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七十三章请求帮忙

第四百七十三章请求帮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说完这句话突然停顿下来,两眼静静盯着童副组织员控制语慢慢说:“不过,你也知道这世上从没有白吃的午餐。”

    童副组织员立马反应过来,眼前的黄书记这是已经动了要帮自己的心思,只是他需要探一下自己的底细到底有什么地方能为他所用,说白了,双方交易正处于谈合作条件阶段,那就说明游戏王了,他连忙打起精神应付:

    “黄书记,我童某人在省委组织部工作这些年也算是经过了一番磨炼,您要是认为有什么事情用得着我的尽管开口。”

    黄一天对童副组织员的快反应非常满意,看来不是一个傻瓜,他问童副组织员:“听说你以前跟金荣副处长关系不错?”

    “是的。”童副组织员老实回答。

    “这次你出事,有没有找他帮忙?”

    “唉!怎么会没找呢?他说自己就是一个副处长,也是爱莫能助。”提及这一话题,童副组织员脸上又露出几分黯然。

    黄一天继续追问:“我听说咱们工作组的周局长就是金荣的姐夫,他的父亲又在省里位高权重,按理说他帮你一把应该没什么难度吧?不管是周局长还是他的父亲从他们目前的位置和威望,要想帮助你弄一个位置,很是容易,毕竟你是从组织部出去的!”

    童副组织员脸上露出一丝苦笑:“黄书记,这道理您还不明白吗?人家这是瞧我落难了,不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哪能主动帮忙?”

    “是吗?照这么说金荣也不是什么好鸟。”黄一天脸上露出一丝嫌恶。

    童副组织员听了这话心里当即反应过来,“怎么黄书记提及金荣的时候好像腹诽挺深?难道金荣最近在工作组跟他结下了仇怨?不会吧,这个金荣还是很狡猾的,就是看不好一个人呢,也不会主动去招惹,那么两人是什么时候结仇?”

    童副组织员本想问清楚却又担心黄一天不高兴,索性闭嘴不出声。

    黄一天见状话里有话道:“童副组织员,那位金副处长也是狗眼看人低,这阵子他在工作组里可没少给我脸色看。”

    “金副处长给您脸色看?”童副组织员不由脸上一怔脱口而出,“他怎么能这样呢?我看他是不了解您跟胡总是朋友吧?”

    黄一天见童副组织员脸上露出诧异神情,依旧是不疾不徐声音说:“其实我心里一直在想着什么时候给他点颜色看看,今晚正好你来了,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说不定能替我出了心里这口恶气,就是看你能否帮助我了。”

    童副组织员一脸茫然看向黄一天,他只觉的眼前的年轻乡党委书记脑子转的实在是太快了,他已经拼了命打起精神跟他说话却还是跟不上他的节奏。

    他问黄一天:“黄书记的意思,想要找机会报复金荣?”

    黄一天摇头。

    “那您究竟想了什么办法对付他,才能让您心里出一口恶气?”

    黄一天冷冷从嘴里吐出八个字:“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童副组织员只觉浑身一凉,他不可置信眼神盯在黄一天脸上,看着他那双明朗清澈的眼神里透出一股凶狠才慢慢说服自己相信,黄书记刚才的话的确不是开玩笑。似乎就在刚才那一瞬间,童副组织员突然感觉到自己半点不了解眼前年轻人的心机,他表面上看起来不过是一个阳光帅气又年轻有为的青年领导干部,可是他嘴里说出的话却像是千年冰窖封过一般,透着一股令人刺骨的寒意。

    他不知道金荣副处长到底什么时候不小心得罪了黄一天,但是他从黄一天那坚定的眼神中似乎已经看到了不久的将来金副处长将会落一个凄惨的下场,说不定比自己如今的下场还要凄惨。童副组织员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小心翼翼冲黄一天打听:

    “黄书记,不知道我能帮上什么忙?”

    黄一天终于等到童副组织员亲口说出这句话,冲他笑笑招招手示意他把耳朵递过来,童副组织员连忙把整个脑袋伸过去。

    “......”

    几分钟后,当童副组织员耳朵慢慢移开,脸上的表情何止震惊?他做梦也没想到眼前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居然有如此令人匪夷所思的心机,他后悔自己与其认识了一年多才真正看清楚他的睿智高明和不凡谋略。

    他居然早就知道金荣跟自己老婆曾经同班同学?他居然知道自己和金荣以前一道为了谋利干下的那些勾当?他居然知道自己原本对金荣防了一手,至今还留有对金荣不利的证据?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他不知道的?他简直就是诸葛在世!

    童副组织员这一回是真的对眼前的年轻人心服口服!奶奶的,人家虽然不是组织部的人,但是很多事情却是了解的一清二楚啊。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不知道两个人谈了什么,临走的时候童
重生反派女boss帖吧
副组织员不无感概道:“黄书记,我今儿总算明白了什么叫长江后浪推前浪,您呀,真是太深不可测了,幸亏我今儿在省改委碰见了洪娇娇,若不是她及时提醒恐怕我必将一错再错。”

    黄一天听童副组织员提及“洪娇娇”的名字,倒是不自觉留了个心眼,问他:“洪娇娇什么时候进了省改委?走的什么路子?”

    说到洪娇娇到底走什么路子进了省改委,童副组织员不禁有些难以启齿,他踌躇了一会对黄一天实话实说道:

    “听说还是用的老路子。”

    黄一天顿时恍然大悟,洪娇娇的老路子不就是“日后提拔”么?以前她在童副组织员身上也曾经用过相同的招数,看来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啊。黄一天又问:“知道洪娇娇是靠着哪位领导的关系上来么?”

    童副组织员嘴里说出来的名字倒是让黄一天吓一跳,他不得不在心里佩服现在官场一些年轻女干部为了升官真是无底线无节操到了极点。工作组的周局长年纪够当洪娇娇父亲了,她居然为了调到省里工作毫不犹豫主动勾-引-成为别人的玩物?

    再想想周局长,整天端着官架子对领导如春风拂面对下属却又像三九寒冰,这种表面上道貌岸然满嘴仁义道德的领导背地里居然干出这种龌龊事?

    果然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

    第二天傍晚,金荣下班一进门瞧见老朋友童副组织员正拎着礼物坐在自家客厅里,金荣以为童副组织员还是为了找工作单位接收的事情上门求自己帮忙,脸色便有些冷淡,奶奶的,这年代找个工作不容易,好工作更是不容易。

    你老童做人做事不靠谱,让钟副部长很是难看,他当然要让你滚蛋,现在钟副部长的真实想法是什么,我也不是钟副部长的人,不会轻易得罪领导,所以我怎么帮助你,到时候钟副部长知道是我帮助你,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金副处长您回来了?”童副组织员一眼看到金荣进门,连忙从沙上站起来冲他主动招呼。

    “嗯,老童来了,坐吧坐吧。”

    金副处长漫不经心招呼着,心里却是一阵厌烦,他觉的童副组织员简直成了烦人的苍蝇,上回找自己帮忙的时候话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自己无法帮助,居然还不死心纠缠。金副处长没什么心情跟这位官场倒霉蛋多说什么,一屁股坐在沙上冲童副组织员劝道:

    “老童啊,你怎么又跑到我家来了,上回我不是已经跟你说清楚了吗?你的事情我真是帮不上忙,毕竟不是一把手啊。”

    “金副处长,我这次不是为了工作的事情求你帮忙的。”童副组织员赶紧说。

    “那你还有什么事?”金副处长诧异。

    “来,您先看看这个。”

    童副组织员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一个装帧精美的木制盒子,从外包装看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一眼看到盒子上的商标金副处长不觉眼前一亮。“这不是通灵珠宝店的商标吗?这家伙不会是给我送了什么贵重珠宝吧?”金副处长心里正琢磨,童副组织员已经把盒子打开。

    一串散着绿莹莹光芒的精美祖母绿项链造型优雅摆放在盒子里,金副处长一眼看到盒子里摊开的*,上面写着五万八千多的价格。

    “童副组织员居然一出手如此大方?要知道他一个月工资也就是几千块而已,难道他为了工作的事情真是把家底都准备掏出来铺路?”金副处长不由在心里思忖。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听见童副组织员低声说:“金副处长,你我也算老朋友一场,今儿我来求你不为工作的事情,只有一个很小很小的事情想请你帮把手。”

    “不为工作的事情?”金副处长听了这话心里先是一松,奶奶的,不是工作上的事情就好说,赶忙问道,“那为了什么事?”

    “就为了出了心里憋的这口恶气,否则,我现在是寝食难安啊!”童副组织员当着金副处长的面咬牙切齿。

    “什么恶气?”金副处长一时没转过弯来,他现在注意力大半都被眼前盒子里的珠宝所吸引,这可是货真价实啊。

    “你忘了我这次是怎么被赶出省委组织部吗?现在工作组的工作都是你在负责协调,我希望金副处长能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上,想办法帮我把黄一天赶出工作组!”

    童副组织员说这番话的时候整个人腰杆笔直正对金副处长,看向金副处长的两只眼睛里满是仇恨怒火,那一副破釜沉舟的气势顿时让金副处长感同身受。

    金副处长看了看眼前的珠宝,又看了看一脸愤怒的老朋友,心里开始盘算,“听说黄一天是孙家大小姐救命恩人,所以最近工作组成员才会纷纷对他另眼相看,不过,童副组织员这份厚礼的确是很贵重,这可怎么办好呢?”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