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七十二章给条活路吧

第四百七十二章给条活路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童副组织员从黄一天的眼神里看出明显戒备,连忙冲他深深一鞠躬先道歉:

    “黄书记,真是对不起!我童某人之前有眼无珠得罪了黄书记,还请黄书记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多海涵,不和本人计较,给个机会,给你道歉。”

    看着眼前正低头向自己鞠躬道歉的童副组织员,黄一天倒是一愣,他印象中的童副组织员一向仗着自己是省委组织部的领导时时摆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架势,压根不把自己这样的小官僚放在眼里。尤其是此次来到省委组织部工作组,他自始至终戴着有色眼镜看自己,一有机会立马对自己百般*打击,今晚居然主动找上门道歉?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黄一天的个性一向是吃软不吃硬,若是童副组织员依旧摆出一副硬邦邦的态度对他,他压根不会多看这杂碎一眼,但是看到童副组织员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当着自己的面如此自降身份又是鞠躬又是道歉,倒是让他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黄一天说话声音不自觉透着一股温和:“童副组织员,道歉也就不必了,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每个人在位置不一样,考虑问题的角度也就不一样,所以你当时的所作所为我能理解,所以你也别多想。”

    童副组织员多精明的一个人,他察觉到黄一天对自己态度略有松动连忙顺着杆子往上爬:“黄书记,我能进去跟您说会话吗?”

    黄一天堵在门口的身体让开一条缝,童副组织员又是一副千恩万谢的模样拎着一个纸袋子进了黄一天的房间。

    宾馆的房间面积大约三十多平方,一进门穿过洗漱间门口往里走就是一个大约二十多平方的卧室兼书房,两张会客用的高背沙摆在窗口,另一侧则摆放了一张硕大的办公桌。

    童副组织员进门后识趣先换上门口的拖鞋,这才拎着东西坐到沙上,把东西放在一边后又连忙冲着黄一天热情招呼:

    “黄书记,您快请坐!”

    瞧瞧!转眼之间童副组织员不仅对黄一天的说话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遣词用句中“你”也换成了“您”,那态度分明把黄一天当成领导伺候着。面对童副组织员对自己态度翻天逆转,黄一天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他看着面前童副组织员那副笑容可掬的表情,明显感觉这家伙脸上戴了一层厚厚的假面具。

    对于一个曾经的敌人,一个即将被赶出省委组织部的手下败将,黄一天倒并不担心他能咸鱼翻身亦或玩出什么花样来,但是他对童副组织员的演戏本事却是颇为欣赏。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尤其在官场行走,会演戏更是最基本的生存之道。

    黄一天饶有兴趣看着童副组织员脸上肌肉始终保持略显僵硬笑容,开门见山冲他问道:“童副组织员,今晚屈驾到这边来,找我有事?”

    “是啊,到这边来就是请黄书记接受我最诚恳的道歉,对我在普水搞改革试点时候的粗鲁向你道歉,为这次没有调查就给领导汇报,导致你受到委屈!”

    童副组织员再次从沙上站起来冲着黄一天鞠躬,那副郑重其事的表情让人感觉到他似乎迫切想要对方感受到此次道歉的诚意。

    黄一天连忙伸手拦住他:“你这是干什么?你既然有心向我道歉我原谅你也就行了,冤家宜解不宜结,说到底你我之间也没什么不可抹灭的深仇大恨,我就是好奇想问一句,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怎么突然想起跟我道歉来了?”

    童副组织员见黄一天一副研究眼神盯着自己,赶忙把掏心窝的话说出来。

    “黄书记,其实我今晚是特意来求你帮忙的。”

    黄一天很是诧异:“童副组织员真会开玩笑,我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就是你说的乡巴佬,在我的乡里说话还可以,能帮一些忙,但是到了省城,也就是普通的过客,说句不好听的话,说话等于是放屁,能帮上你什么忙?”

    “黄书记,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以前是我姓童的有眼无珠一次次跟你过不去,之前在普水县搞干部公开选拔试点,真是瞧不起你,我很多不懂,你那么年轻肯定更加的不懂,所以就有了意气之争,之后就是着了洪娇娇的道。

    这一次是我自己又是鬼迷心窍狗眼看人低,想趁机报复,但是我现在是真心后悔了。我知道黄书记虽然年纪比我小却是个通情达理的人,现在只有您能帮我了,我求求您看在我能及时幡然醒悟的份上,给我一条活路吧,我能到组织部上班,全是自己的努力,现在如果被赶出组织部,我有老婆孩子,生存更加的不容易啊。”

    童副组织员嘴里说着话两条腿一软就要下跪,黄一天本能想要伸手阻拦却硬是没拦住,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两条腿膝盖
泡泡大帝笔趣阁
着地一下子跪倒在自己面前。黄一天急了,冲童副组织员呵斥道:“你这是干什么?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你大晚上跑到我房间来跪下算怎么回事?”

    童副组织员抬起脸看向站在面前的黄一天,眼里居然有泪?他冲着黄一天哀求道:“黄书记今天要是不能真心原谅我之前的错误,我就不起来。”

    黄一天真是哭笑不得,他觉的童副组织员今晚这演技也是绝了,一进门就是一场苦情戏,说着说着不仅跪地求情还真把眼泪也流出来了?人家辛辛苦苦把戏演到这份上,要是再不松口说几句中听的好像也说不过去,黄一天伸手把童副组织员从地上拉起来,嘴里说道:

    “行了行了,你的道歉我接受了,有什么话先站起来慢慢说。”

    童副组织员听了这话才从地上站起来,重又坐到一旁沙上,冲着黄一天满腹哀怨道:“黄书记,我也是实在走投无路了才会来求您帮忙,您知道吗?最近一段时间,自从钟副部长勒令我三个月之内必须离开省委组织部,我四处求人帮忙才知道什么叫人情薄凉,不瞒您说,直到现在我还没找到哪家单位肯接收我。”

    童副组织员见黄一天并不搭腔只是静静看着他,只能脸上带着苦笑冲黄一天继续“掏心掏肺”:“直到最近我才想明白了,这世上的人个个都是势利之徒,以前我在省委组织部工作,对他们来说有利用价值,他们就一口一个兄弟跟我关系匪浅。

    现在那帮以前经常吃吃喝喝的兄弟见我落了难立马变了一副脸,说什么人事调动不是简单的事情,要单位党委研究什么的,狗屁,说白了就是不想帮忙,难怪古话说,患难见真情,我这回算是真正理解这句话的涵义了。”

    童副组织员接着说:“黄书记,您不知道我最近这段日子是怎么熬过来的吗?每天晚上回家看到老婆失望的眼神看着我,想问又不敢问,毕竟大家都要指望工作来生活,我真是肠子都悔青了,你说我在省委组织部好好一个副处长干着,怎么就头脑热为了一个洪娇娇跟您过不去?”

    “我现在也想明白了,这世上能有几个重情重义的汉子?您是明白人,以前在县里一块工作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您是有情有义的真汉子,所以您才能有贵人相助处处一帆风顺,不像我,这些年为人处世的确有欠妥之处。”

    “黄书记,我现在实在是无路可走了,您要是不帮我真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能找的朋友都找了,可就是没人肯搭把手帮我,要是三个月的期限到了还找不到下家,我就要被配到底下。可我家里孩子还小,万一我到底下上班家庭的重担一下子全都落到老婆一个人头上,我老婆又要上班到时候最受苦的就是孩子。”

    “黄书记,我求求你帮帮我吧,我不想去底下,我想继续留在省委组织部,哪怕职位低一点也无所谓,只要能照顾到家里就行。”

    ......

    童副组织员当着黄一天的面一把鼻涕一把泪诉说着最近一段时间自己遭遇的种种心酸,说到家庭,孩子,还有远处的父母,眼泪又情不自禁留下来。

    真情往往最感人。

    黄一天觉的自己内心深处好像有某个地方正在慢慢融化,不管童副组织员刚才那番话是演戏编故事还是自肺腑,他不得不承认,他刚才的精彩表演的确打动了他,对啊,一个男人想要生活质量改变那还是没有错的,都有老婆孩子以及父母。

    他们对男人来说,那是奋斗的动力。

    “童副组织员,我对你的遭遇也很同情,不过,你也知道我职位不高,科级干部在省里就是办事员,所以这边的时期我是恐怕帮不了你的忙。”黄一天轻声说。

    童副组织员突然抬起哭红的双眼,满眼乞怜看向他:“黄书记,您跟胡总是朋友,胡总在省里那可是一言九鼎,只要胡总能出面说句话我的问题就全都解决了,求求您帮帮我吧,只要您能帮我这一回,从此以后我童某人鞍前马后感恩您一辈子!”

    黄一天见童副组织员提到胡总心里顿时明白过来,“看来他也是打探好了消息才会有备而来,不过他说的没错,胡总要是帮这个倒霉的人说一句话,别说钟副部长,就算省委组织部的一把手部长也会掂量一下。”

    看着眼前装出一副可怜巴巴表情的童副组织员,黄一天心里突然想起仇人的名字“金荣”,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个金荣跟童副组织员之前关系还很铁,两人也曾都是省委组织部年纪相仿的副处长。黄一天脑子里灵光一闪的功夫,看向童副组织员的眼神多了几分意味深长,他伸手端起一杯水递给他,语重心长道:

    “童副组织员,先我要谢谢你对我的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