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四十五章背后的人

第四百四十五章背后的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丁副局长其实心里早就明白什么,说,黄书记,你说的话很有道理,我认为既然是生在县公安局的事情,一定要经过上级部门的调查,这样才能公正,保证不收到其他因素的影响,但是不给金局长汇报也是不行的,毕竟这是在普水生的事情。

    黄一天说,你说的也很有道理,那么好我们就按照各自的分工去做吧。

    此时的黄一天就像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他镇定自若胸有成足,简单安排了丁副局长接下来需要处理的任务后,当即拿起手机给县委张书记打了个电话汇报案情。

    黄一天心里非常清楚,周副局长身为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居然私下买凶杀人,事件本身原本就是罪行极其恶劣,再加上他要谋害的人又身为国家干部,那更是罪加一等!

    这个案子不管背后谋划的人是什么身份,只要捅到市县两级主要领导面前,那就是一件绝对能让两级政府领导同时跌破眼球的大案。

    “县公安局副局长买凶谋害乡党委书记?”

    这样的新闻标题若是在媒体上刊登出来,恐怕不仅仅在本地官场将会引起不小的震动,即便是更高层的领导看了这消息后也会大吃一惊吧。

    不得不说,这位周副局长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身为执法单位的领导知法犯法,这样的人渣败类居然出现在堂堂警察队伍?简直是让公安系统所有警察脸上蒙羞。

    黄一天一向做事缜密,当丁副局长按照他的指示快步走出监控室的时候,他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县公安局一把手金局长一向跟周副局长关系紧密?会不会出现其他的情况?......”

    黄一天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可是生普水的事情不给金局长汇报,那是不可能的?万一汇报了,中途出现问题,那么责任也不是金局长能抗住的?

    丁副局长肯定知道普水公安局内部的情况,站在外面想了很久,掏出手机拨通了市公安局魏副局长的电话,等到给市局汇报后,才给金局长作了汇报。

    丁副局长心里明白,周副局长在普水县当了这么多年的公安局副局长,普水县这块地盘上的水到底有多深恐怕他早已心里有底,这时候再把抓捕周副局长的希望寄托在金局长的身上,未必有十足的把握。

    事实证明,担心并非杞人忧天。

    当晚,普水县公安局的金局长亲自召开紧急会议制定了抓捕周副局长的行动计划,参与抓捕的队伍出后不到半小时便反馈信息回来:周副局长失踪了!

    按照丁副局长的说法,“明明下午还有人看见周副局长在县公安局大院里出现,怎么晚上行动小组抓人的时候人就失踪了呢?要说没有内鬼给周副局长通风报信傻子都不信!”

    黄一天看出丁副局长是真气大了,可再怎么生气又有什么用呢?反正周副局长已经闻风逃走,这时候说什么废话也于事无补。

    东边不亮西边亮。

    县公安局这边当晚抓捕周副局长的行动失败正让众人懊恼不已,县纪委那边审讯周小虎的工作人员却很快传来捷报。

    周小虎在审讯过程中突然毒瘾作,为了能够让审讯人员答应给他提供独品缓解痛苦,他当着审讯人员的面亲口承认,“不仅自己参与,身为县公安局副局长的父亲涉嫌独品三年,家里地下储藏室现在还藏着部分独品呢。”

    县纪委的审讯人员闻言大喜过望,连忙一边派出人马去周家别墅地下储藏室找寻犯罪证据,一边继续顺藤摸瓜从周小虎的口中掏出诸多有关周家父子案件具体情况。

    审讯人员问周小虎:“你爸爸跟你一样也吸吗?”

    周小虎否认:“我爸爸从来不碰那玩意儿,他原本也坚决不让我碰那东西,可我已经偷偷吸了好多年,实在是戒不掉。”

    审讯人员又问:“你们从什么渠道弄来的货源?”

    周小虎一副轻蔑眼神看向审讯人员,讥讽道:“你们忘了我老爸是干什么的?他整天就在这个圈子里混,三教九流什么样的朋友没有?想要找货源还不是小菜一碟?我只要有个风声,主动上门找老子的人太多了,还怕没有货源?”

    “照你这么说,你和你爸两人这些年最大的经济收入来源其实并不是那些洗浴中心,而是暗地里的-独品交易?”

    “洗浴中心相对其他行业的利润确实很大,可是怎么能和独品相比较,你知道那东西的利润多黑吗?我跟你说那是一本万利,也可以说是无本万利,...
后途吧
..”

    周小虎在药物的作用下,当着审讯人员的面打开了话匣子,眉飞色舞开始交代相关情况,负责案件审讯工作的县纪委领导却被他接下来交代出来的相关内容彻底震住了。

    一个县公安局的副局长居然涉嫌私下贩卖独品长达三年之久,并且从中牟利数百万元?这件事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县纪委的林书记立刻意识到此案的严重性,当即第一时间将案情向市纪委的领导作了汇报,市纪委的领导闻言同样跌破眼镜立刻又把这起情节特别恶劣的执法部门领导知法犯法案件向市政法委书记作了汇报。

    市政法委书记鉴于此案有可能对社会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当即作出重要批示:集中一切力量尽快抓捕周副局长归案!

    几乎是一夜之间,以市公安局为主要力量组成了一张弥天大网在各地撒开,身穿警服的各行动小组警员分别第一时间奔赴车站、码头、以及高铁站和飞机场等地,运用各种手段搜索关于失踪逃犯周某某的行踪。

    大隐隐于市。

    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周副局长其实并未离开普水县,作为一名反侦查能力很强的老公安他非常明白公安抓捕人犯的时候经常犯灯下黑的失误。当所有人都以为犯罪嫌疑人必定会慌慌张张亡命天涯的时候,选择窝藏在熟悉的地盘上一动不动反而更安全。

    原本周副局长指望一听到针对黄一天的谋害计划成功后立刻便按照金局长的指示离开普水县避避风头,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圈养多年的棋子居然在关键时候会失手被抓?真是天也不帮助自己,这让周副局长一下子陷入极其被动的状态,自从卡车司机被抓后,金局长一个劲催他离开,他也是实在没辙只能听了金局长的安排。

    但是临走之前他却又留了个心眼,他并没有拿着金局长特意用假身份证为他订好的飞机票,而是选择了在普水县和邻县地界交汇三不管地带找了个当地老百姓看守鱼塘用的破屋子先住下来,等等风声过后再做点事情。

    周副局长心里打的如意算盘是,他必须等金局长把儿子从县纪委弄出来后再带着儿子一块远走高飞,儿子那可是他一生的希望,全部的梦想,自己现在做什么,都是为了宝贝儿子,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此时周小虎已经在县纪委吐露了太多重要信息。

    眼下的形势,别说是县公安局金局长,就算是普安市公安局长想救出周小虎也是回天无力了,一个已经交代出很多东西,等于被法律定性的人,谁也不敢包庇。

    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一轮圆月高高挂在头顶,心事重重的周副局长躺在鱼塘边一个屋顶漏了条缝隙的简陋铁皮房里蹙眉沉思。

    这里的鱼塘早两年因为环境污染问题鱼塘的水已经没法再养鱼了,近在咫尺的鱼塘水出阵阵臭味,由于周围满眼荒草杂生,即是睡在铁皮房便里依旧不时有各种无名小虫子侵扰周副局长。

    这些年一向养尊处优的周副局长哪受过这种罪?他躺在铁皮房里用砖块垒砌的小床上思来想去,“自己总这么躲在这里也不是办法,也不知道金局长现在有没有把儿子周小虎弄出来?只要儿子一出来,父子俩立马远走高飞。”

    眼看夜深人静,心神不宁的周副局长在湖边走了很多个来回后,掏出之前准备好的手机拨通了金局长家里的电话号码,了解情况,当听到手机听筒里传来有规律的“滴-滴”声,他好像瞬间又闻到久违的城市文明气息。

    他这几天过的日子真是连一条狗都不如啊!白天怕被人现从来不敢出去,只有到了晚上天完全黑下来,才敢跑到邻县路边杂货店买几包方便面回来充饥。昨晚上他买回来一包方便面居然还是过期的?这让他很是生气,恨不得立马跑到那家杂货店找老板算账去,奶奶的,敢欺骗自己,可是想想自己眼下的处境却只能劝自己忍了。

    电话终于接通了,当周副局长听到电话里传来金局长熟悉的声音心里不自觉一阵激动,他连忙问金局长:

    “金局长,我儿子小虎出来没?”

    金局长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会却并没回答他的问题,反问他:“老周,你在哪呢?现在市公安局已经在本地布置了天罗地网,还把你的照片上了省公安厅的通缉网,你现在可一定不能随便露面,否则万一被公安抓了可就完了。”

    金局长短短的几句话让周副局长心里一凉,他听出来金局长似乎还没能把自己的儿子从县纪委救出来,这让他对金局长之前的承诺不禁生出几分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