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四十四章谁在背后下手

第四百四十四章谁在背后下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看着月光照在冯佳媛那一本正经的小脸上,黄一天不觉笑了,女人啊,谈恋爱的时候再怎么温柔,一旦触碰到婚姻问题立马像是石头坚硬起来,这就是她们心底的底线吧?

    “你笑什么呀?我这认认真真问你话呢?”

    冯佳媛见帅气的男朋友一脸温柔看向自己,心底里某个角落刚刚树起的冰山一下子融化,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继续保持严肃表情。

    她今天是铁了心一定要从黄一天的嘴里听到一句准话,对于两人未来的婚姻问题,他到底有怎样的规划?

    “我们现在跟结婚过日子的两口子有什么区别?该做的都做了,如果真的要是有个孩子,那么就是典型的三口之间,你在意的不就是少了那张红纸吗?你要是喜欢,咱们明天就去民政局把那张红纸拿回来?”黄一天的回答漫不经心,就像冯佳媛刚才的提问不过是一件小的不能再小的芝麻小事。

    冯佳媛控制不住心里狂喜,“他愿意随时跟自己去领结婚证?那是不是说明他愿意跟自己结婚过一辈子?他心里其实早已把自己当成另一半了!”

    短暂的喜悦过后,冯佳媛猛的想到父母提出“招赘”问题,脸上刚刚漾起的笑容一下子又黯淡下来,黄一天看出她情绪有变,笑道:“你这是怎么了?刚才还高高兴兴怎么突然就变脸了?你不会是不想跟我去领结婚证吧?”

    “不是不是当然不是,我是想......”冯佳媛心里纠结着,要不要今晚把“招赘”两个敏感字当着男朋友的面说出来。

    冯佳媛正在犹豫,怎么说出想说的话,黄一天突然现距离两人几十米处有一辆卡车正亮着刺眼的大灯冲着两人方向以飞快的度横冲直撞开了过来,那卡车的度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人感觉像是开车人喝了酒在高上飙车呢。

    天生警觉度极高的黄一天想也没想拉着冯佳媛二话不说往旁边河里跳进去,奶奶的,保命要紧,就在两人“噗通”跳进水里的那一刹那,大卡车像是在高行驶状态下一时无法控制居然也冲着两人掉进水里的方向紧跟着落了水。

    大卡车落水的动静一下子惊动了周遭散步的男男女女,立马有人掏出电话开始报警,也就几分钟的功夫,原本宁静的河边小路上一下子嘈杂起来。

    几分钟的功夫,赶到现场的警察听说卡车落水之前还有一对青年男女也落了水,连忙组织警力准备打捞,一番忙碌过后警察倒是把卡车司机从卡车驾驶室里救了出来,那一对男女却怎么捞也没找着。

    就在一帮警察焦头烂额的时候,县公安局的丁副局长也赶到了现场,他冲着警察指示道:“把这个卡车司机带回公安局审一下。”

    执勤民警觉的奇怪,眼看大卡车司机因为在水里时间太长有些缺氧还处于半昏迷状态,壮着胆子上前向丁副局长请示:

    “您看是不是先送他去医院看看?”

    丁副局长冲那民警白了一眼,呵斥道:“你是领导我是领导?到底要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旁边几个警察看出今晚的丁副局长似乎情绪不佳,赶忙伸手拉了一下刚才说话民警,几人按照丁副局长的指示把刚刚从水里救上来的卡车司机带回了公安局审讯室。

    大家一定很奇怪,黄一天和冯佳媛哪去了?丁副局长怎么突然赶到湖边事现场?他又为什么执意要下属把这位卡车司机带回去审讯?

    所有事情的谜底就在这位卡车司机身上。

    今晚若不是黄一天警觉性很高,说不定这时候早成了被人谋害的一缕冤魂,他感觉那卡车不对劲的时候连忙拉着冯佳媛一块跳水,等到卡车落水的时候,他已经拉着冯佳媛从旁边上了岸。

    冯佳媛被吓的七荤八素搞不清状况,黄一天心里却明镜似的,他上岸后头一件事就是去了街边公用电话拨通了县公安局丁副局长的电话,告诉他,“有人蓄意谋害自己和女朋友。”

    丁副局长是黄一天的老朋友了,闻言大吃一惊,又听黄一天在电话里请他务必帮忙把卡车司机弄回公安局好好审讯一番,他这才心急火燎连忙以最快的度赶来现场。要说那卡车司机也是个硬角,即便是被抓到审讯室里却还是面不红心不跳反正不管警察问什么一句话都不说。

    直到最后丁副局长和黄一天一起出马,对他一番凌厉的心理攻势后,他才勉强承认自己今晚开卡车撞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要黄一天一条命。

    但是当两人跟追问他,背后究竟是谁指使他,他却又闭口不言,看他也是条硬汉又铁了心想要一人把所有责任包揽下来,丁副局长和黄一天也感觉此事有些棘手。

    意外交通事故和故意杀人未遂之间的罪责天差地别,既然卡车司机已经亲口承认他今晚故意制造车祸杀人的
求胜之路txt下载
目的,此人当晚即被公安机关依法逮捕关押。

    当丁副局长陪着黄一天从审讯室里出来的时候,忍不住奇怪问他:“当时路上那么多人散步,你怎么就猜到那卡车是专门冲着你来的?”

    黄一天笑了!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丁副局长的问题,难道要他说,“上辈子老子被人暗算的次数太多了,吃了这么多次亏难道还不长心眼吗?”

    要想成为官场中的常青树,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不管是嘿道白道上的一些勾当多少要了解一些,有句俗话说的好,“嘿道白道笑在最后才是正道”。

    当然了,类似的话只能在心里说说,要是哪个官员敢把这种大实话说出来,那他的仕途之路也算是走到头了。

    黄一天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跟丁副局长多说什么,他现在最关心用什么办法才能从卡车司机口中套出让他谋害自己的背后主谋是谁,尽管他心里隐约知道答案,可是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口说无凭也是白搭。

    他皱眉想了一会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他对丁副局长说:“老丁你听我说,咱们如果能照我说的办法,肯定能让卡车司机心甘情愿交代幕后主谋。”

    “你说说看,什么办法?”

    ”......“

    丁副局长听了黄一天一番计策后脸上露出诧异表情,犹豫了一会还是点头答应下来,冲他说:“我找人试试看吧,成不成的我可保不准。”

    黄一天却充满自信:“老丁你只要按照我的办法去做,这事绝对有把握。”

    半小时后,公安局的审讯室里,看起来三十左右的卡车司机正蔫头耷脑坐在审讯椅子上闭目养神,审讯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一个长相精瘦脸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年轻警察走进来。

    “金丝眼镜”进门后先拿眼神瞥了卡车司机一眼,转脸对正审讯卡车司机的两名警察说:“周副局长找你们有点事,要不你们现在去一趟他的办公室,这里我来看一会。”

    两名警察听了这话毫不怀疑冲他说了声“谢谢”,立马从凳子上起身走出了审讯室,不一会功夫,狭小的审讯室里只剩下“金丝眼镜”和卡车司机两人。两名警察从审讯室出来后,其实并未去周副局长办公室,而是转身进了一墙之隔的公安局监控室,透过监控室墙上的装置,可以清楚看到审讯室内两人动静。

    审讯室里,“金丝眼镜”见两名审讯警察走后,踱着步子走到依旧闭目养神的卡车司机面前,一句话也没说,先从身上掏了一根烟出来碰了碰他的胳膊。

    卡车司机睁开眼,看了看“金丝眼镜”递过来的一根烟,眼里露出疑惑神情,他正犹豫着要不要伸手把这根烟接过来。听见“金丝眼镜”低声说:“抽吧,周副局长让我过来跟你带句话。”

    卡车司机听了这话不由浑身一怔,他警觉看了一眼门口方向,见审讯室的门紧闭这才眼神再次投向“金丝眼镜”问他:“是周副局长让你来的?”

    “金丝眼镜”点点头。

    卡车司机脸上露出无比懊丧神情,道:“麻烦你跟周副局长说一声,我对不起他,没把他交代的事情办好。”

    “金丝眼镜”之前悠闲抖动的一条腿不自觉停下来,他面无表情看了一眼审讯室里监控探头方向,转瞬低声对卡车司机说:“周副局长知道你已经尽力了,你放心,公安局是他的地盘,他正在积极想办法把你弄出去。”

    卡车司机听了这话愈加动容,脸上露出跟之前截然不同感激涕零神情,他一边眼里含泪摇头一边低声对“金丝眼镜”说:“麻烦你转告周副局长,我这条命是他救的,这次的事情我没办好是我对不起他,让他不用再为我的事费心了。”

    “那不行,你是为了帮周副局长才会对黄一天下手,现在你落到这步田地,周副局长要是不帮你良心上哪能过得去?”

    “可我已经被抓到这来了?周副局长真有办法把我弄出去?”

    蝼蚁尚且贪生。

    虽说卡车司机之前早已抱定了对主子忠心到底的决心,可他一听说自己还有机会出去,整个人脸上立马露出异样光芒。

    此时,隔壁监控室里,黄一天正两眼盯着墙上的监控画面问丁副局长:“从法律角度来说,刚才犯罪嫌疑人几句话能确定幕后主谋就是公安局的周副局长吗?”

    丁副局长轻轻点头。

    黄一天当即冲丁副局长建议:“老丁,咱们现在兵分两路,我立刻向县委张书记汇报案情,你立刻向县公安局一把手金局长汇报案情,哦对了,要抓周副局长恐怕还得通知市公安局的领导,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普水县公安局副局长,由你们县公安局处理是不是会出现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