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六十一章不给面子

第四百六十一章不给面子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一行人表面上打着来湖州市“散心”的旗号高高兴兴住进了度假村,周局长和省纪委的贾主任却对此行的真正目的心知肚明,捞人来了,两人在度假村房间里安顿下来后,贾主任立刻给湖州市纪委书记打了个电话。

    贾主任摆出上级领导的派头问他:“兄弟,我们都是按照政策规矩做事的,但是政策之外还有灵活,谭副秘书长弟弟的案子还有没有转圜余地?”

    湖州市纪委书记直言相告:“贾主任,不是我不给你兄弟面子,这个案子其实不是很大,不过是咱们湖州市委书记亲自过问,我可是不敢有任何的舞弊什么的,目前案子已经到了即将结案的阶段,这种时候想要改变结果恐怕难度很大。”

    贾主任听了这话不觉头疼,冲他问道:“怎么着你也是湖州市委常委,纪委一把手书记,你也说了这个谭副秘书长弟弟的案子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案子,不过就是和单位的同僚们关系没有处理好,窝里斗,狗咬狗一嘴毛的事情,你就不能想办法通融一二?”

    湖州市纪委书记回答说:“贾主任您是不了解案件的具体情况,虽说嫌疑人涉案金额不多,但是因为下面的人实名举报,造成的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何况咱们湖州市委书记之前在会议上强调过,一定要把这个案子从重从严处理以达到在咱们湖州市官场新形成一个杀鸡骇猴的效果。”

    “杀鸡骇猴?”

    贾主任听了这话不由眉头深皱,他在纪检系统工作多年,非常了解某些领导经常用一些社会影响力较大的小案子警戒下属的工作方式。

    “难道谭副秘书长弟弟的案子是正好撞到了什么活动的枪口上?”

    贾主任猛的想起,“上个月湖州市纪委搞了一个什么清风廉政活动,主要集中整治一些官僚作风严重以及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的中层干部,从谭副秘书长弟弟被抓的时间上分析,恰好正是那个时间段,看来真是难协调啊。”

    贾主任手里握着电话,脸上的表情慢慢晦暗下来,他冲着电话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这案子难道就真没有半点回旋余地?”

    湖州市委书记汇报说:“贾主任,但凡有丁点挽回的机会我必定竭尽全力,可是现在市委书记一双眼睛紧紧盯在这几个案子上谁敢私下做手脚?我也是有心无力啊!要不兄弟你找关系和一把手书记沟通一下,也许有余地!”

    “明白了!”贾主任不自觉轻轻点头挂断了电话。

    眼下的局面很清楚,谭副秘书长的弟弟是正好撞到了纪委搞活动的枪口上,这个案子又已经被市委书记亲笔批示要从重从严处理,这种情况下除非有人能想办法打通市委书记的关节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行,否则谁也不敢私下在这个案子上做文章?

    贾主任打电话给湖州市纪委书记的时候,周局长一直静静坐在一旁倾听,当他看到贾主任满脸失望挂断电话,赶忙问他:

    “什么情况?这案子没法操作?”

    “案子倒不是什么大案,关键现在湖州的一把手市委书记已经插手过问,湖州市纪委那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包庇。”

    “哦”,周局长若有所思点头,“那么你那边有没有人能跟湖州的市委书记说上话,打个招呼,请他网开一面?”

    贾主任摇头:“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什么合适人选,毕竟这案子市委书记已经过话了,这时候找人去劝他改口,这不是让他自己打自己脸吗?再说,你也知道湖州的市委书记可是省委常委,一般人的说话能有用,一般人敢说话?”

    “照这么说,这事八成是办不成了。”周局长低头思忖片刻冲贾主任勉强笑道,“行了贾主任,你也别往心里去,既然如此,我们也就该玩就玩,该吃就吃,到时候咱和谭副秘书长说清楚,这个事情不是你我能控制的,谁让他的弟弟不知道如何做人,非要和班子之间斗,导致成为出头鸟。”

    贾主任听了这话满脸懊丧道:“周局长,真是过意不去,没想到我堂堂一个省纪委廉政室主任也是副厅级,在本系统内却不能做任何事情,解决任何问题,今儿会在湖州市这个小阴沟里翻了船,连累你也跟着丢面子。”

    周局长冲他无所谓口气:“怎么会呢?我之前也没答应他这事一准办成啊,咱们不是正好趁着周末过来散散心吗?”

    贾主任听了这话心里稍微舒坦些,顺着周局长的话应了一句:“那倒也是。”

    对于官场老狐狸来说,处理问题的时候将自己置于一个进退自如的地步是惯常行径,不管局面如何变幻莫测,凡事都给自己预留一条后路。事情没办成,一上午周局长和贾主任都有
全能大歌王帖吧
些无精打采,谭副秘书长看出端倪却又不敢开口主动询问,生怕一旦问出令他失望的结果反而更闹心。

    中午吃饭的时候,众人才现跟几人同行的工作组成员黄一天不见了?

    众人心里都觉的奇怪,一行五人从省城到了度假村各自分开活动一上午后,其他四人都留在度假村休闲娱乐,唯独黄一天不知道跑哪去了,什么情况?虽说众人心里都清楚,拉着黄一天一块来湖州不过是因为顾及大家都是一个工作组成员,不想让他感觉自己因为政治地位低被排挤在小圈子外头,但他现在突然不见踪影总得过问一声?

    于是谭副秘书长在酒桌上拨打他电话,问他:“黄书记你在哪呢?这都到饭点了,大家伙还等着黄书记一块吃饭呢。”

    电话那头传来黄一天明朗声音:“谢谢谭副秘书长挂心了,我顺道来市里拜访一位老朋友,午饭后就回去。”

    谭副秘书长漫不经心在电话里,“哦”了一声,冲他交代道:“那行,晚上的饭局你可一定赶回来参加啊。”

    “好的好的。”黄一天满口答应下来。

    此时的黄一天正坐在湖州市委范副书记家的客厅里,老大姐张玉梅看到黄一天拎着一大包土特产上门高兴的合不拢嘴。张玉梅一向欣赏黄一天的才干,否则也不会把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秦佳妮主动介绍给黄一天做女朋友,只可惜两个有情人却因为外界原因不得不分道扬镳,直到现在张玉梅提起这件事还有些心情郁闷。

    坐在宽阔舒适的客厅里,张玉梅看向黄一天的眼神满是心疼:“小黄啊,咱们这才一年没见吧?你怎么变瘦了还黑了?”

    黄一天冲她笑笑:“张大姐,范副市长调到湖州市当市委副书记整整一年了,这一年里我下乡当了乡党委书记,您也知道乡下的风比城里野,能不变黑吗?”

    黄一天一边陪着张玉梅两口子说话一边抬眼打量两人居住的房子,这是一栋四居室的房子,虽说客厅面积不小,房子看起来装潢的档次也不错,但是跟一般厅级领导都住小别墅的待遇比起来还是略显得比较寒酸。

    黄一天问张玉梅:“张大姐,你们之前在普安市的时候住的可是别墅,怎么到了湖州市工作范副市长升官了,住房标准反而降低了?”

    张玉梅笑道:“老范说了,反正儿子在国外上学家里就咱们老两口,住别墅哪有住家属楼安全哪?索性就在市委大院后头弄了一套房子先住下。”

    黄一天听了这话心里琢磨开来,这次来湖州之前他特意从政府门户网站上看了范副书记的工作分工,究竟在在湖州市分管哪方面工作?”当时上面显示,“协助市委书记管理党建,分管市委办公室、纪检,城建,财政.....”

    从范副书记目前分管的几大块工作来看,他这个市委副书记必定是深受一把手市委书记重用,但同时也意味着他每天公务繁忙需要应付的上上下下复杂关系也比较多。尤其是纪检系统的工作,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得罪人,从安全角度考虑,他整天忙于公务不在家,张玉梅一人在家住的时候,家属楼的安全性显然比别墅好多了。

    想到这里,黄一天忍不住冲范副书记多看了一眼,心说,“什么叫爱?这种替对方考虑周全的细枝末节或许就是真爱吧。”

    说起来,张玉梅和范副书记两口子的个性真是天差地别,张玉梅性格开朗亲和力非常好,见了谁都是热情招呼人缘也特别好;范副书记则习惯冷脸示人,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其实范副书记表面上冷若冰霜其实心地纯良对人从来没坏心眼,但是外人见了他却总会被他表面的冰冷吓到,不自觉退避三舍。

    范副书记见黄一天上门拜访也很高兴,原本准备去参加的一个应酬也推脱了,非要留黄一天在家里吃顿饭陪他好好聊聊天。黄一天见范副书记两口子盛情难却也不推辞,索性坐在沙上陪两人说会话,张大姐听说他被借用到省委组织部也很高兴,当着范副书记的面猛夸黄一天:

    “我说老范哪,这还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才一年时间没见人家小黄已经是乡党委一把手了,现在混到省里去了。”

    黄一天连忙解释:“张大姐,我只是被借用到省里一个月,等工作组的任务完成了还得回普水县继续当我的乡党委书记。”

    张玉梅满面笑容冲他摆手道:“你当着大姐的面还有什么不好意思?你要是没真本事,省委组织部能借用你一个2o多岁的人吗?是金子总会光,我看你呀早晚有一天会进省委机关工作,到时候别忘了大姐就成。”

    “张大姐您这不是寒碜我吗?我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到了你嘴里夸成一朵花了,您要是再使劲夸我可要骄傲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