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零四章 小道消息

第四百零四章 小道消息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谁来当下一任的普水县长毕竟是事关普水县官场中人最关心的话题,副县长张二江同志巴结上市里领导十拿九稳要当县长的消息一旦传开便像是插了翅膀,没多会功夫便通过小道消息的途径传到市委某领导耳中。

    当领导最担心被人冠上“以权谋私”“被某人拉上”的大帽子,市委某领导听闻消息后气的当即拿起电话打给张二江,劈头盖脸呵斥他:

    “张二江,你他妈的真是愚蠢,你懂不懂规矩,是否知道干部工作的严肃性,屁事没干先搞的满城风雨人尽皆知,让我还怎么在领导会议上帮你说话?本来认为你做事还是很靠谱的,也是能干事的人,所以就想为你多说几句话,让你展你的政治抱负,你现在胡作非为,谁敢帮助你说话?”

    张二江接到电话后吓的胆都快破了,打电话的市委领导不仅是他多年的官场靠山,更是他提拔当县长的全部指望,他连忙对着电话解释:

    “老领导,我虽然不是什么大领导,但是也算是在领导岗位上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这点政治警觉性都没有,我绝对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哪,老领导您一定要相信我,这件事绝不是从我嘴里说出来的,一定是有人要背后诋毁我。”

    张二江糊涂,他的靠山心里却并不糊涂,眼下整个普安市官场都传的沸沸扬扬,说是自己背地里要帮张二江磨上普水县长职位,这种时候自己要是再往这件事里瞎掺合岂不是坐实了外面的传言?一个下属是不是提拔不要紧,最要紧是自己必须保住为官多年一直精心维护的清正廉明刚正不阿领导形象。

    老领导在脑子里权衡利弊后,冲着电话那头的张二江一副怒其不争口气:“你就作吧,从今往后你的事情别再来找我,谁也帮助不了你!”

    眼见老领导突然对自己翻脸,张二江心里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压根不知道那关于自己要当县长的小道消息到底是从何而来,更加的不知道是谁在背后传说,偏偏老领导现在心里认定了这个黑锅就得他来背。

    事情还没完。

    黄一天第一招舆论造势过后,来自各方的吐沫星子顿时压的张二江喘不过气来,不时有下属打电话甚至跑到他办公室一脸神秘向他恭贺,“张县长,升迁之喜,以后请多关照”,这家伙是有苦说不出,只能勉强堆着笑脸应付。

    还没等张二江回过神来,又一个堪称灭顶之灾的传言再次一夜之间满城风雨,有在县纪委工作的亲信下属向他告密:

    “张副县长,听说江佳欣在市纪委那边交代了您在经济开区当领导的时候跟她沟壑一气干了不少违纪违规的勾当,县纪委按照市纪委的要求,正把案件审理最新调查情况向市纪委领导汇报呢,很多情况对你很是不利啊。”

    张二江听了这话差点当场昏过去,他做梦也没想到,在自己紧锣密鼓准备竞争县长职位的节骨眼上会后院失火,老相好江佳欣居然在最关键的时候把自己出卖了?奶奶的,早知道江佳欣是这样的女人,自己不可能帮助她那么多。

    张二江抱着侥幸心理问向自己泄密的下属:“这事消息来源千真万确吗?江佳欣在纪委真把我交代出来了?”

    下属拍着胸脯向他保证:“张副县长,你是我的老领导,我骗谁也不能骗您哪?您是我的大恩人,要不是有您一手提携哪有我今天?我跟您说的全都是实话,您还是赶紧想办法吧,万一江佳欣嘴里漏的太多,恐怕......”

    即便下属没把这句话说完张二江心里也明白他到底在担心什么,官场一些事往往眨眼之间翻云覆雨,不管老下属跟自己所言是真是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怎么着也得早作打算才行。这天正好是清明节,这种火烧眉毛的时候张二江也顾不得什么忌讳,急匆匆来到老领导家登门拜访。

    老领导见到张二江上门,那张脸倒是比外面阴天更加阴沉几分,冲他斜了一眼没好气道:“你张二江不是能耐大吗?市委常委会议还没召开,你就把市委研究酝酿的事情透露出去,那县长已经当上了,你既然那么本事还来找我干什么?”

    张二江随手把带来的礼物搁置在门后,冲着老领导满脸委屈解释:“我冤枉啊老领导,我跟您说,我压根不知道这消息从哪传出来的,我现在真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啊。”

    “你浑身是嘴说不清?”老领导愈加气大,“你自己的事情自己都说不清楚,那你还到我家来干什么?你赶紧拎上你的东西走人,你回去以后把事情想清楚再来不迟。”

    “不不不老领导,现在到底能不能当这个县长我真的已经无所谓了,我今天来找您是有更重要的事情想求您帮忙啊。”


唐朝工科生小说5200


    “更重要的事?”老领导脸上露出疑惑神情,很显然他心里的潜台词是,“你张二江眼下除了当县长还有什么更重要的事?”

    从见到张二江进门开始就一直站着甩脸色的老领导总算一屁股坐下来,虽说没招呼张二江坐下,从他眼神动作也可以判断出,他是要坐下来听听张二江到底要说什么“更重要的事情”。张二江见老领导总算脸色缓和,连忙凑上前从身上掏出一包烟来抽出一根,先恭恭敬敬帮老领导点上,然后才小心翼翼在老领导身边位置上坐下,低声道:

    “老领导,我可能遇上大麻烦了!”

    老领导听了这话心里不由一沉,脸上却装的波澜不惊冲张二江问道:“你这说的什么话?什么叫可能遇上大麻烦了?那你到底是遇上还是没遇上?”

    “十有**是遇上了。”

    老领导气不打一出来口气:“行了行了,张二江,你就别在这给我数数字了,到底遇上什么麻烦事了,把你慌成这样?”

    当着老领导的面张二江实话实说,他把县纪委老下属跟自己说的那番话一五一十当着老领导的面汇报一遍,说完后低下脑袋一副俯认罪表情冲老领导忏悔道:

    “老领导,我是真没想到江佳欣会在这时候挺不住,她这么一搅合恐怕我当县长的事情肯定没指望了,我现在就想着.......”

    “你还想干什么呀?就你这脑袋瓜子还想干什么?”刚刚平息火气的老领导突然一下子声音高八度冲张二江怒不可遏。

    身为官场老狐狸,老领导此时心里一下子反应过来,他之前心里就怀疑,“张二江虽然头脑不够灵活,但也不至于愚蠢到自己给自己挖坑,怎么突然就传出他背地里托关系找人要当县长的消息呢?”

    之前他亲自打电话给张二江向他质问此事的时候,张二江在电话里那副委屈万分的口气绝不是装出来的,此事风声未平居然又起波澜?跟张二江关系暧昧的女人在纪委突然开**代与其相关违法违规情节?

    这一桩桩一件件若是仔细联想起来,怎么就那么巧合?

    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居然所有对张二江不利的事情一股脑全都在同一时间爆出来?要说这一系列事件背后没有猫腻,恐怕不可能!老领导的脸色慢慢深沉起来,他用力吸了一口烟,又幽幽吐出一个长长的烟圈,心里想的却是:

    “既然有人背地里处心积虑整张二江,不管此人目的何在,他不仅有备而来而且手段高明,现如今张二江在明,那人在暗,以张二江的头脑压根不可能占半点好处,万一烧在张二江身上的这把火波及到自己身上,那......”

    张二江眼看老领导的眼神在袅袅升起的烟雾中扑朔迷离,嘴上却半天没开口,他心里突然有种不祥预感,尽量小声冲老领导问道:

    “老领导,您看这事?”

    老领导闻声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冲他长长叹了口气,问道:“小张啊,按照常规,这个事情你能做的事情就是安心的上班,可是市委酝酿干部之前出现如此多的事情,你是不是最近得罪了什么得罪不起的人了?”

    “没有啊”,张二江一脸无辜,“我最近为了能竞争县长的职位,一门心思干工作,对下属那也是比以前态度亲和多了,我真没得罪什么人哪。”

    老领导见张二江直到此时还分不清状况,冲他摇头道:“小张你听我说,有时候得罪人并不一定非得面对面生冲突矛盾,万一你不小心侵占了别人的利益,比方说你这回想要竞争县长的职位,你们县里还有谁也盯着这职位?”

    话不说不透。

    张二江听了老领导的话顿时有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感觉,他恍然大悟表情对老领导说:“我明白了老领导,我就说好端端的怎么江佳欣在纪委早不交代晚不交代,偏偏这时候把我给交代出来,肯定是县委副书记在背后搞鬼!”

    “县委副书记?”老领导眼里明显写了一个问号。

    张二江连忙解释:“老领导,自从蒋大宽出事后,咱们普水县的分管农业的县委副书记也是一门心思想要竞争普水县长职位,为了这个位置他背地里可没少折腾,依我看这次八成就是他在背后搞鬼,否则,谁也不会这么做啊,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如果我失败了,他就成了最后的赢家。”

    张二江说完这句话后,脸上却又露出迟疑,他像是问自己又像是问老领导:

    “据我所知,这位县委副书记是个土生土长的普水人,和市里的关系不是很紧密,应该没那么大能耐啊?他的主子早几年就已经调到省里的一个厅二线养老去了,他怎么就能从纪委内部打通关系从江佳欣嘴里撬出东西害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