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四十三章 未来的女婿

第四百四十三章 未来的女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冯佳媛自从跟黄一天突破了最后一层关系后,已然从心里把自己当成是黄一天未来的小媳妇,两人成为夫妻那是理所当然,跟他在一块的时候也就不再考虑,一向口无遮拦,反正说来说去,河边散步的一对对男女没有一对比她和黄一天俩人更登对的。

    男的年纪轻轻风流倜傥,女的娇艳动人年龄相当,两人琴瑟相和心意相通,就冲两人之间这份无可替代共同经历过风雨不离不弃的感情,至少甩周边那些红男绿女们一大截。

    冯佳媛对自己未来老公非常满意,她感觉自己跟黄一天在一起谈恋爱的画面简直就像是在演台湾偶像剧,黄一天实在是太帅了,让她百看不厌,放眼整个普安市机关单位里,像他这样长相帅气又有个性的男人真是绝无仅有。

    最主要的是黄一天对很多事情的处理,是那么的到位,让冯佳缘很是崇拜,奶奶的,这样的男朋友那才是最好的。

    冯佳媛每天都在巴望着,什么时候男朋友能主动向自己求婚呢?说起来两人谈恋爱之初是女追男,而且还是自己以一个女孩子不安全为理由,死皮赖脸住在黄一天的屋子里,这才有了以后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

    可是现在两人已经同居了有一段时间了,男女之间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也要结婚了,可是冯佳媛觉的,求婚这种事总不能也让女方来做吧?这种事就应该男人先提出来女人才有面子嘛。

    可黄一天这个人工作责任心太强,以致实在是太忙了,他如今在乡下当领导总是早出晚归,有时候早晨冯佳媛还没睡醒,他已经出门上班了,晚上更是天天都是乡里吃完晚饭才回来,等他到家的时候冯佳媛早上床睡着了。

    两人虽然一直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最近却并没有太多交流时间,好不容易盼到周末冯佳媛又不得不按照父母的指示必须回家看看。

    今天是周末,冯佳媛特意从市里早点回来拉着黄一天出来散散步,她理解黄一天最近工作忙事情多,但还是想提醒他,“两人已经住一块一年多了,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冯佳媛扭头看向走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心里美滋滋,“他还是那么帅!跟自己第一次在市委大院里见到的那个帅气逼人的小伙子似乎更多了几分成熟稳重。”

    她忍不住轻轻把脑袋依偎在男朋友的肩膀上,轻声问他:“亲爱的,你爱我吗?”

    “你说呢?”黄一天随口反问。

    经历过太多莺莺燕燕场合的男人对女人这种一语多关的问题通常的处理方式就是随手把皮球踢回去,不管她心里想要的答案到底是什么,反正不说准话就有转圜余地。

    冯佳媛听出男人言语中的敷衍,一把拉住他胳膊站定下来,让他不得不跟自己站立直视自己的眼睛,月光下,冯佳媛看向男人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咄咄逼人,而男人的眼神则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不许回避问题!我问你呢,你到底爱不爱我?”冯佳媛又问。

    “咱们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我要是不爱你,我能陪你散步,陪你吃饭,陪你一块那什么。”

    “什么那什么呀?我是那样随便的人吗,你这人现在说话怎么那么流氓呀?谁跟你那什么了?我一个没结婚的黄花大闺女,你别往我头上泼脏水行不行?”冯佳媛恼羞成怒在男人胳膊上用力掐了一下,疼的黄一天龇牙咧嘴。

    “行行行,我不往你头上泼脏水,我跟你住一块一年多了,我们之间一直相敬如宾连手都没牵过,冯佳媛小姐更是冰清玉洁,正宗未婚女青年。”

    冯佳媛恼羞成怒,又伸手在他胳膊上掐一把:“你这胡说八道什么呢?我问你爱不爱我你回答就行了,说那么没用的干嘛?”

    男人见实在躲不过了,只好满脸无奈回答:“爱爱爱,我怎么敢不爱你呢?你说咱们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连你家住哪都不知道,你也不请我跟丈母娘见见面,哪有你这样对待自己男朋友?是不是我让你父母不满意?”

    黄一天的话让冯佳媛想起今天下午在自家客厅里,父母一本正经坐在沙上找她谈话,母亲说话还算顺耳,对她说:

    “佳媛哪,我们只有你一个女儿,当初你说看中了那个普水县的黄一天,一意孤行要去普水县追求人家,现在你们之间的关系既然已经确定了,你怎么不把他带回来跟我们见个面,顺道谈一谈你们俩的终生大事呢?”

    父亲对她说话可就没那么中听了,冲她直言道:“那个黄一天是不是对你不怎么上心哪?你跟他都已经谈恋爱一年多了,在一起也一年多了
颜宠笔趣阁
,怎么他就从来没问过你的家庭情况?从来没说要拎点东西陪你回家来见见你的长辈?一个男人,跟女朋友只谈恋爱不结婚,他是不是不想负责任哪?”

    冯佳媛见父亲误会了黄一天,连忙替他解释:“老爸您不知道,我男朋友他现在特别忙,您想想看,他刚刚被调到胡集乡当一把手才多长时间啊?基层的工作您也不是不知道千头万绪,他整天都忙到很晚才回来呢。”

    父亲当时就面露不悦冲她脾气:“你说你是真傻呀还是谈恋爱被那小子骗昏了头?他再忙有我这个市委书记忙吗?我还能抽出时间来陪你妈散散步聊聊天说点正事呢,他一个乡党委书记就忙成这样?我看他还是对你没那份心思。”

    母亲听了父亲这番话后忍不住担心:“佳媛,你别是被那小伙子给蒙了吧?你告诉我,他待你究竟怎么样啊?”

    冯佳媛刚忙回答:“挺好的,他从来都不对我脾气,跟我在一块什么事都让着我,还经常给我买衣服买饰什么的。”

    冯佳媛前半句说的大实话,黄一天的确从不对她脾气,因为在黄一天心里她其实就是个单纯的孩子,哪有大人欺负小孩的道理?

    但是后半句说的却是假话,自从她跟黄一天恋爱后,她倒是帮黄一天买了不少衣服,黄一天好像从没给她买过什么贵重礼物。

    母亲接着问她:“那咱们家招赘的事情你跟他说了没有啊?他到底什么态度啊?我跟你说,我们只有你一个宝贝闺女,他要是不肯招赘到咱们家来做女婿,那可不成。”

    听到母亲旧话重提,冯佳媛脑子里不禁一阵乱麻,她现在最担心的听到父母跟自己提什么要招黄一天入赘的话题,。

    她实在是太了解男朋友黄一天的个性,这家伙表面民主其实内心特别大男子主义,他家里又只有他一个男孩子,自己要是突然提出要他入赘,恐怕他第一反应立马拒绝。正因为她了解父母的要求过于苛刻,又了解男朋友的个性过于刚硬,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她一直不愿意主动去想关于招赘的问题,眼下父母既然已经开始催婚,这个问题摆在眼前让她避无可避。

    母亲见冯佳媛脸上露出为难顿时看穿她心思,冲她问道:“佳媛,不会是那个黄一天不同意入赘咱们家吧?我跟你说那可不行,这一条是他必须要遵守的,否则就别想娶我女儿。”

    冯佳媛听了这话忍不住撇嘴,心说,“你还以为人家多想娶你女儿呢,是你女儿当初上赶着非要跟人家好行不行?”

    有些话自然不能当着父母的面说出来,冯佳媛被父母催的急了,只能一跺脚冲两人表态道:“行了行了,这一周我回去就跟他谈结婚的事,先摸摸他的想法再说吧。”

    母亲见她一提到男朋友的话题就着急,在一旁嘲讽道:“你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你跟那黄一天都谈恋爱那么长时间了,怎么这点小事还做不了他的主?”

    母亲的婚姻当时就是父亲听了母亲的安排,所以对她来说黄一天也是理所当然的听从冯佳缘的安排,要他干什么就干什么?

    冯佳媛没搭理母亲,气呼呼一个人“噔噔噔”跑上楼,一进门把自己的身体甩床上生闷气,她以前一直以为谈恋爱是一件非常非常美好的事情,两人之间只要两情相悦就行了,没想到面临结婚的时候会有那么多麻烦事。

    按照父母当初的计划,她的母亲家庭可以说是出身高贵,在省城或者说京城都是有头有脑的家族,自然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做老公,可女人却对黄一天一见钟情,拼了命跟父母闹腾非黄一天不嫁,父母也是没有想到女儿会这样,怎么就看上一个乡下的土包子。

    女大不中留,父母平时就比较疼爱女儿,一切以她的意愿为准,习惯养成了,要想女儿改变个性,也很是不容易,没办法才会勉强同意让她去普水县工作追求自己的意中人。

    可是现在到了实际问题的时候,父母也提出了一个条件,那就是一定要黄一天入赘才肯答应两人的婚事。

    一想到这件事,冯佳媛真是一个头两个大,她对自己和黄一天之间的感情还是很有信心,可是关于要求他入赘自家的问题,她实在是没有把握能劝说黄一天答应。

    今晚,她特意拉黄一天来公园旁散步就是想要在这轻松悠闲的氛围里想办法探听他内心对于两人婚姻大事真实想法,没想到自己说了半天,这家伙压根不解风情。

    实在没辙的冯佳媛只能采取最直接的方式,逼着他正面看着自己回到相关的问题,盯着他的眼睛单刀直入问他:

    “你想过什么时候娶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