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政治利息

第四百二十五章 政治利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冲他笑笑调侃道:

    “谁想我啊?背地里没人骂就不错了。”

    今天的书记办公室里气氛显得尤为轻松,黄一天和龚老板面前一人一杯绿茶正冒着热气,两人脸上都挂着一丝笑意,明显心情不错。

    龚老板说:“黄书记,今天上午这么一闹腾,他朱长江现在算是屁股坐在火盆上了,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黄一天“哈哈”一笑:“好戏还在后头呢,今天的事对朱长江不过是一个政治的利息罢了,要想政治上不被动,必须守规矩。”

    龚老板连连点头:“黄书记真是高明,等到纪委的人找到朱长江的时候,恐怕他就算再怎么狡猾也逃不脱这一劫了。”

    黄一天点头:“嗯,等到咱们把养殖户的赔偿款拿到手,再把养殖场的经营权拿回来,到那时还请龚老板多费心了。”

    龚老板充满真诚:“好说好说,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我知道黄书记是个一心为老百姓利益考虑的清官好官,我是真心服你,你交代的事情哪怕再难我也一定做好。”

    “那咱们就以茶代酒,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市区繁华地段一家美容院内,正在做美容的朱红红接完二叔朱长江打来的电话后无法平静,一颗心狂跳不止,刚才二叔在电话里咆哮的话让她心里隐约不安,思虑了一会她还是拨通了合伙人乔老板的电话。

    朱红红对乔老板简单介绍了胡集乡养殖场老百姓上访的突情况后,对乔老板说:“乔老板,这回你无论如何拿点钱出来堵住那帮上访老百姓的嘴,否则我二叔那里没法交代。”

    乔老板是个生意人,哪肯做这种亏本买卖?在电话里一口拒绝道:“朱董事长,当初收购胡集乡养殖场的项目本来是可以弄点利润的,可是你却没有投资的意愿,我也只能把资金转回来,签合同到现在我是一分钱没有拿,你拿的好处最多,这会需要花钱消灾当然应该你来出这笔钱。”

    朱红红听了这话气的要吐血,她冲着电话咆哮道:“乔老板这也太不仗义了吧?我朱红红有好处的时候记着你这个朋友,怎么现在遇到难处了你就翻脸不认人?”

    乔老板也不是省油的灯,在电话里冷笑道:

    “朱董事长又何必在自己脸上贴金,若不是因为你是县长侄女的身份不方便出面签合同,你又怎么会想起捎带我?再说了,之前入账一千万资金可是从我公司的账面上划过去的,我那笔钱哪怕是放在银行怎么着也得收点利息吧?”

    商人重利。

    朱红红眼看乔老板是铁公鸡一毛不拔也有些着急,她倒是想要掏点钱出来救救急,偏偏她这些年一直做着空头套白狼的生意,账面上压根没有多少现金。

    乔老板顾忌两人这些年合伙做生意的情分,主动向她建议道:“朱董事长可以拿着养殖场的产权去银行做一笔抵押贷款嘛,说不定你还能再弄一笔,先把那帮上访老百姓的嘴堵住再说。”

    朱红红倒是还有几分良心,冲着乔老板没好气道:“那不行,咱们已经在收购养殖场的时候占了便宜,如果再把养殖场抵押给银行,那些老百姓损失岂不是更大?”

    乔老板讥讽道:“既然做得出初一,再做十五又能怎样?依我看,大不了此事风平浪静后养殖场逾期不归还贷款被银行查封,好歹能解燃眉之急。”

    朱红红也是走投无路,无奈之下只能按照乔老板的馊主意去办,她联络了普水县招商局长赵小泉,让赵小泉帮忙拿养殖场的产权做抵押从普水县哪家银行弄点贷款,只要能尽快弄到一笔资金救急就行。

    令朱红红万万没想到的是,赵小泉很快给她反馈回来的信息是,“胡集乡养殖场在收购合约签订之前早已被原产权企业饲料厂抵押给银行,是拿着银行的钱建设的,你们当时签订的可是养殖协议,和产权没有关系。”

    这让朱红红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她怎么也没想到饲料厂的龚老板居然是这样建设的,看来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主?把一个已经有了债权的养殖场签约给自己收购养殖权利,可是现在除了百姓,说要那个养殖权利?

    朱红红此时才恍然大悟,难怪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那么容易就答应让自己收购养殖场?难怪饲料厂的龚老板几乎没跟自己谈什么条件就同意签约?他们肯定之前早就串通一气,赶在签约之前紧急用养殖场的产权做质押贷款,说白了,即便自己拿到了养殖场的养殖权利,落到自己手里的养殖场其实已经成了负债企业,那天龚老板不还贷款,那么企业的养殖权都可能被银行封闭。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朱红红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精心设置的陷阱到头来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亏她拿了那一百万的奖励款项后还沾沾自喜以为自己又空手套白狼占了个
新刺客列传无弹窗
大便宜,敢情自己才是主动跳进了两个老狐狸精心挖好的坑里的傻子?

    既然银行拿不到贷款,朱红红也无计可施,她只能回头黏着乔老板,在电话里冲他威胁道:“乔老板要是铁了心一分钱都不肯拿出来我也没办法,不过我二叔到时候饶不了你,你也不用跟我里格朗。”

    乔老板听出朱红红分明威胁自己,冲她据理力争:“朱董事长你几个意思啊?怎么拿好处的时候你占大头,出了事你非得我出血?这他娘叫什么规矩?”

    朱红红压根不搭理他,冲乔老板说了几句狠话,“这钱你出也得出不出也得出,否则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乔老板放下电话后思来想去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暂时一分钱也不能掏,他心里嘀咕,“反正这笔生意是你朱红红拿大头,真要是除了什么篓子承担主要责任的也是朱红红,我着什么急呀?”

    ......

    这一天对于普水县长朱长江来说,算得上最倒霉的一天,一大早他按照张书记的指示赶到市政府大门口驱散胡集乡上访老百姓。

    没想到老百姓们却压根没把他这个县长的话放在眼里,坚持说,“不拿到补偿款坚决不会离开市政府大门口,坚决要求市委领导给大家一个交代。”

    市政府大门口的局面一下子僵持下来,一个小时的期限很快到了,市政府大门口的上访老百姓不仅不见减少反而越来越多,这让市委冯书记雷霆大怒。

    他让人通知普水县委书记张天来和普水县长朱长江立刻马上到自己办公室来,当着两人的面声色俱厉呵斥:

    “你们普水县的领导究竟还想不想干了?市政府大门口已经被堵了大半天上访老百姓不仅没走人数反而越来越多,这就是你们处理问题的结果?”

    张天来见冯书记勃然大怒连忙心虚推卸责任:“冯书记,咱们县胡集乡养殖场相关问题一直是朱县长全权负责,具体情况直到现在他也没向我汇报过。”

    大难临头各自飞。

    张天来当着市委书记的面适时往后退,一旁的朱长江听了这话却如雷霆贯耳,他此时顾不上恶狠狠的冲张天来瞪眼,赶忙也对冯书记解释:

    “冯书记,对于胡集乡养殖场的相关情况乡里的党委书记黄一天应该是最清楚的,您看要不要请他当面向您解释?”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既然县委书记张天来事到临头把脑袋往后缩,朱长江也如法炮制企图把责任往更低一级的官员身上推,不料想这样的做法却让冯书记愈加火冒三丈。

    当冯书记从朱长江的口中听到“黄一天”的名字,气的当场一拍桌子吼道:

    “你们两人一个是普水县委书记,一个是普水县长,遇到问题不想着怎么解决问题却只想着把责任往下属身上推?你们这是什么工作态度?你们俩要是真没本事处理问题,那就让有本事的人来当县委书记和县长!”

    朱长江听了这话吓的脸都绿了,他在市里混了多年,太了解冯书记的火爆脾气,这位市委书记曾经在一次市级干部工作会议上就因为某局的一把手局长在会议期间接电话,一句话把人家官帽子给撸了。

    雷厉风行啊!

    还没等张书记张口说话,他连忙冲着冯书记表态道:“冯书记请放心,请您再宽限一点时间,我们务必尽快想办法把问题彻底解决,给市委领导和上访老百姓一个满意交代。”

    朱长江这句话无疑当着冯书记的面下了保证书,这让冯书记的脸色顿时好看几分,他冲着朱长江点点头声音略显放低:“那你们赶紧去忙吧,我希望在下班之前,市政府大门口恢复正常交通秩序。”

    “您放心,我们一定竭尽全力。”张天来也顺势向领导表明态度,转身和朱长江一道出了市委书记办公室。

    从市委书记办公室一出来,朱长江立马掏出手机再次拨打侄女朱红红的电话:“红红,我让你弄点钱过来你弄到了没有?”

    朱红红此刻的心情无比复杂,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二叔解释关于收购养殖场项目的弯弯道,她只能实话实说道:

    “二叔,我现在反正是一分钱也拿不出来,乔老板的态度也不积极,您看这样行不行?咱们可以单方面宣布养殖场养殖权利收购协议失效,这样一来那帮老百姓怎么着也赖不掉咱们头上,因为协议失效,还是他们养殖。”

    朱红红摆明了想要把手上的烫手山芋扔掉,一个产权已经被抵押给银行的养殖场,她拿在手里又有什么意思?

    早脱手早省心。

    朱红红的建议倒是正好说中了朱长江的心坎上,他之前心里一直担心养殖场那帮老百姓闹出这么大动静,万一市委成立调查组处理此事,到头来难免自己要背责任,如果侄女能够顺利脱手养殖场,那自然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