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五十三章要钱不要命

第四百五十三章要钱不要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赵小泉连忙想要阻止小秦人出门,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女人抱着金牛,身上像是突然增添了一股神奇的力量,她竟然一用力甩掉了赵小泉抓住自己胳膊的那只手,转身“咚咚咚”一路快跑下楼,准备一走了之。

    赵小泉眼见金牛被女人抢走,急了,顺手抓起房门口鞋柜上的花瓶、报纸、各种杂物一股脑往正往楼下跑的女人头上砸过去。

    白色的青花瓷花瓶就这样在女人猝不及防的时候在半空中直线下坠正好砸中了正在一路狂奔下楼的女人脑袋上。

    一时间,正在狂奔下楼的女人脑袋突然被花瓶砸中顿时头顶鲜血直流身体晃晃悠悠倒在楼梯上,紧接着女人的身体“骨碌碌”滚落在楼梯口。这一切生的太突然,当赵小泉反应过来的时候才现,楼下有人打开门看了一眼楼梯口的动静然后“啊”的一声尖叫后又立刻关上房门。

    这一声尖叫倒是提醒了赵小泉,奶奶的,不会有事吧,他顾不上去捡起滚落在地的金牛,先冲到倒在地上的小秦人面前一边用力摇晃她的身体一边喊她的名字:

    “你醒醒快醒醒!你到底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楼梯口突然躺了个满头是血的姑娘,楼下邻居看见了能不报警?几分钟后,当警察赶到现场看到赵小泉正慌慌张张伸出一根大拇指拼命掐小秦人的人中呢,这家伙惊慌失措之下居然连12o的电话都忘了打?

    要说赵小泉的运气也真是点背,就这么随手扔了一个花瓶砸下去居然就要了小秦人一条命?贪财如命的小秦人被12o送到医院后没多长时间就被医生宣布,“抢救无效死亡!”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赵小泉的小秦人突然之间意外死亡瞬间让他处心积虑想要掩盖的**的事件铁板钉钉,再加上过失致人死亡的罪名,赵小泉注定了下半生铁窗相伴的命运。

    人各有命,一直想高人一等做一个人上人的赵小泉却没有那个命运,要想强求,只能付出不是常人能够承担的代价。

    赵小泉出事后外界老百姓对于此事的传闻却各不相同,有人说,“赵小泉是因妒生恨,见不得年轻的小秦人水性杨花跟别的男人好,可是自己有无钱满足小秦人的很多虚荣的要求,心里不平衡,这才会盛怒之下过失杀人。”

    也有人说,“赵小泉那小秦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若是身家清白的好女孩,谁会心甘情愿给领导当小秦人?这里头肯定也有那女人的错。”

    还有人为赵小泉辩解,说那女人在县纺织厂是出了名的公共汽车,赵小泉肯定是被她给祸害一时气急才会忍不住失手把女人砸死。

    无论外界如何众说纷纭,赵小泉失手砸死人却是铁一般的事实,这个倒霉蛋接下来将要面临至少十年以上的铁窗生涯,从一个高高在上的领导干部变为人人唾弃的阶下囚,他的人生轨迹至此翻天逆转。

    黄一天听说赵小泉误杀小秦人的消息时也是吃了一惊,奶奶的,这个是赵小泉吗?竟然能够杀人,还真的没有看出他是这样的人。黄一天虽然处心积虑想要给赵小泉一点教训却没料到这家伙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倒是省得他很多麻烦。

    赵小泉出事后没几天,县公安局的丁副局长也传来好消息,说是江佳欣的老公陈贵自从老婆进去后,没有了约束,做事也随着性子,最近不知道跟谁学坏了,经常去光顾男人不该去的地方,昨天在县里某洗浴中心跟客人生口角打起来,被对方打的不轻已经住院了。

    而且洗浴中心的财务被几个人打架的时候,损失不小,人家正通过法律途径要求陈贵赔偿,如果真的是这样,估计陈贵的房子都不够。

    丁副局长问黄一天,“是不是等陈贵伤一点追究他公共场合打架斗殴妨碍公共安全的责任?少说要在拘留所呆半个月。”

    黄一天低头想想,“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既然陈贵已经受到教训自己又何苦跟一个没头脑的小混混计较呢?说到底,他也不过是受了赵小泉的蛊惑罢了。”

    赵小泉的事情让黄一天想了很多,赵小泉、陈贵等人对于黄一天来说,其实是个不对称的对手,黄一天目前在普水虽然说不是很强大,但是关系人脉不是赵小泉等人能相比的,所以黄一天不想对付陈贵等低级的对手了。即使自己想办法把这些人顺利的收拾了,表面上是赢了,心里也不安,因为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他们其实也是弱者。

    和弱者对手,不是黄一天的初衷。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春光明媚的日子里,黄一天来到省委组织部报道,一进入省城满眼的高楼大厦顿觉繁华大都市气息,此时已是谷雨时节,正午的阳光灼热温度飙升,省城街道两旁不少爱美的姑娘纷纷穿起了飘逸的夏
都市鬼谷医仙全文阅读
装,看上去花枝招展春光养眼。

    从普水县到省城大约两个半小时的车程,一干送行的领导陪着黄一天一大早出,来到省城和省委组织部的领导做了一番交接,到达自己需要的目的后,又陪他一道吃完午饭后大多返程,唯独县委组织部副部长钱成富留下来。

    钱成富来之前已经和在省城工作的三弟钱成祥说好,在黄一天到省城报道的当晚为他精心安排了接风晚宴,为此还特意盛情邀请黄一天的大师兄卢主任一道参加,钱家兄弟这么做目的很是明显,巴结上黄一天,从而把黄一天的人脉资源为自己所用。

    晚上,华灯初上,钱家兄弟陪同黄一天一道进入省城五星级大酒店——明珠大酒店的富丽堂皇大厅。省会城市的五星级酒店和普安市那种小地方的五星级酒店哪怕从外观上看起来都不是一种档次,先不说酒店外部金碧辉煌的装潢。

    单从宾客踏入酒店的那一刻开始,门童和服务生就像是如影随形的影子,只要客人有任何需要随口说一声必定尽力满足。

    “顾客就是上帝。”

    这样的服务理念在明珠大酒店里的确能让客人们有切身体会,不过,好的服务水平意味着酒店的消费标准也是水涨船高,在普安市五星级酒店售卖几百块的一瓶酒,进了明珠酒店标价旋即飙升为一千多,还不还价。

    什么叫档次?从某种角度来说,高档酒店和低档酒店的区别就是花更多的钱买同样质量的产品,但是对方的购物环境和服务水准却又让你觉的这钱花的心甘情愿。

    三人在大厅里等了一会卢主任才来,几个月没见,卢主任看起来倒是比前一阵在普水县参加公选改革小组的时候更洒脱风流,瞧着他那副满面春风的模样,黄一天脑子里不觉想起一句话。

    “升官提拔是领导人最好的春啊啊药。”

    “看来,卢主任最近小日子过的挺顺心哪。”黄一天在心里暗自嘀咕一句,冲着刚刚走进酒店大门的卢主任满脸堆笑迎上去。

    “大师兄!你可是迟到了啊!一会上去先自罚三杯!”

    虽说今晚这桌酒是钱家兄弟扛着为黄一天接风洗尘的名义请客,但是官场中的规矩一向谁的级别高谁才是真正的主角。卢主任比黄一天等人迟来一步,大家还得对他笑脸相迎,若不是黄一天跟他之间有一份师兄弟的情谊摆在那,哪有人敢对领导插科打诨?

    卢主任见黄一天调侃自己,一边迎上来跟他握手一边冲他玩笑道:“我今天可是推掉了两桌陪厅级领导喝酒的饭局抽空赶过来陪你喝酒,你的待遇可是不低啊,你不仅不感动还要罚我酒?看来你这良心得赶紧拿放大镜找找了。”

    一旁钱家兄弟听了这话连忙配合出一阵“哈哈哈”笑声,两人也分别上前和卢主任握手,钱成富倒也罢了,他毕竟不是第一次跟卢主任见面,三弟钱成祥跟卢主任握手的时候激动的手心全是汗。

    跟着组织部年年有进步。

    省城多少机关单位的办事员,处长们甚至级别更高的领导,谁不想跟省委组织部的人多套套近乎?钱成祥在省里工作了近十年,还是头一回跟省委组织部的人距离这么近说话,何况卢主任又是身份特殊的办公室主任,很多时候可以代表领导意图去话的人。

    相比较而言,钱成富在这种场合顿显几分官场老人的沉稳和老道,他冲着卢主任和黄一天殷勤招呼:“卢主任,黄书记,两位领导楼上请。”

    卢主任和黄一天应声点头正准备抬脚上楼,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喊一声:“那个普水来的黄一天,请留步!”

    黄一天听闻有人喊自己姓名,惯性回头,扭头看到酒店大厅门口的旋转门处正有个身材高大气质不凡的年轻男子走进来,身后跟着两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小伙子,三人正健步如飞直奔自己走过来。黄一天努力在脑海里搜索此人的信息,结果却是一片空白,他正疑惑眼神看向那越走越近的小伙子,一旁卢主任轻声问他:

    “这位庄大少你认识?”

    “庄大少?”黄一天嘴里嘀咕一句,“那个地方的庄大少,我好像没见过,印象中没有这个人。”

    “可我看他明明就是奔你来的。”卢主任说。

    一旁钱成富却感觉道不一般,见对方几人越走越近脸上却带着明显的杀气腾腾,这让他心里不禁开始打鼓,心里祈愿,“老天保佑今晚可千万别出什么事,那可是自己请客,如果要是出什么事情,可就违背自己的初衷了。”

    卢主任见黄一天一副懵圈表情看出他的确不认识面前这位省城鼎鼎大名的庄大少,于是在他耳边简单介绍:

    “这位庄大少本名庄承高,他老爸是咱们省里的领导,此人整天打着他老爸的名号在外面做了不少的坏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