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再次被抓

第四百四十二章 再次被抓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周小虎看着眼前一对衣着果露的姑娘,心里也不由阵阵冒火,他见两个姑娘积极主动要进行下一步的快活节目,索性从沙上站起来,冲着两人一脸-淫-笑:

    “走吧,老子今晚让你们尝尝什么叫爽!”

    “好呀好呀,今晚咱们姐俩一定使出浑身本事伺候您满意。”陪酒女郎见男人终于站起身来,迫不及待扶着他外酒吧外走。

    两个女人左右搀着似醉非醉的周小虎正出门,没想到迎头撞见两位陪酒女郎的老客,这位老客非得要两人先进去陪自己到内场喝几杯。

    这一下周小虎不高兴了,他以前在普水县也是嚣张惯了,今晚喝了几杯黄汤下肚一下子把父亲交代自己躲在外头要低调的话全都忘的一干二净。

    周小虎二话不说跟老客动起手来,对方也不是善茬又仗着人多,压根没把周小虎放在眼里,一群人打一个人,周小虎的凄惨下场可想而知。

    午夜酒吧门口的大街上突然躺了一个被打浑身是血的男人,周围有人立马打电话报警,当地11o警察赶到现场把周小虎送到医院惯例了解其身份的时候才现,此人居然还是通缉犯?

    得来全不费工夫。

    愚蠢又倒霉的周小虎就这样在潜逃了三天之后,在邻市自投罗网又被抓了回来,这消息很快传到周小虎的父亲周副局长耳中,他顿时一颗心吊到了嗓子眼。

    这一回,不等他找金局长商量对策,同时得到周小虎被抓消息的金局长电话先打到他手机上,金局长催他:“老周啊,局面很是不来,你赶紧逃吧,万一等纪委那帮人从小虎嘴里掏出什么东西来,到那时你想走都来不及了。”

    周副局长一颗心全系在宝贝儿子身上,这种时候哪能自顾逃走?他在电话里一个劲的哀求金局长:“金局长金局长,看在这些年我为你打拼天下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你可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哪怕是要用我一条命来换他的命,我也心甘情愿哪。”

    金局长听了这话心里暗骂周副局长实在是太过愚蠢!周小虎再次被抓,事情已经到了一触即不可收拾的地步,他居然还一门心思想要保住他那不争气的儿子?现在的情形明眼人一看即名,这一次就算是大罗神仙也保不住周小虎,何况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公安局长?

    这样的话金局长自然不会当着周副局长的面说出来,他只是劝他:“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得先想办法保全自己才能再想办法救小虎?”

    “我儿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保全自己这条命又有什么用?金局长您就行行好,您不是认识市里的领导吗?不管花多少钱都行,只要能把我儿子捞出来,倾家荡产我也愿意啊。”

    金局长算是听明白了,周副局长是铁了心非要把他儿子救出来才肯走,他心里不禁犯愁:“这可怎么办呢?周副局长要是不走,明摆着很快也会被周小虎的案子牵连抓进去,这样一来自己面前的最后一道屏障就会轰然倒塌。不行!无论如何一定要想办法劝他先离开再说。”

    金局长苦口婆心:“周副局长你放心,你儿子小虎的事情我自会想办法,可你现在一分钟也不能在普水县呆下去了,县纪委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来抓你,你和小虎都进去了事情不是更麻烦?到时候我和谁商议就小虎的事情?”

    金局长说的头头是道,周副局长却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心里明镜似的,金局长之所以一个劲的劝自己逃走,说白了还不是担心自己被抓后他自己也成了秋后的蚂蚱蹦不长?

    对于周副局长来说,眼下没有任何一件事比救儿子更重要,他在脑子里思忖了片刻后,变着方式跟金局长谈条件:“金局长,你要我走也行,可你能不能给我个准话,小虎的事情你是否有底气,到底什么时候能出来?”

    金局长心里暗骂周副局长“老狐狸!”口中敷衍道,“你放心,我一定尽快想办法,既然我上回能答应你把小虎从县纪委捞出来,这回肯定没问题。”

    金局长心里非常清楚自己正在给周副局长打了一张空头支票,周小虎的案子都已经惊动那么大,怎么可能再捞出来,不过他对周副局长那笃定说话口气连他自己都差点相信这是真话,果真是实力派演技不可小觑。

    周副局长显然对金局长背后神秘的力量颇为信任,他在电话那头不自觉点头,突然又想起什么对金局长说:“对了,金局长,我临走之前必须把之前咱们商量好的那件事给办了,否则,我就算是走了心里也不安心。”

    “你说,什么事?”金局长脑子里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却并不说出来而是静等周副局长先说出心里话。

    电话里传来周副局长咬
次元神厨sodu
牙切齿声音:“我儿子被抓跟那个狗日的黄一天脱不了干系,我临走之前务必要先把那王八蛋解决了才行。”

    金局长听了这话不由愣怔片刻,上一次周副局长跟他说过要对儿子的死敌黄一天暗下杀手,当时他想到黄一天毕竟是领导干部身份特殊所以瞻前顾后没答应。没想到周副局长在这样的紧要关头居然又提及此事?他在心里琢磨,“若是自己不答应他恐怕他又多了一个赖在普水县不离开的理由。”

    两害相权取其轻。

    金局长思忖片刻后终于还是点头表示同意:“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也不拦你,但是你必须抓紧时间,动作要快,事情要办的干净利落,千万别被人现任何蛛丝马迹。”

    “金局长你放心,我又不是头一回处理这种事,保证干净利索。”

    周副局长的回答让金局长心里不由一凉,他不觉想起这些年周副局长暗地里干下的那些人命勾当,起初周副局长利用一些犯了法的街头混混在县城开设底下赌场伙同自己一块抽取高额佣金,这期间因为利益之争他手下养着的一批混混没少干那些打断人胳膊腿的事。

    再后来,随着赌场赚钱越来越多,周副局长已经不再满足于地下赌场那点收入,他一步步想办法吞并了县城几家生意最红火的洗浴中心和娱乐中心,每年赚到的钱一下子比以往多出数倍。

    可就在大把大把好处揣进腰包的的同时,金局长也听说了周副局长在管理洗浴中心和娱乐中心的过程中,一次次对那些小姐们各种毫无人性的摧残。

    起初,金局长还会提醒周副局长几句,但是见他自从腰包鼓起来后当着自己的面比以前愈加猖獗了几分,心知多说无益便住了口。

    金局长是个聪明人,他早料到以周家父子横行霸道的张扬个性早晚有东窗事的一天,可是知道了结果又能怎么样哪?他早已身陷泥潭不能自拔。最近几年,周副局长在他面前说话越来越猖狂了,金局长拿人嘴短不好多说什么,可是去年开始当他知道周副局长居然私下开始涉及到独品的时候,金局长坐不住了,无法冷静了!

    金局长特意把周副局长叫到自己的办公室对他从未有过的一通训斥,金局长质问他:“你这是不要命了吗?你身为警察知法犯法一旦出事罪加一等你不明白吗?再说独品这种事丧尽天良害人害己,这种缺德钱你也要赚?我看你真是利令智昏脑袋坏了!”

    金局长万万没想到,自己一番训斥之下,周副局长也跟他说了实话,原来儿子周小虎在帮他管理生意的时候早几年已经染了了瘾。

    金局长眼见周家父子已然在嘿道上一去不回头,他当时已经在极力想要撇清自己和周家父子的距离,最起码在周家父子做独品交易这一块,他借口这钱拿了心里不安,愣是一分钱的好处也没拿。即便如此,金局长心里也清楚,自己已然罪孽深重,他跟作恶多端的周家父子比起来也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刚才,听周副局长铁了心临走之前要把黄一天处理掉,他当时心里便一阵波澜,他对黄一天没什么好印象,可也没恨他到必须置他于死地的地步。再说,你周副局长已经这样了,难道不知道时刻可能被人顶上,到时候你想走都走不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何必一定要对别人赶尽杀绝呢?

    金局长从心底里不支持周副局长的冲动决定,可他又没办法阻止,周副局长既然已经铁了心要干的事情,他除了表态支持还能怎样?

    这些年明面上他是普水县的公安局长,周副局长是他的下属,更多的时候他才是那个被下属掐着脖子做决定的人。

    多么美好又温馨的夜晚!

    县城公园旁,一排排垂柳静静伫立河边,晚风吹过千万条柳枝随风摇摆,河面上水波荡漾,明亮的月色将舞动的柳枝映衬在水面,让人看了心里说不出的宁静。

    靠近河边的人行道上,黄一天牵着女朋友冯佳媛的手在淡淡月色下悠闲漫步,看着身边一对对情侣或打情骂俏或沉默不语走过身旁,冯佳媛开始八卦评论。

    “你瞧这对,女的跟男朋友走路的时候两人之间的距离都能塞下一匹马,这两人肯定是刚认识没多长时间,两人都端着呢。”

    “你看那对,啧啧啧,那女的可真是够开放的,整个人都快贴在男朋友身上了,瞧她那猴急样还不如赶紧找个地方过二人世界,公共场合那么亲密也不嫌臊的慌。”

    “还有那对,哎呀那女的长的真好看,旁边那男的怎么又老又胖?我明白了,那女的肯定是傍大款,你说现在的姑娘都怎么了?那男的比她爸还老,她也亲得下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