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不可能饶恕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不可能饶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周小虎听丁副局长说要把黄一天送医院,很是不满意,当即冲着丁副局长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嘲讽道:

    “我看丁副局长真是越老越糊涂了,黄一天公共场合打架斗殴已经被派出所拘留了,他一个犯罪嫌疑人也配去医院?”

    “周小虎,你别得寸进尺!”丁副局长看着眼前伤痕累累的老朋友,怒不可遏冲周小虎教训起来,自己也是副局长,资格比你的父亲还要老,你有什么资格教训老子。

    “我得寸进尺?丁副局长你想干什么?你今天是铁了心要跟我周小虎过不去是吗?”

    片刻功夫,狂妄的官少爷居然又跟公安局丁副局长杠上了?看着周小虎那副牛逼哄哄的架势,一旁秦所长不由在心里替他捏了把冷汗。

    丁副局长好歹跟周小虎老爸同一级别的领导,又都是公安局多年的老同事,就是他爸也不敢这么和丁副局长说话,这个周小虎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丁副局长说话?太过分了!真的闹起来,丁副局长也不是好惹的,说不定就连累到自己。

    面对不可一世的周小虎,丁副局长气的肝疼,他若是跟这位官少爷争锋相对难免自降身份,若是不搭理他又着实让人气的要吐血。审讯室里的气氛一时陷入僵持状态,正在此时秦所长口袋里的手机铃声乍然响起,这让所有人目光不约而同看向秦所长。

    秦所长连忙掏出手机只看了一眼一脸惊慌冲丁副局长汇报:“金局长打来的电话。”

    丁副局长冲他一摆手:“接!”

    秦所长连忙摁下手机接听键,对着电话满脸堆笑问候:“金局长您好!您有什么指示?”

    手机里传来县公安局金局长透着一股威严的声音:“秦所长,你他妈是不是无事找事,今天是不是抓了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

    秦所长连忙点头:“是是是,是和周小虎打架……,不过金局长你听我解释,事情......”

    “你他妈的不用解释,不管是谁让你抓的,现在立刻放人,回头给老子弄一份报告,好好的解释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立即放人?”秦所长诧异眼神看向一旁的丁副局长和周小虎。

    周小虎急了!恨不得一把抓过秦所长手里的电话亲自跟金局长说话,可能是顾忌金局长是父亲的顶头上司,而且平时父亲对这个人也是俯帖耳,作为一直依靠父亲权势生活的人,也知道轻重,愣是忍住了没敢动手。

    金局长在电话里清晰声音出指示:“秦所长,我让你现在立刻把黄一天放了,这是命令,否则,你就不要干了!”

    “好的好的,我这就放人。”秦所长连忙一迭声答应。

    秦所长刚挂断电话,审讯室的小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有个下属站在门口汇报:“秦所长,有位自称县团委冯副书记的姑娘说要来接走黄一天。”

    “这么快?”秦所长一副疑惑表情不知道是问丁副局长还是问周小虎,“要不,现在就把黄一天给放了?”

    “当然!金局长亲自打电话你没听见吗?”丁副局长一句不落接下话茬,一只手伸到秦所长面前,“手铐钥匙呢?拿过来。”

    “给您。”秦所长连忙掏出手铐钥匙交给丁副局长。

    丁副局长弯腰亲自帮黄一天打开手铐,又用力两手扶着他轻声问:“黄书记,伤的怎么样?还能走吗?”

    “没事。”黄一天轻轻应了一声。

    黄一天强撑从椅子上站起来,在丁副局长的搀扶下走出审讯室,身后周小虎气的两眼冒火却又无计可施,毕竟金局长刚才打电话指示放人他也是亲耳听到,他再怎么张狂也不敢挑衅金局长的权威。

    派出所面积不大,从审讯室走到派出所前面办事大厅也就百米距离,可是今天,黄一天受伤的身体在丁副局长的搀扶下颤颤巍巍走了足有五分钟才挪到办事大厅门口。

    派出所门口齐刷刷停着几辆车,其中一辆白色广本私家车分外显眼,站在车旁焦急等待的冯佳媛一眼看到黄一天满身是伤出来,忍不住“哇”的哭出声来。

    几十分钟之前,黄一天还是一副风流倜傥精神抖擞的模样,这才多长时间呀?好好的一个帅小伙愣是被打成了鼻青脸肿半残废模样。

    看到黄一天走路一瘸一拐明显腿上也受了伤,冯佳媛不管不顾冲过来一把抱住他伤心哭泣:“你这是怎么了?这帮畜生!青天白日敢动手打人?我绝饶不了这帮无法无天的王八蛋!”

    “上车。”

    此刻的黄一天看起来倒像是最冷静的一个,他抬手在冯佳媛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表示安慰,在丁副局长的搀扶下继续往前。

    “不行!我现在就要找他们说理去,好好的人到了派出所却被打成这样,我今天一定要让他们给我个说法!”

    冯佳媛见黄一天被伤
妖孽重生记笔趣阁
成这样,心疼的心尖尖滴血,她深爱的男人居然被派出所几个小警察给欺负了?哪怕今天把派出所屋顶掀翻了,她也要为心爱的男人讨个说法!

    一旁丁副局长见冯佳媛情绪明显失控,及时提醒她:“冯副书记,黄书记受伤了,咱们还是先把他送到医院疗伤要紧。”

    丁副局长一语惊醒梦中人,冯佳媛看了看眼前面颊肿胀像是亮茄子的黄一天  ,又看了一眼躲在派出所大厅里惴惴不安眼神注意外面情形的一帮警察,好不容易硬逼着自己把一口恶气咽下,报复不一定要立即,要的是机会。

    黄一天乘坐在冯佳媛的广本轿车里缓缓驶离派出所,丁副局长让自己的专车司机先把车开回去,自己则陪着黄一天一道坐在冯佳媛车上。

    狭小的轿车空间里三人均一言不,却都不约而同感觉到一种令人窒息的愤怒在空气中流淌,还是黄一天先开口,像是在安慰老朋友:“放心吧,我没事。”

    正在开车的冯佳媛听了这话忍不住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她满是心疼口气:“都被人打成这样了,还说没事?”

    “打都打了,总不能现在回头再把周小虎打一顿?”

    “是周小虎打你?”冯佳媛心里更加充满了愧疚,“都怪我连累你被人打成这样,你放心,我一定饶不了那个周小虎。”

    “你是我女朋友嘛,他先对你动手动脚,是个男人都会出手教训他一顿。”

    “可你现在伤成这样?我......”冯佳媛泣不成声说不下去。

    一旁的丁副局长直到此时才弄清楚事情原委,他眉头紧皱对黄一天说:“黄书记,那个周小虎是个有头脑没大脑的家伙倒是不难对付,恐怕这事难处还在他老爸周副局长身上。”

    黄一天冲他勉强笑笑:“放心吧,别说他周小虎的老爸是公安局副局长,就算他是一把手局长的儿子,我一样饶不了他。”

    开车的冯佳媛插嘴道:“对!一定要对那个周小虎重重的教训一回,这混蛋居然无缘无故把人打成这样,要是没人管那还有天理吗?”

    冯佳媛的话得到丁副局长的赞同,他冲黄一天劝道:“黄书记,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您要是真想收拾周小虎最好先把他靠山老子收拾了,这样一来倒是事半功倍,否则,打草惊蛇的后续反应会更加的让人不舒服。”

    丁副局长了解老朋友黄一天的脾气,他的处事原则一向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今天周小虎在派出所审讯室居然把他打成这副模样,他怎么可能轻饶了那混蛋?

    丁副局长却不知道,这个事情哪怕黄一天不亲自动手,正在前面开车的冯佳媛也绝不会轻易饶过周小虎,她刚才在派出所门口见到受伤的黄一天那一刻,心里早已暗下决心,“不除周小虎这样的坏蛋,天理不容!”

    说起来,丁副局长心里还有些奇怪,县公安局的一把手金局长因为儿子金德贵和黄一天之间的恩怨一直对他耿耿于怀,今天怎么肯亲自打电话叫派出所放人?这世上的事情从来都有因果,金局长哪里是真心诚意想要放了黄一天?若不是市公安局的魏副局长亲自给他打电话指示,他绝不可能答应轻易放过黄一天。

    官大一级压死人。

    虽说金局长不知道市公安局的魏副局长和黄一天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领导的指示大于天,哪个下属要是敢跟领导逆天行事纯属自讨苦吃。至于市公安局的魏副局长为什么突然为了黄一天的事打电话给金局长,那就跟冯佳媛有关了。

    她刚才在茶吧里眼睁睁看着黄一天被警察抓走,急急忙忙打了个电话向父亲“胡大全”求援,一环环下来这才有金局长亲自打电话到秦所长手机上的事。

    普水县医院病房。

    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床单,透明的玻璃瓶中药水穿过皮管一滴滴流进病床上黄一天的血管,他已经在县医院的高级病房住了三天,经过治疗和调养的身体正在慢慢恢复中。

    听说好兄弟被打受伤,胡云伟头一个冲到医院病房看望,当他一眼看到黄一天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腿上也被包裹了绷带,气的当场要去找罪魁祸周小虎拼命。

    幸亏陪他同来的女朋友王心怡拦住他,劝道:“你做事别冲动行不行?周小虎是咱们县里出了名的小霸王,他连黄书记都敢打,你一个普普通通的生意人去了不是自讨苦吃?”

    胡云伟心里咽不下这口气,冲女朋友瞪眼质问:“难道你就让我这么眼睁睁看着兄弟被人欺负却连个屁都不敢放?”

    王心怡劝他:“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周小虎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角色,就算你想为黄书记报仇雪恨总得先想个万全之策才行。”

    黄一天也在一旁劝胡云伟:“算了算了,你的心意老子领了,王心怡说的话很有道理,你要是真想帮老子报仇,你就听她的话从长计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