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六十九章你出局了

第四百六十九章你出局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童副组织员在官场混了近十年,这些年在省级机关上班看惯了“领导放个屁下属当圣旨”,他怎么也想不通,这个小地方来的黄一天到底哪来的天大胆子?他居然敢拒不参加工作组的会议?黄一天的冲动做法在童副组织员看来何止是匪夷所思?

    简直就是在自断前程!

    眼看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八点整,童副组织员终于做出决定,“不等了,明天直接把这件事向省委组织部的钟副部长汇报,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倒要看看那个黄一天到时候还敢不敢张狂!有什么资格张狂?”

    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

    得罪组织部,从此没活路!

    童副组织员像是看到了黄一天这颗政治新秀从此仕途黯淡无光的前景,作为官场中人,童副组织员非常了解对于任何领导干部来说政治生命的重要性,但是他这次就想要当一回刽子手,亲手斩断死敌黄一天的政治生命!

    第二天一早,又是一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

    省委组织部钟副部长刚进办公室,童副组织员便推门进来向他汇报工作,当钟副部长听说,“此次人事制度改革工作组成员之一黄一天同志,因为在会议上被几位专家异口同声反对当场撂蹄子不干,从昨天上午摔门出了省委组织部至今不见踪影,几次三番打电话请他回来依旧不肯”当场冷脸飙。

    钟副部长对童副组织员表态道,“黄一天这种无组织无纪律目无领导的人根本没资格参加什么研讨会,这样的干部对工作组的工作进度必定会有很是不好影响,既然他不愿意继续留在工作组你给他正式通知,就让他立刻打道回府吧。”

    钟副部长一话,童副组织员顿时满心欢喜。

    他迫不及待打了个电话给黄一天传达钟副部长的指示,他在电话里几乎是得意洋洋的口气说:“黄一天,从今起你已经不再是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工作组的成员了,钟副部长说了,咱们工作组庙小养不起你这样的大神,你还是爱上哪上哪吧。”

    童副组织员一通电话倒是让黄一天愣了一下,“自己这就算被开除出工作组了?而且还是省委组织部钟副部长的意思?”

    他赶忙把这件事通知了孙家涛。

    孙家涛听了这消息却没有任何的着急,劝他先别担心,自己会解决的,当即给省委组织部的一把手部长打了个电话说明情况。一把手部长原本对孙家大公子恭敬三分,此人不可怕,可怕的是大公子的老婆,是中央那个领导的孙女。

    对于孙家的大公子一直是和谐为主,现在一听说自己手下的钟副部长居然开罪了孙家人看重的救命恩人,人家电话找上门了,要个说法了,连忙在电话里先对孙家涛一迭声道歉,承诺,“务必尽快处理好这件事!”

    官场历来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孙家涛这一通电话打过去,省委组织部里顿时上演了几出好戏,先是一把手部长把钟副部长叫到把办公室狠狠教训了一通,他冲钟副部长毫不留情批评道:

    “钟副部长,这就是你处理问题的方式?曹副部长到中央党校参加培训,让你暂时负责,可是你看看你干的什么事情,黄一天同志见义勇为你作为组织部的领导不表彰也就算了,居然还要给予什么处分?让他直接回去?你这工作到底怎么干的?你不了解具体情况就怎么能随意决策,如果你要是如此的工作作风,可以让接的孙书记找你谈谈!”

    钱副部长见一把手火也有些心慌,得罪了纪委的孙书记自己还不是死定了,连忙推卸责任替自己辩解:

    “部长,具体情况都是童副组织员向我汇报,我哪想到他会以偏概全没有把实话说出来?我是真没想到这件事的真相居然是这样,早知道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对黄一天的处分决定,一定会要求全体人向他学习。”

    一把手部长听了这话火气才稍微小一些,冲他教训道:“你也是咱们组工系统的老同志了,遇到问题怎么能光听一面之词呢?怎么着也应该亲自打电话给黄一天同志问清楚具体情况嘛?这样做就是得罪孙书记,知道了吗?”

    钟副部长见一把手部长事后诸葛亮也不好多说什么,再说,黄一天现在和孙书记扯上联系,自己肯定要认真处理,谨慎对待,否则,那就是和自己的前途开玩笑了,和自己的安危开玩笑,当着领导的面只能态度良好表态:

    “部长请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尽快处理好。”

    钟副部长从部长办公室一出来,心里满腔怒火再也控制不住泄出来,他健步如飞进了自己的副部长办公室后,伸手在办公桌上重重拍了一下对秘书吩咐:“立刻叫童副组织员到我办公室来,我要看看这个畜生究竟想干什么?”

    秘书看出领导火气挺大,吓的不敢多问一句连忙打电话通知童副组织员过来,说领导找你有事,在办公室等着,快过来!

    领导召唤,下属尽快。大约三分钟的功夫,童副组织员喘着粗气,却满脸谄媚笑容推门进了钟副部长的办公室。

    “钟副部长,您找我有事?”

    童副组织员一进门便感觉形势不妙,怎么钟副部长正用一副怒气腾腾的表情看向自己?眼神里一股杀气站在门口都能感觉到。钟副部长一眼看到童副
盛嫁帖吧
组织员进门,气的恨不得立马跳起来冲他脸上甩两巴掌,什么叫祸害?

    这种没脑子的混蛋就是!

    自己一不小心竟被他欺上瞒下做出了错误决定,害的自己刚才在部长办公室被领导狠狠教训一通,得罪了孙书记,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才能解释清楚,这种专门给领导添堵不成器的东西留着还有什么用?钟副部长到底也是老官场,他迅控制住情绪,冲童副组织员冷冷道:

    “坐下说吧。”

    童副组织员连忙找了个合适的地方规规矩矩坐好,转脸又看向钟副部长,满脸对着笑着主动问:“钟副部长,您找我有什么指示?”

    “指示?”钟副部长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话的口气里透着一股讥讽,“童副组织员,你现在可以私自决定很多事情,我的指示对你来说还重要吗?”

    童副组织员听了这话当场脸色变了,不知道那个地方得罪了领导,赶忙当着钟副部长的面表忠心:“钟副部长,您是我的领导您是我的顶头上司,您的指示哪一次我不是坚决执行到位?您怎么说这种话呢?要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您尽管批评指正,我一定改正。”

    钟副部长见这小子反应倒是挺快,自己刚说了一句他噼里啪啦跟在后面一大段脱口而出,可是今天自己却没有任何心情听他的什么屁话,于是冲他冷笑:“我问你,黄一天没有能够参加人事制度改革讨论,究竟是什么原因?你了解吗?”

    “部长,不参加讨论能有什么原因,就是我上次向您汇报的原因啊,他在会议上跟专家组几人一言不合吵了起来,后来摔门走人,直到现在还没回来正常的参加讨论呢,之间我亲自给他打了电话,他根本不搭理!”

    提到这件事,童副组织员一副委屈表情看向钟副部长:“我在组织部多年真是没见过这样不懂规矩的基层官员,他黄一天是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乡党委书记,那架子拿的比省长还大,我一个办事员也是实在没辙了,这才把他无组织无纪律的事情向您汇报。”

    “你说你亲自打电话给黄一天?”钟副部长问。

    “是啊。”

    “你问清楚这两天黄一天没上班的原因吗?”

    “是啊。”

    “什么原因?”

    童副组织员一脸鄙夷回答:“部长,也许跟专家吵架是一个借口,我早看出来了,这种人仗着自己有点才华从来都是恃才傲物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只要一个不顺心立马耍脾气走人,乡下干部那种土霸王作风显露无疑,压根就没有半点组织纪律观念,我真是不明白这种人当初怎么会被选进工作组,简直是一泡鸡屎坏缸酱。”

    钟副部长见直到这时候童副组织员还在自己面前一个劲说黄一天的不是,心里刚刚压下去的怒火“蹭蹭蹭”往上冒。钟副部长心里清楚,黄一天如今成了孙家看重的救命恩人,孙加大公子为了他亲自给一把手部长打电话,这说明什么?还有就是黄一天是当时曹副部长亲自挑选进来的,如果没有任何原因的赶走,那么自己就把曹副部长得罪了。

    现在孙家已经成了黄一天的靠山,曹副部长是黄一天的依靠,虽说他现在只是一个级别很低的乡党委书记,但明眼人可以预见他日后的仕途前程必定飞黄腾达,只要孙书记一句话,加上曹副部长支持,还不是要升官就升官,这次回去估计很快就是副处级,在省里也是很年轻了。

    反观面前的童副组织员,他居然不分青红皂白向领导建议处分黄一天?害的自己被一把手部长狠狠教训了一通不说,差点间接得罪省城诸多官员巴结不迭的孙家?自己现在又该怎么处理童副组织员?难道还等着黄一天出院回来后看见他心里添堵?

    一瞬间的功夫,钟副部长心里已然有了决定。得罪黄一天相当于不给孙家人面子,既然童副组织员一门心思想要跟黄一天过不去,只能怪他自己运气不好遇上了惹不起的主。钟副部长略带同情眼神看了一眼老下属童副组织员,冲他严肃口气说:

    “童副组织员,你这样的工作态度已经不适合在组织部干了,组织部的人都是谨慎做事,实事求是,可是你却无法做到这一点,这样下去只能害人害己,从今天开始就别再来省委组织部上班了,我会在部务会上解释这件事情,所以你目前自己想想办法能去哪就去哪吧。”

    晴天霹雳!

    童副组织员怎么也没想到钟副部长今天一早叫自己过来居然是为了撵自己滚蛋?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他冲着钟副部长苦巴一张脸问道:“为什么呀钟副部长?我可是一直勤勤恳恳,认真工作,我犯了什么错您要让我离开省委组织部?如果离开组织部,我个人到哪儿去找单位?”

    钟副部长倒也没准备对他隐瞒,冲他问道:“原因很简单,你对黄一天的事情上没有根据实际汇报工作,掺杂了个人的感情,提供虚假的信息给我们做决策,导致让我们领导的工作很是被动,你知道黄一天这两天没上班到底在干什么吗?”

    童副组织员可怜巴巴表情摇头。

    “让我来告诉你,此人现在已经走了狗屎运,他昨天中午在清泉公园见义勇为从湖里救了一个人,而这个人恰好就是省纪委孙书记的女儿孙倩!”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