,摆手说道:“是那个贼兵绑的我家女儿吧,你们杀了贼兵,救下的她,是不是?”

    这个问题比刚才给私盐组织报信都要隐秘,甚至只有朱达师徒三人和那女孩秦琴才知道,但自从进来后,他们父女的交流都在三人眼前,根本没有说这个,秦秀才怎么知道的?不光向伯惊骇,周青云都目瞪口呆。

    朱达苦笑,用手拍拍额头,他总算明白秦秀才为何从隔壁升平盐栈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