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三十二章 对策

第四百三十二章 对策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胡云伟好不容易按捺下性子冲两人鄙夷口气:

    “你们这些机关干部表面上很是牛逼,其实做事从来都是夹着尾巴做人,前怕狼后怕虎,要我说,现在直接带几个人冲到周小虎家里先把他狠狠揍一顿再说,我兄弟都被他打成这样了,你们还要我从长计议?这口气老子咽不下!”

    黄一天知道胡云伟是真心想为他报仇,这位小跟自己一向情义深厚,自家兄弟打打闹闹怎么着都行,万一外人敢对自己动手,他宁可拼了命也会护自己周全。这一回,自己被周小虎打了,对于胡云伟来说,那些拳头比挨在他身上还要让他难受,他怎么可能不义愤填膺?

    黄一天对胡云伟说:“这次的事你明面上不用参与,但是暗地里你得帮我请你三叔盯着周小虎父子,想办法把他们平日里干下见不得光的事情给老子挖出来。”

    “我三叔?”胡云伟眼里闪出诧异光芒,他连忙放低声音凑近黄一天问,“你的意思,准备从嘿道出手对付这俩王八蛋?”

    黄一天轻轻摇头:“不管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不管白道嘿道只要能收拾了周小虎父子那就是阳光大道!”

    胡云伟听懂黄一天话里意思,冲他点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放心吧,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请三叔查出很多有用的东西。”

    坐在一旁的王心怡见老领导浑身包裹纱布心里也有些看不过去,在一旁为他抱不平:“黄书记,您说您多好的领导?那个周小虎无权无职竟敢把您打成这样?还有那帮警察,青天白日周小虎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打人,他们怎么就能不管呢?”

    胡云伟在一旁从鼻孔里“哼”一声:“周小虎有个当公安局副局长的老爸,底下派出所那帮人谁敢触他的霉头?依我看,那帮人没助纣为孽已经算不错了。”

    两人正陪黄一天说说话,冯佳媛拎了一大包生活用品进了病房,王心怡连忙起身帮她一把,两个女人见面自是一番寒暄。

    冯佳媛对王心怡来看望黄一天表示感谢,王心怡却不见外口气对她说:“佳媛姐姐,黄书记跟云伟是割头不换的好兄弟,现在他被人欺负成这样,云伟恨不得现在就出头替他讨回公道,你跟我哪还用得着客气。”

    冯佳媛听了这话心里一阵感动,雪中送炭才。是真朋友,自从黄一天被打住院后,头一个来看望他的就是胡云伟,当天晚上得到消息后王心怡也来了

    冯佳媛对王心怡说:“放心吧,周小虎这笔账等我腾出手来一定找他算清楚,得罪我的人没有好下场,也不可能有好下场!”

    王心怡从冯佳媛的眼里看到一种奇异的光芒,听她说话口气好像对付周小虎是一件易如反掌的事,心思单纯的王心怡连忙在一旁提醒她:“佳媛姐,听说周小虎的老爸在官场背景不小呢,你一个县团委副书记想要找他算账恐怕有点难,你还是别多事了,有些事让他们男人想办法解决就行。”

    冯佳媛听了这话嘴角微微上扬笑了一下,她显然并不想解释什么,但她眼神中的坚定却表明了她刚才所言并非随口一说。

    坐在一旁的胡云伟听了两个姑娘的谈话,扭头看向冯佳媛也好心劝道:“冯副书记,黄一天伤成这样还指望你照顾,你可别再节外生枝了。”

    冯佳媛听了这话冲胡云伟不置可否笑笑,她显然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她心里有数,即便周小虎父子在本地官场有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她也不怕,若是连一个小小的县公安局副局长和一个混混官少爷都收拾不了,那她那个当市委书记的老爹也算是白当了!

    一周后,黄一天伤好出院。

    在这一周的时间里,虽说黄一天人在医院里养伤,白天却还是有胡集乡干部不时到病床前向他汇报工作。

    身为乡里的一把手书记,乡里的工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大到乡里的人事任命财政收支,小到乡里迎接全县卫生工作检查这类小事无不要他亲自过问。原本医生建议他多休息几天,黄一天感觉自己身体基本复原,再加上的确公务繁忙,便让冯佳媛给自己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到乡里上班第一天,乡长丁广就来到办公室向他汇报一个重要情况:“黄书记,饲料厂遇到大麻烦了!”

    黄一天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沉,胡集乡的饲料厂一向是全县招商引资企业的门脸,自从饲料厂成功迁移又扩大经营了养殖场带动周边老百姓经济收入实现火箭式飞跃,饲料厂一向是胡集乡对外宣传招商引资工作的头一块招牌。

    哪怕是出于政治影响方面考虑,饲料厂也绝不能出事!

    黄一天二话没说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让丁广坐下来慢慢汇报,他冲丁广说:“赶紧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了,饲料厂到底什么情况?”

    “嗨!黄书记您是不知道,自从您上次住院到现在,咱们乡里派出所的几个人三番五次跑到饲料厂找麻烦,非说饲料厂治安工作不达标,逼着饲料厂的
乱世宏图txt下载
龚老板出钱缴纳罚款,不给钱就堵在饲料厂大门口不让工人上班,逼的饲料厂差点停产。”

    黄一天一惊:“还有这事?”

    丁广眉头紧皱继续汇报:“这事已经存在有些日子了,饲料厂的龚老板听说您住院了一直没敢惊动您,这不,听说您回到乡里上班今儿又把电话打到我办公室,说是乡派出所几个人又跑到他那捣乱去了,变着花样想敲竹杠,搞得他真是不胜其烦。”

    黄一天大怒,伸手一拍桌子火:“这帮派出所的家伙是瞎了眼吗?饲料厂是咱们县里重点企业他们也敢胆大包天胡作非为?”

    丁广话里有话汇报:“说来这事也蹊跷,按照龚老板的说法,之前饲料厂跟乡里派出所那几个警察的关系一向是进水不犯河水,自从您上周受伤住院后,当天晚上乡派出所的人就开始去饲料厂上门找碴,龚老板估摸着这事背后是不是又什么文章?”

    明白了!

    尽管乡长丁广把话说的相当暧昧,黄一天却还是把他言外之意听的清清楚楚,他刚才还在心里奇怪,这帮乡派出所的警察是脑子昏么?怎么敢敲竹杠敲到饲料厂龚老板头上?看来这件事背地里的确是另有文章,自己这边刚在县城被县公安局的周副局长家公子打住院,胡集乡派出所几个人就开始有所动作了,要是两件事之间没有一丝关联恐怕不可能。

    黄一天思忖了片刻平静口气对丁广指示道:“既然乡派出所的所长有眼无珠,咱们也不必给他面子,你背地里想点法子,找个由头尽快把那所长给撤了。”

    丁广了解黄书记办事从来不会拖泥带水,他冲着领导连连点头:“行,这事我来想办法。”

    看着乡长丁广急匆匆离开的背影,黄一天脑子里不由浮现起数日前周小虎在派出所审讯室对自己一边暴打一边叫嚣的情形。

    他记得周小虎当时说过,“老子今天就算把你打死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你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敢跟老子斗?你他娘真是瞎了狗眼!”

    是啊!他周小虎前半句话算是说对了,那天若不是丁副局长来的及时,就算自己在审讯室被他活活打死恐怕那帮派出所的警察也绝不会冲进来阻拦。

    但是,周小虎一个公安局副局长家公子哥居然敢目无法纪肆意殴打国家干部?而且秦所长等人站在外面竟然敢包庇这样的行为,这件事别说是生在黄一天身上,就算是生在任何一位领导干部身上恐怕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黄一天更不会轻易的饶恕这样的事情,是男人就要恩怨分明,就要有所为有所不为。

    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周小虎以为自己住院一周没什么动静就是怂包了?之前在派出所对自己一番毒打还不解气,还把爪牙伸到胡集乡里来为虎作伥?

    这真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进来!

    等待的时间是煎熬的,一周的时间又悄悄溜走,这一周里乡长丁广几乎没怎么在乡政府坐班,乡党委书记黄一天的办公室里倒是不时有客人光临。整个胡集乡政府的乡干部们其实都听说了黄书记在县城被县公安局某副局长儿子毒打受伤一事,众人以为黄书记最近肯定心情不好,大家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尽量少往领导跟前凑。

    倒是副乡长朱家友有事没事借着汇报工作的名义经常进出书记办公室,他见黄一天言行举止并未像大家传言的那样像是一触即的刺猬容易伤人,跟以往一样平静如一潭湖水倒也放心不少,想到黄一天以前睚眦必报的个性,很是不能理解的。

    回到家里和老婆郝佳丽谈了黄一天被打一事,自从朱家有按照郝佳丽的要求配合黄一天认真做事,被提拔为副乡长,让朱家有的心里很是波动,自己这个老婆还是很有心计的,对黄一天的了解比自己深刻多了。

    郝佳丽说,按照黄一天那个属狗的个性,被人咬了一口一定会过去反咬一大口,这次被周小虎如此的打了一顿,反而到现在都没有动静,这很是不正常,说明周小虎的很多关系网络黄一天是顾忌的,不敢轻易的出手。

    朱家有很是不以为然的说,周家的实力是如此的强大,黄一天是牛逼,但是斗也会看看主子,这次是不是黄一天害怕了?

    郝佳丽很是断定的说,害怕,这个家伙有害怕的事情吗?为了斗江佳欣,张二江那样的货色他都不怕,害怕周小虎的父亲一个副局长,此时没有出手,一定是在等待什么机会,等到一个很好的机会,可是机会是什么?

    他和周小虎等人不是一路人,所以平时很难接触,很难抓住周家什么有力的证据,那么?郝佳丽想了很久,后来想到自己和黄一天当时做的交易,明白了,笑着说,我知道了,黄一天一定是在等有人给他提供机会。

    借势也是黄一天善于做的事情。

    郝佳丽后拉说,朱家有,你要和以前一样认真工作,其余的事情你等着,黄一天一定会从其他方面找到对付周家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