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都市小说> 升官有道 > 第三百九十八章 给点提示

第三百九十八章 给点提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既然对方不接话茬,朱爱江也只好主动把话题延伸开来,否则,话就没有办法继续下去了,那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他于是问黄一天:“听说蒋大宽被抓后,普水县的常务副县长张二江现在是一门心思想要争取空出来的县长职位?”

    黄一天模棱两可回答:“可能吧,要是连朱局长在市里都听到这样的风言风语,那肯定是无风不起浪啊,怎么?朱局长对普水县的政治局势很感兴趣?”

    “那是当然,要不我今晚也不会特意过来想跟你了解点情况。”

    “朱局长玩笑了,我一个乡里的干部哪能懂那些高层人事变动的消息?您要是真想从我这了解到什么内幕消息,恐怕是要失望了。”

    朱爱江感觉从自己一进门开始,黄一天始终把话题往外推,瞧他那意思好像并没听懂自己话里弦外之音?他只能含沙射影提示:

    “黄书记,你在普水县工作,对于普水县领导干部一些情况总是比我这个市里工作的招商局长要了解的多一些。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听说普水县常务副县长张二江曾经是你的老领导,想必他的情况没有人比你跟了解。”

    狐狸主动露出尾巴,黄一天要是再装傻充愣好像有些不合适,他故意装出一副惊喜眼神看向朱爱江,欲言又止:“张二江在普水经济开区的时候确实是我的领导,而且当时我在办公室,还服务过张二江副县长,朱局长的意思......”

    朱爱江连忙冲黄一天摆摆手:“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还不能乱说,我想跟黄书记打听一下,你服务过张二江,那么跟张二江副县长平素走的近乎吗?”

    黄一天心里想,你小子把我的底细都弄得如此清楚,难道能不知道我和张二江之间因为江佳欣而形成的尴尬局面,如此摇头,脸上苦笑道:“朱局长快别提了,说起来张二江的确是我的老领导,也很重用我,不过我跟他之间误会太多,恐怕他心里对我这个老下属已经不认为是下属,认为是对手差不多,早已恨之入骨啊。”

    “是吗?以黄书记这样的青年才俊哪个领导看了不欣赏几分,张副县长也是干事的人,怎么会对你有意见呢?”朱爱江看向黄一天的眼神露出几分探索意味。

    瞧瞧,老狐狸们套话的招数通常如出一辙,无非是装出一副不解同情的表情,用疑问句的方式让对方主动把心窝里的话一股脑掏出来。黄一天岂会看不透这位朱局长心里所想?他心里巴不得有竞争实力过硬的领导跟张二江争夺县长之位,反正只要张二江当不上县长,谁当他都没意见。

    他既然看透了朱局长的心思,自然明白朱局长想要从自己口中得到什么,索性顺着朱局长的话题有所挑捡向他介绍张二江相关情况。

    在黄一天的言语描述中,张二江无疑是一个能干事肯干事的好领导,工作能力绝对没问题,但是他有一个致命缺点就是“好色”。当黄一天用玩笑的口气讲起张二江当年在普水县经济开区管委会当一把手的时候跟女下属江佳欣之间风流轶事,他感觉到坐在对面的朱爱江眼神里明显闪过一道光芒。

    既然鱼儿已经上钩,黄一天索性又补充说了一句极为重要的话,他故意装出一副神秘表情,压低声音对朱爱江说:

    “朱局长可能不知道吧?张二江的老相好江佳欣已经被市纪委调查有一段日子了,估摸近期调查结果就要出来,按理说这女人跟张二江好了这些年,既然她犯了事张二江就半点没牵连?”

    黄一天的话就像是夜幕中的一盏明灯一下子让朱爱江找到了光明所在,他显然没想到今晚跟黄一天一番谈话收获巨大,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冲黄一天连连道谢:“真是谢谢黄书记对我坦诚相告,假以时日若是有机会,朱某必定对黄书记有所回报。”

    “朱局长这是说的什么话?你我今天开会坐一块,吃饭坐一桌,这也是缘分嘛,您要是想知道张二江什么情况尽管问我,说良心话,我对这位老领导的一些作风问题早就看不惯了,你说他堂堂一个副县长......”

    黄一天越说越“兴奋”,朱爱江脸上却露出敷衍笑容,他心说,“人人都说这个黄一天是‘官场奇才’,依我看也不过如此,这次开会之前自己特意调了位置坐在后排就是为了跟他套近乎,包括吃饭时故意跟他坐一块,他居然以为是‘缘分’?狗屁缘分!”

    朱爱江心里觉的自己已经得到了想要的重要信息,哪里还有心思坐在这跟黄一天浪费时间?随口说了几句客套话后遂主动提出告辞。

    黄一天倒是热情,一直送他到门口还一迭声“热情”挽留:“朱局长,要不再坐会吧?跟您聊天可
大明佞臣txt下载
真是一件愉快的事。”

    朱爱江头也不回:“改日吧黄书记,有空咱们再聊。”

    黄一天站在11o6房间门口,看着朱爱江步履坚定头也不回的背影心里不禁冷笑:“再狡猾的狐狸又岂能逃过猎人的眼睛?既然你朱爱江主动送上门,那就怪不得别人将计就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到头来到底谁利用了谁还说不定呢?”

    朱爱江认为利用了自己,那么自己何尝不是利用了他。

    张二江要对付自己,自己就利用朱爱江和张二江去斗。

    老子可是有智慧的人,做个看戏的可比什么演戏的好看多了。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那才是有智慧的人做的事情。

    第二天上午,结束会议的黄一天乘坐专车返回普水,此刻正是一年中春光最美的季节,从普安市回普水县的省级公路两旁绿油油的田野一望无际。道路两旁卫兵样整齐矗立的高大杨树下,或黄色、或白色、或紫色等各种不知名的野花竞先绽放,偶尔看见一对白色带着斑点的蝴蝶煽动翅膀在一丛野花上翩翩起舞,让人脑子里不由想起那古老经典名曲《梁祝》。

    碧草青青花盛开,

    彩蝶双双久徘徊。

    千古传颂生生爱,

    山伯永恋祝英台。

    谁会是自己今生的祝英台?秦佳妮心不甘情不愿嫁给那个官二代日子过的还好吗?为什么前世夫妻一场,今生却擦肩而过?

    一想到自己前世最最心爱的女人今生却成了别人的枕边人,黄一天心里一阵难受,他忍不住长叹一声,    “世事轮回,唯一不变真理是——实力决定成败!有实力的人就像是拥有了一把无坚不摧的利剑,等同于拥有了通往成功的船票!”

    黄一天正一个人坐在轿车后排思绪万千,一阵熟悉的电话铃声把他瞬间拉回现实,他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胡云伟打来的。他轻轻摁下手机接听键,里面传来胡云伟吊儿郎当的声音:“兄弟,你在哪呢?”

    “有事说事,找我干嘛?”黄一天对胡云伟此时打电话干扰了清静略有不爽,冲他不客气问道。

    胡云伟的态度倒是相当不错,在电话里“呵呵”笑了两声说:“你小子有口福了,胡老板决定今晚亲自请你喝酒。”

    “不去!”胡云伟话音刚落,黄一天斩钉截铁拒绝。

    无论是前世今生,他最厌恶参加饭局,明明一杯清茶就能说明白的事情非得叫上一大帮人跑到高档酒店弄一个大包间,乌烟瘴气吃吃喝喝看似热闹其实一点意义都没有。

    胡云伟见黄一天拒绝,急了,在电话里冲他喊:“你小子怎么这么不够意思呢?我胡老板怎么说也是成功人士,很是大方一回容易吗?喝杯酒而已,至于摆那么大官架子吗?你这样高高在上不跟广大人民群众打成一片可不好啊。”

    “你小子少跟我在这说的天花乱坠,你要是没事能请我喝酒?你要我跟你说多少遍?有事说事别没事折腾那么多弯弯道,老子没时间奉陪。”

    胡云伟被黄一天一句话戳破了心思明显有些尴尬,他在电话里没好气道:“你说你小子怎么就那么多毛病呢?我今晚请了你们两口子吃饭,你老婆都已经答应了,你爱来不来!”

    黄一天一愣:“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没结婚哪来的老婆?”

    “冯佳媛不是你老婆吗?你都跟人家在一块住了大半年了,还装什么装?你可别说你们俩从来没在一张床上睡过,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么长时间,冯佳媛又是一如花似玉大姑娘,你要是真没上了她,老子‘胡’字倒过来写,但是如果你那个方面有问题的话,另当别论。”

    黄一天心里一窘,嘴上不饶人:“你当老子像你一样跟公狗似的见女人就上呢?我说你没事找她干嘛呀?你吃饱了撑的!”

    “你都跟她确定关系了,我反正早晚叫她一声嫂子,我这个做弟弟的请嫂子吃顿饭怎么了?我这叫识大体懂礼貌,不像某些人整天摆着官架子对兄弟不理不睬。”

    黄一天听了这话不觉好笑,冲着电话那头的胡云伟讥讽道:“姓胡的,你要不要脸哪?你比我还大三个月呢怎么就成了‘弟弟’了?还张口闭口‘嫂子’?亏你叫得出口?”

    “这年头哪有人按年龄分大小?哥哥您不是出息了吗?当了乡党委书记之后辈分自然见涨,现在我叫您一声哥哥,哪天您要是当了县长,您这辈分还得往上升呢。”

    “胡云伟你那张脸可真是比城墙还厚,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奶奶的,如此无耻,以前怎么没有现?”黄一天忍不住笑起来。