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零八章 民办大学

第四百零八章 民办大学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连忙自谦:“哪里哪里,我作为普水的一员,不过是做了自己的本职工作,为家乡的展富裕尽一点力量,姜老先生是当着您的面故意抬举我,其实姜老先生才是咱们家乡父老咬口称赞的大好人哪!您说现在这年头有谁会把钱无偿捐出来办学校?姜老先生的高风亮节,晚辈是万分崇敬啊,要我说,咱们县里那些干部要是都有姜老先生这样的胸襟和勇气,咱们国家早实现**了。”

    可别小看了黄一天这几句貌似打哈哈的闲聊之言,这几句话听起来普通其实他早在抬脚冲温嘉成和姜志勇站立方向走过来之前就已经在心里琢磨了好几遍。他一开口的自谦是为了给温嘉成留下一个谦逊的好印象,当着温嘉成的面夸赞姜志勇是“大好人”是为了让他深有同感然后有感而。

    至于最后几句听起来像是牢骚的话,其实是为了给温嘉成留下一个不拘世俗,刚正不阿的年轻干部形象。

    别看温嘉成满头白在台湾养尊处优过了几十年,毕竟人家当年也是指挥千军万马的将军,这样一号在国内战争历史上留下印迹的高级将领,人家什么样的人物没见过?上到至尊权贵,下到黎明百姓,经历过太多血雨腥风的温嘉成早已练就了一双洞穿世事人心的火眼金睛。

    黄一天作为一个内地官场小官僚,想要在极短的时间内进入他的法眼,还指望获得他的信任把投资项目交到他手里操作,不费点心思压根行不通。以利交友,利尽则散;以色交友,色衰则疏;以貌交友,久之则腻;惟有以心交友,方能永恒!

    姜志勇老先生对黄一天印象极佳,冲着温嘉成主动推荐道:“温老,你不是一直想着为家乡的建设做点事吗?依我看,你有什么心愿就跟小黄说,小伙子办事相当不错,而且很有效率。”

    温嘉成见老朋友对眼前这位小伙子咬口称赞,心里对他的印象分节节攀升,他冲着黄一天笑道:“难得姜老如此看好小黄同志,以后若是我有什么需要小黄同志帮忙的地方,还请多多关照。”

    黄一天听出温嘉成言外之意,连忙满脸堆笑接茬道:“温老说的哪里话?您是姜老先生的朋友,又是咱们家乡人,您需要我说什么尽管开口就行,只要是我能做的绝无二话。”

    温嘉成半生戎马,说话做事风格多少带些军人作风,他见黄一天说话相当爽快心里也很对脾气,冲姜志勇笑了一下道:“姜老的眼光不错。”

    姜志勇顺势建议道:“对了温老,你这次回来不是很想去老家的宅子看看吗?何不麻烦小黄送你一趟,一会竣工仪式结束,赶回来一块吃饭就行。”

    温嘉成听了这话脸上露出犹豫神情,一旁的黄一天则满心欢喜表情冲他说:“能为温老服务,晚辈荣幸之至,正好晚辈现成有专车,要是温老不嫌弃的话,晚辈原意陪温老走一趟。”

    温嘉成显然被眼前年轻人的热情所感动,他耳边听着熟悉的家乡话原本心潮澎湃,现在又想到要回到几十年日思夜想的家乡老宅,心里不自觉一阵激动。黄一天看得出来,温嘉成心里很想借机回老宅一趟,只是有些犹豫坐着政府的公车回去会不会麻烦自己,索性上前伸手搀扶温嘉成一只胳膊,像是最耐心的晚辈劝道:

    “温老,您可是几十年没回来了,家乡的亲戚朋友肯定也在心里记挂着您呢,您放心,从这里到您家乡老宅也就半个小时的路程,我陪您过去耽误不了什么事。”

    温嘉成听黄一天这么说倒是相当意外眼神看了他一眼,疑惑问道:“你居然知道我家老宅的位置?”

    黄一天冲他笑道:“温老您可能不知道,咱们县委县政府的领导为了欢迎各位难得回家乡一趟的台湾同袍,特意把各位的资料准备周全,别说各位当年的老宅具体位置,就是各位老家亲戚朋友现在都有哪些人我们也都记得清清楚楚呢。”

    黄一天这话其实半真半假,普水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出于招商引资工作角度出,的确让底下人搜集了一些此次回乡台湾同胞相关情况,但是主要收集资料集中在哪位台湾同胞是资本雄厚的大老板,以便日后多联络劝说人回乡投资办企业。

    至于他们每个人老宅方位等具体细节问题却并未收集资料,黄一天之所以了解温嘉成相关情况完全是他自己本人背地里悄悄做了功课。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虽说黄一天的记忆里温嘉成的确在普水县投资兴建了一所国内家在县一级区域内投资开办的民办大学,但是具体当年温嘉成通过谁投资这个项目他却没什么印象。他之所以毛遂自荐免费当温嘉成的本地导游
神级复兴系统笔趣阁
,目标就是能把温嘉成心里计划投资的民办大学项目交到自己手里。

    这个项目当年投资两个多亿,若是能让自己招商成功这个项目,就算是县长朱爱江这个拦路虎也绝阻拦不了自己进步的步伐。温嘉成犹豫了一会后,还是同意由黄一天陪同一块回老家看看,当他坐上黄一天的桑塔纳轿车,诧异问道:

    “这是政府为你配备的公车?现在县里的领导干部人人都有自己的专用公车吗?”

    面对温嘉成略显可笑的问题,黄一天耐心解释:“温老,现在国内干部公车使用按理说是有级别之分的,比方说什么级别的领导用帕沙特,皇冠,什么级别用桑塔纳,我在乡下当党委书记,乡里最好的车就是桑塔纳,那是公务用车,所以我今天就用这辆车。”

    “你是乡党委书记也算是一个乡里说一不二的人物了。”温嘉成嘴里说着话看向黄一天的眼神多了几分欣赏。

    尽管温嘉成对国内官场诸多情况并不了解,但是他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大学毕业至少二十四五岁,黄一天看起来年纪不大,这么年轻就当上了乡党委书记必定有过人之处。温嘉成的家位于县城东区经济开区境内,老房子由于年久失修早就倒塌了,前几年在原来宅基地上又新盖了楼房,现在住在他家老宅子上的人论起来是他的侄儿。

    由于黄一天来之前已经电话通知过这家人,当轿车在老宅子门前停下来的时候,温嘉成的侄儿早已领着一家老小站在门口恭迎多年不见的叔叔。

    当轿车在老宅子门口慢慢停稳,温嘉成一眼看到门口站着老老小小一溜人,尤其是看到站在最前面的侄儿,虽说当年他去台湾的时候侄儿才十多岁,如今已经是半百老人,可他却还是一眼认出来对方,人还没下车早已控制不住老泪纵横。

    男儿气盛洒热血,戎马一生万里行。

    四十余载如一梦,兵荒马乱有谁赢?

    淡看当年英雄史,蓦然回已成殇。

    桃花依旧笑春风,物是人非大不同。

    温嘉成的侄儿头一个迎上来,看到当年英姿飒爽的叔叔如今变成白苍苍的老人心里也是一阵苍凉,叔侄俩在门口紧紧相拥后,侄儿抹干眼泪把身后一帮儿孙辈介绍给温嘉成。

    “三叔,这是我孙子,今年十七了。”

    “都这么大了?当年我离开的时候你还没结婚呢,现在连孙子都有了?”温嘉成伸手拍了拍侄孙的肩膀笑道。

    “三叔,自从您去了台湾,咱们家里可乱了套了,奶奶一直到临死的时候都不肯闭眼,她临终前说不出话来,眼神却一直盯着南边方向,家里人心里都知道,她那是放心不下您呢.......”

    四十余载没见过的叔侄俩,一见面说不完的体己话,当听到侄儿提及母亲临终前那一幕,自己也是风烛残年的温嘉成忍不住当着众人的面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一直紧随其后的黄一天连忙掏出准备好的毛巾递过去,虽然一句话都没说,却能从他的脸上感觉到对温老先生的悲痛感同身受。欢聚的时光总是短暂的,眼看墙上的时钟很快走到中午十二点的位置,黄一天在一旁轻声提醒温嘉成:

    “温老,姜老他们还在宾馆等您呢,您看?”

    温嘉成像是杀伐决断的将军冲黄一天一挥手道:“黄书记,你先回去帮我转告姜老,我准备在我侄儿家里住一晚,有什么事回头再说。”

    黄一天早料到会是这结果,连忙点头应承一声,笑道:“既然这样,我回去简单安排一下,您随时需要用车直接给我打电话,我立马过来接你。”

    温嘉成的侄儿见黄一天对温老如此尊重,心里多少过意不去,冲他挽留道:“黄书记要是不介意的话,留下一块吃饭吧,虽说家里没什么好酒好菜,可都是自家地里长的到底新鲜。”

    黄一天连忙摆手拒绝,他心里清楚,温嘉成跟侄儿多年没见少不得谈谈家常,以温嘉成眼下的心态恐怕自己说什么他也未必放在心上。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他冲温嘉成侄儿交代道:“温老虽说是你的三叔,可他同时也是咱们县委县政府的贵客,你可一定要招待好了,有什么要求尽管度我说,我会代表县里一定提供方便,等温老要回去的时候随时通知我,我立马过来接他,行吗?”

    这还有什么不行的?温嘉成的侄儿对这位曾经的经济开区管委会副主任,现任胡集乡党委书记名声早已如雷贯耳,对其人品相当信任,如今又见到黄书记对自己三叔照顾的如此细心,他心里满怀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