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五十九章什么来路

第四百五十九章什么来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书记闻言在电话里笑道:

    “黄书记啊,咱们俩算是想到一块去了,我这心里也正打算趁着这次推荐副处级领导的机会把你推荐上去,毕竟你在胡集乡干出来的政绩有目共睹。别的不说,单单一个华夏大学你也是劳苦功高一等功臣啊,不过对于副处级的领导干部,我们县里只有推荐权没有决定权,最后的结果还得市里领导决定,这你也是知道的。”

    黄一天正要接话,听见冯佳媛把耳朵附在他耳边轻声说:“只要张书记答应县里推荐提拔你就行了,名单到了市里,市里领导的态度不用他考虑。”

    黄一天赶忙冲着电话先连声道谢:“谢谢张书记关心!张书记请放心,只要县里把推荐提拔的名单报上去,哪怕市委研究的最后结果不满意我也绝不会对张书记有任何意见,总之大恩不言谢,让张书记费心了。”

    “咱们兄弟之间还有什么好客气的?”张天来在电话里“呵呵”笑道,“等你从省城回来后请我喝顿酒就行。”

    “行,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黄一天挂断电话后,冯佳媛一脸惊喜问他:“张书记答应了?”

    黄一天轻轻点头,冯佳媛却一下子兴奋的从座椅上跳起来,脑袋正好磕到车顶疼的她“叽叽呱呱”乱叫一通。

    黄一天见状不觉好笑,冲她调侃道:“瞧你高兴成这样,好像我提拔了你比自己提拔还要兴奋。不过就是推荐,还没有到成真的地步。”

    “我是不在乎什么位置,只要你黄一天能够步步高升,就能证明我冯佳媛选择男朋友的眼光是一流的,当初的决定是没有错的!”

    黄一天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动,“冯佳媛到底急着要向谁证明自己挑男朋友的眼光?她的父母?亲戚?还是朋友?”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试探着问冯佳媛:“佳媛,得空的时候我是不是也该去拜访一下你的父母?毕竟咱们谈恋爱这么长时间了,我么之间的关系其实也和夫妻差不多了,我一个男人不主动拜访老丈人好像有点不合适。”

    冯佳媛听了这话脸上不觉露出几分为难,她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一圈,像是下了很大决心道:“这样吧,等你这次被省委组织部借用结束,回去提拔到副处级的领导岗位上,我就想办法安排你跟我父母见面,行吗?”

    这还有什么不行的?只要冯佳媛不愿意安排黄一天跟他父母见面,黄一天就算是想见也见不着啊?这件事必须冯佳媛从中牵线搭桥才能成,否则的话,黄一天连她的父母姓甚名谁都不知道,怎么去见?

    黄一天和冯佳媛坐在加长林肯车上谈笑风生,却没注意到刚才他在省委组织部大院上车的那一幕恰好被紧随其后出电梯门的土霸王周三局长看在眼里。

    周三局长一眼看到黄一天竟然笑呵呵爬上了那辆引人眼球的加长林肯车心里倒是一愣,据他所知,偌大的省城有这样的加长林肯轿车只有两辆,一辆是省城四大家族的胡家大公子有一辆,另一辆是在本地投资的一家美国投资公司的老板出行座驾。

    从车牌号码上分析,这辆车应该隶属于那位胡家大公子,可黄一天不过是一个乡下党委书记,他怎么可能跟胡家大公子有所牵连呢?

    直到此时,周三局长才反应过来,“难怪刚才在楼上会议室里黄一天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跟童副组织员对着干,他若是真有胡家大公子这样的人物在背后撑腰,别说童副组织员了,就算是省委组织部的一把手恐怕也要让他三分。”

    周局长皱眉想了半天又觉的这事好像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既然黄一天背景如此雄厚,他怎么可能在乡下当一个小小的党委书记呢?应该到省委组织部或者省委省政府以及纪委等一些重要的部门来,很快就可以提拔!”

    一个大大的问号挂在周局长的脑子里,让他百思不得其解,到最后也只能劝自己一句,“算了,想那么多干嘛,那个黄一天有没有背景都是他的事跟自己何干?就是有背景,目前也就是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晚上,省城红玉酒楼。

    红玉酒楼位于省城繁华闹市中心地段,远远望去一栋高大巍峨的摩天大厦矗立眼前,红玉酒楼四个大字像是空中耀眼的星星闪闪光,酒楼外各种五光十色的霓虹闪烁把整栋酒楼的外围装扮的无比璀璨夺目。
韩娱之我的债主是明星sodu


    黄一天进入酒店大厅后,正准备打电话问谭副秘书长就餐的包间号,没想到一进门就正好瞧见谭老头背着双手在酒店大厅里急的团团转。谭老头一眼看见黄一天像是受了多大委屈的孩子一把拉住他的手抱怨道:

    “黄书记你给评评理,这红玉酒楼是不是店大欺客?明明我之前订好了包间,今儿晚上过来他们居然又说包间已经被别人定下了?你说一会周局长和贾副书记来了,我怎么跟人家解释?好好请大家伙一块吃顿饭热闹热闹,这倒好,定好的包间被人给抢了。”

    黄一天诧异:“还有这事?”

    其实生这种情况也不算什么新鲜事,有句俗话说的好,“到了京城才知道官小,到了纽约才知道钱少”。

    谭副秘书长若是在他任职的湖州市那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可在这偌大的省城副厅级的领导干部多如牛毛,红玉酒楼又是有特殊背景的大酒楼,这样的大酒楼做生意的时候尽量照顾长期消费的vip客户也是惯例。

    一旁有服务员彬彬有礼向谭副秘书长表示歉意:

    “谭先生,我们经理特意给您安排了另一个包间,虽然面积没有之前的大,但是各方面条件也相当不错,要不我领您上去瞧瞧?如果你要是在这边消费,我们也可以打折!”

    面对笑容可掬的服务员,看起来老实巴交没脾气的谭老头气的冲她大嗓门嚷嚷:

    “我凭什么要换包间?你们做生意还有没有点先来后到?有没有点诚信?凭什么我先定的包间非得让给别人?我不需要你的打折,今天我必须要原先定好的包间!”

    服务员见谭副秘书长说话语气坚定,索性托辞“谭先生,你要是坚持就不是我一个服务生能决定的,我找经理再请示一下”,转身走了半天没请示回来,这让谭副秘书长更是气的要吐血,一个劲在酒店大厅骂这家酒店做生意太不厚道。

    黄一天瞧谭老头一副气急败坏模样忍不住手伸进上衣口袋摸了摸今天上午冯佳媛刚刚塞给自己的那张金卡,他记得冯佳媛说过,“这家酒店是她表哥胡总的产业,只要掏出金卡必定会得到最至高无上的待遇并且还是免费的。”

    他正犹豫的当口,谭副秘书长一眼瞧见周局长和贾副书记两人一路谈笑风生也进了酒店大门,他赶忙撇下黄一天脚底生风奔着两人走过去。

    谭老头见了两人简单介绍了包间被人抢走的情况后,周局长面上当即露出不悦,只见他当场掏出手机也不知道给谁打了电话,不一会立刻有酒店大堂经理亲自来到大厅接待几位。

    酒店大堂经理显然认识周局长,一见面点头哈腰一个劲抱歉说:“对不起对不起!实在不知道是周局长大驾光临,早知道周局长朋友定的包间,说什么也不会让给别人。”

    大堂经理这句话显然是给足了周局长面子,一旁的谭副秘书长虽然心里还有怨气,看在大堂经理亲自安排了另一个档次更高包间价钱却跟之前相同的份上,勉强点头答应下来。四人在酒店大厅里又耗了一会,大家才在酒店大堂经理的亲自招呼下上楼进了一个布置典雅面积大的包间里坐下。

    四人今天在一块工作了一天也算是熟悉了彼此,进入包间后,周局长当仁不让做了主客位置,贾副书记一直跟在周局长身边套近乎顺势坐在他左边位置,谭老头坐在周局长右边,黄一天职位最低,则坐在最下手。

    四人屁股刚一落座,贾副书记便腆着一张脸对周局长恭维:“省城果然是周局长的地盘,谭副秘书长急的屁股着火没解决的事,人家周局长一个电话轻轻松松就搞定了,看来咱们这一个月在省城还得指望周局长罩着才行啊。”

    周局长对贾副书记的恭维笑眯眯照单全收,中午贾副书记单独请他吃饭的时候酒桌上已经说了关于他女儿今年大学毕业想要留在省城工作的信息,对于他这个省会城市的人事局长来说,安排一个人小菜一碟,不过他却并未爽快当场答应。

    这年头,求人办事哪有光靠嘴皮子说说就成的?贾副书记想要一顿酒换他女儿在省城找个好工作,这显然不可能。贾副书记有求于自己,所以一味顺着给自己戴高帽子讨好自己的心思周局长看在眼里并不点破,他只是嘴里假装谦逊道:

    “贾副书记也别太抬举我了,说到底也不过是吃一顿饭的小事,你这么一说上纲上线,我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