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四十一章 谁的责任

第四百四十一章 谁的责任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自从普水代理县长朱长江突然被停职检查,县公安局周副局长的儿子周小虎又成了通缉犯,普水县官场不少人敏感意识到,县里八成要出大事。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当县公安局周副局长手下亲信下属王大牛和宝贝儿子周小虎相继出事后,大街小巷各种传言满天飞,周副局长作为事件的联系人,自然也感觉到来自于外界舆论不小的压力。这天上午,他一上班就进了县公安局金局长的办公室,进门后亲自给金局长点了一根烟,两人坐在局长办公室里一边吞云吐雾一边商量对策。

    聪明的人已经看出来了,金局长自始至终跟周副局长其实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能想到,周副局长不过是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他凭什么能在本地嘿白两道罩得住?若是背后没有高人支持,他一个副局长想造孽也造不了多大,毕竟他的副局长权限摆在那。

    但是,有了一把手金局长在背后鼎力支持那情形可就完全不同了,这些年,金局长在幕后,周副局长在台前,两人想尽一切办法拼命往怀里揽钱,也算是配合的天衣无缝。

    说到底,公安局的一把手金局长才是县里那些娱乐场所,洗浴中心幕后的最大的boss,从某种角度上来说,周副局长更像是一个公司的总经理,而金局长却是幕后策划公司一切经营活动的董事长。

    现在,“董事长”已经从最近生的系列事件中感觉到一种暴风雨来临前的威胁,起初胡集乡派出所长王大牛被抓的时候,金局长倒是并未多心。

    他身为一把手局长跟王大牛私下几乎没什么接触,每次用得着此人的时候一向由周副局长出面协调,即便王大牛这次真的栽了,最起码这把火烧不到他本人身上。

    周小虎被抓的时候,他心里倒是有些紧张,好在经过一番斡旋后周小虎很快被县纪委放出来,这让他心里又松了一口气。本以为这事就算是风平浪静了,没想到县纪委的林书记居然虚晃一招杀了个回马枪又要抓捕周小虎,还闹出泄密事件导致县长朱长江被停职调查。

    树欲静而风不止。

    事情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一向给人沉稳印象的金局长也有些坐不住了,这个官场老狐狸一个人静下心来抽丝剥茧分析最近生的系列事件后,心里得出一个特别可怕的结论:整件事从头至尾很有可能是背地里有人处心积虑针对周家父子!

    金局长心里清楚,无论如何他必须力保周家父子绝不能出事,更不能让他们被县纪委的人控制,哪怕真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周家父子也一定要控制在本地公安手里。

    高手过招,透过现象看本质。

    金局长最后把目光锁定在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身上,因为只有他和周家生了矛盾,心里一遍遍仔细分析,得出结论:

    “胡集乡派出所长王大牛为什么被抓?县纪委的人为什么对周小虎不依不饶?这是有人铁了心非要置周小虎于死地啊。

    到底是谁跟周小虎和王大牛结下如此不可解的深仇大恨?这问题的答案明摆着,前一阵周小虎把黄一天打伤住院的事情谁人不知?

    偏偏内部消息确定,当初到县纪委举报王大牛长期存在诸多违法行为的人居然是胡集乡的乡长丁广?他可是黄一天一手提携起来的亲信!”

    周小虎和王大牛的案子明面上跟他黄一天半点瓜葛都没有,其实暗地里却分明隐藏千丝万缕的联系,金局长不得不在心里佩服,那位胡集乡党委书记“官场奇才”的绰号还真不是吹出来的,人家要嘛不出手,只要出手都是环环相扣啊。

    这就像是两个高手下棋,金局长明明已经看清了对方的路数却又无计可施,虽说眼下棋局输赢未定,但是金局长却已经非常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凌厉攻势,这让他心里不自觉有些恐慌。对于金局长这个老官场来说,纵横官场二十多年,还是头一回有一个官场新秀让他有这种心里没底恐慌的感觉,这种感觉令他非常不爽。

    金局长的办公室里,不一会的功夫云雾缭绕,他和周副局长面对面坐着,各自嘴里一根烟吞云吐雾却又都皱着眉头一时不知从何说起。

    还是周副局长忍不住先开口:“金局长,咱们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万一王大牛在县纪委说了不该说的话,县纪委那班人很快会顺藤摸瓜查到我身上来。”

    “王大牛的事情目前倒还不是重点,你儿子周小虎的安全也很重要,现在朱长江代理县长突然被停职检查
抓鬼小农民吧
,咱们在县里缺了一个非常有分量的支持啊。”金局长幽幽从口中吐出一口烟雾后,神情淡定对周副局长说。

    “我听说朱长江县长一向跟黄一天那小子不对眼?为了他侄女在胡集乡骗取招商引资奖金的事情,朱长江肯定从心底里恨透了那小子吧?”

    “金局长,您这时候还有心思管朱长江那个倒霉蛋干什么?我估摸这次他是彻底栽了,有勇无谋的人,县委书记张天来一向对他不感冒,县纪委林书记又对他心有腹诽,这两人联起手来哪还有他一个外来户的好日子过?”

    金局长觉的周副局长分析的有道理,冲他微微点头:“你说得对,朱长江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咱们现在肯定是指望不上他了。”

    “现在的局势对咱们非常不利,县委张书记对王大牛的案子非常重视,县纪委那个林书记又跟黄一天一向关系不错,王大牛那里要是被攻下来,林书记下一个要对付的目标恐怕就是我了,金局长,您赶紧想想办法吧。”

    金局长听了这话忍不住长叹一声:“唉!让我说你什么好呢?明明是一件小事,非得最后弄出这么大动静来,你那儿子呀也真是不省心哪。”

    周副局长听了这话低下脑袋没吭声,他现在也是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当初儿子周小虎跟黄一天打架后大不了向对方低个头赔礼道歉也就算了。

    没想到儿子私下交代胡集乡派出所长王大牛各种伎俩给黄一天心里添堵,这才让一把火越烧越旺,到了今天已然烽火燎原陷入不可控局面。

    周副局长见一向足智多谋的主子金局长对当下局面也是摇头叹气,没有什么好的主意,心一横,冲他献计:

    “金局长,依我看咱们不妨一不做二不休找个机会把那姓黄的收拾了,省得他以后再折腾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金局长听了这话一愣,他手上倒不是没沾过人命,凡是做嘿道生意的大老板有几个手里没出个几条人命?但是要下决心对一个国家机关的领导干部动手,他还是头一回,此事情如果真的实施了,影响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这件事你得让我再想想,毕竟那个姓黄的在咱们市里也算有点名气,万一他出了什么意外,我担心出于政治影响的考虑,上级领导也绝不会轻易放过这件事,到时候认真调查起来,结果就不是你我能控制的。”

    “管他娘什么政治影响?”周副局长冲金局长一摆手,手指头上夹着的一根烟刹那闪红了一下,“反正到时候人都没了,上头再怎么调查又能怎样?只要功夫做好了,大不了事成之后推一个替死鬼推出去顶包。”

    “这?”金局长蹙眉陷入沉思。

    .......

    午夜,普安市相邻某市一酒吧内场,四处乐声轰鸣震耳欲聋,不停闪烁变幻的灯光下,普水县纪委四处找寻的犯罪嫌疑人周小虎正左右拥抱开怀畅饮。

    只有去过酒吧的人才能理解什么叫醉生梦死?只有去过酒吧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什么叫世界末日的疯狂?只有去过酒吧的人才能真正体验到酒不醉人人自醉,夜夜笙歌无天明。

    酒吧的确是年轻人宣泄情绪的好地方,一瓶烈性酒再配上三两个妖娆美艳的姑娘,这便是周小虎这些年习惯的夜生活路数。

    今晚,他难得遇到两个容貌出众说话又特别讨人喜欢的陪酒女郎,喝了几杯酒后便仗着三分酒劲一双手在女郎浑身上下四处摸索。陪酒女郎原本就是吃这行饭的,眼看小伙子长相不错又像个有钱的主,两人顺水推舟无比柔顺依偎在周小虎的怀中撒娇要“单独相处”。

    周小虎见两个姑娘如此善解人意心情大悦,干了手里的一杯酒顺势在一个姑娘大腿中间部位捏一下,冲她**道:

    “怎么?这么快裤子就着火了?”

    姑娘假装抡起粉拳轻砸在他身上,眉目含情撒娇:“人家是真心喜欢你这样长的帅气又豪爽的男人,你怎么老是笑话人家嘛?”

    谁不喜欢听好话?

    周小虎听着姑娘娇滴滴说出顺耳话,高兴的一把搂住“吧唧”亲一口,另一个陪酒女郎立马上演争宠戏码,同样娇滴滴口气冲他嗔怪道:“帅哥,人家对你也是一片真心,你怎么眼里就只有她没有我嘛?这不公平啊!”

    *无情戏子无义。

    周小虎若是知道身边坐着两位陪酒女郎心里其实正在盘算着,“怎样尽快把这单生意应付过去好方便接下一单生意”,恐怕他就不会咧嘴笑的那么乐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