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一十八章 你自己玩去吧

第四百一十八章 你自己玩去吧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同志,我现在以普水县长的身份,也以维护净化全县招商引资环境的名义要求你,胡集乡的养殖场项目必须交给市场来决定,而不是你们那个人来决定,当然决定的方式可以招标嘛,哪家收购公司出价最高就由哪家公司收购!”

    朱爱江一拍桌子企图一锤定音,那气势那说话口气那咄咄逼人的眼神简直要吃人似的看向眼前倔傲不逊的下属,大有一种今天你小子不低头老子绝不让你过关的劲头。

    黄一天笑了!

    他娘的,办公室里两人正一触即的紧要关头黄一天居然笑了?还他娘笑的挺阳光灿烂?他这是怎么回事?脑子有病吧?

    朱爱江满脸诧异冲他喝问:“黄一天,你听见我的话没有,你笑什么?”

    黄一天一边咧嘴笑一边摇头,奶奶的,朱爱江你也是老油子了,如此说话是不是太幼稚,是不是不合规矩,如果你真是这样的智商和老子斗,简直是侮辱了老子的智慧,老子是有智慧的人,喜欢和高智商的人斗,你如此弱智,老子还真的没有什么兴趣,于是身子从县长办公室的沙上站起来,冲朱爱江一副轻松语气调侃道:

    “朱爱江,我要提醒你的是,你目前的身份是代理县长,离县长还有一段距离,能不能成为县长还要等人大会议来决定,你作为代理县长,管天管地还管我们乡里养殖场的收购问题?你说你一个代理县长可真是为了咱们县里的工作操碎了心哪,依我看,您还是省省吧,要是全县的工作都让您代理县长一个人干了,还要咱们这些基层领导干部干什么?”

    朱爱江瞠目结舌,他还没反应过来,瞧见黄一天自古顾转身往办公室门外走去,边走边幽幽叹了口气道:“朱代理县长,您这新官上任三把火还没烧呢,如果这样烧的话,蒋大宽县长很可能就是你的镜子,做人做事要好好的想想,您可别自绝后路啊!”

    威胁!赤果果的威胁!

    朱爱江暴跳如雷!狗日的黄一天是什么东西!一个小小的乡党委书记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威胁自己这个新上任的代理县长?他他娘不想混了么?难道不知道老子现在是县里二把手,除了张天来那就轮到自己的?

    “黄一天!你给老子站住!老子跟你谈话还没说完呢,你怎么敢离开!”朱爱江两眼盯着黄一天的背影咆哮道。

    “养殖场的事情就这样吧,其余的事情有空再说吧”,黄一天嘴上应了一声,脚底下却没停,“我乡里还有点事得赶紧回去处理,朱代理县长,咱们来日方长。”

    黄一天头也不回冲朱爱江摆摆手,大步往前出了县长办公室的门,那牛逼哄哄的派头差点没把朱县长当场气吐血。

    “真他娘的痛快!”躲在套间里的赵小泉还从未见过有哪个下属敢当着领导的面如此张狂?见了这一幕心里憋不住暗爽一声,转瞬又想起自己的立场连忙把脸又沉下来是,现在自己可是和朱爱江一个战线,从套间里轻手轻脚走出来。

    “朱县长”,赵小泉轻轻叫了一声。

    这一声喊就像是突然一个火苗掉到汽油上,朱爱江憋了半天的怒火突然一下子全被点着了,他顺手一把将办公桌上的电话、文件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物件一股脑全都甩到地上,一张脸气的通红,嘴里骂骂咧咧道:

    “狗日的黄一天!老子绝饶不了他!”

    这样的狠话,今天赵小泉已经听见好几回了,有什么用呢?朱爱江堂堂一个代理县长出面,他黄一天居然也不放在眼里?他心里寻思,“看来朱爱江也不是什么厉害的人,否则,能被黄一天如此的侮辱,朱红红的项目八成是没希望了。”

    赵小泉一想到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这么宣告终结心里的滋味也不好受,他一边低头把朱县长刚才脾气甩到地上的办公用品捡起来,一边腆着脸安慰他:

    “朱县长您消消气,千万别跟黄一天那种小人一般见识,您是不知道,我听说他可是个天生有反骨的干部,之前在县台办当主任的时候为了跟一个女副主任治气,居然把人家给逼疯了。”

    “后来到了胡集乡当领导,上任没多长时间又把一个副乡长给送进了县纪委,据说那位女副乡长还是县里常务副县长张二江同志的红颜知己?”

    “胡集乡的前任乡长吴大观,因为是前任县长蒋大宽的嫡系,黄一天处处看他不顺眼,到胡集乡上任后没几个月的时间,愣是把吴大观调到了县乡镇企业局当了个副局长。”

    “朱县长,他黄一天现在是仗着背后有人撑腰有恃无恐啊,现在的胡集乡从上到下全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嫡系,他简直就成了当地说一不二的土霸王。
最强狂暴作弊系统小说5200


    ......

    经赵小泉这么一说,朱爱江脑子里立马浮现出一个擅长官场权谋之术有恃无恐的年轻领导干部形象,他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愤怒的情绪,奶奶的,此人背后究竟是什么大人物,也要考虑考虑,否则,影响自己的仕途那就是得不偿失了,于是冲着赵小泉哼哼道:

    “再怎么猖狂他黄一天也就是一个乡党委书记,按照党的干部管理全县,我是县委副书记,他必须服从我的管理,我就不信他还能翻天不成!”

    赵小泉肯定希望朱爱江和黄一天斗起来,最好让黄一天进去,那么不仅给自己的老婆报仇,也让黄一天对自己一直不冷不热的样子付出代价,于是继续挑拨说:

    “依我看,他这是仗着背地里有人撑腰有恃无恐,恐怕这全县上下他只会对张天来书记一个人的话言听计从,有了仗义,这才敢不把您这个县长放在眼里。”

    赵小泉的话顿时让代理县长朱爱江产生共鸣,他不得不承认一个残酷的事实,自己这个普水代理县长虽说已经走马上任,其实却是个光杆司令罢了。自己手底下没有一帮忠心耿耿拥护的下属,信息渠道又那么闭塞,凭什么掌控局面办成大事?有什么资格和那些老资格的局长书记们斗,他觉的赵小泉分析的很有道理。

    他黄一天为什么敢当着自己的面如此张狂?说不定,他这是替背后的主子张天来在给自己这个新来的代理县长下马威呢!看来今天自己出手有点毛躁了,没有想好就出手,不是自己的风格,可是今天为什么这样,为什么这样?

    朱爱江越想越窝心,他见赵小泉正弯腰捡起地上的零碎物件,想到赵小泉也不是什么有本事的人,看着自己和黄一天斗    在里面如狗一样不敢或者说没有想出办法帮助自己,这样的下属也就是个没有什么大用的角色,心烦意乱冲他一摆手道:

    “赵局长你别捡了,一会让秘书来收拾,你先坐下歇会。”

    几分钟的功夫,赵小泉明显感觉到朱县长对自己的态度多了几分自己人的信任,他连忙听话在办公室沙上坐下来,冲着朱爱江劝道:

    “朱县长,对付黄一天那混蛋咱们不能急于一时,第一他是政治明显,动手的话影响很大,蒋大宽县长就是不注意方式,所以很被动。第二,此人的靠山是不是就张天来,如果就是张书记不是很可怕,加入后面还有市领导,那么就要更加的小心,第三就是人无完人,我就不信他没有露出狐狸尾巴的时候,只要咱们耐心等待总能抓到他小辫子。”

    朱爱江此时已经从刚才极其愤怒的状态中走出来,他现在脑子里盘算着,“无论如何,黄一天这个胡集乡党委书记是不能留了,一来胡集乡只要换个党委书记,侄女收购养殖场的事情能方便些,二来就冲黄一天今天对自己这副不放在眼里的态度,自己绝不能对他手软,杀鸡骇猴,自己要树立权威,那么黄一天是最好的对象。”

    赵小泉见朱爱江眉头紧锁不说话,在一旁试探问道:“朱县长,您的意思?”

    朱爱江一秒不差回答:“我的意思,黄一天这个胡集乡党委书记于公于私他都不适合继续干下去,不是东西了,太不懂规矩了,此人赵局长,你对黄一天同志相关情况比我熟悉,你倒是想想看,用什么法子才能把黄一天从胡集乡赶走。”

    赵小泉见朱爱江居然冲自己讨主意,顿时一股说不出的自豪感从心底里涌出来,自己一个招商局长居然有资格当起了县长的狗头军师?这荣誉可不是每一个单位领导都能有的。赵小泉对朱爱江提出的问题极为重视,坐在沙上冥思苦想了半天还真是让他想到了一个对付黄一天的“计策”。

    他向朱爱江进言:“朱县长,我觉的要想扳倒黄一天必须从他身边了解情况的人下手才行,您想想看,前任胡集乡长吴大观被他摆弄到乡镇企业局当副局长,那心里对黄一天的仇恨肯定也少不了,要是他能助咱们一臂之力,恐怕事情就好办多了。”

    “吴大观?”朱爱江嘴里不自觉重复此人姓名,疑惑眼神看向赵小泉问道,“这个吴大观对黄一天的情况能了解多少?”

    赵小泉也是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家伙,明明他跟吴大观没什么交情,这会子为了在朱县长面前表现自己对胡集乡的情况有多了解,顺口炫耀道:

    “朱县长您请放心,吴大观在胡集乡当了好几年的乡长,本来准备提拔为书记的,可是黄一天出现让他书记的梦破灭,黄一天到任后两人政见不合加上县里的领导支持黄一天,所以沦落到今天的地步,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胡集乡内部相关猫腻了,没有人比他了解和恨黄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