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五十章老领导

第四百五十章老领导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这让张二江像是一个想睡觉的人突然从天上掉下来一个枕头,奶奶的,这可是好事啊,他几乎不假思索对赵小泉表态支持,并对赵小泉承诺:

    “只要收拾了黄一天,就想办法让赵小泉官复原职”。

    一场肮脏的交易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产生,张二江今天晚上坐在家里客厅沙上看电视的时候还在心里巴望着赵小泉的计划尽快实施,却没想到黄一天会突然找上门来?

    心虚的张二江此刻脸上的表情极其不自然,他两眼盯着黄一天既不请他抽烟也不请他喝水,表情略显尴尬坐在对面的沙上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反观黄一天的表现倒是轻松自在,坐在张二江家客厅沙上跟到了自己家似的,反客为主口气冲张二江笑道:“老领导,别那么拘束吗?我不过是随便过来找你叙叙旧,你那么紧张干什么?”

    “不会,怎么会紧张呢?黄书记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我欢迎还来不及呢,只是没想到这么晚了黄书记还会过来,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

    张二江到底也在官场混了这些年,随机应变的能力也不差,他很快从之前懵圈的状态中调整过来,像是一个好客的主人冲黄一天笑脸相迎。

    黄一天显然没什么兴趣陪他演戏,他端坐沙上,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张二江,那眼神无比专注像是一把电钻要在张二江脸上钻出一朵花来。

    “张副县长,你是我的老领导了,我这么晚登门也不想跟你兜圈子,咱们有什么话就敞开心扉说出来,您看行吗?”

    “行行行,我了解黄书记的个性一向是个爽快人,你要是想说什么尽管说,如果要是藏着掖着,也不是你我的个性。”

    张二江巴不得对方先把底牌露出来好方便他见招拆,黄一天这么晚跑到他家里来肯定有事,可是到底什么事他心里却没底。

    黄一天岂会看不透张二江心里那点小算盘?他淡淡口气说:“张副县长,赵小泉勾结陈贵背地里要对付我的事情您听说了吗?”

    张二江刚刚硬撑着露出一丝笑意“倏”的一下消失无踪,他几乎是惯性否认道:“不会吧?赵小泉怎么会干这种事呢?我还真是没听说。”

    瞧着张二江一本正经当着自己的面撒谎,黄一天心里不觉好笑,“这种低劣的演技也敢在自己面前装蒜?眼神都慌的不知道往哪瞄了。”

    “其实我心里也清楚,为了江佳欣的事张副县长对我心里有些意见,不过,您也是我的老领导了,我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地方您尽管批评指正,能改则改无则加勉,您怎么能跟赵小泉那种货色混在一块对我落井下石呢?这不合适吧?”

    黄一天的话让原本心里慌的张二江顿时脸上露出惊慌神情,他做梦也没想到黄一天居然已经知道了他在背后支持赵小泉勾结陈贵对付他的事?

    “这怎么可能呢?”张二江的脑子像是陀螺转起来,“这么重要的秘密黄一天怎么可能了解内情?难道是赵小泉那狗日的背叛了自己?不会呀!赵小泉跟黄一天之间的仇怨比自己还深,对付黄一天的事还是他主动提出来的,他怎么可能不顾后果把实话说出来呢?”

    张二江脑子里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就听黄一天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早已看穿他在琢磨什么冲他开门见山道:

    “张副县长心里还在为江佳欣的案子以及没能竞争上县长的事情对我有成见是吗?今天咱们俩当面锣对面鼓把话说清楚,若不是江佳欣那个女人当初先对我不仁,我绝不会对她不义,这一点张副县长心里应该很清楚。

    至于你竞争县长职位,说白了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便宜了朱长江侥幸夺得县长位置,你要是怪也只能怪到朱长江身上,不该把这笔账算到我头上,毕竟当时你为了江佳欣,在背后做了一些对我很是不利的事情,为了我的利益不受到伤害或者说损失最小化,我也只能帮助朱爱江争夺县长的位置,这么做,人之常情。

    现在江佳欣是出事了,你朝思暮想的县长位置也没有了,你心里是不是很苦恼,很失望,所以就把这一笔笔账不仅算到我头上,还想要利用不成器的来个赵小泉借刀杀人,作为曾经的老下属我得提醒你一句,我黄一天也不是任谁随便踩一脚的主,你是铁了心非要跟我过不去吗?”

    黄一天一番话说完,张二江目瞪口呆。

    他怎么也没想到今晚黄一天会跑到自己家里说出这么一番大实话来,官场中人明争暗斗一贯秉持袖子里玩火的作风,哪怕背后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表面上却依旧笑眯眯你好我好大家好,他黄一天居然反其道而行之?

    短暂的愣怔过后,张二江本能冲着黄一天矢
不死狂尊帖吧
口否认:“黄书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是我的曾经下属,我不会计较你的鲁莽,但是说任何话事先要考虑一下,不要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那不符合你现在的身份,你可是最年轻的科级干部。”

    黄一天见自己把话说到这地步张二江还装蒜,冲他冷笑道:“张副县长,你我都是明白人,今天我既然把话跟你说到这种地步,那就是抱着各退一步海阔天空的诚意来的,如果你坚持一意孤行,那可不能怪我不顾同事一场的情分?”

    挑衅!赤果果的挑衅!

    张二江感觉黄一天今晚找上门来的目的纯粹为了当面威胁自己,他刚才的话里意思其实可以翻译成,“姓张的!你别给脸不要脸!你要是再敢跟老子过不去,可别怪老子不留情面下狠手,老子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张二江自从回到普水县当了副县长,还从没有哪个下属敢用这样张狂的口气跟他说话,他觉的黄一天今晚对自己说话的口气何止嚣张?简直就是目中无人!再牛逼也就是一个科级干部,在普水的威望比自己差多了,难道还能把自己怎样?

    他强忍住心里的怒火冲黄一天冷冷道:“黄书记,我张二江也是从基层官场一步步提拔到如今的位置,我还真不怕你恐吓,再说了,你说的那些话我压根听不懂,我也不想听懂,如果说你要想挑战我的权威,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黄一天见张二江冥顽不宁心里也有些不痛快,他索性坐直了身子把后背靠在沙上,两眼瞪着张二江一字一句道:

    “张副县长这是铁了心要当第二个蒋大宽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蒋大宽进去和你有关系?黄一天,你大晚上跑到我家来胡说八道一通究竟想干什么?”

    黄一天一拍大腿冲张二江教训道:“你说我想干什么?看在你我相处一场你以前对我有恩的份上,我这是在给你机会,我这是在帮你明白吗?”

    “我要你帮?呵呵!”张二江脸上露出几分鄙夷,“黄一天,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人物了?我堂堂一个副县长,需要你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帮什么忙?你能帮助我什么,是不是能帮助我提拔?你还真是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两人一言不合嗓门全都越抬越高,黄一天眼见张二江不撞南墙不回头,冲他摇头叹道:“张二江啊张二江,亏我在心里尊你是老领导对你客气三分,没想到事到临头你比蒋大宽还傻瓜,如果没有证据,我能到你这边来。”

    听见黄一天张口骂自己傻瓜?张二江气不打一处来,冲他冷冰冰下了逐客令:“黄书记,天色不早了你也该回去休息了,有什么话咱们明天办公室再谈吧。”

    “张副县长,既然大家都把脸撕开了,我也不多说了,不过临走之前有件事我还得跟你核实一下,听说县公安局的办公大楼承包方李老板是你介绍的?这位李老板从来都是出手大方的角色,他这回背地里送给你不少好处吧?”

    张二江像是一下子被踩中了猫尾巴突然一下子从沙上跳起来,激动的满脸通红冲黄一天吼道:“黄书记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二江自己干过的事情自己心里最清楚,李老板之前曾经送他不菲的工程款回扣,前两天他刚吩咐老婆把那笔钱存进银行,怎么就被黄一天这狗日的闻到了味?

    黄一天一边踱着步子往门口方向走一边慢悠悠回头冲张二江扔一句:“张副县长,我的为人你心里最清楚,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李老板是我的朋友,你说我要是让李老板把送钱给你的录像资料举报到市纪委结果会怎样?”

    “他他娘还有录像资料?”

    张二江一下子心慌意乱,眼看着黄一天一只手已经伸到门把上准备开门出去,他第一反应赶紧奔过来一把拉住他胳膊放低了音量似笑非笑道:“黄书记话没有说清楚,别着急走嘛,有些事我们还是好好谈谈吧。”

    黄一天原本也没想把事情做绝,他心里最了解张二江的秉性,他原本不是个奸诈圆滑之辈,若不是之前对自己误会太深也不会有此举动。

    既然张二江主动挽留,黄一天也不客气,重新转身回沙上坐下,依旧是衣服掏心掏肺口气对张二江说:“张副县长,你是我的老领导,不管什么时候我心里对你一向比较尊重,这你心里应该最清楚,所以和你之间的事情,我希望我们两人之间解决,而不是通过其他的渠道解决。”

    “是是是,黄书记做人做事一向有分寸,这我懂,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情当然需要两人来解决,借助外面的力量来解决,你不想,我也不想。”

    姓黄的!若不是今天被你狗日的掐住了脖子,老子就算是拼了一条命也绝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