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六十五章语不惊人不罢休

第四百六十五章语不惊人不罢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第一句话刚说出口,坐在对面的几位专家脸上原本挂着的笑容全都消失无踪,一个个眼睛直勾勾盯在他脸上,其中一位专家故作大度表态道:

    “既然黄书记有不同观点,大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谈论吗?我们之所以坐在这里召开会议也是为了把此次人事改革制度做到最好,虚心接纳不同观点也是应该的。”

    耳边听着专家冠冕堂皇的说辞,黄一天心里不觉冷笑,“这帮整天游走于高校和官场之间的专家哪一个不是沽名钓誉的世俗之辈?居然当着自己的面演戏?他们的道行还嫩了点。”

    既然专家们也表态让自己畅所欲言,黄一天也没指望跟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客气,索性把自己心里关于此次人事改革制度方案制定的一些观点当众抛出。

    “各位专家,各位领导,我认为组织部门按资排辈的用人观念一定要打破,这是咱们对于人事制度改革必须要做到最基本的一点。对于干部的选拔绝不应该是采用固有的框框架架来衡量,而是应该从德、能、勤、绩几个方面对领导干部进行考核,以确定领导干部提拔的标准。”

    黄一天刚说了一句话立刻遭到专家的反对,他们异口同声冲他质问:“黄书记的话似乎有欠妥当吧?人才的选拔是有规律可循的,若是按资排辈的条件被取消了,请问你要按照什么样的标准来衡量最起码的人才层级标准呢?”

    黄一天据理力争:“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我的建议是对领导干部的选拔标准应该从德、能、勤、绩四个标准来衡量,先我来跟各位说一下“德”。

    领导干部为人民服务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当然是政治立场必须坚定。只有廉洁奉公品德高尚的领导干部才能有大公无私的牺牲精神,也只有品德高尚的领导干部才能对老百姓有强烈的责任感,工作中也才能保持很强的原则性。

    当然,对于领导干部来说,具有分析判断事物的准确性、预见性、果断性、条理性也是不可或缺的工作能力,所以这个‘能’指的就是领导干部的解决问题能力,创新能力、执行能力等。

    我们的领导干部有了高尚的品德和卓越的工作能力之后还必须拥有积极的工作态度和事业心,工作中到底能不能一丝不苟任劳任怨?能不能全面完成工作指标?这一点也非常重要,这就是我要说的‘勤’。

    我认为,只要我们的领导干部具备了以上几个素质,他们在工作中政绩卓越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就是我说的‘绩’,代表着领导干部们通过拼搏努力取得的重大成绩。

    我们在人事制度改革上一定要注重‘德才兼备,以德为上’的要标准,对于干部的考核中兼顾‘德能勤绩’四个方面才能更好的促进干部队伍建设良性循环展。”

    ......

    黄一天洋洋洒洒一番话后整个会议室里一下子沉默下来,坐在对面的专家们纷纷面面相觑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这些专家整天研究人事制度改革方面的课题,此类专业文章不知道表了多少篇,而且还都是在国家级核心期刊,可是他们脑子里充满了关于人事制度改革的词汇却始终没有搜索到刚才黄一天讲的“德、能、勤、绩”几个字。

    人类对未知事物的态度往往是谨慎的,尤其是这些自以为是的专家,生怕一言不慎丢了自己经营多年的声誉,一个个全都三缄其口一言不。眼见会议室里气氛一下子跌至冰点,这让坐在组织会议的童副组织员心里暗暗着急,他冲着黄一天冷笑一声不屑口气表观点:

    “一派胡言,简直是一派胡言!”

    童副组织员的话就像是一颗火星一下子点燃了炮仗,顿时让会议室里多了几分火药味,众人眼神不自觉全都投注到他身上,听他冲黄一嘲笑道:

    “黄书记,你要是不懂人才展规律就请你闭嘴,不要打扰大家的心情,咱们在座的专家哪一位不是人事工作方面研究的泰斗?你一个大学刚毕业没几年的基层干部懂什么呀?你懂的什么人才规律,还叽里呱啦说了半天?你也不怕浪费专家教授和各位领导的时间?”

    童副组织员话音未落,黄一天冲他反唇相讥:

    “童副组织员,照你这说法专家的观点全都是正确的?那曹副部长还要请我们这些政府官员来干什么?让我们来听讲话还是听报告,是不是不允许我们讲话,百家争,百花齐放,你可好,一棍子打死我们,不允许我们说任何话,到底是你的意见还是省委组织部领导的意见?

    如果这个是省委组织部领导的意见,那么干脆让专家组直接把方案定下来不是更好?也免得浪费大家的时间。一个制度方案的确定原本就要经历一个各抒己见的磨合过程,你一个负责会议记录的小喽啰哪有你在这里说话的资格,你在这里上蹿下跳捣什么乱?难道你的领导没有告诉你,这里不是你说话的舞台,这里你是没有表意见的资格吗?你能代表省委组织部吗?”

    童副组织员见黄一天居然敢当众贬低他?气的满脸通红从作座位上站起来,伸手一指张狂道:

    “黄一天!我们省委组织部是请你来开会
特殊事件专案组txt下载
,来讨论干部人事制度改革方案,不是让你来胡说八道耍威风的,请你认清楚自己的身份,我到底该不该说话如何说话,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来指手画脚!”

    黄一天寸步不让一拍桌子飙道:

    “道不平有人踩你没听说过吗?童副组织员,我知道你因为在普水公开选拔的时候那点破事,心里对我有成见,但是咱们现在是工作时间,你能不能有点政治素养,有点纪律和大局意识,不要像个泼妇似的没事找事?如果你要是真的不想让我说话,请你找个组织部的领导给个指示,我一定执行,关键你有那个本事吗?”

    童副组织员听了这话愈加火冒三丈,气的一直伸着那根手指头对准黄一天嘴里却说不出话来,那模样显然被黄一天气的不轻。但是也没有办法,毕竟当时在普水是自己最出丑的时候,雄心勃勃的去了,结果被免职回来了,而且是因为和洪娇娇的丑事被免职回来。黄一天如果要是把这个事情说出来,自己还有什么脸面?

    一旁贾副书记见状赶忙站出来打圆场:“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嘛,童副组织员你消消气,那个黄书记你也少说两句,行不行?”

    坐在黄一天身边的谭副秘书长也伸出胳膊肘捣了捣黄一天劝道:“黄书记,你要讲究政治原则性,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要乱说了,我也做过组织部长,也做过分管党建的县委副书记,什么德能勤绩,什么干部的品德高尚应该排在第一位?你这分明是谬论吗?”

    “谭副秘书长,你有什么根据说我的观点是谬论?就是因为你做过县委组织部长?你做过副书记,那么你告诉我错在何处?”

    黄一天扭头看向谭副秘书长,眼神里满是怒火,这家伙狗屁不通就开始帮着童副组织员说话?脑袋有病吧?

    谭副秘书长坦言道:“黄书记,我在组织部门工作多年,从来没听说过你提出的观点,再说了,真要是把按资排辈的老规矩给破除了,干部工作还怎么做?连最基本的客观条件设置都取消了,想要公正公平提拔干部就更难了。”

    谭副秘书长的一番话得到在座众人频频点头赞同,尤其是专家组的几位成员更像是找到了最得力的证据证明自己的观点正确,一个个脸上重有恢复淡淡笑容看向谭副秘书长。黄一天见会议室里一帮人众口一词对自己的观点坚决否定心里也不由阵阵冒火,他对于童副组织员的挑衅倒真没放在心上,但是跟一群观点不同的人坐在一块讨论,他真心感觉实在是没劲透顶。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若是工作组其他人的观点都像几个专家一样僵化教条不肯改变,就算他一个人费劲唇舌也是无济于事,既然如此,这会议要不要继续开下去对自己来说有什么区别?他当即从座位上站起来,冲着工作组几人冷冷道:

    “在座的各位说的很有道理,我想我还是回去好好考虑一下再来参加会议吧,今天的会议我就没必要再继续参与讨论了。”

    说完这句话,黄一天看也没看众人一眼,自顾拔腿出了会议室的门,直到会议室门打开又关上出“咣当”一声,会议室里众人才反应过来。

    “这家伙居然就这么走了?”

    童副组织员见状顺势重新坐下来,冲着门口方向恨恨说了句:“什么东西!还真把自己当人物了?一言不合就撂脸子他以为自己算哪根葱?”

    转脸又对在座的剩下七位工作组成员道:“这种害群之马走了倒好,省得他在会议上胡说八道影响大家的心情也影响了咱们工作进度。”

    童副组织员话音刚落,谭副秘书长惯性应和一声:“就是,走了好,走了清净!”

    黄一天摔门离开会议后,会议室里的讨论在童副组织员的主持下继续进行,其他几人都集中精神投入工作,唯独坐在顶头位置的周局长心里不由泛起阵阵涟漪。他总觉的黄一天这个人让他怎么也看不透,你说他很有来头吧?他偏偏职位偏低;你说他是无名小卒吧?他偏偏我行我素从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你说他不够聪明?他明明睿智过人头脑反应很快;你说他沉稳有心机,他却又像是一点就着的炮仗,谁敢招惹他无异于引火烧身。他不由在心里感叹,“为官多年还真是没见过如此个性鲜明的年轻干部,这才真是对面看人心不透,知人知面难知心哪!”

    黄一天从会议室出来后心里也很恼火,他现在才明白什么叫对牛弹琴?

    会议室里坐着的那帮专家明面上都是研究人事制度改革的最高权威,实际上一个个却像是不开窍的榆木疙瘩半点不知道什么叫与时俱进。那帮人到现在居然还有脸把“按资排辈”四个字当成祖训似的挂在嘴边?

    改革开放好几年了,怎么改革的春风半点没把那些老学究僵化的脑袋吹苏醒半点?与其坐在会议室里听那帮老专家陈词滥调不如自己出来散散心看看风景。黄一天下楼后正准备往省委组织部大门外走,突然听见口袋里手机铃声响,他连忙摸出手机看了一眼,一个省城陌生号码正在手机屏幕上跳跃。

    他犹豫着还是摁下了道:“你好!哪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