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是小事吗

第四百二十四章 是小事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张天来挂断电话后立刻冲着还站立一旁的秘书着急吼道:“快去,立刻把朱县长给我请到办公室来,就说我有急事找他。”

    秘书应了一声赶紧小跑出门,张天来却又伸手拿起电话拨通了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办公室座机号码,电话拨通后,他问:

    “黄书记,胡集乡老百姓上访的事情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黄一天回答,“这是朱县长亲手做下的孽结了苦果我能有什么法子?养殖户们也是被逼急了没活路才会去上访,我又能怎么办?毕竟朱县长是老大,人家位置高,帽子大,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张天来立马听出黄一天必定知晓此次老百姓上访内幕猫腻,赶紧冲他问道:“你把事情说清楚点,简单明了抓紧时间。”

    黄一天说:“其实就是一句话的事,朱县长的侄女伙同一个朋友收购了养殖场,两人合谋套取了县里不菲的招商引资奖励资金后就不管不问了,老百姓被断了财路又没拿到相关赔偿款当然要去上访,现在只能是朱县长出面解决。”

    张书记脑子里立马反应过来,他之前倒是听下属汇报过,“朱县长的侄女要购买胡集乡的养殖场结果被黄一天拒绝了,两人之间就有了矛盾,现在看来这个矛盾还不小,导致两人之间在私下里不可调和的斗了起来。”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此事居然会酵到如此地步?听黄一天话里的意思明明是朱县长在背地里为侄女撑腰坑害老百姓利益?

    “不行,这件事一定要让朱长江彻底清除后患,否则,后果可不是他一个县长能抗住的。”

    张书记在心里暗下决定,自己不可能为朱爱江背黑锅,朱爱江犯下的错误就要他本人位置的错误买单。

    说曹操曹操到。

    张书记心里正想着让朱长江亲自出面解决问题,正好朱长江笑眯眯抬脚进门,一进来冲着张书记笑容可掬:

    “张书记,您找我?”

    张天来看了朱长江一眼,眼神里一片冰寒,那寒气让朱长江看了忍不住心里一哆嗦,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位顶头上司。再说,自己也是正处级领导干部,你有什么资格如此的对待老子?

    朱长江正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却被张天来喊“停”,他一边放下手里的电话一边冲着朱长江不耐烦质问:

    “朱县长,你是不是有个侄女收购了胡集乡养殖场?”

    朱长江心思一转,奶奶的,难道这个事情出了什么问题,可是想象那也是正常的商业行为,于是回答说:“有这事,不过我侄女是合法经营的商人,收购胡集乡养殖场应该也是符合一切法律法规条款的商业行为。”

    “符合法律条款的商业行为?”张书记气不打一出来,“都到了这时候了你还好意思替你侄女打掩护,你看到楼下那帮上访的老百姓没有?他们可都是被你侄女给害的!”

    朱长江自从到普水任县长以来还从没见过张天来当着这么的面这么大的火,一张脸气红像一块红布,他本能冲张书记辩解:“不会吧张书记,我那侄女虽然年轻做事也算有分寸,楼下上访老百姓怎么会跟她有关呢?”

    张天来见朱长江直到现在还云里雾里,气的“啪”的拍了一下桌子,像是惊堂木把朱长江吓了一跳,他冲朱长江飙道:

    “朱县长,你也是老党员了,怎么做事居然这忙没规矩呢?刚才市委冯书记亲自给我来电话,我们县里的老百姓现在已经把市委市政府的大门给堵住了。

    上访闹事的老百姓都是胡集乡养殖场的那些养殖户们,你说你侄女收购一个养殖场就闹出这么大动静,她真像你说的那样守法经营能闹出这么大动静?能到市委市政府那边去上访?”

    朱长江其实对侄女收购养殖场内幕情况清清楚楚,他账面上前两天刚刚多出来的二十万收入,他岂能不心知肚明?

    但是,他是真没想到在他眼里一次极为普通的收购行为会捅出这么大篓子,他只能冲张天来陪笑:“放心吧张书记,我回头一定让我侄女把这件事处理好。”

    “你还想拖?我实话告诉你,刚才冯书记在电话里非常生气,他限定我们普水县政府的领导无比在一个小时内把市政府门口上访的群众弄走,可能有人要丢位置了。”

    朱长江瞠目结舌:“这件事居然连市委冯书记都惊动了?”

    “如果不是事情十万火急我会这么着急找你吗?唯今之计你先赶紧亲自跑一趟市里想办法把人弄回来再说,县里的情况我让信访办的人想想办法。”

    “行,我马上出。”

    朱长江一听说市委冯书记要求在规定时间内处理问题也有些着急,他出了县委书记办公室后连忙一路小跑下楼上车。

    他必须最快的度赶到市里把那帮上访的老百姓劝回来,否
大逆之门吧
则的话,万一市委冯书记雷霆大怒普水县的几位主要领导可就有人要遭殃了,自己身为县长自然也包括其中。朱长江抬脚上车后,立马从身上掏出手机拨打侄女朱红红的电话,他问朱红红:

    “你那养殖场怎么回事?好端端怎么会有那么多老百姓跑到市里县里上访?”

    朱红红这会跟朋友玩的正高兴,接到二叔的电话满嘴不耐烦:“二叔你烦不烦哪,收购养殖场的事情早已是过去式了,你还提它干嘛。”

    说完这句话,朱红红居然挂断了朱长江的电话?估摸是担心朱长江没完没了给她打电话问询养殖场的事情。这年头,大多数年轻人信奉有奶就是娘,用得着别人的时候怎么巴结都不过分,一旦用不着了立马变脸,就算是亲叔侄关系也一样。

    朱长江气的浑身抖,遇上这么一个侄女他也是无计可施,他不得不反复拨打朱红红的电话,足足打了近十分钟,朱红红终究还是接听了。

    朱长江对着电话呵斥道:“你闯了大祸了还有心思玩?现在一大帮老百姓跑到市政府和县政府大门口上访,市委冯书记都惊动了。县委张书记亲自指示要我负责处理这件事,你赶紧趁着还来得及,把该给老百姓的补偿款给付清了,否则万一事情再闹大,我也保不住你。”

    朱红红听二叔今天说话口气带着一股从未有过的心急如焚,倒也意识到收购养殖场的事情八成是遇到大麻烦了,她连忙冲二叔解释:

    “二叔我不是不想给老百姓补偿款,我手里现在没多少钱了,之前那几十万的奖励款都让我花了,再说,那点奖励也不够补偿啊。”

    “什么?”朱长江气的脑袋青筋直冒,“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这才多长时间啊,你八十万全都花完了?”

    “我不是刚买了一套别墅吗?正好八十万一分钱都不剩。”

    “那你就赶紧把别墅卖了,无论如何要把钱给拿回来急用。”朱长江立马拿定主意。

    朱红红却不同意:“凭什么呀?我这刚买了别墅就要卖掉?二叔,你说那帮狗屁不通的农民能闹出多大动静来?这种情况咱们以前又不是没遇到过,这些老百姓闹腾一阵子看看没便宜可赚肯定自动就散了。”

    朱长江听出侄女的确是囊中羞涩,心里对其怒其不争却又无可奈何,毕竟朱红红是他亲侄女,眼下的情况朱红红不清楚,他还不了解吗?

    他冲着朱红红厉声号施令:“朱红红你给我听好了,哪怕是去银行贷款你也要拿点钱出来以解燃眉之急。”

    “拿贷款?二叔你疯了吧?好端端的我凭什么为了堵住那帮老百姓的嘴去拿贷款?您难道不清楚    ,这钱一旦到了那帮穷鬼手里还能拿得回来吗?”

    “朱红红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敢不听我的话以后就别叫我二叔!”

    朱长江气的满脸肉颤气哼哼挂断电话,他心里明镜似的,如果不能很好解决养殖场老百姓反映的问题恐怕自己今天很难过关。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别说让侄女朱红红拿钱出来堵住那帮上访老百姓的嘴,真要到了不得不做出取舍的时候,对于朱长江这种人来说,就算把侄女推出去当挡箭牌又有什么不可以?

    关键时候如何解决问题?

    朱长江坐在专车去市里的路上,一个人静下来才现今天的突状况诸多蹊跷之处,先,胡集乡养殖场的那些养殖户怎么会突然同时到市政府和县政府大门口上访?

    其次,胡集乡生的问题张书记当其冲应该找胡集乡党委书记黄一天亲自出马处理才对,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政治任务压在自己身上?

    朱长江脑子里稍一琢磨立马绕过弯来,他早就知道张书记和黄一天关系不一般,更知道黄一天绝不是省油的灯。

    之前侄女朱红红好去了一趟胡集乡后非常轻松把收购合同正式签署他当时心里就隐约感觉不安,按理说黄一天从来就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人,尤其是在涉及老百姓具体利益问题上,这一次侄女出马后事情居然办的如此顺利?

    现在想来,这一切很有可能是黄一天早就设下的一个局。

    他先瞒天过海让自己全方位支持华夏大学签约建设事宜,等华夏大学的合同签署后,他立马翻脸不认人,绞尽脑汁要把养殖场从侄女朱红红手里夺回去。

    现在,即便朱长江脑子里已经云开雾明却也无计可施,张书记已经把任务压在他头上,他还能怎样?只能在心里暗暗诅咒:

    “狗日的黄一天,老子等这事过去后一定要扒下你的皮!”

    人是有心灵感应的。

    朱长江坐在专车里诅咒黄一天的时候,正在乡党委书记办公室和饲料厂龚老板关门谈话的黄一天猛的打了一个大喷嚏。

    龚老板笑道:“黄书记就是有人缘啊,这是有人在背后想念黄书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