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六十二章后台很硬

第四百六十二章后台很硬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有本事的人才有资格骄傲,很多人想骄傲关键没有那个能力,老范你说是不是?”张玉梅笑呵呵扭头看向自己的老公。

    范副书记连忙微笑点头:“是是是,小黄,在外面我是领导,在家里你张大姐的话就是最高指示,她说什么都是对的!”

    “哈哈哈......”

    三人坐在沙上说了几句场面后,又闲聊了一些在普安市的旧事,张玉梅问黄一天:“小黄你现在有女朋友吗?”

    黄一天轻轻叹了口气:“张大姐,佳妮都已经结婚一年多了,我这心里一想起这件事还有些放不开,伤心啊,不过好在我身边有个女孩子对我挺好。”

    张玉梅见黄一天说这番话的时候依旧透出一股对秦佳妮的恋恋不舍,也不由叹了口气劝他:

    “算了小黄,你跟佳妮也是有缘无分,到了这个地步你千万别怪她,她可以是一个好女孩,否则,我当时也不会介绍给你,也是被家里人逼的实在没办法。”

    “我怎么会怪她呢?只要她过得好就行,再说了,我现在又交了一个女朋友,性格特别开朗对我也是真心相待,人总要往前看是不是?”

    “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对了,这次过来怎么没把女朋友一起带过来?正好让我和老范也认识一下,帮你把把关。”

    张玉梅一向是个热心肠,听说黄一天又找了个女朋友心里也为他高兴。黄一天知道张大姐是真关心自己,冲她简单介绍:

    “我女朋友叫冯佳媛,目前在普水县团委当副书记,人长的挺漂亮,性格也好,改天有空一定带她过来拜访张大姐和范副书记。”

    一旁静静听着张玉梅和黄一天聊天的范副书记听到“冯佳媛”的名字突然脸上一愣,他心里立马联想到一个熟悉的姑娘,不禁怀疑,“难道是同名同姓的姑娘?”范副书记忍不住插嘴问:“那个小黄啊,你说你新交的女朋友叫冯佳媛?”

    “是啊。”黄一天回答。

    “那她的父母在哪工作啊?”范副书记又问。

    黄一天脸上露出尴尬:“范副书记,他的父母冯佳媛没有说,这我还真不知道,不过冯佳媛说她的的家就在普安市区,她是去年咱们普水县实行公选领导干部试点改革的时候通过考试调到普水县团委工作。我只知道她的表哥在省城做生意,对了,省城的红玉酒楼、嘉利酒店都是他表哥的产业,这我也是前两天才知道的。”

    “红玉酒楼?”

    范副书记不自觉重复黄一天口中说出酒楼名称,脸上突然露出一种很是奇怪表情,张玉梅见了随口问他:“怎么了老范?你跟那什么酒楼的老板认识?”

    范副书记像是突然反应过来轻轻摇头,又问黄一天:“你说的你女朋友冯佳媛的表哥是不是姓胡?人称胡总?”

    黄一天诧异:“您怎么知道?不错,我听见其他人都叫他胡总。”

    范副书记听了这话心里顿时明白过来,他心里不由暗暗为黄一天庆幸,“奶奶的,真是傻人有傻福,他若是知道冯佳媛父母的真实身份不知道会不会还像现在这样淡定?看来这个世界很公平,失去的肯定会得到补偿。”

    “小黄啊,既然现在的女朋友对你挺好你就要好好待人家,这次你被借用到省委组织部要好好表现,你可不能辜负了人家女孩子一片真心,明白吗?”

    黄一天听出范副书记话里弦外之音连忙解释:“范副书记,我这次被借用是省委组织部曹副部长亲自点将,主要是因为之前在普水县搞干部试点工作的时候曹副部长对我印象不错,跟我女朋友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范副书记连忙改口,“那我倒是门缝里看人把你小子给看扁了,你张大姐呀眼光比我强多了,她可是一直说你是难得一见的人才,看来曹副部长的眼光才够得上跟你张大姐一个水平。”

    张玉梅见老公插科打诨消遣自己,没好气冲他白了一眼,转脸对黄一天嘱咐道:“你别听老范瞎说,他当领导的时间长了一脑子官场规矩,总觉的很多人进步都是靠走后门托关系,我看你跟那些人完全不一样,你呀,天生就是有真才实干的领导干部,压根不需要那些名堂。”

    黄一天看出范副书记虽然身居高位,对老婆却是颇为重情,反正不管张玉梅说他什么,一律笑眯眯不还嘴,这一点让黄一天心里不禁有所触动。他想起自己当年身居高位的时候,老婆像张玉梅一样贤惠温顺,可自己却被那
绝品邪少全文阅读
一茬又一茬貌美如花的姑娘一茬一茬主动投怀送抱给迷失了心窍。

    可惜自己当年却没有范副书记这股子定力,否则又怎么会落到无比凄惨境地?说到底,自作孽不可活啊!

    黄一天正在心里哀叹一声,听见耳边范副书记正问他:“小黄,你在省委组织部借用,这次来湖州市有什么事吗?”

    黄一天实话实说:“没什么大事,正好这次在省委组织部的工作组有个老同事,他是你们湖州市委谭副秘书长,听说他弟弟出了点事被纪委抓了,谭副秘书长请了我们工作组的人和省纪委廉政室的贾主任一块过来,明面上说散散心,估摸是想要请大家为他弟弟的事想办法。”

    黄一天这么一说,范副书记脑子里立马回忆起来:“对!你说的这事我有印象,上周市纪委书记刚刚向我汇报过情况。”

    “是吗?这案子连您也知道?看来这事还真是影响不小,看来这一次的湖州之旅肯定不可能达到效果。”

    “你们来一趟也不容易,这样吧,我来打电话给你问问,看看咱们市委书记对这案子的态度有没有可能缓和的余地。”

    范副书记嘴里说着话已经随手拿起旁边的电话开始拨号码,黄一天本想阻止,嘴巴已经张开却又没说出口。

    他心里寻思,“谭副秘书长虽然对自己一般,但是那人做事还算地道,这次领着大家来湖州市白吃白喝还给大家每人弄了一份价值不菲的纪念品,若是这事真能办成了,倒是正好歪打正着帮他解决了一桩大心事。”

    黄一天却不知道,范副书记之所以那么主动帮他其实另有一层含义,刚才当他听到黄一天说出自己的女朋友名字叫“冯佳媛”的时候,范副书记就怀疑,黄一天新交的女朋友会不会是现任普安市委冯书记的独生女儿冯佳媛。

    当听到黄一天又说,“冯佳媛的表哥是省城红玉酒楼的老总”,范副书记心里早已明白过来,看来黄一天居然成了省城四大家族之一的胡家看好的未来女婿?

    省城四大家族的综合实力任何一家拿出来都无法让人小觑,尤其是为的胡氏家族,这个家族里的近亲属遍布政界商界重要职位,其中普安市委书记就是因为当了胡氏家族的女婿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官运亨通飞黄腾达。

    范副书记心里想的是,“如果黄一天若是真成了胡家的未来女婿,恐怕日后在官场的造诣肯定比自己强多了,万一以后自己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也说不定,何不趁着举手之劳的机会先积攒点人情?日后越好开口啊。”

    别人眼里难办的事情对于分管市里纪检工作的范副市长来说却是小菜一碟,他到了房间给市委书记说了黄一天等人到湖州的情况,提到了胡家,市委书记说了什么,范副书记很是满意了回到了客厅,随后随手打了几个电话后便把问题顺利解决了。

    范副书记最后对着电话向下属指示道:“这个案子市纪委要尽快处理好,不过是一个小问题,为了户干部成长负责,对我们的干部事业负责,免职处分什么的就不必了,我看就有你们研究一下弄一个内部处分吧。”

    领导动动嘴,下属跑断腿。

    范副书记几个电话的功夫圆满解决了谭副秘书长困扰心头很长时间的大难题,而周局长和贾主任到底是政治地位远没有达到一定高度,这会还在为怎么跟谭副秘书长实话实说愁呢。恐怕此次从省城来到湖州的几人中谁也没料到顺道带上一块过来充数的黄一天居然有本事悄悄把大家头疼的问题解决了?

    时也运也!

    晚上,度假村酒店的包间里,谭副秘书长小心翼翼伺候着周局长和贾主任,就差把一张热乎乎的脸蛋贴在人家屁股蛋上。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周局长和贾主任明明躲在房间里打了几个电话,直到现在却压根没给自己透个底,“到底弟弟的案子还有没有希望出现转机?”这个问题对于谭副秘书长来说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酒桌上的气氛还算不错,几人两天相处下来也算彼此熟悉,大家一边喝着酒一边聊些小段子,包间里不时爆阵阵笑声。

    贾主任明显看起来情绪不佳,别人说段子的时候他虽然也配合咧嘴笑笑,那笑容看起来却有些勉强,坐在他身边的周局长心里明白,贾主任这次来湖州市事情没办成心里有些不痛快。他低声对闷闷不乐的贾主任建议:

    “要不,明儿一早咱们就打道回府吧?今晚上我去跟谭副秘书长把话说清楚,不是咱不肯帮忙,而是咱们实在帮不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