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九十九章 任性的女人

第三百九十九章 任性的女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我还有脸吗?哥哥我跟你说句掏心窝的话,自从我前几年一人跑北方做皮草生意开始,我早把脸面丢中俄边境那块不知道被人踩扁成什么样了?现在要不是有哥哥您罩着,我这张脸一样还得被人扔地下踩,行了,我也不跟你罗嗦了,你就说今晚到底给不给兄弟面子吧?”

    胡云伟摆出这副厚颜无耻的态度还真是让黄一天无法拒绝,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哪怕嘴上说的再难听,心里总是有一份无可比拟的厚重情义在。再说,她的姐姐和自己可是胡来胡去很久了,就是昨晚还在她的酒店苟合了一回。

    怎么说,也是自己不能光明正大的大舅子,而且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舅子。黄一天无奈口气:“行了行了,你就别跟我演戏了,今晚你在哪请客?”

    “碧波楼,晚上早点来哈,恭迎黄书记大驾光临!”胡云伟见黄一天答应下来,说话口气顿时轻松了不少。

    “你放心,你刚才不是说吗?难得你胡老板请客,今晚我就挑最贵的点,吃的你倾家荡产为止,让你以后看到我就怕。”

    胡云伟乐了,打着哈哈笑道:“行啊,就算你带上两百斤的肚子过来我也供得起你,一会早点来哈,我先去打头阵安排一下。”

    “滚吧,就你事多。”

    胡云伟一通电话让黄一天原本平静的心情一下子活泛了不少,他不由自主想起冯佳媛,凭良心说,冯佳媛人不错,长的好看善良单纯,唯一不足偶尔耍点大小姐脾气。黄一天把手机随手扔在一旁座位上,心里慨叹一声,“冯佳媛可比秦佳妮差远了,跟胡云諾更是没法比,秦佳妮和胡云諾多好啊,成熟稳重识大体,长的好看又独立还真心对自己,可惜......”

    自从秦佳妮突然和富二代结婚后,黄一天不是没想过要跟胡云諾公开关系,可她就是死活不让,非说自己离过婚年纪又大不能影响他声誉毁了他前途。

    黄一天有时候真搞不懂胡云諾的心思,明明她对自己死心塌地,否则她也不会拿出全部家当五百万支持自己的投资,可她却又坚决不同意跟自己公开在一起,非说自己跟她在一块会影响前程。

    黄一天不明白,这年头离婚再嫁的女人比比皆是,未婚小伙子娶了二婚女人的事情也不是没有,怎么到了胡云諾这里就成了过不去的火焰山?

    女人的心思你永远猜不透。

    晚上六点多,黄一天准点来到碧波楼,踏步走进酒店大厅却压根没见到胡云伟说的,“热情欢迎”,瞧着略显空旷的酒店大厅,奶奶的,这个胡云伟做事也是不牢靠,这样的商人以后要多敲打,掏出手机拨打胡云伟的电话。

    “云伟,你在哪呢?我已经到碧波楼了,怎么没有看到你的人,难道这就是你说的热情欢迎,是不是热情过度了?”

    “哦,很不好意思,这边有贵客,那你上来吧,二楼最东边包间我让人给你开门啊。”

    胡云伟刚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随手挂断了,听着电话听筒里传来急促“滴滴”声,黄一天脸上不由苦笑,心说,“这个胡云伟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嘴上说的天花乱坠其实半点不靠谱,还说什么贵客,他今天情的贵客是谁?”

    自从黄一天当了领导后,头回被人请客吃饭“享受”如此冷淡待遇,谁让胡云伟跟他关系特殊呢?纵然心里有些不痛快,也只能依照他的“指示”上二楼往最东边包间方向走去。

    二楼的包间门口,黄一天还没进门就听见里面传来胡云伟正跟冯佳媛聊热热闹闹聊天声音。

    “冯书记,我看你这手相可真是大富大贵啊,你看这条财富线,你这是从小生在金窝窝里,一辈子吃穿不愁不缺钱花,我说你父母是做生意吧,到底是咱们市里哪家大企业的老总你也透露一下,让他们得空拉拔我一把,让我也尝尝有钱人的滋味。”

    黄一天听胡云伟又开始满嘴跑火车心里不觉笑了一下,“这个胡云伟,什么时候会看手相了?也只有冯佳媛这么单纯的姑娘会相信他那些骗人的鬼话。”

    包间里又传出冯佳媛的声音,她笑呵呵冲胡云伟问道:“胡老板,你既然如此的精通手相,能不能告诉我,我什么时候能结婚哪?”

    里面安静了几秒后,黄一天听见胡云伟一本正经口气:“你什么时候结婚我不确定,但是我知道你结婚后至少生两个孩子,而且必定是一男一女。”

    黄一天差点笑出声来,心说,“看来胡云伟在北方闯荡几年还真是没白混,算命打卦精华倒是全掌握了,反正只说一些不确定的事情,对于结婚日期之类具体问题坚决绕道回避,奶奶的,原来所谓的贵客就是冯佳媛,而且在糊弄冯佳媛。”

    黄一天站在包
至高密令最新章节
间门口,瞧见胡云伟正坐在沙上拉着冯佳媛一只手装模作样,朗声冲他调侃道:“胡老板,你什么时候学会算卦了?”

    冯佳媛见黄一天进门高兴的从沙上跳起来,连算卦也顾不上了,赶忙走过来挎住他一只胳膊说:“你怎么才来?胡老板去单位接我的时候说你早到了,没想到我们都到了你还不见人影。”

    黄一天听了这话气的冲胡云伟一瞪眼,假装呵斥:“胡云伟,你以后能不能少干点欺骗未成年少女的事?把冯佳媛骗过来也就罢了,居然还给她算卦?我怎么不知道你懂看相算卦啊?”

    胡云伟反应也快,他见自己的谎话戳穿,脸上不仅没有半点慌张反而举起一只手冲站在对面两人誓道:“天地良心,我可是潜心研究易经八卦十多年了,也可以说是专家级别,谁要是说我不懂看相算卦那绝对是误解,我要和他拼命。”

    黄一天懒得搭理他,拉着冯佳媛到包间里侧的圆桌旁坐下,胡云伟赶忙尾随跟过来,随手招呼一旁服务的姑娘:“去吧去吧,客人都到齐了赶紧酒菜都上来。”

    服务员应了一声转身出门忙乎去了,冯佳媛坐在黄一天身边轻声道:“你怎么对胡老板说话这么不客气呢?人家研究易经八卦十多年了,他刚才给我看了手相说的多好啊。”

    “他研究易经八卦?”黄一天忍不住笑开,“你再问问他,他到底是研究易经八卦十多年,还是研究骗人十多年?这种人说话你也信?”

    冯佳媛听了这话脸上顿时涌现一片红,看向胡云伟的眼神透着一股怀疑的意思,胡云伟见状急了,赶忙在一旁想办法给自己遮羞。

    他冲着冯佳媛着急解释:“冯副书记你别听黄一天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骗人呀?他是故意赖在我身上贬损我的形象。”

    黄一天冲他白了一眼,没好气道:“你继续编,看看佳媛到底是相信我的话还是信你?”

    冯佳媛瞧着两个老朋友斗嘴有趣,脸上笑成一朵花,她插嘴问胡云伟:“胡老板,刚才我让你算算我什么时候结婚你还没回答呢,你要是说准了,我就选择相信你。”

    胡云伟听了这话故意装出一张苦脸道:“每个人研究的方向不一样,你说的我还真的没有研究,那是易经方面的内容,我们有研究,所以我可算不出来。”

    “为什么呀?你不是研究八卦十多年吗?”冯佳媛憋不住要笑出来。

    “我研究八卦是事实,但没有研究易经,很多外行的人都说易经八卦是一起的,那是严重的不多,已经是易经,八卦是八卦,不能混为一谈,再说,你瞧黄一天那熊样整天故意跟我作对,万一我把你们结婚日期算出来,他偏偏违背天命我有什么办法?”

    冯佳媛听他解释倒也合情合理,点头笑道:“那倒也是。”

    黄一天见两人谈及结婚话题,脸上虽挂着笑心里却有些不痛快,或许潜意识里他总觉的冯佳媛并不是最合适做他另一半的女人。他刚才在来时的路上想了一会,为什么自己一直对秦佳妮和胡云諾那么在意呢?原因其实基本相同,两个女人都是真心爱自己,她们身上都有中国女人传统的宽容大度美德,完全具备了贤妻良母的品质。

    冯佳媛貌似对自己也算真心,但是“宽容大度”这两点在她身上基本找不着,她的骄横就差写在脸上,跟人说话的时候偶尔露出盛气凌人气势让自己内心颇为反感。胡云伟和冯佳媛插科打诨的功夫,服务员很快把酒菜端上来,瞧着眼前一桌子造型精致的菜肴,黄一天一边吃一边直奔主题冲胡云伟问道:

    “说吧胡老板,今晚请我喝酒什么事?”

    “没事我就不能请你喝酒了?瞧你这话说的,好像我胡云伟就是那种市侩又现实的生意人,我有那么低俗吗?”

    黄一天见胡云伟演戏,冲他意味深长笑了一下,换上一本正经口气对他说:“行啊,既然胡老板说没事找我帮忙,今晚酒桌上可不许反悔,你底下要是再提到什么请我帮忙的事可别怪我不给面子。”

    胡云伟见黄一天动真格连忙变了态度,尴尬表情冲他说:“黄一天你这可就太不够意思了,你说咱们多年的老朋友了,你怎么能当了官就翻脸不认人呢?”

    “你跟我一句实话没有,还怪我翻脸不认人?”黄一天冲他讥讽。

    “行行行,那我就跟你说实话吧,我今晚找你想请你帮忙弄点贷款。”

    黄一天见胡云伟总算把实话秃噜出来,冲他问道:“好端端的拿贷款干什么?你那酱醋厂经营出问题了?”

    “呸!你个乌鸦嘴!我那酱醋厂经营的很好能出什么问题?我就是因为生意好想要扩张经营范围,这不是缺点资金嘛,所以找你帮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