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三十六章 有力证据

第四百三十六章 有力证据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志和冲他神秘一笑,脸上带着几分得意炫耀道:“听我老丈人说,那个周小虎关在里面好几天一口水也没给他喝,天天一百多瓦的大灯照着,头两天还牛逼哄哄说等出去之后要找谁谁谁算账,这两天整个人成瘟鸡了。”

    张志和的话引的桌上几人会心一笑,黄一天心里却还是忍不住遗憾,按理说,既然已经从王大牛嘴里掏出实话来,只要4,18案件继续刨根问题一定能把周家父子一网打尽,怎么会中途出幺蛾子冒出一个市里领导替他们打招呼呢?

    想到这里,黄一天心情不免郁闷,端起酒杯冲张志和主动邀约:“来张哥,今儿咱们兄弟俩好好喝几杯,不醉不归!”

    坐在黄一天身边的冯佳媛看出他情绪变化,伸手一把夺下黄一天刚刚抬起的酒杯劝道:“算了算了,酒喝多了伤身,你那身体不是刚好吗?少喝点吧。”

    “佳媛你别管,我兄弟的酒量我心里有数,这点酒没问题。”张志和在一旁劝道。

    “张主任,你这怎么当大哥的?他要喝酒你不但不拦着他,反而帮他说话,万一酒喝多了误了正事可怎么办?”

    张志和一愣:“怎么?你们今晚还有事要办?”

    冯佳媛冲他莞尔一笑:“当然有正事要办,那个周小虎之前对我动手动脚,要不是为了我,你兄弟黄一天也不会被他打伤住院,现在周小虎虽然被抓进纪委,却又有人跳出来要保他,你说这事我能坐视不管吗?”

    张志和一下子被冯佳媛几句话说蒙了,他有些听不懂这位看起来伶牙俐齿的弟妹到底想要说什么?她的意思要替黄一天讨还一个公道?就凭她一个县团委副书记?

    这牛皮是不是有点吹大了?

    张志和跟林婉晴云里雾里分不清状况,坐在冯佳媛身边的黄一天脑子里却一下子活络开来,他猛的想起冯佳媛每回遇到麻烦事总会打电话给一个叫“胡大全”的人,他以前听她无意中说起过一回,好像那胡大全也是市领导。

    黄一天像是黑夜中行走的人忽然一下子看见一丝光亮,他连忙冲冯佳媛问道:“你的意思是想办法让王大牛和周小虎的案子继续留在纪委办?”

    冯佳媛郑重点头。

    “可是周家父子已经找了市领导打招呼,恐怕不仅是县纪委的林书记,就算是县委张书记也未必能扛得住上面的压力。”

    “放心吧,只要张主任能把王大牛交代周家父子涉嫌涉黑的视频给我一份,我一定有办法让这一对畜生父子受到应有的惩罚。”

    “你的意思,还找那个叫胡大全的人?”

    “对。”

    一旁张志和插话问道:“胡大全谁呀?”

    冯佳媛看了他一眼笑道:“张主任,胡大全是我亲戚,他也在市里工作,只要你把那份视频交给我,我保证不管哪位市领导想要罩着周家父子都不可能。”

    冯佳媛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股子自信由内而外,这让张志和跟林婉晴都有些诧异,他们之所以认识冯佳媛完全是因为黄一天。

    两人以前从未现黄一天的女朋友背后竟也是个关系硬朗的主,听她话里意思分明她家亲戚在市里当领导的级别还不低,否则怎么会说,“不管市里哪位领导想要罩着周家父子都不可能”。

    张志和立马爽快答应:“行!只要是能帮我兄弟报仇,你要什么我都想办法弄给你。”

    ......

    从酒店里回来的路上,黄一天静静坐在广本车副驾驶位置上,冯佳媛一边开车一边扭头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有心思?”

    黄一天轻轻摇头,突然又扭头问她:“胡大全到底是谁?他的能量是不是特别大?你以前出事的事情能出动那么大的警力,肯定位居高位?”

    冯佳媛心里一“咯噔”连忙笑着回答:“刚才在酒桌上不是说了吗?他是我家亲戚,也不是在什么高位置,就是朋友比较多。”

    “什么亲戚?怎么以前没见你去市里找过他?”

    “还能是什么亲戚?当然是近亲,再说了,你怎么知道我没去市里找过他?我每回去市里你都跟在后面盯着?”

    黄一天看出冯佳媛并不想把胡大全的真实身份向自己泄露,心里不觉疑窦丛生。

    “冯佳媛第一次提及胡大全姓名的时候是刚认识自己时间不长在路上出了交通事故,当时县委宣传部长贾仁贵的儿子和媳妇多牛掰啊,愣是让这位叫胡大全的人一个电话搞定了。”

    “后来又生了那次绑架事件,当时冯佳媛被绑架一事生的太突然,在当时那样紧急的情况下又是胡大全紧急调动了市公安局的力量插手案件把冯佳媛安全救出来。”

    “这一回,周家父子动用了在市里的关系网,冯佳媛又把这位胡大全搬出来镇楼,这说明什么?说明胡大全在市里的领导地位必定非比寻常?”

    “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成员中,能有本事紧急调动公安系统力量的领导不外乎就那么几位,要么就是分管政法工作的市委副书记,要么就是市长或市委书记,这个胡大全到底何许人也呢?”

    ......

    冯佳媛见黄一天突然一声不吭眼神呆滞看向前方心里不觉多想,忙冲他问道:“你想什么呢?怎么一句话也
汉末天子笔趣阁
不说?”

    黄一天心说,“我跟你说什么呀?你连胡大全到底是谁都不告诉我,我倒是对你实话实说,你却对我有所隐瞒。”

    冯佳媛看出黄一天心情不佳,心里多少明白他的心结,于是对他说:“你放心吧,改天有合适的机会我一定介绍胡大全给你认识行吗?”

    “真的?”黄一天扭头看向她,眼神里多了几分期待。

    “当然是真的,我冯佳媛就算是欺骗全天下人也绝不会对你黄一天撒谎!”

    冯佳媛突如其来表白倒是让黄一天心里一热,他心想,“或许冯佳媛也有自己的苦衷吧?只要对自己好就行。”

    瞧着男朋友的脸色渐渐和缓,冯佳媛顺手打开车载音乐,一好听的慢歌缓缓在车厢里飘荡,这让车里的两人慢慢放松下来。

    官场风云波谲云诡。

    自从县公安局周副局长的独子周小虎被县纪委抓了,不知道多少吃瓜群众眼睁睁盼着看好戏,对于这位官二代这么多年在本地犯下累累恶行,本地老百姓个个如数家珍。

    周小虎十六岁的时候就把同班女生的肚子弄大了,那女生当时也只是个未成年的孩子,被周小虎一而再的强--暴后有了身孕,女生羞耻难耐一时想不开从就读的县中楼顶跳下来一尸两命。

    女生父母得知事情原委后悲痛欲绝,眼看着花一样的女儿就这样被人欺负白送了一条命,一家人抬着女儿的尸体跑到公安局门口为女儿喊冤。

    年纪大一点的普水县城老百姓都还记得当时那闻者动容的凄惨场景,女孩的父母和家人纷纷全身缟素跪在地上,高举一块写了一个大大黑色“冤”字的牌子,三伏天的晌午一群人跪在县公安局大门口高声喊冤。

    后来呢?后来的事情展远远乎众人想象之外,原本是作孽者的一方居然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动用警力驱赶受害女生的父母家人?还反咬一口说对方无凭无据诬告好人?

    头顶三尺有神灵!

    枉送性命的女孩尸骨未寒,其父母却又被一帮警察说成是诬告好人?这就是当时那帮身穿警服的警察从公安局里走出来驱赶受害女生家属的时候口中说出最最无耻的一句话。

    不!用“无耻”这个词简直不足以形容那些警察不要脸的十分之一,他们是狗,是狼,是畜生不如的人渣!他们的良心当真是被狗吃的丁点不剩。

    女生的父母都是本地纺织厂最最底层的普通工人,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世道究竟是怎么了?居然连警察都会如此黑白颠倒是非不分?

    明明他们痛失爱女!明明他们的宝贝女儿被人逼的跳楼!明明他们才是受害者一方!怎么到了那帮警察嘴里,他们却成了居心叵测讹诈他人好处的坏人?

    当那些身穿警服的人拿起手铐以“扰乱社会治安”的罪名要将受害女生父母铐起来送进拘留所,老实巴交了一辈子的女生母亲被这帮人渣活活气疯了!

    自从女儿出事后,一定要为惨死女儿讨要一个说法的信念一直是这位可怜的母亲赖以存活的唯一理由,在女儿走后的一周时间里,她不吃不喝举着状子跪在县公安局门口,却没有一个公安搭理她,把她当成是疯子赶走。

    她也曾听了一个有文化的好心人建议,特意跑到法院对面那一排排律师事务所寻求帮助,开始这些律师们能够耐性的听,可是每一个律师听说此案涉及县公安局周副局长的独生子,一个个都冲她摆手拒绝代理案子。

    现实的残酷往往过人们想象。

    受害女生家里有个远房亲戚在机关工作,平日里从不来往的远亲这时候突然一下子冒出来,口中亲亲热热称呼“姐姐姐夫”,安慰了一番后,临了却从身上掏出十万块钱,说是周家给的赔偿费,劝两人别再闹了。

    十万块?呵呵!

    十万块能买回宝贝女儿一条命吗?十万块能抹灭女儿生前所受到的欺凌和侮辱吗?十万块钱不算少,够在县城买一套大房子了,可是连女儿都没有了,老两口要再多房子再多钱又有什么意义?受害女生的父母当着女儿笑盈盈的黑白遗像面前断然拒绝了这位远房亲戚说客,把他骂了个狗血喷头刚出家门,于是第二天,好戏就上演了。

    那帮身穿警服的人居然说他们两口子“扰乱社会治安”?居然二话不说要把两口子铐上拘留起来?还要把他们两口子送进看守所?

    他们扰乱社会治安了吗?

    他们死了女儿已经够可怜了,整天不吃不喝痛不欲生跪在公安局门口只想为自己惨死的女儿讨要一个说法罢了,这帮警察却血口喷人!

    朗朗乾坤!这世上还有老百姓说理的地方吗?

    受害女生的母亲在警察掏出手铐戴在自己手腕上的那一刻整个人彻底崩溃了,她浑身颤抖满脸是泪不可置信眼神看着眼前身穿警服的警察。

    她笑了!

    她仰天长笑!笑的一而不可收拾!从此再也没停下来,一直一直不停的笑着,对着警察笑,对着家人笑,对着陌生人笑,对着所有人哪怕是一头畜生,她都是一直一直笑个不停!

    对于一个失去了爱女却又遭受如此不公待遇被活生生逼疯的女人,公安局的人总算是动了丁点恻隐之心,他们抓了女生的父亲却放了已经变成疯婆子的女生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