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七十一章此人怎么在此出现

第四百七十一章此人怎么在此出现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听到“老相好”洪娇娇居然还称呼自己“童副处长”,童副组织员心里顿时有种说不出的悲凉,院子里面的路上显然不适合聊天,他在洪娇娇的引领下,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进了改委楼上一间闲置的会议室。

    进入空荡荡的会议室后,洪娇娇张罗着要给童副组织员倒茶,他连忙摆摆手拒绝:“不必了,我一会就走。”

    两人坐下来聊了一会以往的旧事后,洪娇娇很有感触的对童副组织员说:“我现在倒是要谢谢黄一天抢走了我的台办主任位置,否则,我就是普水的一个小台办主任,混得不好,说不定和那个倒霉的赵小泉一眼,呆不下去,被人欺侮,更不会有机会来省城工作。”

    童副组织员听了这话脸上尴尬笑笑,冲洪娇娇随口道:“你真的很有福气,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今天到了省展改革委展的机会那是太多了,你一个女干部展机会更加的多,对了,你还不知道吧?黄一天最近也在省城,正被省委组织部借用呢。”

    “什么?黄一天也在省城,他被省委组织部借用?这怎么可能?”洪娇娇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神情,“我是听说他在县里和朱爱江县长斗的很是厉害,不知道什么原因,朱爱江竟然被弄了一个处分,看来此人关系很是过硬。我听说他很是张狂的在乡下当什么党委书记吗?什么时候跑到省城来了?”

    童副组织员连忙把黄一天被借用到省委组织部的来龙去脉跟洪娇娇说了一遍,末了,忍不住当着洪娇娇的面叹息道:

    “依我看,这小子以后必定是前途无量啊,年纪轻轻就被省委组织部领导相中借用到工作组,这在咱们省内组工系统也是闻所未闻。”

    洪娇娇听了这话,眼里不由露出一道凶狠光芒,她显然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死敌黄一天居然有了被省委组织部领导赏识的机会?这让她顿时心里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难受。她忍不住冲童副组织员把心里的大实话秃噜出来:

    “童副处长,我实在是搞不懂那个黄一天究竟是走了什么狗屎运?明明是一个出身农村的普通大学生,毕业后进了机关一年多也没什么惊人的动静,这两年却突然像是老天爷特别眷顾一次次升官财,让很多人无法理解。”

    “或许他祖上积德吧?”童副组织员苦笑着应了一句。

    “什么祖上积德?我在机关里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他这样一个没有背景关系也能步步高升的主,难不成他的女朋友冯佳媛家庭背景不错?对!一定是!我看她整天开着一辆白色本田轿车上班,就算她家里没什么政治背影有钱是肯定的。”

    洪娇娇蹙眉思考的同时,嘴里噼里啪啦分析死敌黄一天这两年在官场一帆风顺的原因,当她嘴里说出“冯佳媛”的名字,童副组织员脸上却明显愣了一下。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冲洪娇娇追问:“你刚才说什么?黄一天的女朋友名字叫冯佳媛?”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洪娇娇见童副组织员对这个名字感兴趣,以为他知道什么相关内幕消息,连忙瞪圆眼睛看向他。

    “你说的那个冯佳媛,年纪有多大?开的车子挂什么牌照?还有,她家在哪?家里还有什么人?”童副组织员突然冲洪娇娇提出一连串问题。

    洪娇娇皱眉想了好大一会才一一回答:“那女孩也就二十出头吧,长相还可以,好像家住在普安市区,至于她家里究竟还有什么人,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她开的车子实在是太过招摇,那车牌是省城的车牌号。号码还特别好。”

    “你说冯佳媛的车子挂着省城的车牌号?”童副组织员像是现新大6口气冲洪娇娇问道,“具体车牌号多少还记得吗?”

    洪娇娇立马回答:“前面记不清了,反正尾号是四个八。”

    “四个八?”

    童副组织员顿时像是受了惊吓一般眼神呆滞一动不动,心里像是有个声音在嘲笑他:“难怪你每回跟黄一天过不去都会落一个倒霉透顶的下场,人家可是普安市委书记的未来女婿,是省城胡氏衣族的姻亲,你一个在省城立足未稳的小小副处长居然胆大包天跟胡家人斗?这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进来!”

    作为一名省委组织部的老员工,他对省城四大家族中一些年纪相仿的年轻一辈一直处心积虑想要巴结,所以平素喜欢收集这些人相关信息。当洪娇娇刚才说出冯佳媛的名字和车牌号码,他心里立马豁亮起来,总算是明白了自己跟黄一天对阵屡战屡败的真正原因。

    童副组织员突然没什么心思再上楼拜访老朋友,他感觉自己心里像是压了一块铁制的秤砣沉甸甸难受,他也没什么心情再跟洪娇娇多说什么,简单客套了几句后抬
七零农村鬼事帖吧
脚走人。童副组织员从省改委出来后,一个人拎着公文包漫无目的在大街上走着,五月,省城云南路人行道两旁高大的梧桐正吐出缕缕丝絮随风漫天飞舞。

    令人厌烦的丝絮无孔不入不时钻进行人的衣领鼻孔,很多人大热天戴上口罩和眼睛全副武装前行,童副组织员却像浑然不觉任由丝絮钻入衣领步履沉重往前走。

    直到今天,童副组织员才恍然大悟,为什么这两年他的官运突然像是中了魔咒处处受阻,他居然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胡家的女婿——黄一天?还和人家斗,那不是找死吗?

    想想也真是好笑,当初他还以为黄一天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县机关小官僚,没有什么可担心和顾忌的,就是要想办法整死他,直到自己因为徇私舞弊以及作风问题被抓住把柄挨了处分后,他还固执己见觉的自己不过是运气不好。

    “幸亏今天在省改委遇到了洪娇娇,奶奶的,若不是从洪娇娇口中得知黄一天的女朋友姓名和车牌号码,恐怕自己一辈子也不会想到为什么每回碰到黄一天总会倒霉透顶,想不通黄一天为什么总是那么走运。”他似乎又在心里庆幸。

    省城有私家车的人不少,但是尾号为四个八的车子却没有几辆,尤其是一个二十出头姑娘开的白色本田轿车,这几个信息凑在一块立马让他想起普安市委书记的独生女儿冯佳媛。

    想当初,普安市委胡书记提拔的时候还是顶头上司钟副部长亲自出马考察,他曾经听钟副部长亲口说过,“这位普安市委书记是胡家的女婿,所以才会仕途顺利飞黄腾达”。

    当时一桌子下属纷纷冲钟副部长玩笑口气打听:“胡家的女婿进步就是快啊,胡家还缺女婿吗?倒插门也行啊!”

    钟副部长笑了半天透露说:“如果你们年轻的话也不是没有机会,这位市委书记还有个女儿叫冯佳媛,只不过人家现在还是个学生。”

    几年前的笑话直到今天依旧记忆犹新,“冯佳媛”的名字就这样深深刻在了童副组织员的脑海里,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几年后的今天,冯佳媛居然成了黄一天的女朋友?

    “是该好好想想了”,童副组织员一边步履沉重慢慢往前走,一边在心里盘算开来,“早知道黄一天是胡家的女婿,是冯佳媛的男朋友,当初在普水县头回见面的时候就不该得罪他,不仅不该得罪还应该死乞白赖的巴结他才对。

    只要巴结上黄一天,有了他背后胡家的支持,别说在省委组织部混一个副处长,哪怕是处长,副厅长也是有可能的。”

    童副组织员觉的自己总算是明白了省委组织部办公室的卢主任为什么一直对黄一天礼遇有加,他觉的卢主任必定是早已知晓其中内情才会对黄一天另眼相看,奶奶的,什么老校友的情谊?什么师兄弟,这不过是个由头罢了。

    看看卢主任,自从巴结上了黄一天那真是诸事顺利,升官财又深得部领导赏识,过不了两年肯定有机会到底下独当一面当领导,或者提拔为省委组织部的领导。再看看自己,原本跟卢主任都是副处级领导,都在同一个单位工作多年,结果却落一个被领导勒令赶出省委组织部的下场,这真是天差地别!

    童副组织员也是个头脑活络的主,否则,他在心里默默总结,“犯了错误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能及时改正,如果这时候自己能转头像卢主任一样巴结好黄一天,或许一切会完全不同,把大腿是生存法则,更是升迁的法则。”

    童副组织员想到这里突然觉的豁然开朗,“对呀!为什么不能掉转船头主动巴结讨好黄一天呢?只要巴结了这位胡家女婿,以后还愁没有好日子过?”

    良禽择木而栖。

    现在的社会任何人干部想要在官场拥有一席之地,背后没有靠山罩着肯定不行,放眼全省还有哪个靠山比四大家族中的胡氏一族更牛逼?

    心动不如行动。

    当晚,黄一天正在宾馆房间里休息,门外悦耳门铃声骤然响起,他不紧不慢走过去先透过猫眼看了一下,童副组织员正满脸堆笑站在门口。这让黄一天心里不禁犯疑:

    “大晚上童副组织员跑到自己房间来干什么?不会是为了报仇雪恨手里拎了武器想要对自己痛下狠手吧?”

    他又仔细看了一眼童副组织员手里拎什么物件,还没等他看清楚就听见门口的童副组织员正满脸谄笑低声对门内说:“黄书记,我今儿是特意登门赔罪来了,请黄书记开开门吧。”

    黄一天犹豫片刻,想想这里毕竟是宾馆,左右都有人住着还有楼层管理员,再看童副组织员单枪匹马态度谦卑,心一横打开房门,身体堵在门口问他:

    “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