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三十章 谁的嘴大

第四百三十章 谁的嘴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哪有时间跟丁副局长闲扯题?他严肃口气对丁副局长说:“丁副局长,我现在人在某派出所审讯室呢,这事看来还要你老兄亲自出马这帮警察才能给面子啊。”

    “你在派出所审讯室?”电话里传来丁副局长诧异声音,紧接着听他在电话里连忙表示,“好好好,我马上到!”

    电话挂断了,一旁的秦所长看向黄一天的眼神愈加多了几分惴惴不安,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今天为了帮少主子出口气居然抓了一位得罪不起的人物。黄一天不仅是胡集乡党委书记,看来他在县里也有自己的关系网,最起码从刚才他打给县公安局的丁副局长一通电话中秦所长听得出来,丁副局长跟这位黄书记交情匪浅。

    秦所长心里琢磨,“现在放人肯定不合适,抓都抓了,还在乎多关一会吗?再说周小虎也绝不会同意这么轻易就把人放了,刚才周小虎去医院处理伤口之前还叮嘱他先狠狠审讯一下,等他包扎好伤口马上就来,这事可难办了!”

    一向狡猾的秦所长感觉到自己这次碰上了大难题,一着不慎很容易引火烧身,他正犹豫着,听见身后年轻警察冲着审讯室门口方向问候:

    “周老板,你怎么来了?”

    推门进来的人正是刚刚在医院包扎好伤口的周小虎,瞧他一张脸包的像粽子,秦所长一回头差点笑出声来。

    出现在审讯室的周小虎一张脸被打几乎变形,一双原本不大的眼睛因为青肿的缘故只剩下一条细缝,只是,从那条狭长的细缝里透出的眼光却带着一股要吃人的凶狠。

    “秦所长,你们开始审讯没有?”周小虎对秦所长说话口气更像是上级质问下属。

    秦所长惯性冲他弓腰回答:“还没开始呢,这不正做准备工作嘛。”

    秦所长当着周小虎的面哪敢把刚才借手机给黄一天打电话的事说出来,只是一边满脸堆笑一边对少主子察言观色,想要弄清楚他这时候突然闯进审讯室意欲何为?

    黄一天看到周小虎进来的时候心里却一冷,他心里明白,这厮既然进派出所审讯室如入无人之境,说明秦所长一帮人根本奈何不了他。

    偏偏自己现在双手被铐,万一这愣头青报仇心切一会当着警察的面对自己下重拳,恐怕没人有胆子阻止他。

    事实证明,黄一天的担心不是多余。

    周小虎伸手在秦所长肩上轻轻拍了一下说:“秦所长,这里没你什么事了,有些事我要跟这位黄书记单独谈谈。”

    秦所长多精明一个人,他怎么会猜不透周小虎的用意?他扭头看了一眼黄一天,又看了一眼趾高气昂满脸怒火的周小虎,满脸犹豫不决,如果真的在这里面闹出什么事情来,自己的所长也就不要干了。

    “你还楞着干什么?不是说让你带着手下先出去吗?”周小虎见秦所长脚底下迟迟未动冲他火。

    秦所长无奈,冲着坐在审讯桌后的年轻警察做了个手势,两人居然真听了周小虎的指示打开审讯室的门出去。

    转眼间,刚才还有四个人的审讯室一下子变成了周小虎和黄一天两两相对,当秦所长不放心急匆匆跑到监控室观看审讯室画面的时候,他看见周小虎正像是一只疯的野狗正冲着毫无反抗能力的黄一天拳打脚踢。

    审讯室里的画面声音都非常清晰,秦所长能清楚听到周小虎一边抡起拳头砸在黄一天身上一边口中骂骂咧咧:

    “狗日的!你他娘敢跟老子动手?敢和老子抢女人,简直不想活了,老子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马王爷究竟有几只眼?”

    “你不是党委书记吗?老子今天就让你这个书记变垃圾!想跟老子抢女人,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他娘算个什么东西?”

    “你看着老子干什么?你刚才不是挺牛逼吗?居然敢动手打老子?老子在普水县混了这么多年还从没有人敢对老子下这样的重手!”

    “你个王八蛋!老子今天要是不把你打的稀巴烂,老子把名字倒过来写!”

    “你他娘怎么不说话?你向老子求饶啊!只要你跟老子磕头求饶,保证以后不敢跟老子作对抢女人,老子就放你一马!给老子求饶!快点说话!”

    ......

    监控画面里的黄一天就像是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不一会的功夫被周小虎拳脚相加打的鼻青脸肿嘴角流血,不过这家伙还真是条汉子,被打成那样了愣是一声不吭。

    秦所长看着眼前的监控画面心里七
刀镇星河sodu
上八下,他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该去审讯室阻止周小虎的暴行,他担心万一黄一天被打出问题来,恐怕他这个派出所长也逃不了干系,毕竟人是他抓的。

    秦所长正犹豫着听见下属推门进来汇报:“秦所长,丁副局长来了。”

    秦所长听了这话像是终于盼到了大救星不自觉心里先松了一口气,赶紧出了监控室的门去迎接丁副局长大驾光临。

    丁副局长接到黄一天的电话后一分钟也没耽搁坐车过来,进了派出所大门一问才知道自己的老朋友居然被秦所长抓了?

    丁副局长气不打一出来,此时正站在派出所大厅里冲着里面喊:

    “秦所长呢?让他赶紧来见我!”

    话音刚落,秦所长气喘吁吁一路小跑从里面出来,一见面顾不上客套冲丁副局长急吼吼道:“丁副局长您可来了,您要是再晚来一步,黄书记就要被周小虎打死了!”

    秦所长这句话里透露的信息实在是太多了,丁副局长一时有些转不过弯来,他冲着秦所长一迭声问道:“你说什么?周小虎打黄一天?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抓了黄书记,周小虎又跟黄书记有什么过节?”

    秦所长担心审讯室里的黄一天别真出什么问题,此时也顾不上回答丁副局长问题,一把拉着他的胳膊就往审讯室跑,边跑边说:“丁副局长有些话一时半会说不清楚,您还是赶紧去审讯室看看吧。”

    丁副局长从秦所长脸上看出慌张,他心里一下子有些没底,二话不说紧跟秦所长身后来到审讯室,推开门往里一看,丁副局长顿时傻了眼。

    只见审讯室里,周小虎正拳脚相加对黄一天没头没脑一通暴打,偏偏黄一天却因为身体被固定住避无可避,就像个木头似的坐在椅子上任由周小虎下狠手。

    “住手!”丁副局长一脚跨进审讯室,抬手一把拦住周小虎正高高挥舞的拳头冲他喝问,“周小虎,你在干什么?”

    周小虎正打的过瘾呢,突然被人冲出来阻止心里哪能乐意?他见阻止自己的人是公安局的丁副局长倒也没敢过分,只是用力想要甩开丁副局长抓着自己的  一只胳膊,嘴里嘟囔道:“丁副局长你别管,这是我跟黄一天之间的私事。”

    “不管什么事也不能用暴力解决问题,黄一天好歹是国家干部,你这样对他私底下用刑考虑过这件事的严重后果没有?”

    周小虎见丁副局长铁了心不让自己再动手,气的冲他翻白眼嚷嚷道:“丁副局长,这个黄一天刚才在外面把我打成这样,我现在是血债血偿,有什么后果我一人承担,这总行了吧?”

    “你能承担得起吗?黄一天他不是普通的老百姓,他还是胡集乡党委书记。”

    “党委书记怎么了?他先动手的打人怎么着我就不能动手打他?丁副局长你什么意思啊?你这是存心护着这混蛋是不是?你跟他到底什么关系呀?我劝你最好别趟这趟浑水啊!”

    嚣张跋扈的周小虎居然伸出一个手指头对准丁副局长,那无比张狂的说话语气让丁副局长心里怒火排山倒海控制不住要喷出来。

    “秦所长,把丁副局长带出去,我这事情还没办完呢,谁让你们进来的?”

    周小虎一副目中无人的嘴脸看向丁副局长和秦所长,这让丁副局长气的脑袋生疼,不过他实在太了解这位官少爷天不怕地不怕的秉性了,若是自己今天强行要把黄一天带走,恐怕他免不了一番纠缠。丁副局长看着已经被打的嘴角流血的黄一天,心里一阵痉挛难受,“这可怎么是好?得赶紧先帮黄一天治伤才行。”

    丁副局长正要开口号施令,一旁秦所长见状连忙靠近他耳边建议:“丁副局长,要不咱们给周副局长打个电话吧?把这的事情跟他说清楚,看看周副局长是个什么态度?”

    “不行!”丁副局长断然否决,“人都被打成这样了,现在应该尽快送医院。”

    “这?”

    秦所长听了这话赶紧闭上了嘴巴,他心里明镜似的,眼下审讯室里三方人物个个都是他得罪不起的主,现在丁副局长执意要带走黄一天去医院,周小虎却又不依不饶。

    县公安局的两位老资格副局长很有可能在这件事上产生严重分歧,依照周副局长一贯对儿子纵容娇惯的风格,恐怕他这一回依旧会力挺儿子周小虎。

    这样一来,丁副局长和周副局长两位领导之间一场争斗在所难免,自己作为一个级别不够的小喽啰还是远远避开方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