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四百零二章 证据来了

第四百零二章 证据来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黄一天来到书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秘书早已把办公室门打开,一杯刚泡好的绿茶正在办公桌一角散缕缕清香,这种熟悉的感觉让黄一天心里不觉安稳了几分。他抬脚进入办公室后,惯性走到办公桌后的真皮座椅前,顺手把手里的公文包摆放在身后的一排矮柜上正准备翻阅办公桌上秘书提前摆放好的相关文件,感觉办公室门口有人进来。

    他本能抬头一看,乡人大主任丁广正满脸堆笑往里冲,他顾不得西装上一大团水渍,一进门冲黄一天汇报道:“黄书记,好消息!”

    黄一天注意到他手里死死抱紧一个档案袋,心里多少猜出他一大早急着来找自己所为何事,遂冲他轻轻点头随口招呼道:“丁主任来了,请坐。”

    “哎好好。”丁广小鸡啄米边点头边在黄一天对面坐下。

    “丁主任一大早什么事这么高兴?”

    “黄书记,你说我能不高兴吗?我这几天可是没日没夜加班加点拼命干,就是为了净化我们胡集乡的政治气候,让**分子滚出这边,您瞧,功夫不负有心人,吴大观这些年**的相关证据都在这了,她不滚都很难。”

    “哦?”黄一天冲他瞟了一眼,奶奶的,这个丁广看来还真的不是无用的人,几天时间就能收集到吴大观不利的东西,看来以前说不定就注意到,于是问道,“证据充分吗?”

    “充分充分,绝对是证据确凿,我跟您说黄书记,这回也算吴大观运气背,您猜怎么着?之前那些跟他关系不过的乡里老下属一听说我在调查吴大观,一个个主动跑到我家里或者办公室向我举报他,我看他这回啊,真成了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了。”

    丁广越说越兴奋:“要我说,吴大观今天落到这下场绝对是报应!您想想看,他这些年在胡集乡干了多少缺德事?胡作非为,以前老书记在位的时候,他整天狭天子以令诸侯,明明一个乡长却整天干着党委书记的活。

    后来倒是好不容易把老书记搅合走了,认为自己是大权独揽,更加的不顾及影响,不顾及形象,胡作非为,后来书记没有竞争上,又跟您这个新任党委书记处处作对,这种整天就想着谋权夺位的货色您说能落下什么好?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啊,现在总算老天开眼这家伙很快就要遭报应了,我敢说,这一回吴大观出事,乡政府至少有一半乡干部背地里悄悄放鞭炮庆祝......”

    丁广落井下石,黄一天淡然应对。

    他在官场行走几十年,早已见惯了各级领导干部之间为了一点的利益或者说圈子之争,各种尔虞我诈你上我下的勾当,以致把做官服务百姓,为人民展尽心尽职的要旨给忘记了,虽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但公道自在人心。

    凭良心说,吴大观虽然很是狂妄,甚至胡作非为,但是他的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特别是执行力很强,这些年他在胡集乡当领导也的确为老百姓干了几件实事,现在丁广一味把他说成是只顾着捞钱的货色显然有失偏颇。

    丁广小心翼翼把最近搜集关于吴大观的证据材料从档案袋里掏出来摆放在黄一天办公桌前,请示道:“黄书记    ,您看看这些材料要是送到县纪委,足够判吴大观坐几年大牢吧?”

    心存善念行必久远,心存恶念歹必行之。

    黄一天看了一眼丁广那激动无比的眼神,心里不觉叹了口气,“什么叫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这便是了,想想丁广以前当着吴大观的面那副缩头乌龟模样,典型的不得志就剩下脾气了,可是一转眼真是天上地下。”

    在丁广期盼眼神中,黄一天低头一页页翻阅材料,不得不说丁广这些日子也算下了大功夫,这份材料里除了吴大观时私下收受饲料厂龚老板相关**的证据,还包括他这些年在胡集乡利用职权为亲属开后门谋私利相关证据。

    若是这样的一份材料交到县纪委,恐怕二十四小时之内吴大观必定官位不保锒铛入狱,在如此铁证面前即便是上面有人想保他也根本无济于事。黄一天皱眉认真看材料的时候,丁广一直像是书童似的站在一旁静静等着,好不容易见领导翻看到最后一页,他连忙在一旁请示道:

    “黄书记,我是不是马上去一趟县纪委,您说这份材料是直接交给县纪委的林书记呢?还是交给底下负责举报工作的分管领导?”

    看来丁广巴不得吴大观早一点被抓,可惜顶头上司黄一天心里跟他想的压根不在一个点上,黄一天冲他看了一眼,道:“丁主任,这
最强散财神豪小说5200
份材料如此的重要,你先放在这,我还要再看看。毕竟吴大观做了这么多年的领导,保护他的人肯定是很多的。”

    丁广听了这话一愣,心说,“您刚才不是看过了吗,怎么还要看?”话到嘴边又咽下了,他不敢用这种质问的口气跟领导说话。

    他只能腆着笑脸冲黄一天劝道:“黄书记,兵贵神,您看这举报材料好不容易整理好了,要是不及时去县纪委举报吴大观,万一走漏了风声打草惊蛇可就不好了。”

    黄一天听出丁广话里的不乐意,一只手轻轻把那份材料合上,斜着两眼不耐烦眼神看着他,说话口气中带着几分韫怒:“丁主任,是不是我怎么做决定还要你来教?如果你要是有了决定,那么你把材料拿走,那给谁给谁,只当我不知道此事情。”

    领导一飙下属腿打飘。

    丁广本能冲领导连连摆手,口中一迭声否认道:“    不不不黄书记,我也是为了早日把和你作对的吴大观赶走,没有其他的任何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啊?这材料放我这你不放心是吧?你要是不放心赶紧拿走,以后这件事你自作主张就行了,还向我汇报干什么?”

    丁广见黄一天是真的变脸,顿时露出怂包本色,连忙冲着黄一天陪笑道:“黄书记您误会了,您是我丁广的大恩人,我在胡集这个地方一向大事小事唯你马是瞻,您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坚决执行您的指示。”

    “行了,你也别说那些好听的,这份材料我还要再看看,不能鲁莽行事,否则,很可能得不偿失,你先出去吧。”

    “好好好,那黄书记您看完了材料有需要随时叫我。”

    “嗯。”

    丁广万分不情愿冲着摆放在领导办公桌上的那份材料无比留恋看了一眼,脸上挂着讪笑躬身退出书记办公室。

    他是真不甘心哪!

    那份材料可是他费尽心思弄出来的,原本想着尽快将这份材料举报到县纪委,然后坐等看着老对手吴大观被纪委的人抓走从此成为万人唾弃的贪官。现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黄书记居然把自己辛辛苦苦弄出来的材料扣住了?他实在是想不通,黄书记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高级领导和底层官员之间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思维高度决定领导水平!

    对于胡集乡人大主任丁广来说,只要能利用这份举报材料扳倒吴大观出一口心里的恶气痛快就行了;而对于黄一天来说,他心里想的却是,如何把这份举报材料的价值最大化利用。他心里非常清楚,眼下的吴大观就像是案板上的鱼随时都可以对他下手,但他毕竟在本地官场混迹多年,身后也有自己的一圈人脉关系网。

    黄一天现在想要随手灭了吴大观这样一颗棋子并不难,但若是能把一颗即将废弃的棋子转废为宝最大程度利用好,那才是官场高手运筹帷幄的本事。丁广前脚离开书记办公室,黄一天后脚亲自打了个电话到吴大观的办公室,电话是吴大观本人接的,听上去他今天情绪相当低落,从电话里传出的声音透着一股低沉。

    “您好,我是吴大观,你哪位?”

    乡里的电话没有来电显示功能,即便是乡长吴大观每次拿起电话的时候也只能从声音里猜测来电人的具体身份。

    “吴乡长,我是黄一天,最近乡里的事情很多,麻烦你马上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有重要的事情要找你谈。”

    听着电话里传来无比熟悉的年轻声音,吴大观只觉头皮一麻,“黄一天居然一早亲自打电话给自己?他又想玩什么花样?”

    吴大观虽然是个粗人脑子却并不糊涂,说起来他跟黄书记有日子没碰面了,前一阵子黄书记去县里开会,他也整天在县里围着副县长张二江拍马屁。今天估摸着黄书记县里的会议结束了八成要回到乡里坐班处理公务,他担心自己不上班被黄一天有由头找碴,这才跑到办公室坐一会,准备过来冒个泡后就溜之大吉。

    没想到,这才刚进办公室一杯茶没喝完,居然接到党委书记黄一天亲自打来的电话?他倒是掐着点算准自己这会一定在办公室?吴大观放下电话后,一颗心像是装了几只小兔子蹦个不停,最近一段时间他和黄一天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他实在是想不通黄一天一大早叫自己去他办公室能谈什么?

    反正是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吴大观放下电话后一个人静静琢磨了一会,还是决定去黄书记办公室一探究竟。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